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惧魔恐惧癥•那回早栗的故事(血腥猎奇)]

[惧魔恐惧癥•那回早栗的故事(血腥猎奇)]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惧魔恐惧癥 Demonphobia是一款日本小游戏,基本上是以一系列猎奇的死法为卖点的,大概好几年以前我玩过也看了些相关视频。

  这个游戏的氛围我很喜欢,那种绝望黑暗的氛围塑造特别好。

  之前在知乎上看到一位朋友写了详细攻略和解析,让我有了创作一些同人的沖动。

  这个游戏操作有点蛋痛,不过确实挺好玩的, B沾之类的地方可能会有攻略视频。

  基本上会依照游戏的进度来写,自己做一个设定:主角在不幸死掉之后,虽然没有清晰的记忆,但是死亡的感觉以潜意识的形式留在她的ròu体中,所以能在死过之后后知后觉,避开一些死法。

  (第一区域)  冰冷,漆黑,目光所及是一片骯脏、冰冷的石头地面,黑漆漆的,潮乎乎的,就好像电影或是游戏里的监牢一样。

  脑袋里充满了痛感,好像有人用锤子重重的敲,或者是被抓住不停的摇晃,直到人昏昏沈沈为止。

  艰难的呼吸了几口,我支着地面爬了起来,手上蹭了脏兮兮的灰尘,但是满心疑惑的我,已经顾不上这个了。

因为我的心里,装满了疑问。

  我,那回早栗,为什麽会在这里?这里又是什麽地方?  一早醒来,却不是被妈妈叫醒,没看到做早饭的她,也没看到爸爸,却躺在这个黑黢黢的地方。

  是被人绑架了吗?可是没有被绳子绑住,是电视上的恶作剧节目吗?  看到我疑惑的表情,跌跌撞撞陷入混乱的样子,观众会捧着肚子哈哈大笑,是那样的安排吗?  是外星人选中了我,用UFO把我带到这里了?  即使反複的思考,也不能得出什麽结论。

虽然我一直都有点喜欢那些魔法呀,幻想呀,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我也只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女生而已呀。

  这个结论,很早很早以前,我就已经知道了,学习也一般,外貌也一般,家庭也一般,这样的我,即使把幻想挂在嘴边,也只会被当成是中二病而已。

  靠着冷冰冰的石头墻壁坐下,我忍不住缩起肩膀,心里升起了淡淡的恐惧感。

这个地方,这些难看又骯脏的石头墻,给我以强烈的不适感。

这种潮湿的环境,很不是和小孩子健康成长的吧,呆在这里,对我也一点好处都没有,不是吗。

  觉得有想流眼泪的沖动,但是我没有哭出来,只是不开心的坐在这里,也许看到我很伤心的样子,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就会举着「整人结束」的牌子出来安慰我了吧,还会拿热乎乎的饮料给我喝。

  (动起来吧)  (行动起来吧)  (在这里呆着,什麽也不会改变的哦。

快点行动起来吧)  隐隐约约的声音响了起来,想仔细一点听清,可是又很模糊,我往周围看了看,但什麽也没有发现。

  「是谁。

是谁?」  我试探着叫了几声,但是当然没人回应我,这里静悄悄的,是我自己想象出来的朋友吗?但是那种游戏,小学时我就不再玩了。

  盯着黑暗的房间发了会儿呆,我的眼睛适应了周围的黑暗,看到自己呆在没有出口的房间里,虽然这里好像能通气,但是却没有离开的门或窗户。

  「什麽啊,从哪里出去,这真是」  如果一辈子都呆在这里,不是比长发公主还可怜吗,会变成长发nǎinǎi吧,那样只会被人笑话。

  我往四周看着,一回头,发现墻角有个红光微弱的东西,像是红外线灯一样。

  「啊,这是摄像机吗。

果然是在拍摄节目吧」  我把手伸了过去,却什麽也没有摸到,红色的小点也熄灭了。

身后传来「卡拉拉」的声音,墻壁上冒出了一个门洞,门洞里黑乎乎的,什麽也看不到。

  「唔,那不是摄像机吗」  虽然有点失望,如果是什麽整人活动,那我已经不想玩了,能快点离开也好吧。

  事后想起来,如果永远在那个小房间里呆着,好像我的命运也不会变化呢,毕竟,从一开始,我的命运就落到了最糟糕,最糟糕的境地,而且没有任何改变的机会。

过去的寻常和平凡,已经永远离开我了,但是迎接我的,却是无尽的痛苦和折磨,而我却不能逃避。

  「好黑呀,灯也没有打开,难道是Sasuke风云城堡吗」  我走出门,外面的走廊也很黑暗,什麽也看不清楚。

  「餵,餵,我是那回早栗,我要回家,餵~」  一边走,我喊了几声,但是只有回音,没有人来应答我。

  这时,一阵「扑啦啦」的声音传来,如果在麻雀之类的鸟重重跺脚,它就会急忙的飞起来,男生很喜欢这种幼稚的游戏。

那时就会有这样的,飞行时扑打翅膀的声音。

  「咦?」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道影子很快的飞了过来,在空中一下子划过,都到了我的头顶,那道影子落了下来,动作非常的快。

  「啊,哎呀,哎呀,快滚开」  那个鸟儿飞的很快,也很兇猛,在我的头顶啄了好几下,它的喙肯定很锋利吧,我挥手胡乱扑打了几下,可是鸟儿一直飞来飞去,我的动作根本跟不上它。

  啊。

这是一只冷酷的鸟,对小孩子也会不留情的攻击,它啄的我很痛,我只好蹲了下去,两手抱着头,期盼它失去兴趣,自己离开,以前遇到这样的事,我都是蹲下抱头的,只要忍上一会儿,那对我生气的人也就不再为难我,把我放过了,最多也就是多被欺负几下。

  鸟儿真的飞开了,它「呼啦啦」的飞着,来回乱窜,一点规律也没有,也不会在哪个地方停下。

  地上湿答答的,我低下头,看到一滩滩红色的液体,鲜艳的红色叫人很难受。

是血吗?我抹了抹手,手上的液体抹开之后有些黏。

我往四下一看,红色的液体斑斑点点,在地上留下了一道轨迹,只是这里比较昏暗,刚才没有发现。

  「……什麽啊」  讨厌的东西一个接一个,不想再沾上这些液体,也不想被那只兇猛的鸟儿欺负,我伏着身体小心的爬着。

  「嗯?」  不远处,也就三四米之外,一拱一拱的爬来了一只动物,但是一看到它,我差点喊出来。

  那只动物不大,但是长得很丑,我以前觉得猪很丑,可是它还要丑上一百倍,那动物身上没有皮肤,红通通的躯体渗出了好多血液,它用爪子扒着地,抽搐的爬动着,尖尖的爪子抠到地上,拖着它的身体往前一拱,就这麽慢慢的前进,遇到它淌出流下的血痕,还会从嘴里伸出舌头,一个劲的舔舐。

舌头划过一圈牙齿,又爬动几下。

  这个动物给人一种强烈的厌恶感和恐惧感,虽然它动作不快,还是很让我讨厌,有种本能般的退避感,当你把笔尖对準眉心时,脑袋里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看到那动物时,这感觉放大了无数倍,我感觉真的很想跑开。

     ***    ***    ***    ***  死法剧情:逃回起始房间看到这种恶心的东西,我心里涌出了好多奇怪的想象,以前也是,遇到不喜欢的东西,它们会在我的脑海里盘绕好久好久,让我很不开心。

  算了,还是等别人来处理吧,我在电视上看到过,请了印度的艺人来做节目,嘉宾却对着他的蛇不停挥手,最后手指被蛇给咬肿了,可吓人了,所以,要是被动物袭击了,那我就太吃亏了。

  我伏低了身体,在地上慢慢爬着,也避开了那只讨厌的鸟,一直顺着出来的路后退。

  回到醒来时呆的房间,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因为这里的血腥味格外浓重。

  「呀!」我跳了一下,地上扭动爬行,有好几只丑陋的怪动物,在那里来回拱着,在地上彼此挤压着,一只正爬到我脚边,舌头都快伸过来了。

  我想把它踢开,可是那个动物的舌头已经缠住我的脚腕,火辣辣的痛感传来,它的舌头上好像有倒刺什麽的,怪物圆圆的嘴巴蠕动,那些牙齿也在伸缩,我这才看到,它没有眼睛什麽的,就长了个嘴,动物拱着往前,吸在我的脚边,其它的动物也蠕动着爬了过来,虽然它们的动作不快,可是我像被麻痹了一样,脚上不仅很痛,还一点力气都没有,都快要跌倒了。

  「不要啊,快滚开」  我挥了挥手,可是怪物只是不停爬过来而已,好像也没有什麽感知能力,却认準了我一样。

四肢都被怪物的舌头缠上,一碰到它们,我的手脚就失去了力气,软绵绵的坐了下来。

  「咿……好痛啊」  做开始被抓到的左脚传来一阵剧痛,怪物的嘴巴凑上去,瞬间就留下了一圈血淋淋的伤口,脚腕处的皮ròu都被咬烂,都快见到骨头了。

  那种痛苦分外强烈,我的眼泪马上落了下来,怪物们都开始不停咬我,在我身上留下好多伤口,被剧痛和流血折磨,我快要昏迷了。

  这时,我艰难的看到,有一只怪物爬到我的身边,舌头也往脖子伸来,我闻到它身上的味道,臭烘烘的,热乎乎的,好像不新鲜的血ròu蒸发了一样,非常的恶心。

  在泪水中,我渐渐失去了意识。

     ***    ***    ***    ***  虽然觉得很害怕,可是这个地方也很讨厌,我打了个冷战,试图往旁边躲开一点,红通通的怪物(我实在想不到它是什麽动物)还是慢吞吞的,过了一会儿,我成功从它身边躲开了。

  往前面爬了一会儿,我看到一扇门,可是推了又拉了,门纹丝不动,看到门上有个锁眼。

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傻瓜。

  听不到那只鸟的动静,我弯下腰快走几步,眼前又是一个门洞。

  这里没那麽昏暗,我看到墻上有个红点,是摄影机?     ***    ***    ***    ***  死法剧情:尖桩刺死我把手伸了过去,放到红点前面,这时,轻微的「哢」声响起。

  然后,一根铁桩「哐啷」一下沖破了墻,而且插到了我的身上。

  剧痛在身体里扩散,虽然所有神经都在传递相同的信号「痛苦」,可是这种痛感太过极端,我连叫喊都来不及发出了。

  「……嗯……嗯」手搭在那跟粗大的桩子上,我摸到黏糊糊的血ròu,之前也有人被击中过?  肌ròu、神经、内脏、脊椎,通通被破坏了,大腿在痉挛抽搐,我的内裤被失禁的尿液打湿,血液和尿一起流淌下来,顺着大腿流淌。

  「……呼……」意识和思考都在停滞,脑海里的「好痛」重複了一百万次,我反而什麽也不知道了。

     ***    ***    ***    ***  还是不要碰吧。

  这种事,在电视节目里很常见的,要是碰到机关,有时会喷出空气,把裙子吹起来,有时会落到装满了鲶鱼的池子里,把人弄得狼狈不堪。

  我蹲下去,躲开了红点,在地上摸到了一个小小的钥匙。

  很简单就能想到,我走了出去,地上的恶心怪物还在乱爬,我跳开一步,把它躲开了。

拿着钥匙回到走廊里,往门那里赶去。

  谁知,开门的声音很清晰,这时,那个讨厌的坏麻雀又扑啦啦的飞过来了,我赶紧把门扭开,鉆了进去牢牢关上。

  好吧,这边也是走廊,有昏暗的灯光,墻缝里可能是生了苔藓,到处泛着绿油油的暗绿色泽。

  地上爬着一直慢吞吞的怪物,还要舔舔它自己的鲜血,在那里来回盘桓。

  这里也有门,门上画了深色的图案,不过我也看不清楚。

  躲开那只恶心巴拉的怪物,不知为何,对这种东西我心里有种很害怕的感觉,虽然它慢吞吞的。

  这个房间空蕩蕩的,只是对面有个小台子,上面放了个蓝色的玻璃球。

     ***    ***    ***    ***  死法剧情:陷阱杀对玻璃球有些好奇,我走了过去。

  没有下一秒了,地板刷的打开,我想和电影里的角色一样,用手支住墻壁,或是扒拉着地板爬上去,可是对我来说,这是癡心妄想。

  下面满是尖利的长刺,往上竖立着,我也不是能躺在钉板上的印度人,没有在瀑布下面修炼过,只是一下子,我就「扑扑」被捅穿了。

  眼睛、胳膊、胸口、小腹、大腿……那回早栗被几十根钉刺捅穿,一瞬间就没了声息,她的一只眼睛还挂在钉刺上,上面连着神经组织。

而她的脑袋,已经变成了花洒一样,穿过了好几根钉刺。

比烧烤食材还要可怜,那回早栗的身体流出了很多血。

     ***    ***    ***    ***  啊,那个东西好漂亮啊。

  这麽想着,我赶紧跑了过去,把玻璃球拿起来。

  稍稍端详,玻璃球表面淡蓝,凉沁沁的,不过硬币大小,打磨的很是光滑,摸起来也很舒服,我把玩了一下,觉得这个玻璃球太漂亮了,也许它是水晶或者宝石也说不定。

  这里什麽都没有了,我从门口出来,无视了那只血淋淋的恶心怪物,继续往前走。

  这个房间空蕩蕩的,只有对面有一个小亮点。

  死法剧情:天花板用手指一按,亮点被按了下去,但是什麽也没有发生。

  「唉?」  不是的,有细微的哢哢声,好像有什麽东西启动了,但是我回身想离开,身后的门洞却被堵上了,而且边框严丝合缝,都不像是可以打开的样子。

  「奇怪了」「哢哢」的声音继续想着,我四处看了看,还是什麽都没有。

  那个开关也没有回弹,终于,我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什麽。

  暗绿色的天花板好像在慢慢下落。

  注视着慢慢移动的天花板,我楞了几秒,突然有种恐惧感贯穿了内心。

  互联网上,有很多人上传无聊的视频,有人会用液压机去处理各种物品。

每次被处理过,那些东西都扁扁的了。

  如果天花板落下来,我不是也会扁扁的吗?  思考了一下,我确定了这个事实,要是天花板就这麽下落,我要被压扁了,变成早栗饼。

  打了个冷战,我回头去用力的推门,对着进来的门口用脚踢了几下,但是很快就确认这样没有任何意义。

  再看那个开关,也没有什麽反应,不会有按下两次就能离开的设定。

  我又按了一会儿,知道了至少连按一百次不能把天花板停下。

  「怎麽搞得,为什麽要这样」  好吧,那我明白了,只要过上一会儿,天花板就会自己停下的,一定是这样的不会错。

  虽然这麽想着,看着天花板慢慢下落,我的心里还是渐渐充满恐惧感。

  试着用手撑了一下天花板,但是我只是个小孩子而已,没有任何特别的力量,想抵住是不可能的。

  能想到的尝试做过了,我坐到地上,看着渐渐逼仄狭小的空间,觉得恐惧感和挫败郁闷混合在一起。

  从来都是这样,虽然我一直很卖力的逃跑,但是讨厌的事也一直追赶着我,叫我每次都不能逃脱,被它们一直纠缠着。

  快要碰到头顶了,我只好躺了下来,看着天花板接近过来,觉得心里充满了沈甸甸的感觉。

  那是绝望。

  「不要啊……不要啊……」  求饶也没有用,哭泣也没有用,天花板只是不断地下落着。

  「我不想死啊,快点停下来吧,不要死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只能叫喊,发泄痛感,全身都被挤压住,但是天花板仍然保持着匀速,我要被压死了。

  那回早栗被压成了ròu泥,骨ròu模糊的ròu泥。

     ***    ***    ***    ***  「嗯,意外的合适啊!」  我看了看,那个发着光的圆洞,和手里的水晶尺寸挺搭配的,正这麽想着,我的手已经伸了过去。

  「哢」的一声,水晶被嵌了进去,一扇不大的门突然出现在右边,这也不奇怪,这里的东西都是神神秘秘的。

  门没有锁,这又是一条昏暗的走廊。

  我觉得心里很受打击,虽然只过了不长时间,但是我已经很腻烦了。

  脏兮兮的走道和墻壁,一切都昏暗无比,还散发着奇怪陈腐的恶臭,有恶心的怪物爬来爬去,不管是外星人还是什麽电视节目,我都腻烦了。

  觉得心里的力气也消失了,这个地方令人讨厌,一切都是那麽的无聊又恶心。

  前面又出现了门,我不禁期盼,要是能走出去就好了,现在就回家去,还可以看看电视,和妹妹一起玩……  那样多好啊。

  「咦?」  条件反射一般,我一下跳开,地上被鉆开了一个大洞。

一条红通通的大虫子鉆了上来,好像猎奇节目里介绍过的,张着一张牙齿细密尖利的嘴巴,在空气中哢嚓哢嚓的咬着。

  在我还全身僵硬的时候,大虫子又「噌」地鉆回了地下,连一秒钟都没有浪费。

  「什麽东西……那种可怕的样子」  心跳都加快了好几拍,去医院的时候,我会低着头不敢看医生,心里也会很快的跳,那时候,总觉得要被狠狠的教训了。

  那种感觉不仅是恐惧,还有无处逃离的紧张感。

  头上落下一点小石子,心里充满危机感,我连忙抱着头蹲了下来。

  虫子粗大的暗红色又从上面鉆了出来,如果我没有蹲下躲开,那脑袋一定已经被它生满牙齿的嘴巴咬中了,看到那虫子不停张合嘴巴,牙齿互相「嚓嚓」的摩擦,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太可怕了,我的逃开才行。

     ***    ***    ***    ***  死法剧情:绞杀&秒杀  为了生命也好,处于本能也好,我都得快点躲开才好,一边这麽想着,我想赶快迈开步伐。

  但是已经晚了,大虫子从地里鉆了出来,好像牵牛花一样,大虫子的动作不仅迅速,还意外的灵活。

  虫子的身体冰凉湿黏,顺着我的腿一圈圈缠了上来,我想挥手推开它,可是虫子的脑袋都快伸到我的眼前了,那长满了尖利牙齿的嘴巴还在张合蠕动。

  赶快按住那个嘴巴,我忍着心里的反感,想把它制服。

虽然我是个胆小的孩子,但是既然生命遇到了危险,没準我会变得英勇起来的。

  但是虫子的身体抽动着发力,一下收紧了,紧紧勒着我的身体。

  恐怕就是勒中了电线桿,大虫子也能让电线桿一下子断掉吧,那力量着实恐怖,我有种呕吐的错觉,一瞬的强烈压迫之后,传来的是深刻的剧痛。

  好像骨头都要被勒断,内脏都要被挤碎,我从口边挤出了一股血。

  嘴里充满了鹹乎乎的味道,以前流鼻血的时候,我用舌头舔过,是一样的味道,被大虫子勒住,我吐血了。

  心里充满对死亡的恐惧,还有一种深深的失望感,被吓人的大虫子勒死,这太恶心了。

  但是大虫子的力量真的有点大,我的胳膊也要没劲了,眼看着它的脑袋伸了过来。

要把我的脑袋咬烂。

  「呜呜……」我只好用脚踢了踢虫子的身体,一下又一下的踢着。

  奇迹发生了,也许大虫子有个七寸也说不定,它的力量变小了,借着身上滑腻的液体,大虫子往地下又鉆了回去,「呲溜」一下消失了。

  「嗯……唔唔,好疼啊」  用手在胸口轻轻摸了一下,传来的是剧烈的疼痛,我可能已经断了几根骨头。

  连嘴角的血液来不及擦,我赶紧迈开腿,準备往那扇门那里跑过去,也许会有人等着救我呢,那样我就安全了。

  只跑了两步,那回早栗就被杀死了。

好像专门瞄準一样,虫子从上面「彭」的沖破天花板鉆了下来,直接咬住了她的脑袋,「哢嚓」一下子,用大嘴巴把她的头咬掉了。

  那回早栗的身体抽搐了几下,一下子扑倒在地,过了几秒钟,大虫子又从地上鉆出来,卷住那回早栗的无头尸体,拖进自己鉆出的洞口中。

     ***    ***    ***    ***  虽然已经恐惧到极点,但是我的脑袋也在思考。

  那只鸟一开始,也许是听到了我的声音吧。

  血淋淋的丑家伙,也许是只追着血腥味来回爬动吧。

  大虫子没有眼睛也没有耳朵,它为什麽差点咬住我?  大虫子身上没有皮肤,也许它对震动什麽的很敏感吧。

自然课上介绍过,有的蜘蛛会在石英块间布下蛛丝,一旦感觉到震动传递过来,就会马上扑出去抓住猎物,其他时间都是懒洋洋的躺着。

  进来时,这里的地上也没有洞口,大虫子平时,也是懒洋洋的躺着吧。

  那就是我的脚步,成了它的敲门声喽?  缩回脚步,我慢慢在地上挪动,尽量减小自己的动作。

  大虫子彭的又鉆了出来,从离一开始的洞口不远的位置。

  好吧,看来大虫子还有某种智力,它还可以用试错的方式寻找我,但是越是这样,我反而不能着急慌乱。

  感觉手脚都因强烈的恐惧感变得冰凉,我慢慢挪动步伐,在走廊里慢慢的行动,尽量期盼能躲开大虫子的攻击。

  幸好,大虫子的动作很随机,击中我的机会其实不是很大,我慢慢挪动步伐,终于靠近了那扇尽头处的门。

  咕噜咽下一口口水,我按上门把手,哢的一下打开了门。

  身后传来空气被划破的尖啸,但是我没有回头,因为大虫子肯定又鉆了出来,是声音或者震动提示了它。

  赶紧跑进门,我一下将门关上。

刚一锁上门,就传来「哐啷」的沈重撞击声。

  「呼……呼……」靠着门慢慢坐了下来。

心里一下空落落的,死亡的威胁消失了,我坐在地上久久不能回神。

身体里一点力气都没有,我几乎有种漏尿的错觉。

  「活下来了」  大虫子的撞击声也消失了,可能它失望了,以为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抱住腿坐着,我感觉心里非常难受。

  大虫子确实有点可怕,那个麻雀还好,血淋淋的家伙也只是长得很讨厌。

  可是那样的怪物是不同的,如果被它咬到,我一定会被杀死的。

  也许,这不是什麽电视台的节目吧,把明晃晃的死亡风险摆出来,实在是太危险了。

  不管怎麽考虑,这件事都太不合理了,但是,又是谁把我放到这里呢。

这种令人讨厌的、脏兮兮的地方。

真让人一秒都不想多呆。

  地上有脏兮兮的痕迹,或许这里也有怪物盘桓过,这个房间里有一扇门洞,连着楼梯,还有一个不大的黑洞,开在墻角处。

  蹲下往黑洞洞里看看,我什麽也看不见,也是,我的眼睛又不是手电筒,不能自己发光。

要鉆进去吗?但是鉆洞,这种游戏只有小学生才会热衷吧,最后被掐住,进退不得的十分窘迫。

  想了想那种倒霉模样,我觉得自己还是不要鉆好了。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