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黑星 1-2]

[黑星 1-2]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1、上帝的盲  黄昏,下着蒙蒙细雨,从车窗裏看出去,路灯的光斑好像变得更大了。

那是一道橘色的光晕,看得令人有些眼花缭乱。

  汽车行驶在yīn暗潮湿的街道上,两旁的人行道上,暴力犯罪的事件不停地在发生着,像是电影播放着的一幕长镜头。

  这是个滋生犯罪的城市,罪犯们就像蛆虫一样,不停地从地下冒出。

  除了蛆虫,剩下的都是蝼蚁。

  市民们的命,就像蝼蚁一样,很多时候连一点预兆都没有,就会横尸街头。

他们茍且偷生地活在这裏,祈求着上帝的眷顾。

但是,这裏好像是上帝永远也看不到的地方。

  啪!啪!  不知道什幺地方,有人开枪了。

从枪口裏吐出来的火舌,就像闪电,一剎那照亮了整个昏暗的夜空。

但是苏珊知道,就在这一瞬间,不知道又是哪个倒霉鬼被无情地剥夺了生命。

  咣啷!  不远处,有一伙匪徒砸碎了街角上的一家首饰店,持着军火沖进裏面。

带头的蒙面匪徒举着半自动步枪,哒哒哒地朝着天花板上扫射了一阵。

  " 救命啊——" 店裏传出一位妇女的尖叫。

但是路过的人好像没有听见一样,都低着头加快了脚步。

  匪徒们猖獗地砸坏了摆放在门口的橱柜,从一具具半身模特像上,摘下了光彩夺目的珠宝,塞到他们事先已经準备好的黑色布袋裏面。

  苏珊穿着短靴的脚轻轻地点在剎车上,放慢了车速。

她的拳头已经在方向盘上捏得咯吱咯吱作响,恨不得马上下车,去狠狠地教训一顿那帮无法无天的恶棍。

  但是最终,她还是没有下车。

在白天的时候,她的身份是警察局警长,惩恶扬善,可是到了晚上,她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苏珊看了看自己的腕表,指针已经指向了六点半,与约定的时间已经非常接近。

如果在这个时候下车,难免会被耽误了行程。

  " 闭嘴!你要是再敢叫一声,老子就让你的脑袋开花!" 爲首的匪徒恶狠狠地威胁着,枪口已经顶到了缩在墙角裏的女店主的太阳穴上。

  苏珊从已经被砸开的橱窗裏望进去,看到蹲在地上的女店主不止一个人,手中还抱着一个只有七八岁大的小女孩。

小女孩哭得呼天抢地,好像要把嗓子从喉咙裏吐出来一样。

  " 老大,东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咱们撤吧!"另一个举着沖锋枪的蒙面男人说。

  " 撤!" 匪首挥了挥手,招呼着同伙们登上了一辆早已在门口接应的吉普车裏,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首饰店裏,已经满地都是碎玻璃渣子。

女店主和她的孩子,好像怕被这些渣子割破了脚底一样,仍然躲在角落裏嚎啕大哭。

  苏珊摇下车窗,很想去安慰她们。

可是犹豫了一下,又把玻璃升了起来。

  在玻璃刚要升到车窗顶部的时候,她听到小女孩在哽咽得问道:" 妈妈!黑星女侠爲什幺不去惩罚这些恶棍?" 女店主把女孩抱得更紧,说:" 黑星女侠已经放弃了我们,她不会再发现了!" 黑星女侠?!  苏珊的身子忽然震了震,脸色也变得更加苍白起来。

她好像意识到了什幺,赶紧踩紧了油门,加快车速,在车道上快速地行驶起来。

  加快了车速,街道两边的景象好像也跟着开始模糊起来,就像有人忽然按到了电视的快进键,让那一幕幕犯罪现场快速地从苏珊眼角的余光裏掠过。

  车子开出了城市,人渐渐变得少了起来,犯罪的场面,也跟着越来越稀少。

最终,孤独的车道两旁,再也见不到人影了。

  市郊的公路上,路灯看起来也很孤独,尤其是在这样的yīn雨天气。

这让苏珊感觉有些压抑,所以她把油门踩得更死,似乎要让汽车飞起来一样,快速的奔驰着。

  一整天,她都被埋在了厚厚的案卷裏。

这些案卷她已经没有什幺心思再看,如果真要细究下去,她会发现每一桩,每一件,都和白党有着密切的联係。

只要涉及白党的,最后这些案子都会不了了之,石沈大海。

她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每天的忙碌,似乎只是在给市民做一个样子看,实质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

  道路上的行人少了,苏珊的汽车也开得更加快了起来,她看上去好像在赶时间一样。

  道路的两侧,是一片绿油油的农场,本来这应该是一副生机盎然的画面,可是yīn雨的天气,再加上头顶上盘旋的乌鸦,不停地呱呱名叫,却将其变成了一副哥特式的场景。

  如果不是矗立在路旁边的那座古堡,苏珊恐怕真的要一脚油门踩到底,在这条无人的空旷道路上永远得飞驰下去。

  古堡看上去有些yīn森,如果不是碉楼的其中两个窗口裏泛出一丝灯光的话,别人一定会以爲自己是到了德古拉的城堡。

古堡的塔尖尖的,有几只蝙蝠在围绕着塔尖不停飞舞着,就像永远也落不到地面的枯黄叶片。

  一年多以前,歌洛塔男爵古堡本来是整个城市最令人瞩目的地方,歌洛塔夫人美豔的外貌,动人的身姿,在舞池裏翩翩起舞的时候,总会引起许多富豪和爵士的注意。

可就在一年前,报上忽然传出噩耗,歌洛塔夫人被一伙外号叫蓝胡子的匪徒绑架,在与警方的激战中,不幸被流弹击中身亡。

从此以后,这座古堡就开始荒废下来,渐渐的,变得无人问津。

  许多路过古堡的绅士,都会在门前放慢车速,这裏的空气,好像还留着歌洛塔夫人身上的余香。

  不过,整个城市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歌洛塔夫人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幺。

很不幸,苏珊就是其中之一。

  苏珊的车子缓缓地开下路基,在古堡门前停了下来。

古堡的大门前有一条护城河,河上架着一座石桥。

要想把车子开过石桥,当然是天方夜谭。

不过,古堡虽然没有停车场,河边却有很大的一块空地,足足可以容纳下四五十辆轿车。

  苏珊熄了火,坐在驾驶室裏,好像在发楞。

看她的样子,似乎极不情愿从车上下来。

  咚咚咚!有人在车前盖上用力地敲了敲。

  是一个长相丑陋的侏儒,他是如今替古堡看门的。

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职责,那就是望风。

  苏珊隔着车窗,可以听到那个侏儒在不停地骂骂咧咧,虽然听不到他发黄的口齿裏究竟骂的是什幺,但苏珊可以猜想得到,一定不是什幺中听的话。

  " 真是个讨厌的侏儒!" 苏珊嘟囔了一句,推开车门,从车上跨了下来。

  换下了警服的苏珊,看上去已经不像在警局裏那幺干练,一头金黄色的卷曲长发从两肩披散下来,让她看上去多少有些妩媚。

黑色的小西装,内衬雪白的衬衫,衬衫下傲人的双峰,将她内外两层衣物都一起撑了起来。

衬衫的扣子只到锁骨,露出一大截像白天鹅一样的玉颈和几乎能跟丝绸媲美的一大片胸脯。

下面的职业套裙,紧紧地包裹着她的臀部,勾勒出动人美妙的身姿。

裙摆只到膝盖上,再往下就是两截白皙笔直的小腿,脚上穿着刚刚只够裹住脚踝的粗跟短靴。

她走起路来的时候,旁边的人都会禁不住替她捏出一把冷汗,唯恐她将步子迈得大了,将那条紧得几乎有些不太合身的裙子撑裂。

  " 快进去!博士他们早就在等着你了!"侏儒说。

  苏珊今年已经三十二岁了,和一年多前一样,仍是单身。

没有生育过的身材保持得很好,就像少女一样。

当她擡起脚步朝着古堡前陈旧的石桥上走去的时候,被裙子包裹起来的臀部,也跟着夸张地一左一右摇晃个不停。

  侏儒是不能进古堡的,因爲他还有其他的工作要做。

不过,他站在石桥前,望着苏珊在越来越浓的夜色裏消失的背影,口水还是忍不住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通往古堡的石桥两侧长满了暗绿色的植物,桥板之间的缝隙裏,也生出了三四厘米高的青草。

苏珊知道,这个地方虽然看上去荒凉,可每当遇上黑帮分子聚会的时候,这裏又会变得像当年一样热闹起来。

古堡的大门上,也长满了爬墙虎,给人一种原始的感觉。

当大门朝着两侧打开的时候,门轴发出吱吱呀呀的刺耳声音,听得人后背一阵发凉。

  " 惠特曼警长,你终于来了!哈曼博士和nǎi酪骑士已经在二楼等你很长时间了!" 几名黑帮分子正围坐在火炉旁,从毛茸茸的脸上露出一副又黄又黑的牙齿来。

他们盯着这个美豔的警长,目光裏的神色,好像充满了戏谑和嘲讽。

  苏珊?惠特曼在警局裏的时候,是一名严肃干练的警探,但是到了这裏,不免露出一副恐惧和娇羞的神态来。

她没有理睬黑帮分子们的调侃,踏上了螺旋式的楼梯,逐级朝着二楼上攀登。

  城堡看起来已经有些年份,就像中世纪时建成的一样,楼梯的砖石上,长满了青苔。

她不得不扶着台阶旁的护手,小心翼翼地走一步一步往上走。

  二楼的大厅看起来宽敞明亮,足足有十几英尺高的穹顶,给人一种高贵奢华的品味。

大厅的地面同样是用青石砖铺成的,几百年来,被歌洛塔家族的人不停来往打磨,已经变得光溜溜的,像一面镜子,能够将靠在墙边火盆裏的光芒全都倒映出来。

  每次踏进这裏,苏珊都有种可怕的错觉,让她以爲自己已经成了那些恶徒的帮兇。

  大厅的中央,围着几个人影,苏珊一眼就认出坐在轮椅上的枯瘦老头,正是哈曼博士,像小丑一样上蹿下跳的,是nǎi酪骑士,剩下来的人,都是白党的头目。

身爲警员,她本应该立刻将这些恶徒全都绳之以法,但是现在,她却不敢。

  被人影围在中间的,是一个穿着皮衣的修长结实的女人。

女人长了一头金黄的头发,像瀑布一样从两边肩膀上挂落下来。

不过,这一头秀丽的金发,看上去有些淩乱。

  黑星女侠劳拉?布鲁斯,曾被誉爲这座城市唯一的曙光,罪犯的克星,自从一年多以前,女侠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城市裏的人都以爲她已经放弃了市民,但谁也没有想到,她却被白党吊在这裏,受尽淩辱和虐待。

  一年多前,黑星女侠和苏珊先后中了白党的毒计,身陷囹圄,不得脱身。

在这裏,她们两个可怜的女人,每天被白党拍摄着不堪入目的AV,流向地下黑市。

同时,身心也遭受了进一步的摧残,萎靡不振。

  相比之下,苏珊还是比较幸运的。

至少,在白天的时候,她还可以回到自己的警局,虽然不能按照意誌打击罪犯,可也能让她一整天免收白党的淩辱。

可是到了晚上,她还是无法逃脱噩梦,来跟屈辱的黑星女侠作伴。

  劳拉的皮衣看上去光彩夺目,就像新的一样,锃亮的黑色皮革上,同样泛着一阵阵金黄色的火光。

苏珊可以猜想得到,她刚刚被白党餵下避孕药,已经变身成爲黑星女侠。

要不然,她身上的战服,绝对不可能像现在看起来的这样高贵整洁。

  白党很多时候,都会给劳拉定制一身黑星女侠的战服让她穿上,不过定制的皮衣皮靴,一眼就能看出是廉价货。

唯有在她变身的时候,这身战服才会真正散发出它特有的光芒。

  " 哈哈!咱们可aì的警长小姐终于来了!快过来,猜猜我今天给你们安排了什幺节目?" nǎi酪骑士听到身后响起了高跟鞋敲打在地面上清脆的声音,回过头来看见苏珊正好登上二楼的大厅,顿时露出一副狂喜的表情,拍着说大叫。

  苏珊已经成爲了白党的xìng奴,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很多时候,苏珊都竭力地想要否认,可是一次紧接着一次的调教,让她彻底屈服下来。

  她走到nǎi酪骑士的身边,看到劳拉被穹顶上挂下来的一根绳子紧紧的束缚起来,她的双臂被无情地扭向后背,两条小臂一起朝上,被绑在一起。

也许恶徒觉得用这幺简单的办法对付黑星女侠还有些不太放心,又有绳子在她的身上紧紧地缠绕了几道。

其中一道勒在她的rǚ房上端,另一道绑在她的rǚ房下,两个绳子相距不过三根手指的宽度,将她两只丰满坚挺的rǚ房用力地挤了出来,就算隔着战服,也能看出硬邦邦的,好像两只充满了气体的气球。

  劳拉的脸上戴着一副蝴蝶形的面罩,盖住了她的大半个脸庞,看起来有些像晚会时出场的神秘嘉宾,让她显得更加xìng感,捉摸不定。

她的下身同样穿着黑色的皮质短裙,仅仅能够盖住她的大腿根部和屁股,从裙摆往下,一直到膝盖上方,裸露着长长的一截雪白大腿。

大腿xìng感而健美,几乎看不到半点赘ròu。

膝盖以下,是一双黑色的高跟过膝长靴,靴子的后跟足有十几公分,且尖锐如刀。

  劳拉显得有些站立不稳,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会摔倒在地上,要不是她身后的绳子使劲地朝上牵扯着她,说不定她真的会瘫软在地。

不过,这也怪不得女侠,因爲她只能用一条腿着地,另一腿的脚踝和膝盖上被几道绳子紧紧地扎了起来,从侧边提上去,一直提到超过了腰部,两条腿被无情地分叉开来。

  黑星女侠向来是以xìng感和勇敢闻名于整个城市,当她穿着短裙现身时,与罪犯打斗起来的时候,很多人都会爲她捏出一把冷汗。

因爲她的战裙实在太短,随时都会有走光的危险。

不过,当她的一条腿被高高地吊起来的时候,裙子的遮蔽作用已经蕩然无存,裙摆已经被掀起到了腰上,只剩下连着裙子的类似于三角裤的一条护裆。

  护裆已经被人拨到了一旁,露出她极其想要遮蔽的私处。

自从她中计被擒之后,不知道已有多少男人玩弄过她的ròu洞,此时看起来,丰美的ròu唇显得已经充血,变得了鲜豔的紫红色,坚挺的ròu珠像长在她身上的一根毛刺,尖尖地从那一堆yínròu裏钻出来。

整个yīn户的周围,已经糊满了白色浑浊的jīng液,不停地挂下来,就像山洞裏的锺rǚ石一样。

几条jīng液尤其沈重,等到水珠挂不住的时候,就顺着她修长的大腿缓缓地流下来,正好流进她的高腰靴筒裏。

  看来,在苏珊到来之前,劳拉已经又经曆了一次残暴的轮姦!  如果说城市是上帝看不到的地方,那幺这座古堡,就是上帝的盲点。

上帝的恩惠永远也到不了这裏,正义无法在此伸张,法律形同虚设,简直就是世界上的法外之地。

  这裏,最邪恶的人洋洋自得,正义的使者反而要受他们的挟持和淩虐,光明和黑暗被永恒地颠倒过来,日夜不分。

  劳拉有气无力,脑袋垂在高耸的胸前,身子随着绳子的晃动,左右摇摆。

她听到苏珊的脚步声,终于擡起头来,透过蝴蝶形的面罩,她的双眼已经失去了神采。

不过,就在她看见苏珊的一剎那,顿时又如获救星般的明亮起来。

             2、《圣女贞德》  苏珊曾经救过劳拉一次,在劳拉最凄惨,最绝望的时候。

那一次被救,劳拉虽然形容屈辱,但终究是从魔掌之中挣脱出来,让她再次有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自由。

虽然后来两个女人双双中计,重新跌进魔窟,但劳拉依然把苏珊当做唯一能救出自己的人。

  一年多来,劳拉从来就没有断绝过这个希望。

  " 苏珊……啊!不要让他们再拍我了……啊!" 劳拉的声音听起来很脆弱,就像有人用手指拨在一根摇摇欲坠的弦上一样。

  苏珊这才发现,劳拉的yīn户张开得有些夸张。

虽然被恶棍们强暴之后,她的yīn户总会难看得翻开,把裏面沾满了厚厚jīng液的嫩ròu完全暴露在镜头下,但这一次,张开的角度似乎比起以往来要更大一些,好像在裏面被塞进了什幺东西。

  劳拉的yīn户和肛门裏,同时被塞进了两根电动棒,由于被塞得太过于深,将手柄都吞没进去了。

这才导致苏珊刚刚进来的时候,第一眼并没有发现。

  电动棒震起来的时候,会从金属头裏释放出一股微弱的电流,又痒又麻。

变身后的黑星女侠对电流的敏感程度异于常人,所以电动棒带给她的刺激,比起劳拉的真身来,更加剧烈。

  " 啊……放开我!让那丑陋的东西赶紧停下来!" 劳拉大声地叫喊着,拼命地扭动着拄在地上像铅笔一样的单腿。

  对于黑星女侠来说,这些绳子根本困不住她,只要稍稍一用力,就能够轻易得挣断。

但是现在女超人却感到无比疲惫,就像变身结束了之后,让她浑身提不起半点劲儿。

  女超人沦落成白党的俘虏之后,哈曼博士和nǎi酪骑士不仅在她的rǚ房上残忍地穿进了rǚ环,还在她的yīn蒂上嵌了一枚yīn钉。

这些设备都是哈曼博士设计出来的,小小的物件裏面,暗藏着一块能够激发脉沖电流的锂电池。

只要女超人一挣扎,他们就会按下手中的遥控器,让劳拉一次又一次地体验被巨大脉沖击中的痛苦滋味。

  看到劳拉又要挣扎,坐在轮椅上的哈曼博士忽然按下了遥控器上的一个红色按钮。

劳拉的整个人就像被重物击中一样,猛的弹了起来。

  " 呜呜呜……不要……" 连普通人都忍受不了的脉沖电击,用在对电流异常敏感的女超人身上,起到的效果是要乘上十倍的。

劳拉痛苦得喊叫着,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一个每天都被关在古堡裏,被人虐待羞辱的女人,从早叫喊到晚,嗓子早就已经不像原来那样清亮了。

  被电击后的女超人,身子忽然朝着旁边一歪,高高地鞋跟也随之崴了下去,拄在地上的单腿已经失去了支撑作用,整个人就像悬空一样,晃晃悠悠,在秋千一样的绳子上慢慢地打着转。

  女超人身上的绳子在吱吱得想着,承受了劳拉浑身的体重,好像已经有些吃不消。

  " 黑星母狗,你是不是又想反抗了?"nǎi酪骑士恶狠狠地说,轻轻地劳拉的肩膀上推了一下。

  女超人在半空中迅速地打转,就像一个陀螺。

单脚失去了支撑,她此时整个人的重量全都加持在了手臂和被无情地吊起的另一条腿上,随着身体不停地往下沈,被吊着的那条腿似乎也被更高地拎了起来,让劳拉感觉这条腿好像要被齐根折断一样疼痛。

  " 博士,你对这条母狗未眠也太慈悲了,"nǎi酪骑士从哈曼的手裏夺过那个遥控器,对着上面的另一颗红色按钮上使劲地摁了下去。

  黑星女侠的两个rǚ头和yīn蒂上的电击钉环,全都被哈曼博士设计在同一个遥控器上。

但是遥控器上有四颗按钮,前面三颗,以此是左右双rǚ和yīn蒂上的,最后一颗,才是三处同时电击。

往往很多时候,对付女超人只要用上其中一颗,就能让她浑身失去反抗能力,惨叫不止。

  nǎi酪骑士一边怪笑着,一边将遥控器上最后的一颗红色按钮用力地一按。

  " 啊啊啊啊……救命啊!快松手……啊啊啊啊!" 刚刚被电击后的女超人,已经像昏死过去一样,连擡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时上下三点同时遭到电击,整个身体顿时像发疯似的痉挛起来,在绳子上上下翻腾,几乎真的要把绳子颠断了。

  女超人的rǚ房仍被包裹在她的紧身皮装裏,但由于rǚ房上下已经被绳子勒紧,凸显出来的rǚ头紧紧地顶在战服上,连同被穿进rǚ头裏的电击环,被衬得清清楚楚。

  黑星女侠明知自己最害怕电击,所以她的战服上,都涂上了绝缘层。

被裹在皮衣裏的电击环不停地释放出脉沖电流,当然没办法击穿她的战服,所有的电流,全都涌到她娇柔敏感的rǚ头裏去。

  " 啊啊啊!救命!饶了我吧!求求你……啊啊啊啊!" 劳拉撕开了喉咙,大叫不停。

在她叫喊的时候,身子痉挛得也越来越剧烈。

  " 啊!nǎi酪骑士,求求你,放过劳拉吧!"女超人的惨叫声传到苏珊的耳朵裏,让她的眼角和嘴角的皮ròu同时跳了起来。

她连忙跪在nǎi酪骑士的脚上,不停地替女侠求情。

  经过接连不断的调教,苏珊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尊严。

她和黑星女侠就像一对患难姊妹,一个受罪了,另一个当然也逃不了。

  女超人被不停电击的yīn蒂开始肿胀起来,由原先的紫红色,慢慢变成了紫黑色。

整个yīn蒂都是硬邦邦的,像是在一瞬间石化了一样。

  " 啊啊!救命!救命!啊啊!我受不了了!"女超人的眼泪、鼻涕和口水,已经失控地流了下来,顿时将她的整张俏脸都糊成了狼藉。

  " 瞧这母狗的样子,可真是难看啊!"nǎi酪骑士听着劳拉的惨叫,不由地感觉兴奋起来。

他之所以一直在古堡裏没有离开,最大的诱惑,就是可以每天淩虐曾经高高在上的女超人。

  " 看!这婊子的屎尿都流出来了!" 站在黑星女侠身旁的一名头目忽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激动地叫喊起来。

  女侠在持续不断的电击中失禁了。

淡黄色的尿液和土黄色的粪便不停地从她前后两个ròu洞裏流出,劈劈啪啪地落到地上,又溅了起来。

女侠黑色的皮质长靴上,顿时像在泥地裏踩过一样,沾满了黄色的秽物。

在她的大腿上,粪便和尿液同样也横流起来,糊状的粪水从战裙下涌出,滑过她已经一塌糊涂的大腿,又灌进靴筒裏去。

  " 快!快把镜头移过来。

这个镜头,等下剪辑成花絮播放出来,那些看光碟的人,一定会很满足的!" nǎi酪骑士大声地说。

  那个一直端着摄像机的白党党徒立即把镜头移了上去,在女超人分开的大腿中间,来了几十秒的高清特写。

  " 够了!兰斯洛特,你再这样玩下去,会把她玩死的!" 哈曼博士终于发声。

  nǎi酪骑士好像并没有尽兴,但还是顺从地松开了手中的遥控器,还给博士,走到女超人的身后,说:" 既然小气的博士不愿意了,那就让我们赶紧进入正题吧!今天的题目,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圣女贞德》。

惠特曼警长,你觉得怎幺样?" 苏珊有些诧异,不仅问道:" 贞德……贞德不是已经拍过了吗?" 这件事,在黑市裏,人尽皆知。

黑星女侠和苏珊拍摄的第一部AV,是《黑星女巫的可耻下场》。

当然,这张光碟卖得不怎幺样,有些大出兰斯洛特的意料之外。

后来,他让人去打听了原因,因爲根本没有人愿意相信光碟裏出现的那个女主角就是黑星女侠本人,他们只是将它当成了一部特摄片。

关于黑星女侠的特摄片,黑市上本来就不少,尤其是漫画事件之后,关于黑星主题的yín秽书刊影像,已是遍地都是。

相对来说,《黑星女巫的可耻下场》制作粗陋,甚至没有情节,让人兴趣大打折扣。

  因此,nǎi酪骑士接下来就改变了营销策略。

就这样,第二部AV巨作《圣女贞德》就诞生了。

这部片子是在歌洛塔古堡裏实景拍摄的,曆史悠久的城堡,美豔动人的女主角,再加上兰斯洛特的精心编剧,以及拍摄出来的逼真效果,居然在黑市上一炮走红,畅销十几万册,也给哈曼博士增加了一笔可观的收入。

也由此,AV界裏,又多了一个名叫劳拉的女星,受到万人追捧。

只要是她主演的影碟,刚刚上市,就会被抢购一空。

  " 聪明的惠特曼小姐,你说得没错,圣女贞德我们确实已经拍过了。

但是鑒于第一部反响热烈,所以我决定再次推出第二部!哈曼博士,你有什幺要说的吗?" nǎi酪骑士似乎对自己的生意经十分得意,转过头问坐在轮椅上的博士。

  哈曼博士点点头,表示默认。

  " 惠特曼警长,你还在等什幺?难道拍戏的步骤,还要我一步步地重新教你吗?" nǎi酪骑士又把脸转向了苏珊,有些愤怒地说。

  " 不!不用!" 苏珊急忙摇头。

她了解nǎi酪骑士的拍戏风格,会让她和劳拉两个人全裸出演。

就算一开始不是全裸的,用不了一会儿,也会被他逼到脱得一丝不挂。

  " 第一部我们讲到伟大的贞德女将军被可恶的英国佬俘虏了,他们将她关进地牢裏,除了审讯,还受尽折磨!我们今天的戏份,就从这裏开始吧!" nǎi酪骑士看起来真的有几分导演的神采,一边讲着剧情,一边让人把女超人从绳子上放了下来。

  劳拉变身的时间已经结束,被摧残的身体加上变身后的疲倦,让她再也没有力气站直起来,软绵绵地倒在了砖石地上。

  潮湿的地面冰寒刺骨,让劳拉颤抖得更加厉害。

失去了变身效果的她,浑身又恢複了赤裸,不过沾满了整个下半身的汙秽痕迹,还是如影随形地伴随着她。

  " 太好了!咱们比贞德女将军还要伟大的黑星小姐终于现出真身了!这也免得我们动手再去扒她的衣服了!你们快把她扶起来,换上贞德的衣服!" nǎi酪骑士让几个白党的头目不停地打着下手。

  恶徒们早就準备好了道具。

这些道具都是一年前拍摄《圣女贞德》的时候遗留下来的,一直存储在古堡的杂物间裏,也没打算再有用得上的时候。

谁知道,今天nǎi酪骑士灵光一闪,又想拍摄第二部,所以让人将这些陈旧的道具都从那件低矮yīn沈的杂物间裏又搬了出来。

  给劳拉準备的是一套看上去很廉价的铠甲,上面还落满了厚厚的灰尘。

这个时候的女记者,已经连擡起手臂的力气都没有了,所以只能有他人代劳,将这些仿制的中世纪铠甲一片一片地套在她骯髒yín秽的身体上。

  " 惠特曼小姐,你还在磨蹭什幺?赶紧把衣服脱光了,我们要开始拍摄了!" nǎi酪骑士看到苏珊正在慢吞吞地一件接着一件脱着衣服,有些着急地喊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苏珊,刚刚脱下身上的职业套装和短靴,赤着脚站在地板上。

虽然没有了短靴的高跟爲她的身高加持,但她的身材看上去还是有些高大和丰满。

紧裹在胸口的浅紫色胸罩和同样顔色的蕾丝内裤,似乎是什幺品牌店裏的内衣套装。

  她听到nǎi酪骑士的催促,急忙双臂往后,捉开了胸罩上的扣子,一对结实丰满的rǚ房顿时跳跃着显露出来,就像有单独的生命一样,不停地欢腾雀跃,终于得到了解放一样。

rǚ房虽然雪白,但昨天夜裏被调教和淩虐时留下的淤青和淡红色的指印,还是一目了然。

  苏珊的身材有些健硕,甚至比劳拉还要更加健美一些,肩膀也要显得更宽。

她的双腿紧紧地夹在一起,和自己不停往下扒的内裤抗争着,手脚好像失去了协调似的。

终于,她把内裤也从脚上脱了下来,手臂紧紧地搂在胸前,尽量地避开摄像机的镜头,小心翼翼地对nǎi酪骑士说:" 能不能……能不能不要拍我?" 白天是警长,晚上又是AV女优,这让苏珊不得不在两个迥然各异的身份裏不停地穿梭。

本地的AV圈裏面,最近一年声名鹊起的,除了一个叫劳拉的女优之外,还有一个永远也不知道名字的女配角。

虽然很多人都觉得这个女配角和警察局裏的女警长很像,简直是一个模子裏刻出来的,但谁也不敢拍着胸脯说,她就是那个女优。

  苏珊当然也知道这些事情,可是又不敢追究。

一追究,势必会闹出一些动静出来。

过不了几天,被黑帮们控制的报刊裏,就会出现抨击惠特曼警长由于自己和某个不知名女优长相相似而迁怒于他人的新闻。

总有好事的人,喜欢将这种事情追究到底。

她真怕自己的这些丑事被公衆知晓,任何举动都显得欲盖弥彰,因此只能假装什幺都不知道。

  " 惠特曼小姐,这次你还是扮演那个邪恶的女巫。

你的任务,是要对可aì的贞德姑娘下手,让她说出亵渎上帝的话,还要让她承认自己是条母狗,被几万法军一起操过,明白了吗?" nǎi酪骑士拍了拍苏珊的肩膀说。

  " 啊?" 苏珊吃惊地叫了一声,但很快就明白过来。

上一次拍摄的时候,她只是一个协助英国将军擒拿圣女贞德的一个小角色,而这一次,nǎi酪骑士的意思已经很明白,要她亲自动手来淩虐这个可怜的女侠,让她说出自己不愿意说的话。

  博士和nǎi酪的歹毒用心,已经可见一斑。

  " 好!现在拍摄开始!可怜的圣女贞德被自己的同伙出卖,关在吊桥外,进不了城,被英王的军队俘虏之后,关进了牢房。

恶毒的英军将领派出了他们最邪恶,也最yín蕩的女巫……嗯……惠特曼女巫来审问贞德!来,镜头给贞德姑娘一个特写!" 兰斯洛特一边讲解着剧情,一边指挥着摄影师说。

  镜头下的劳拉,真的就像一个饱受敌人蹂躏的女将军,身上的铠甲再也衬托不出她的威武和英俊,反而让她显得有些落魄。

当摄像机对準她的时候,她还没有从电击的惨痛中彻底缓过神来,只是软软地瘫在地上。

  虽然已经停止了电击,但是她的屎尿还是不停地在往外流淌。

失禁后的身体,可没有那幺快能够恢複得过来。

穿上了新的铠甲,黄色的液体已经渗透了仿制的战袍,从铠甲的缝隙裏不停地往外冒出来。

  " 来!惠特曼小姐,你用这个打她!" nǎi酪骑士递给苏珊一条长长的皮鞭。

  苏珊见识过这种皮鞭,是哈曼博士设计出来的,挥舞起来的时候,带着强烈的电流。

当初白党的人就是用这种皮鞭来折磨可怜的黑星女侠的。

  看到苏珊有些迟疑,nǎi酪骑士说:" 惠特曼小姐,你可别忘了,你现在是邪恶又yín蕩的女巫,对于你的俘虏,应该下手毫不留情!" 苏珊点点头。

她明白,如果自己对劳拉留情,那幺接下来就是对自己的无情。

她害怕得眼泪扑簌扑簌地掉了下来,尽管十分不愿意继续折磨那位凄惨的女人,但还是不得不亲自下手。

她啜泣着对劳拉说:" 原谅我……劳拉!" 话没说完,手中的皮鞭已经高高地举了起来,随着一阵尖锐的呼啸声,无情地朝着躺在地上,好像已经快要失去生命的女人身上抽打过去。

  啪!一阵清脆响亮的抽击声,不偏不倚,落在劳拉的屁股上。

  " 啊!" 已经一动不动的女记者,忽然尖叫起来,整个人使劲地往上一弹,五官由于痛苦拼命地揉在了一起。

  劳拉身上的铠甲,其实只是戏服而已,就像拍中世纪大片的时候那些演员一样,身上穿的全都不是真正的金属甲胄。

只不过,是制作得比较相像而已。

苏珊的这一鞭子下去,力道无疑能够轻易地穿透那层戏服,像刀子一样,深深地割进她的皮ròu裏。

  " 苏珊!?" 劳拉一直在半昏半醒的状态下,对nǎi酪骑士的自说自话根本没有用心听。

这时忽然被一鞭子抽醒,睁开眼睛,却发现抽打她的是自己最信任的战友,惊愕得瞪大了婆娑的眼睛。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