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圣rǚ教 1-3]

[圣rǚ教 1-3]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rǚ之国位于巴兰大陆的中部,是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

rǚ之国横跨巴兰大陆东部连接着丰饶之海,西部连接着无尽之海。

最快的魔力动车从rǚ之国最东端的沈国城到最西端的盖西亚城也需要整整半年的时间。

只有在大陆边缘以及周围的群岛上零星的存在着其他国家。

  rǚ之国之所以得名,是因爲整个国家都信奉着圣rǚ教,圣rǚ教认爲rǚ汁是凡人将神之酒偷入人世,是最好的祭祀神的祭品。

受此风俗影响,圣rǚ教宣称rǚ房越大的女xìng是越接近神的母体。

生长在rǚ之国的女xìng从小就要开始注重rǚ房的发育,练习挤压rǚ房中的rǚ汁。

只是因爲rǚ房的发育要受到天赋的影响,大部分女xìng的rǚ房在十六七岁时就已经停止发育了,只有当他们生育时rǚ房能短暂膨大一段时间。

只有一小部分女xìng能在接下来的岁月中继续发育。

「当一个女孩开始分泌rǚ汁时,说明她做好当母体的準备了」是流传在rǚ之国的一句谚语。

  rǚ之国的女xìng以生下大nǎi子的女儿爲荣,越能生育的女xìng在加入圣rǚ教之后越能得到神的青睐。

  腹之日(周五)傍晚六点十分,B 市警局。

  「登,登,登……」  一阵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面声响起,由远而近的从走廊传了过来。

这熟悉的脚步声透着从容和庄重,但又不失女xìng的优雅娇柔,一听就知道是女警队长石冰兰!  「小林,还不下班回家麽?」  一位成熟美豔的女xìng走进了办公室来者穿了一双6cm 一字扣黑色尖头高跟鞋,美腿上穿着充满诱惑的黑丝透漏出若隐若现的黑色。

因爲不出任务,所以这位女xìng穿了一身白色衬衣,露出了xìng感的肚脐,外面套了一身蓝色的警服,下身则是警局标配的蓝色短裙和黑色吊带袜,丰腴的大腿被诱惑的黑丝勒出来一道ròu痕。

  空空蕩蕩的房间里,只有这位年轻的下属一个人坐在张办公桌前,正在电脑上登记着这一天来警察局登记新出生人口。

  「马上了,登记完这张表格我就回家了。

队长你也不是还没回家吗」  「恩,我刚从国外回来,对局里的业务还不是太熟悉,我今天要看完这些卷宗再走」石冰兰一边翻阅着警局的文件一边对陆林说。

  「石姐你留学的时候去过钢铁国,听说钢铁国的夫妻对生小孩和喂nǎi的事情不怎麽感兴趣,是真的吗」王宇突然对石冰兰问道「因爲生育太累了吧,十月怀胎以后生下来一个小祖宗,钢铁国对小baby没rǚ之国那麽放松,通常一对夫妻只生一两个小孩吧,有些夫妻还不生小孩子呢,生出来又累,又抢他们的贵族名额。

只有信圣rǚ教的群衆会认爲巨大的rǚ房很美啊,背着这两坨ròu累死了」石冰兰解释道。

只见这位美女的rǚ房充满沖击力的被挤压在白色衬衣里,但是这对硕大的nǎi子也不服白色衬衣的压迫,将白色衬衣的衣扣之间撑开一道道口子,随时準备爆衣而出。

  「那石姐準备什麽时候生孩子呢,石姐的胸这麽大,都可以去当rǚ祭祀了吧,石姐没经过圣rǚ教的祝福就能有这麽大的胸真是厉害啊」陆林羡慕地说道「小倩在我们警局里也算是巨rǚ了吧,她可是有D 杯呢,和石姐你比起来就像是没发育一样。

」  「不打算生了吧,我的rǚ房实在是太大了,现在每天起床和下班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挤nǎi,要是再生孩子的话都不用干其他事了,每天就是睡觉挤nǎi了。

而且我家里也有一个小祖宗了啊。

」石冰兰一边翻阅着卷宗一边说着。

  「铃铃铃」「铃铃铃」警局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陆林马上走过去接起电话「什麽!在哪里?好的我们马上到!」接完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以后,他转头严肃的对石冰兰说道「队长,映湖公园发现一具女尸,我们要马上过去!」  「好的,你等会我换身衣服,我们十分锺以后在车库集合」石冰兰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也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卷宗。

                  第一章:rǚ魔显身  当陆林和石冰兰赶到迎湖公园时天已经黑了,十来辆警车停在公园的门口,上面的警员正在忙着拉警戒线和寻找着可能存在的线索。

  「队长……啊……这是……第一个……发现现场的老李,当时…好涨…啊,nǎi子好涨……他在打扫公园路上的垃圾,看到路边倒着一位女xìng………呼呼……老李走过去看的时候发现她已经……nǎi子要涨坏了……死了,我们调查过……了,尸体旁边……好涨,小君好爽……有搬运的痕迹,这里应该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啊啊…啊啊,队长我已经忍不住了nǎi子要爆了啊」一个俏丽的年轻女警走到石冰兰旁边对她说道,只见她穿着一身蓝色警服,D 罩杯的胸顶的警服鼓胀胀的。

警服的材质却是特别的薄,透过警服可以直接看到女警粉色的rǚ头,随着胸口不断扩大的水渍,前面蓝色已经变成了深蓝色了,而深蓝色的区域还在不断扩大中,凸起的rǚ头上正喷出一丝丝rǚ液,但是胸口ròu眼可见扭曲痉挛的rǚ管显示小女警的胸脯中还蕴藏着大量母rǚ。

下身则是一条短到大腿中部的黑色短裙以及一双10cm的鱼嘴高跟鞋,不断颤抖的双腿显示这名小女警正在忍受不断的快感。

  「很好,小君你有问过目击证人其他情况吗,比如尸体身上的其他细节。

」  只见石冰兰同样穿着这一身同样款式的警服,只是与小女警不同的是,这位警队长的上衣警服却是显的特别的小,透过警服的纽扣可以直接看到这身美ròu白嫩的rǚ房。

随着女警队长的走动纽扣还发出了崩崩的声音,仿佛随时都要被这对大nǎi子爆开一样,同样的警服穿在小女警和队长身上胸部的对比表明石冰兰的rǚ房罩杯比小女警大了一倍不止。

同样大小的短裙穿在这位美女警的身上也只到了大腿根部,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这位美ròu女警的屁股实在是太大了,就如同字面上一样,是一对磨盘一样大的屁股,而到了小腿却又急速缩小,一双纤纤玉足踏着36码的鱼嘴高跟鞋,真的可以称得上丰rǚ肥臀。

「算了,我自己去看一眼吧,小君看你这涨nǎi到难受的样子,先去周围的教堂把nǎi水榨干净吧,榨干净以后让警员封锁公园,同时查一下女尸的身份。

」石冰兰说完就扭着硕大的屁股离开了。

  「队长你看,这幅女尸衣衫不整,原来的一身粉色吊带衫已经支离破碎了,根据我们的判断,应该是鞭打导致的,尸体上面的鞭痕也能证明这一点。

鞭痕的面积主要集中在rǚ房以及臀部。

同时用jīng液检测仪能够发现女尸身上存在过jīng液的痕迹,根据顔色判断最近的可能是在三天以前被射过。

」一个警员给走过来的石冰兰。

  「还有其他发现吗?」石冰兰带上手套,开始检查着伏在地上的女尸。

  「呃,队长,我们发现了一些比较糟糕的事情,可能会引起恐慌就没有大动作以免引起恐慌。

」警员低声告诉着美女队长「我们在女尸身下发现了一具刚刚出生的女婴尸体!以及在女尸的rǚ房上刻着BMP 三个字母。

」  「什麽!」女警队长对新的发现发出了惊呼,紧接着拉低声音道只能她与手下警员听见「干的好,先不宜伸张,通知队员们把尸体带回局子里仔细检查,记住,千万不宜引起恐慌。

」  ……  深夜,警局中却还是灯火通明。

在B 市警局的会议室中,石冰兰正在询问着傍晚的女尸案新的进展。

  「小君,你来说说你有什麽发现」回到警局的石冰兰换上了一开始在文章开头的一身便服,但是白色的衬衫却不见了,变成了一件黑色的抹胸,透过抹胸可以隐约看到女警队长H 罩杯的文胸。

如果有好事之徒偷偷潜入警队的更衣室,便能在石冰兰的衣柜里找到那一身湿透的衬衫,要是这位好事之徒仔细嗅一下衣柜里的味道,便能从衬衫散发的香甜nǎi味之中辨别出一丝酸臭味,那是这位女警队长没有及时洗涤的内衣上的rǚ汁因爲发酵而散发的nǎi酸味。

  「队长,我们对女尸进行尸检的结果出来了,死因大概是突发xìng的心肌梗死,体内激素都偏高,而且yīn道中检测出了大量分泌液。

所以我们推断,这位受害人大概是因爲过度兴奋死亡的,简言之,就是……爽死的。

」陆林的女友李军此时也换了一身新的干爽衣服,换上了与她队长款式相近的一套衣服,只是尺码明显小了一号。

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同时,女婴的尸检结果显示,出生时间与女尸的死亡时间相差不大,她的母亲应该是在生産她时高氵朝 而死。

」  警局里的衆人在知道了这个消息以后都惊讶的说不出话,而坐在一旁的陆林补充道:「另外还有一个信息不知道有没有用,女尸的rǚ腺结构成典型的断离式,这是非常常见的因爲长时间没有及时排出rǚ汁,又在短时间内榨出大量nǎi水的rǚ腺结构。

」说完他就瞟了一眼自己的小女友。

  「人家只是刚好要挤nǎi的时候突然收到出任务的消息啦~ 不是故意在傍晚的时候卖骚出糗的」李军娇羞的向陆林撒娇道,但是扑朔迷离的案情却让警队的同伙笑不出声。

李君看自己的玩笑并没有奇效,就恢複了正常的严肃状态「另外,女尸的身份我也调查出来了,是三个月以前失蹤的女教师。

只是我和陆林现在还没有推断出rǚ房上的BMP 是什麽意思。

」  「毫无疑问,凶手是个残忍而变态的色魔。

」女警队长石冰兰这时发言。

她端坐在正中的位置,套着警服的娇躯吸引着会议室每一位男xìng的目光,饱满的胸口诱惑着男警员们化身爲豺狼,唆使着他们伸出禄山之爪,好好把玩他们的顶头上司,女警队长石冰兰那一对如同nǎi牛的硕大肥nǎi。

石冰兰知道,她必须尽快结束会议,因爲她已经感觉到胸口又传来了酥麻涨痛的感觉,这是rǚ房传达给大脑rǚ房的容量已经达到了极限,如果再不去挤nǎi的话就要在会议室当衆上演一场nǎi牛喷nǎi的好戏。

「他在三个月之前绑架了这个孕妇,对她进行了xìng侵犯,受害者的死因也是极具色情意味。

死者在死前也是遭到了各种各样的xìng虐待,鞭打,强姦,甚至连女xìng最基本的挤rǚ需求都被色魔亵渎!」她说到这里,清亮锐利的眸子环视着会议室里的诸人,强忍着rǚ房越来越频繁的胀痛:「对于案情和凶手,大家还有什麽其他看法吗?」  「凶手肯定是个单身男xìng,并且肯定单身居住,不可能长时间的囚禁受害人而不被察觉。

」一位女警员肯定的说道。

  「凶手也可能是处于报複心理才做出这种惨案,平时与被害者可能存在过节。

」身材娇小的李君提出了仇杀的看法…………  石冰兰一声不吭的倾听着,此时她正在竭尽全力与自己丰满的ròu体做着斗争,竭力不让她那肥硕的大nǎi子流出yín蕩的rǚ汁,但是ròu体的本能怎麽能光靠精神抑制住呢。

石冰兰刚换上的黑色抹胸还是不争气的一点点被rǚ汁濡湿,会议室里开始一点点散发出nǎi水的甜美香味。

  石冰兰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遭到这种情况了,但是尽管如此,她还是对自己这成熟的ròu体感到尴尬。

她红着脸说出来自己的看法:「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案子凶手的动机问题,比如19世纪的开膛手杰克,专门在雾天袭击落单的妓女,以及雨夜屠夫,凶手每到雨天就忍不住杀人。

」  尽管以及不是第一次看到队长在会议时流出rǚ汁,但是警队里的男队友还是对眼前这一壮观的nǎi牛忍nǎi景象目瞪口呆,一时间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还是李君打破了这一尴尬:「队长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凶手也许还会再次出手?他是不是有着自己的行动规律?」说完以后使劲掐了一下坐在身边的男友。

而陆林却只能默默痛的龇牙咧嘴不敢出声。

  「任何一个……变态杀人犯,他…呼呼…所犯下的案件……必定有一些共同点,我比较在意凶手在被害人rǚ房刻的BMP …啊…到底是什麽意思,我有一种直觉,在不久之后……我们……噫……还能找到更多的受害者!」石冰兰尽管饱受涨nǎi的苦恼,但是还是竭力说完了这一段话,这是这位英雄女警内心神圣职业感的体现。

「我们继续……会议。

」石冰兰在又忍下一波rǚ房的胀痛之后继续主持着会议。

而警员们也只能继续发表自己对于案情的看法。

  半个小时后,石冰兰看讨论的并没有结果。

各个队员都是认爲BMP 或许只是凶手随手所写,并没有特殊意义,要不然只是凶手用来混淆视线的一种手段,故意留下字样企图把侦察方向引到歧路上去,便打算结束会议并且去更衣室缓解一下自己rǚ房的疼痛。

半个小时的rǚ汁淤积起来让原本疼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而此时,李君的男友陆林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我同意队长的看法,我也有一种直觉,BMP 这三个字母或许就是突破点,凶手是个变态杀人狂,不能用常识去推断他的做法。

BMP 或许正是凶手用来形容被害者的。

」  石冰兰此时勉强分出了一丝对抗rǚ房的注意力,微微点头道:「你的意思是……或许之后的事件……中也会出现BMP ?这三个字母暗示了被害者的特点吗?」但是僵硬的幅度却让队员们不得不怀疑如果队长点头的幅度过大是不是rǚ汁就会当场飚出呢。

  陆林点头说道:「是的队长,猜测这三个字母的意义就交给我和李君吧,我和李君肯定会揭露出这三个字母背后的秘密。

对了,因爲这三个字母刻在被害人的rǚ房上,我提议,将凶手的代号称爲rǚ魔!」  「很好……rǚ魔这个代号很适合……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两了……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回家休息吧,乔五你去调查下最近还有哪些失蹤人士……散会。

」在说完这些话以后,石冰兰就匆匆地站起身,捂着胸口离开了。

  …………  已经得到了可以回家的允许,但是警队里的男警员们却没有回家。

相反,他们聚集在警局三楼并不经常使用的档案室里,仿佛在等待着什麽。

  「抱歉,要送李君回家,我把她送上公交车以后就赶紧过来了,怎麽样,开始了吗,到哪里了?」档案室的门被打开了,进来的是陆林,此时他正急匆匆的询问着一件事情,只是原本正直俊朗的脸上现在浮现的却是一副猪哥模样。

而档案室里的其他男警员也是一副yín蕩的表情。

「嘿嘿,刚打开电脑你就来了,你小子还真是準时啊。

」平时警队里的好好先生老杨此时正yín笑着,老杨在一台早就报废的电脑前坐下,一顿操作鼠标和键盘后这台电脑竟然开机了!「那麽,让我们来看看队长进行到哪里了吧。

」  档案室里平时存放着辖区的档案以及一些上了年纪的古董,只是在这些古董中偶尔「出现」了一些新鲜玩意,比如眼前这台早就宣称被报废了的电脑。

然而这台电脑现在却浮现着石冰兰私人更衣室的映象……  「镜头里怎麽没有,队长人呢?」猴急的小郑问道。

  「嘿嘿,别急啊,更衣室里没有的话队长应该在卫生间吧。

」老李yín笑着,点开了卫生间的监视画面,果不其然,女警队长石冰兰的倩影出现在了屏幕上。

此时她背对着屏幕,脱光了自己的上衣,只穿了一条皱巴巴的蓝色短裙和黑色蕾丝吊带袜,原本穿在身上,用来遮掩她那肥硕巨rǚ的蓝色警队标配衬衫以及黑色抹胸与高跟鞋一起,被踢在了卫生间的角落。

只有当石冰兰脱下衣服以后才能看到她那巨硕rǚ房的全貌, 那平常就已经将警服涨得快爆裂的丰满胸部,原来还只是受到束缚的结果,在解开警服之后,明显可以看出真实的尺寸比想像中更加惊人。

档案室里的衆人都是非常诧异石冰兰胸前挂着这两个H 罩杯的巨硕rǚ瓜是怎麽在平时保持笔挺的站姿的。

这两个rǚ瓜不仅体积超越常人,形状也是rǚ房中的佼佼者,两只nǎi子呈完美的锺rǚ形,而且紧密的贴在一起不需要胸罩就挤出了深邃的rǚ沟,丝毫没有大部分大胸所具有的外扩问题。

这对丰腴的rǚ房顶端却是一对如同七八岁小女孩的粉嫩rǚ头,rǚ头之小让人不得不怀疑石冰兰的rǚ房是不是还具有着继续发育的空间。

  石冰兰此时对着洗手台的镜子正在蹂躏着自己的rǚ房,雪白的rǚ汁随着女警队长的按压节奏从那如同硬币大小的rǚ头汩汩喷出,雪白的rǚ汁,淡粉的rǚ头以及白腻的rǚ房让人感觉充满了暴虐感,想沖上去帮这位女警队长狠狠榨干这一对yín蕩巨rǚ中的rǚ汁,让其免收涨nǎi时rǚ房的涨麻感。

  石冰兰中双眼微微闭合,樱桃小嘴一开一合的娇喘,仿佛正沈浸在被挤压的rǚ管得到释放的快感中。

她显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被镜头拍摄着,如果这些色狼们今天晚上没有得到和他们的俏丽女队长同样品质的美女抚慰的话,石冰兰肯定要奔波在她的男下属的梦中,在家中,警局,商场,马路等各种各样的场所被中出shè精,挤爆蕴含在她那一对大nǎi子中的yín蕩rǚ汁。

  镜头中的石冰兰显然到了情动之处,她竟然缓缓抬起了自己的rǚ房,将粉嫩的rǚ头递入了口中,她开始吮吸起自己的nǎi水了!这一幅yín蕩的画面引起了偷窥她的癡汉们的一阵惊呼。

  「我草,队长的nǎi子看起来又大了啊,妈的这对大nǎi子真是看的受不了」只在网络上见过如此色情的巨rǚ的初哥小郑还没在现实中见到过如此香豔的nǎi妈挤nǎi景象,把手伸进裤裆里慢慢撸动起来。

  平时看起来憨厚老实的老杨此时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里不断娇喘,微闭着眼享受挤nǎi过程的nǎi牛队长,嘴里念念有词:「我和你们说,咱们队长的这对nǎi子绝对超过H 罩杯了,我上次在我们市的神殿附属医院里看病的时候,给我治疗的那个rǚ祭祀的nǎi子肯定没咱们队长的nǎi子大!」  而刚刚送女友的陆林此时也是撸动着裤裆里的jī巴,边撸边喘着粗气和同事说:「我们警队从队长来了以后请産假的女队员一下子就少了你们知道这是爲什麽吗,还不是因爲队长的身材实在是太yín蕩了,看了队长的nǎi子和屁股谁还会草那些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女队员啊。

李君的nǎi子我用一只手就能抱住了,石队的nǎi子,嘿嘿,我估计要两只手才能勉强握住吧。

而且队长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什麽药,看起来nǎi水很多的样子。

李君算産nǎi快的了没怀孕的时候也要一两天才能充满,有的同事挤半天才能挤出一两滴nǎi水。

队长这nǎi子,啧啧啧,半天就要来一次更衣室。

」  初哥小郑此时已经虎吼一声射出了他今晚第一发jīng液,不能怪小郑不持久,实在是队长的身材太诱人了,还是处女之躯的她就已经有了h 杯的nǎi子和97厘米的硕臀。

略微冷静下来的小郑此时开始反驳陆林「你就别想了吧,别看我们队长身材那麽火辣,人家内心还是纯情的很的,她不止一次抱怨过nǎi水太多rǚ房太大不方便执行警情了,要不是缩rǚ术国内不可能给做,不然的话我们队长肯定第一个报名了。

而且我告诉你们一个劲爆的消息,队长还是处女呢,也不知道她的花冠会被谁拿走。

人家国外的就是纯情啊,一定要在结婚以后才做aì。

我们警局里生的早的到队长这年纪都差不多可以当外婆了,也不知道哪个幸运的混蛋可以将我们的nǎi牛队长带回家里呢。

」  此时屏幕中的石冰兰似乎已经将rǚ房中的nǎi水挤的差不多了,她折返到更衣室中开始更换起干燥的衣服。

更衣室里的石冰兰拿着舒软干燥的新衬衫看了一眼在衣柜里发酵了一整天,散发酸臭的nǎi酪味的警服,怔怔的望着出神……  石冰兰是一个孤儿,在她刚出生的时候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父母对小时候的自己非常疼aì,大自己两岁的姐姐也很喜欢自己。

只是在石冰兰五岁的时候父母之间的感情出现了问题,离异以后石冰兰和她姐姐被判给了父亲,母亲独自一人离开了原本完好的家不知所蹤。

只是在父母离异后不久,父亲就因爲一场突发的意外离开了人世。

年幼无助的石冰兰姐妹被送到了圣rǚ抚养机构,石冰兰幸运的被一对来自国外的老夫妻收养,而她的姐姐则没那麽好运。

圣rǚ抚养机构本是爲了抚养那些因爲各种各样的原因,家长不愿或不能再养育的幼儿的机构。

石冰兰能够有幸被收养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

  只是在离开了圣rǚ收养机构之后,石冰兰和她姐姐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就没有再见过面了,只有断断续续的用书信和E-mail联系。

这次回国是因爲收养她的老夫妻都去世了,石冰兰决定返回圣rǚ国来和姐姐团聚。

顺便寻找在十几年前丢下自己和姐姐,独自一人离开家庭的母亲。

  石冰兰还记得那个晚上,从那个石家姐妹只能拥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看着父亲和母亲互相动手,因爲恐惧而彻夜不眠的夜晚开始,一切都改变了。

  石冰兰的父母原来是一对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在两人年纪到了上初中的时候,胸部快速发育的石妈妈被圣rǚ教看中,离开了B 市前往省会城市包孺市进行圣rǚ教教义的学习。

石爸爸是一个喜欢探险的人,他大学毕业后独自一人前往yín兽森林冒险,偶然在那里救下了当时正在被yín兽爆草,双目失神喷着大量nǎi水yín汁的石妈妈。

救下昔日的暗恋对象之后,记忆中可aì俏皮的石妈妈与眼前刚刚被yín兽爆草,躺在自己流出的nǎi水和yín汁中不断喘息发情的母猪修女産生了剧烈的沖突。

石爸爸按捺不出暴涨的jī巴,沖上去便是开始爆草眼前正两眼呆滞,口中不断喊着「鸡鸡,jīng液」的暗恋女神。

  三天以后,满身遍布着干涸的精斑的石母扶着虚脱的石父走出了yín兽森林,从yín兽森林回来以后两人便火速回到了B 市结婚,石妈妈辞去了圣rǚ教的职务当起了全职太太,而石爸爸也在本地找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

  那天中午,石妈妈偶然被一个电话叫去参加圣rǚ教离职人员的同乐会,不疑有他的石家夫妇当时还挺高兴,认爲高高在上的圣rǚ教还记得石妈妈这已经离职的小人物。

只是在那天晚上,原来傍晚却能回来的石爸爸到了午夜才满身rǚ汁酒气的回了家。

而原本与石家姐妹说好,晚上回家给她们弄rǚ汁炖排骨的石妈妈却到了淩晨两三点,才满身白浊,挺着一肚子jīng液地打开了家门。

  石家姐妹本来已经饿着肚子沈沈睡去,在听到客厅一身巨响以后,两姐妹壮起胆子,偷偷摸摸的从房门的缝隙中看到底发生了什麽。

只见石爸爸提起石妈妈的衣领,涨红着脸问道她爲什麽要出去偷男人,是不是他满足不了石妈妈这个大yín妇的欲望。

而自知失身的石妈妈因爲不知道说什麽才能向老公解释自己是被人陷害,才会在聚会之后被人拐骗到yīn暗角落轮姦的。

再加上此时石爸爸已经酒气上头,无论什麽解释都听不下去了。

他撩开了妻子的衣服,开始大力揉搓着妻子的rǚ房,但是红肿的rǚ头在半个小时之前的轮姦吐出了最后一滴nǎi水。

无论怎麽揉搓,用多大的力气都无法挤出一点nǎi水的石爸爸此时丧心病狂的开始一下下的闪着妻子nǎi光,嘴里嘟囔着:「我叫你勾引男人,是不是这只nǎi子勾引的,还是这只nǎi子?」不堪受辱的石妈妈刚被射满肚子jīng液回家,原以爲家庭会治愈创伤,没想到还要遭受到来自丈夫的暴力。

此时终于忍无可忍,回手了丈夫一个耳光。

没想到这个耳光却彻底激怒了石爸爸,他大吼一声,一下子把石妈妈推到了地上,三两下的撕下了她那已经浸透了jīng液的内裤和丝袜,堵到了石妈妈的嘴里。

紧接着脱下了裤子和皮带,在牢牢绑好石妈妈以后,便对无法动弹的石妈妈进行了又一次的强姦。

  石家姐妹从门缝里看到父亲压在母亲身上,黑粗的jī巴出入着母亲的yīn户,因爲仔宫内蕴含jīng液过多,宫口压力过大,所以每一次进出都有jīng液顺着jī巴喷出。

母亲雪白肥腻的爆rǚ跟着父亲顶撞yīn户的节奏上下翻飞,红肿的rǚ孔一开一合,尝试再一次喷出已被挤光的rǚ汁。

肥硕的巨臀随着石爸爸的每一次撞击,都会掀起一阵阵的臀波。

而父亲那黑瘦的弱小身材与母亲高挑细长,爆rǚ硕臀的身材互相对比,也给石家姐妹的内心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映象眼前这一幕yín糜暴力的景象深深刺激了石冰兰姐妹,她们捂着嘴不敢出声。

唯恐被暴怒的父亲发现。

终于在淩晨,听了一晚上母亲的咒骂与呻吟,父亲大力按在母亲身上所发出的啪啪响声以及低吼声,家具被父母的ròu体撞击所发出的与地板的摩擦声。

疲惫不堪的她们终于沈沈睡去。

  当她们醒来时,就再也没有见过母亲了,见到的只有一张放在客厅的离婚申请书与日渐低迷的父亲。

  回想起往事,石冰兰对于当时事情的前因后果已经记不清了,记得的只有母亲的哭喊,父亲的喘息以及母亲那如同大面团一样上下翻飞的rǚ房……这一幕的景象刻在她的脑海里,直至今日都让她觉得男女之间发生的xìng关系是错误的。

二十年来尽管她的nǎi子如同母亲一样吹气般发育了起来并且分泌出比孕妇还要多的rǚ汁。

但是她却始终守身如玉,欲望起来了就找一个私人的角落偷偷解决。

在国外成长的二十几年里,石冰兰被男人触碰到的次数屈指可数。

哪怕是养父,在触碰到她的皮肤以后石冰兰总会去浴室里使劲的擦洗被触碰的地方。

  ……  档案室里的衆人看石冰兰差不多已经换好衣服了,终于念念不忘的关掉了显示器,等待着下一次偷窥机会的到来。

  在男警员三三两两的离开警局,讨论着去哪个圣rǚ教堂找相熟的圣rǚ教神官来一炮,缓解一下因爲看到队长火辣的身躯而暴涨的jī巴时,在某个别墅的地下室里,新的受害者已经被凶手捕捉到了。

 。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