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天生下流胚 1-4]

[天生下流胚 1-4]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10-24 07:57 编辑  第一章  站在临时板房的外部楼梯口,徐亮接过工友递来的包裹接着扛到了身后。

踌躇了片刻后,把自己的安全帽递了过去。

  工友虽然顺手拿了过来,脸上却满是疑惑的表情。

  「你那个是龙叔五块钱批发的。

我这个是我去年自己买的,五十五块。

跟那个周工程师平时戴的的一个价。

现在用不着了,你留着用。

比你现在那个结实。

」  接着,徐亮在板房周围四周众多工友的注视下,背着自己的包裹,晃晃悠悠的溜跶出了工地的大门。

  在出来拐角的地方。

身材矮胖,满脸横ròu的包工头站着,从上衣口袋掏出烟盒,抖了两下,一根滤嘴从烟盒开口处蹦了出来,徐良伸手夹住滤嘴,抽出了这根香菸。

包工头凑近了他的身子,掏出打火机,主动替他点燃了火。

  「阿亮,真的不干了?」  「不干了。

」徐亮猛吸了口烟,回答的非常乾脆,同时挠了挠乱糟糟的头髮。

  「唉,你走了,我真有点捨不得。

」包工头意识到徐亮此刻坚决的态度。

禁不住叹了口气。

「你这一走,我又得出去招人。

这年头,你这样的不好找啊。

懂机械,会电焊,还能操作吊车和挖掘机。

你走了,我估计要再找三个人才能把这坑给填上。

要不,我给你双份,再加半成也不是不可以。

」  「龙叔,说实话,我走,真不是为了工钱。

而是因为一些事情,我必须得走。

」徐亮吐了口烟圈,低着头。

他是真有些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毕竟,之前说好了,至少在工地这边干满一年的。

现在才干了半年不到,自己就要开路走人。

怎幺说都是自己理亏。

  矮胖包工头看到徐亮这个样子,终于放弃了继续劝说的打算。

然后从外衣的衣兜里掏出了一个信封,塞到了徐亮的手里。

  透过信封的豁口,徐亮看到了里面透出的纸张颜色,再感觉了一下信封的厚度和重量后,脸上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龙叔,你这是?」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为了什幺事非走不可。

但不管干什幺,身上多带点钱总是没错的。

」矮胖包工头笑了起来。

虽然这家伙的笑容令他自身的摸样更加丑陋了几分,但却令徐良抑制不住的感受到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温暖。

  「……可我的工钱,财务那边已经给结啦。

」徐亮磕磕巴巴的提醒起了对方。

  「那是你应得的工钱。

而这是我个人给你的。

」包工头拍了拍徐亮的手道。

「你别忘了,这半年,你还兼了工地的厨子。

说实话,我是真喜欢你做的饭。

好吃,真的好吃!你龙叔我捨不得你走。

但我也清楚,凭你的本事,在咱们工地是真屈才了。

能挽留当然最好,可你现在一定要走。

我倒不如痛快些,再送你些旅费。

没别意思,就是想告诉你。

你龙叔这里,随时欢迎你……」  望着包工头消失在工地大门内的身影,徐亮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将四周的味道还有那种感觉深深的烙印在脑海当中后。

终于迈开大步,走向了道路的远方。

  靠在火车硬座车厢连接处的车门旁,徐亮望着车窗外飞速变幻的景緻发呆。

右手紧紧攥着一张某报纸的单页,哪怕这张单页都已经被他捏成了捲曲皱褶的纸卷,他都未曾有丝毫的放鬆。

  过了良久,他忽然将单页撕碎,然后粗鲁的塞进了连接处的金属烟缸内。

跟着给自己点了根菸,最后从钱包中掏出一张看上去已经有些泛黄的老照片……  照片是一张老式的半身型全家福。

位于前列的是三个并肩而列的孩子,一对青年男女站在了孩子身后,青年男xìng的怀中还抱着个趴伏在其怀中且极为年幼的孩童。

不过令人不解的是,照片上除了父亲和前排最右侧的男孩外,其他人物的头部都被人为的刮花而无法辨认和识别了,这其中甚至包括了趴伏在青年男xìng怀中的那个孩童。

  徐亮凝视着照片中后排男xìng那张极为平常甚至略显木讷的面庞,身体不自觉的微微颤抖起来。

  过了好半天,他才渐渐抑制住了自己强烈的心理波动。

  「……现在还不行,还需要时间以及合适的机会。

」徐亮嘴里嘀咕着,抬头朝车窗望去。

透明的车窗上,隐隐约约的反射出一张充满了恶毒与残忍的丑陋面庞!  公安局某科室的办公室里,几家报社以及网络媒体的记者运用着不同的方式,认真记录着办案民警的案情介绍。

  超级巨浪新闻网站刚刚入行的女记者马娴丽因为身材的原因,被挤到了大门边缘。

为此,她不得不惦着脚,并努力的将手机高举过头,开启摄像,记录众多记者包围当中警官的一言一行。

  可令马娴丽和众多记者们失望的是,一番折腾下来,除了程序化、外交辞令般的废话外,这名办案民警几乎就没透露值得现场媒体们炒作的任何内容。

而在办案民警讲述完毕后,公安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便立刻将众人「礼送出境」。

马娴丽因此垂头丧气的来到停车场準备离去。

不过就在她带着情绪用力拽开车门的时候,视线中,停车场边缘树荫下偶然经过的一个民警却又激起了她继续尝试的慾望……  「刘斌!」  刘斌被她这炸裂般的喊声吓的浑身哆嗦了一下。

看清了马娴丽的样貌后,刘斌露出了苦笑的表情。

意识到跑不掉的情况下,刘斌只能硬着头皮僵直在了现场。

  「我打你电话你不接?之前去你办公室找你,你也不在。

你是故意在躲着我是吧?」  马娴丽顺手把车门一甩,藉着车门碰撞散发的巨大「威势」,大步冲到了刘斌的面前。

  「没、没有的事……」刘斌原打算狡辩两句的,但意识到马娴丽此刻凶恶的态度。

他最终选择了乞求。

  「……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你是不知道,我已经被纪检监察室那边盯上了,局里副政委还特意找我谈过话。

马大小姐,你的工作固然重要,可我们这边的纪律也不是摆设。

再向你透露案件信息。

上头是真能扒掉我身上这身皮的。

大小姐,您行行好。

放过我成不?」  望着对方可怜兮兮的样子,马娴丽放弃了继续威逼的打算。

她警惕的观察了一下周边环境,然后拽着刘斌到了停车场一处僻静的角落。

  「我知道你现在很为难,但我必须拿到这案子的细节资料。

这样……你自己用不着向我透露任何案件信息。

但你必须帮我想个其他法子。

嗯……」马娴丽眯着眼睛迟疑了一下道:「……给钱都可以。

」  刘斌抿着嘴,低着头思考了片刻,又抬头望了望停车场周边情况后。

低声说道:「你要捨得花钱的话,我建议你去趟鲲鹏律师事务所。

死掉的那个男的,在生前跟他们事务所是长期合作关係。

事务所的工作人员两个小时前就来局里了解相关情况了。

他们跟你们这些记者不同……喏,我的意思你该明白的。

」  「嘻嘻,多谢了,斌哥!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

嗯,想起来了。

小区门卫那里有一箱闸蟹。

是我朋友给我带的。

你下班回去直接拿回家吧,顺道替我向嫂子问个好!」  四十多分钟后,马娴丽出现在了鲲鹏律师事务所的白律师办公室内,在明确表示自己将支付「谘询费用」后,马娴丽终于获得了若干公安局尚未对外公开的案件细节!  「……这样来说的话,公安局那边的初步判定是谋杀?那幺具体的怀疑对象有吗?」  「马小姐,你不觉得你这幺问过于直接了嘛?你要知道,我们事务所这边获取这些信息那也都是付出了代价的,而且这代价是长期的!远远不是简单的谘询费用能够相比的。

」白律师靠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饶有兴致的望着眼前的俏丽女xìng一语双关的提醒着。

  「主页面上一个宣传栏位!我找领导谈,价格方面争取再给你们降三成;另外我听说我们公司下半年有更换法律顾问的计画。

贵律师事务所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参与竞争?」  「呵呵,马小姐真是妙人!好吧,刑侦大队那边从已经掌握的证据线索这些方面推测,初步锁定的嫌疑人是女xìng死者的丈夫!」  「情杀?」马娴丽禁不住有些小激动了。

要知道从古至今,这个国家的人就对「姦夫yín妇」之类的事件有着难以想像的好奇和八卦心理。

马娴丽已经可以预计,当自己对于该案件的「独家信息披露」公开的时候,将会获得多少点击和转发了。

  「是的,这也是现在最为合理的犯罪动机了。

」白律师却没有马娴丽此刻丰富的心理变化。

作为律师,在完成了某些「利益交换」之后,便立刻恢复到了冷静的心态当中。

  「委託人,嗯,我是指男xìng死者了。

一直以来,我们事务所都是他的法律顾问,替他处理法律方面的各种相关事务。

而事实上,在他遇害前,好像预计到了一些事情。

就在前天,他曾经通过电话与我们事务所另一位律师取得联繫,谘询一些法律事务。

」  「具体内容呢?」  「有关民事赔偿方面的。

按通俗的说法,就是什幺青春损失费、情感补偿那些东西。

委託人经济条件很好,在家庭外,与其他女xìng存在不正当男女关係的情况,我们这边其实也清楚。

这些事情更多的属于道德範畴,跟事务所无关了。

不过从前天他与我们那名律师交流的情况看。

他应该正打算跟那名女xìng死者断绝往来关係。

」  「为什幺这幺认为?」  「女xìng死者的丈夫察觉了他同女xìng死者之间的不正当关係。

我们的委託人打算抽身,但担心女xìng死者丈夫还有女xìng死者本人找他的麻烦,所以事先找我们咨询相关的法律问题了。

另外还有就是,委託人不确定女xìng死者的孩子是不是他的。

如果是,他需要承担什幺具体的法律责任,比如抚养费这些。

不过现在看来,都已经没有必要了。

」白律师叹了一口气,起身将马娴丽请到了办公室侧面摆放着茶具的会客沙发前。

一边泡茶,一边给马娴丽详细讲述起了案情。

  「我们的委託人同女xìng死者在大学时代就是男女朋友关係。

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并未结婚。

可即使双方之后都各自组建了家庭,两人却始终保持着藕断丝连的情人关係。

这种事情,在如今这个社会,也并不稀奇。

女xìng死者的丈夫因为孩子越长越不像自己,开始对女xìng死者产生怀疑,并着手调查。

最后终于确认了女xìng死者同我们委託人之间的不正当男女关係。

」  「昨天中午,女xìng死者的丈夫给我们委託人打电话,约会见面!大概是打算进行谈判,了结彼此之间的恩怨。

我们的委託人应邀前往,具体谈判地点、谈判过程什幺的不得而知。

但很不幸,我们的委託人最终被死者的丈夫控制了。

」  「女xìng死者的丈夫将我们的委託人还有女xìng死者捆绑后放置于自己住宅内的卧室床上,然后紧闭房门和窗户,并在四周放置了众多火盆。

」  听着白律师的讲述,马娴丽飞快的敲打着笔记本上的键盘。

「……打算用一氧化碳毒死他们,然后製造烧炭殉情自杀的假象?对嘛?」  白律师侧着脑袋,对于马娴丽此时的询问并未立刻做出答覆。

在思考片刻后极为勉强的点了点头。

「你的推测也是公安那边现在的大致看法。

但女xìng死者的丈夫却坚决予以了否认!」  「根据女xìng死者丈夫自己的供述。

他一度点燃了那些火盆,然后一个人去了客厅。

在客厅等待卧室人员死亡期间,无意间看到了孩子的照片。

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怎幺说养了这幺长时间有了感情。

想到那孩子的将来,他起了恻隐之心。

接着回到卧室,熄灭了炭火!他在将床上两名受害者一顿痛骂后,开始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犹豫。

在剧烈情感心理的支配下,他离开了自己的住所。

把两名死者丢在了住宅卧室,让那两位自己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

而他则去了外面喝酒麻醉自己!」  「走的时候,他没解开男女死者身上的绳子还有封口胶纸那些?」马娴丽一边打字,一边确认。

  「根据他自己的说法是没有!一方面他仇恨两名死者,打算让对方继续吃点苦头。

另一方面,他担心对方获得自由后会对自己不利。

毕竟对方是两个人,他就一个人。

在捆绑控制两名死者的过程中,他打了个时间差,先把自己老婆给控制捆绑了,然后等我们委託人到来后,又对我们委託人实施了单独袭击。

」  「原来如此!嗯,接下来又是什幺情况?」马娴丽抬起头,期待着白律师进一步的讲述。

  「女xìng死者的丈夫在外面喝了一晚上的酒,因为宿醉就随便找了个旅馆过夜。

今天上午酒醒后,按他自己的说法是想通了。

就赶回去打算释放我们的委託人和女xìng死者,然后彼此对簿公堂。

可没想到回去后,两人却已经死了。

死亡原因就是一氧化碳中毒。

而他自己对此都难以理解。

因为在他记忆中,他是熄灭了卧室内全部炭火,并打开了卧室房门后方才离去的。

而且他走的时候,我们的委託人还有女xìng死者都活着,不仅活着,而且处于完全清醒的状态。

在他咒骂两人的过程中,两个人一直在床上挣扎、扭动。

他也想不到,就一个晚上,这两人就这幺死掉了。

」  「熄灭了炭火,还打开了卧室房门?床上的两个人还是死了?」马娴丽禁不住转动起了眼珠。

基本的化学还有生活常识她是具备的。

而白律师此时描述的状况,显然违反了一些基本常识。

  注意到马娴丽此时表情的白律师拿起茶盅,呡了一口道。

「以上这些,都只是女xìng死者丈夫,也就是嫌疑人自己的供述罢了。

公安那边可不是这幺认为的。

在公安看来,熄灭炭火还有打开卧室房门这些举动根本就不存在。

嫌疑人应该是点燃炭火、封闭房门之后就径直离开了自己的住所。

外出喝酒、住宿的举动也是为了製造不在场证明罢了。

只是嫌疑人没有想到,女xìng死者在事发前两日曾预约了一个水电工在今天早上上门维修。

结果水电工抵达的时候,嫌疑人已经来不及对死亡现场做出进一步的伪装了。

为了减轻罪行,所以编出了以上的口供。

」  「原来如此!」马娴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而根据水电工那边的说法,他来到死亡现场的时候,敲了很久的门,门内都没有反应。

他就打了女xìng死者预留的联繫电话。

先拨的是女xìng死者的手机电话,结果显示关机。

水电工随后又拨了嫌疑人的电话。

因为女xìng死者之前联繫修理工上门维修的时候,特意留了两个电话号码。

告诉他如果自己不在,就联繫自己的丈夫。

而修理工拨通嫌疑人电话的时候,听到了房间内传出的电话铃声……」  「嗯,这就对了!水电工就在门口的情况,嫌疑人是知道的。

自己手机响了,门口的水电工肯定听到了。

嫌疑人无法假装不在家中的假象,所以只能开了门。

」马娴丽再一次快速敲击起了键盘。

  「公安那边的看法也是如此了。

水电工的突然出现彻底打乱了嫌疑人的计画和预谋。

他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行还有嫌疑,所以选择了主动报案!」  「主动报案?你是说,报案的是嫌疑人自己,而不是那个水电工?」马娴丽楞了一下。

  「没错了。

报警的人就是嫌疑人自己了。

那个水电工什幺都没做!水电工自己说,对方开门后,他也没打算询问对方之前为何没有开门的原因。

他就是个维修工,哪里会去管人家家里的闲事。

就只想询问一下对方具体需要维修哪里早点把工作做完就好。

却没想到嫌疑人当着他的面,直接拨了110报警说家里死人了。

然后他就不知所措的留在了原地,一块等着警察上门了。

」  「这水电工也够倒霉的,莫名其妙就捲进了命案里头。

」马娴丽一边打字,一边对水电工表示了同情。

  「可不是幺?嫌疑人也是心急乱投医,在当着水电工面报警后,还硬拖着水电工进入卧室去看死者的尸体。

反覆强调,人不是他杀的……」  「等等,你是说,那个水电工也是死亡现场的目击者了?」马娴丽眼睛一亮,立刻意识到了获得更多案件信息的渠道。

  而白律师则在第一时间洞悉了马娴丽此刻的想法。

「怎幺?你还想找那个水电工了解情况?」  「嘻嘻,白律师你猜对了!案件信息越详细读者的现场临场感越强烈,点击率也就……」  「好了、好了!如今像你这样拚命的文字记者也算少见了。

我对你的敬业精神表示钦佩。

俗话说的好,好人做到底。

水电工的联繫地址我给你。

但你必须答应我,我们事务所,还有可能让他人联想到我们事务所的一切相关信息和内容都不能出现在你的新闻通稿里头。

毕竟,我们和公安那边是长期的合作关係。

我可不想因为现在这个案子而让他们把洩密对象怀疑到我们事务所头上来。

」  「这一点请你放心。

说实话,我也想藉着这次的机会同贵事务所这边建立起长期良好的合作关係啊。

所以,你的提醒,我一定会办到的。

那幺,水电工的联系地址……」马娴丽一面合上笔记本,一边朝白律师抛着媚眼。

  儘管意识到对方此举极有可能仅仅只是一种职业习惯。

但白律师还是被马娴丽此刻偶然流露出的那种风情稍稍触动了一下。

他在失神片刻后拿起笔纸,埋头写下了一个联繫地址,递到了马娴丽的手中。

  「给,这是水电工的联繫地址。

至于我为什幺会有?这一点。

希望马小姐就不要多问了。

另外,虽然我们谈的很投机,也很愉快。

但请你离开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在前台结清相关谘询费用啊。

」  离开事务所时,马娴丽一面在肚子里咒骂着白律师的「财迷心窍」,一面拿起手机快速浏览着各大新闻站的网页界面。

  过不其然,虽然仅仅只过了个把小时。

已经有网站推出了该案件的相关新闻稿件。

不过看着这些新闻稿内报导所引用的那名办案民警披露的所谓「案件信息」,马娴丽满是轻蔑的冷笑。

  时效xìng固然重要,但此刻出现在网站上的这些案件信息和内容在她看来根本无法引起读者足够的注意力和兴趣。

而她也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并不多。

那些尚未报导该新闻的媒体也必然同自己一样,正在通过各自的信息渠道对该案件进行着深度挖掘。

  想到这里,马娴丽迅速打燃了汽车的发动机,朝着下一个目标飞驰而去。

  停下车,在核对了一下手中纸条跟眼前修理铺上的名称后,马娴丽进行了快速的补妆。

接着下车,迈着轻快的步伐出现在了修理铺门前。

  「请问,徐师傅在吗?」马娴丽那清脆的声调在狭长的店舖内迴响。

片刻后,一个穿着身破旧迷彩服的中年男人从铺面后方的里进中走了出来。

  「来了、来了。

请问你是配钥匙还是水电维修?另外,手錶、电视机这些,我这里也都能修。

」  马娴丽微笑着从提包中掏出了一张红色大钞,朝着对方摇晃了两下后,开口说道:「我是记者,叫马娴丽。

有些事情想採访你。

这,你看够吗?如果不够,还能再加!」  马娴丽开门见山的方式显然让对方一时间难以适应。

在迟疑了一阵后,中年男人望着马娴丽手中的钞票,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跟着男人走进铺面里间,马娴丽禁不住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铺面与过道间的狭窄走廊内杂乱摆放着各种工具、零件。

里间应该就是男人的卧室。

十来平米的卧室内除了靠墙的平板床外,中央位置还摆了一张小方桌。

  马娴丽拉过方桌旁的条凳坐了下来,将钞票按在桌面上朝对方推了过去。

待对方将钞票拾起后便开始了提问。

  「你是刚从公安局那边回来吧?我想问的是,你真看到那两个死人了?」  中年男人显然已经清楚了马娴丽来找自己的具体原因。

深深的吸了口气后开始了讲述:「看到了。

是哪个姓李的硬拖着我进去看的。

要早知道那里面是死人,我肯定不会进去的。

我去就只是去帮他们家修水管的……」  中年男人一边说,马娴丽却不自觉的观察起了眼前的男人。

  身材中等,皮肤黝黑,体格粗壮。

这些其实都不足以引起马娴丽特别的注意,真正引起马娴丽注意的其实是对方的长相。

  高耸的眉骨上两道浓眉朝两侧斜下延伸,让人联想起「愁眉苦脸」这个词语。

但偏偏此人的眼睛却不小,在房间吊灯昏暗光线的映照下,能够清晰的看到此人瞳孔中反射的光芒。

  突起的颧骨加上凹凸不平的脸部皮肤,让他的脸在明暗交替间显得狰狞与丑陋,嘴部的张合牵动着其脸上的肌ròu微微抽动。

但不知道为什幺,就这张脸,却令马娴丽莫名的产生了一种想要看了再看并将其深深印入脑海中的强烈慾望。

那种慾望甚至令她几乎忘记了记忆对方讲述的案件细节和内容。

  「……马小姐、嗯,马女士。

就是这样,我都讲完了。

你、你还有什幺要问的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娴丽方才在对方的提醒中回过神来。

  马娴丽因为自己的失态而产生了极度的羞涩感。

事实上对方讲述的案件相关细节内容这些,她几乎就没有听进一句。

但此刻她却没有了继续了解案件细节的想法和念头,在慌张致谢后便急匆匆的离开了这个男人的修理铺。

  心神不宁重新坐回了驾驶座后,马娴丽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蛋,上身趴到了方向盘上正打算喘口气。

却又见到那个男人从里间里来到铺面门口整理东西。

马娴丽当即驾驶车辆,迅速的驶离了修理铺所在的街道,并一直开到了城边某个极为僻静的街道后,方才靠边停了下来。

  在车上枯坐良久后,马娴丽总算为自己找到了某种藉口来解释自己在修理铺内的失态……  「……看来我确实应该花时间谈个恋aì,找个男朋友了。

因为单身,所以导致我在那个男人强烈的男xìng荷尔蒙面前变的无所适从了!呸、呸、呸!那幺丑的男人,我怎幺就会产生那种感觉?要找的话,最起码也应该是白律师那样的吧?不对,那个白律师看上去应该已经结婚了。

我找他那不成了小三?现在採访的这案子不就是婚外恋造成的?一下就死了两个人啊……对了,新闻稿还没弄完呢!之前从白律师哪里得到的案件信息应该够了……就这样吧,抓紧时间。

赶紧把稿子弄出来了。

」  整理好思绪,马娴丽把脸凑到了车顶部的倒车镜前,照着从某个不明渠道所获悉的方法对着镜中的自己打气!  「马娴丽!你是最棒的!你是最优秀的!你一定会成功!成为这个行业里的行业翘楚!」  就在马娴丽进行着「自我激励」的同时,返回修理铺里间卧室的中年男xìng修理工却从平板床的被缛下方翻出了一份写满了人名的名单。

用笔随意的勾掉了其中的两个人名。

接着从床底一个看似破旧的手提箱内抱出一台与他的形象可以说完全不搭调的高级笔记本电脑。

  将笔记本电脑在方桌上摆好,插上电源后开启。

再之后,男人晃动着手中的鼠标,在某个文件夹内调取出了一份「个人简历」文档。

  简历文档的右上方赫然显示着马娴丽的个人证件相片。

  男人摸着下巴嘀咕道:「……奇怪了。

她居然会主动找到我这里来调查案件细节?难不成是对我有所怀疑?」  男人闭着眼思考了很长时间,缓缓的摇了摇头。

  「应该是单纯的巧合!从蒐集到的个人经历来看,当初离婚后,这女人是跟了马老头那边的。

出于让子女健康成长的理由来看,马老头不大可能会把这女人老妈当年的所作所为轻易告知自己女儿的。

所以,这女人对于这回死掉的两个还有自己同这两个之间存在的联繫关联这些应该是一无所知的。

否则,也不会兴沖冲跑来找我这个「目击者」採访和调查案件信息!」  觉得想清楚一些事情后,男人终于关闭了马娴丽的「个人档案」。

瞟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男人点开了QQ软件,接着输入密码登陆。

  刚刚登陆完毕,软件便接连响起了信息提示音。

男人的脸上随即泛起了某种别有用心的邪恶笑容。

当他点开某个交谈对象的头像后,几幅赤裸的女xìngròu体自拍照当即从屏幕上蹦跳了出来……。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