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指引明路的苍蓝星(怪猎同人)]

[指引明路的苍蓝星(怪猎同人)]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第一章:猎人与猎  ps:本文为猛(怪物)汉(猎人)王(世界)同人,为了方便自己做了一些特殊设定,黄文嘛,勿要深究了~  「来,尝尝来自故乡的味道吧!」  「星辰大人,又要去狩猎了吗?」  「第五期团的,吃过饭再走吧!」  「伙伴,準备好出发了吗?」  「嗯……」  轻轻颌首回应其他猎人与调查员热情的招呼,猎人少女一路来到星辰的出口,在确认装备之后便吹响了呼唤翼龙的口哨,与自己的随从艾露猫启程狩猎,仅留给据点中的人们一道窈窕美丽的黑发背影。

  幽深的山谷中尽是令人不安的墨绿气体弥漫,行走在山壁间不时能望见腐烂或正在腐烂的怪物尸体,低洼地中积满了散发刺鼻味道的白色酸水……这即是位于新大陆生态最底端,名为瘴气之谷之所,栖息着腐食的丑陋怪物,即便对适应各种环境的猎人来说也堪称糟糕的环境——不过对于一袭黑色装束行走其间并一言不发的沈默少女来说,这种氛围似乎正与她偏向yīn暗的气质相符。

  迈着轻盈以免惊动怪物的步伐,黑衣的少女宛如一只灵巧的黑猫,正在认真地寻觅猎物的情报,不负所望,少女很快发现了地面与目标特征相符的脚印,进行采集之后,犹如萤火虫的导虫便形成了一条通往猎物所在地点的金色光路。

  少女轻呼一口气,再次确认装备与道具后便以临战的警惕状态向猎物的方向前进。

  今天的狩猎目标是有着生态破坏者之名的大型魔物恐暴龙,狩猎难度几乎比肩古龙的危险目标,面对这种对手就算是实力在调查团中首屈一指的少女也不敢说有十足把握,因此在目击目标之后少女并没有鲁莽地直接攻击,而是在对手的必经之路上布置了陷阱,直到流着口水寻觅猎物的巨兽踩中麻痹陷阱浑身抽搐的瞬间,少女从高处一跃而下,闪烁寒芒的双刀犹如高速转动的齿轮般从恐暴龙的脑袋一路滚到尾端,饶是皮糙ròu厚的恐暴龙也因此鲜血淋漓,并在挣脱陷阱后发出了一声震撼山谷的怒吼。

  避开势大力沈的甩尾与极具破坏力的黑红吐息,少女握紧双刀,掠出一道ròu眼难以看清的疾影。

  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  ……陷入了超出意料的苦战。

  这头恐暴龙非比寻常,体型几乎突破了同种的极限範畴,实力几乎能与古龙相媲美,似乎是没有进化完全的历战个体,战斗力之强超出原先预计,以至于少女原先制定的计划被打乱了一半,更糟糕的是途中还有惨爪龙与爆鳞龙涉入干扰,这两头魔物虽然也对恐暴龙制造了不小的伤害,对少女的消耗同样不小,将随从艾露猫击倒退场不说,还将少女逼到了必须靠秘药恢複体力的状态,可谓是兇险至极了。

  不过好在,这场狩猎最终是以胜利告终。

  看着倒在血泊,不複生态破坏者兇威的巨大怪物,少女收刀入鞘,并轻轻拂去额头上的汗水松了口气,接下来只要等到调查成员前来接手就行了,这期间就剥取素材并好好休息恢複体力……不好!  直到黄色雾气在眼前弥漫并控制住身体动弹不得,少女才暗叫不妙,或许是胜利而太过得意了,竟然没有察觉到脚边已经开始膨胀的麻痹瓦斯蛙,在霸道得无法抵御的麻痹气体中,刚刚狩猎了生态破坏者的少女缓缓瘫倒在地,漂亮的脸蛋及猎装与地面直接接触,与先前狩猎的英姿对比下,简直窘迫到了极点,以至于素来冷静的少女都忍不住想要找个地缝鉆进去。

  在狩猎途中没有比这更糟糕的情况了,还好,恐暴龙已经击倒,这里刚刚被清理干凈,不会有什幺危险……瘫软在地完全控制不了身体的少女睁着紫色美眸,无奈地自我安慰着,但就像是老天爷要跟她开玩笑一样,就在少女觉得身体恢複了一分控制力可以尝试起身的时候,一群黑影闯入了少女的视野。

  这是一群头部有着眼镜状花纹,体长与人类相当的黑色蜥蜴,自从闯入这个洞穴就在东闻西嗅,最终却齐齐向躺在地面的少女围拢过来。

  「兇颚龙,怎幺会出现在这里……」少女瞪大双眼,一般情况下这里不会有兇颚龙出没才对,难不成,是被恐暴龙的尸体吸引过来的?……不管怎幺说,必须赶快起身……银牙紧咬,身处危机的少女全力支撑起麻木的娇躯,没等她将身子站直,一只兇颚龙猛地扑了过来,锐牙突破轻薄猎装与光滑肌肤,并注入了某种液体。

  于是,少女带着一脸不甘,屈下双膝,如同对区区小型魔物顶礼膜拜般跪地,瘫倒。

  兇颚龙的毒液具有与麻痹瓦斯蛙同样的效果,麻痹。

  一击奏效,其他兇颚龙学得有模有样,纷纷注入毒液杜绝了少女挣扎的可能,这一下征服恐暴龙的猎人便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了,猎人与猎物的位置调转,少女脸上自然是屈辱与不甘,魔物却没有急于吞噬到嘴的美ròu,而是围绕着少女转起圈来,不时伸出分叉状舌头在少女身侧轻轻拂过,好像食腐的它们也能欣赏少女的幽幽体香一样。

  处于猎人的本能,少女似乎意识到魔物们此时怪异的状态,那是……如同灼灼火焰将自己包围的氛围。

  在这个怪物横行的世界,自身宛如天灾与大自然化身的古龙被视为淩驾于大型魔物之上,生命形态与其完全不同的存在,即便是一方生态链顶点的火龙、角龙也会在古龙出没之际望风而逃,而将龙结晶之地众多古龙独自讨伐,而被冠以苍蓝星荣耀的猎人少女,某种意义上也是淩驾于怪物与人类之上,从而令其感到强烈压迫感,却又被深深吸引的存在吧。

  此时的少女便陷入了这种处境。

  当带有瘴气之谷魔物特色的微热吐息扑打在毫无防备的大腿,少女明白怪物的攻击即将到来,对此她颇感无奈却没有太过惊慌,强化到极限的防具并不是这些小型魔物能够破坏的,用锐牙勉强刺透衣装注入毒液已是极限,想要造成真正伤害却几乎是不可能的,可兇颚龙接下来的动作并非啃咬,而是仿佛品尝味道般粗暴的舔舐。

  少女的身体微微一颤,是测试ròu质为接下来的猎杀或进食做準备吗?兇颚龙的舔舐令她的身体浮现出异样感受,这身猎装虽然强劲坚韧却有些轻薄透气,这是维持灵活xìng作出的设计,平日里令少女能够抵御魔物进攻并作出华丽的动作,此时却显现出了弊端——防具能抵挡尖牙利齿的进攻却无法抗拒不具备杀伤xìng的触碰,以至于兇颚龙舌头舔舐的触感完全反馈在了少女的身体,此时的兇颚龙不像是没有理智的野兽,倒像是猥亵了无数少女的癡汉,正用熟练的动作隔着布料尽情品尝少女柔软而奢华的身体。

  起初,这种感觉只出现在大腿,可在还来不及少女反应过来的短短时间内,所有兇颚龙都围了上来,对她的大腿、小腿、臀部、腰背疯狂舔舐起来,就连被黑纱笼罩的雪白俏脸都不能幸免,从细细的黛眉到小巧琼鼻、光洁下巴乃至欣长脖颈都被舔了个遍,就连那娇脆欲滴的樱桃小嘴也未能幸免,在勉力扭头躲避却发现毫无效果后,猎人少女只能无奈地闭上双眼,任野兽予取予求,在自己宛如艺术品般美丽的脸上沾满恶臭的口水了。

  面对野兽一旦忍让,野兽可是会得寸进尺的。

  尽情舔舐纤细修长得不似猎人所有的美腿与挺翘又充满弹xìng的玉臀还不满足,在将少女的背部尽情舔了个遍后兇颚龙们极为默契地用脑袋和爪子顶起猎物轻盈的身体,令少女正面朝上,再无法对它们掩饰带着耻辱神情的微红俏脸,先前就霸占这张俏脸的兇颚龙忍不住一阵狂舔,另外两只兇颚龙则头顶着头,分别叼住少女一边略显贫瘠的酥胸轻轻啃咬起来,微弱的痛感伴着挠人的酥麻感,混合着麻痹毒液的作用令少女禁不住娇呼出声,正面的兇颚龙却无比巧妙地抓住机会,分叉状舌头伸入樱桃小嘴与那粉舌蜻蜓点水般接触了一下,接着就昂首长啸,显出与苍蓝星舌吻的无比自豪。

  「这群兇颚龙都成精了吗?」哪怕是平日清冷寡言的少女都忍不住愤然想到,可她的注意力很快被兇颚龙们接下来的动作转移,一只兇颚龙轻松地分开了毫无抵抗力的酥软美腿,并将脑袋伏在她的两腿之间,享受着被柔软大腿包裹的快感并向少女股间的神秘地带伸出了舌头。

  如火花闪电,那舌尖轻轻舔过私处的感受是如此强烈,好像股间的布料根本不存在一样,少女咬住嘴唇避免发出屈辱的呻吟,可身体却禁不住猛地一颤,玉腿微微上曲,令侵犯者进一步享受到快乐的姿势好像迎合,这却是娇躯酥麻的她唯一能做出的动作。

  美人承迎自令来客不胜欢喜,一次次舔舐愈发卖力,像是要无视衣物直接舔到花心一样,这令少女的下体好似有一团火焰熊熊燃烧,烧得本就瘫软的娇躯更显无力,俏脸浮现娇艳红霞,更糟糕的是少女能感觉到自己这个敏感的部位正有某种黏湿的液体分泌流出,打湿了布料。

  她发情了。

  即便陷入这种状况少女依旧维持着几分冷静,她顿时明白这不单纯是自己的身体敏感所致。

  「不止是麻痹毒液,还混入了催情剂吗?」咬着下唇,少女终于确定了兇颚龙的目的。

  或许是对强者单纯的羡艳与向往,或是想要繁殖出具有最优秀基因的后代,甚至单纯是野兽的xìng欲与征服欲亟待发泄,兇颚龙们决定用另一种方式享用它们的猎物,这对少女来说是太离谱的坏消息。

  像是验证着这种猜想,第一时间就品尝到甘露滋味的兇颚龙如获至宝,一声低吼后猎人纷纷向猎物亮出了自己的诚意——一根根黝黑粗壮,在少女身上摆动而愈显狰狞的棍状xìng器!  「这种体积……」作为经常在怪物尸体上剥取素材的猎人,见到猎物的生殖器对少女来说也是习以为常,可那些尸体上的短小生殖器对比眼前的xìng器简直不是同种存在,直径接近少女小臂,长度都不下十五厘米的黝黑yáng具散发着比瘴气还要熏人的浓郁腥臭味,又仿佛刚刚烧出的煤炭,即便隔着空气也能令少女的身体感受到这份仿佛要将她融化,充满侵略xìng的灼热。

  「咕……」讨伐了无数猎物,屹立于新大陆顶点的猎人此时却不禁咽了咽口水,美眸中瞳仁摇曳,即便在麻痹状态下被发情野兽包围也保持冷静的她终于开始慌乱,这种慌乱并非冷静的xìng格所能抑制,而是处于她身为少女,或是雌xìng的本能,俏脸上的红晕更显娇艳,眼前张牙舞爪的龙根释放强烈迫力,少女感到目眩神迷,明明是在如此危机的状况,心跳却不禁加速了。

  像是看出猎物此时呈现出何等诱惑的姿态,兇颚龙在兴奋的低吼中采取了进一步的行动,粗硕漆黑的ròu棒不再是炫耀式甩动,体型包括生殖器都比同伴更加魁梧,俨然首领般的兇颚龙不由分说便压上了少女的柔软娇躯,令人望而生畏的ròu棒就这幺插入了双腿之间,紧贴着黑丝下的细缝不说,末端甚至顶到了少女的臀沟,以将xiāo茓与后庭一并侵犯的气势猛烈抖动起来。

  「好烫!」连熔巖也难以比拟的灼热感与私处遭受突袭的处境令少女下意识地夹紧双腿,可在麻痹状态下无比微弱的动作不仅无法阻止ròu棒木已成舟地插入股间,反倒由于修长美腿更用力的包裹带给了更强烈的快感,毫不掩饰心情的兇颚龙用一声低吼表达了自己的愉悦,接着便一鼓作气,将ròu棒插在少女股间奋力地抽送起来。

  对此猎人少女唯一能做出的回应,便是红唇中抑制不住的一串美妙娇吟,脸上明明带着不甘与屈辱,可笼上水雾,如泛秋波的朦胧美眸却完全述说出少女对身上野兽的柔柔情意,修长美腿随着ròu棒强有力的抽送一张一弛,仿佛既想并拢双腿阻挡这野兽xìng器的侵略,却又由于滚烫yáng具粗暴穿过敏感股间产生的快感受惊退避,随后心有不甘地回防并被再一次击溃败逃,就这幺随着怪物的侵犯并拢分开,完全陷入了侵犯者的步调当中,终究将野兽侵犯产生的快感如实反馈给主人,令那清丽动人的绝美面庞陷入情迷意乱当中。

  更令少女羞愤欲死的是在兇颚龙最初抽插几下之后,粗硕yáng具在自己私处抽插的速度不仅越来越快,还变得更加湿滑,像是涂了润滑油一样在少女的花园如鱼得水,干得越发顺畅,少女自然明白这「润滑油」根本就是自己因发情而从xiāo茓分泌而出的蜜液,如今忠实地发挥着自己的职能,令侵略者粗暴的侵犯动作愈发流畅,带来的快感也愈发强烈,只干得原本紧闭的一线美鲍渐渐绽放出粉嫩内壁,好似小嘴一般紧紧吸附从门外匆匆掠过的客人,带给使用者难以言喻的销魂感受。

  「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身体的异状令素来清冷的少女感到惊慌,猎人对自身的了解令她无比清楚地感觉到此时自己的身体究竟因魔物带来的快乐瘫软火热到了什幺地步,恐怕就算在这时解除身上的麻痹状态,她也没有力气推开身上的强壮魔物,更可怕的是这具发情的状态竟然开始渐渐迎合起魔物侵犯的动作,泥泞不堪的下体将ròu棒纠缠吸附,明明无力的腰背却下意识弓起令翘臀微微离地以便兇颚龙的ròu棒能更好地品尝到臀沟的滋味——又或是令她自己完完整整地体会被魔物侵犯的舒爽美妙,原本因临战与紧张而绷紧的肌ròu也随着欲火升腾渐渐放松,将猎人的身体以符合雌xìng特征的柔软顺从向使用者呈现。

  这充分说明,在催情毒液、雄xìng费洛蒙还有兇颚龙猥亵行为的共同作用下,少女的身体已经开始沦陷,无论她的意誌有多幺抗拒。

  为什幺会变成这样?自己明明是战胜了古龙的猎人,怎幺会沦为一群低级魔物的……少女咬紧下唇,难以接受这种现实,可现实却容不得拒绝,身上的快感不仅没有因屈辱悔恨减弱分毫,反倒随着兇颚龙更激烈的动作愈演愈烈,像是为了卖弄穿着者美妙肌肤而使大腿上方仅有网状黑丝包裹的轻薄防具根本不存在丝毫xìng抵抗力,简直令兇颚龙体会到真正在没有衣物阻隔下素股抽插猎人美少女的快感,如此不遗余力地抽插了上百下后,脑袋已经乱成一团浆糊的少女猛地感觉到股间的棍状物竟急剧膨胀起来!  「难道说……」没等少女做好心理準备,征伐已久的yáng具便顶在已经张开的桃源入口爆发了,比yáng具本身更惊人的灼热如江河奔流,轻易穿透没有保护作用的黑丝侵入早就湿润不堪的紧窄花径,经过通幽曲径气势却不减分毫地撞上花心,予以徘徊在极乐边缘的少女最后一击。

  像是被强电流贯穿全身,比麻痹更为强大的力量令少女痉挛着发出最为甜美的娇吟,原本无力动弹的双腿竟在刺激下恢複了行动能力并奋力擡起——只是这对久经锻炼的矫健美腿却没有将身上播种shè精的魔物踢开,反倒像水蛇般紧紧缠上了侵犯者的腰背,双足轻勾,仿佛邀请情人般将丑陋的兇颚龙紧紧拉向自己的身体,征服古龙的强势化作绕指柔的娇媚,并对微不足道的小型魔物倾情开放。

  「我……」也不知多了过久少女才从视野都变成一片空白的恍惚中回过神来,双腿缠绕的触感,压迫身体的重量,顶上股间的坚挺,还有身体内的粘稠温热,一切的一切都在向她述说刚刚的经历:她被兇颚龙的素股shè精灌满了花心,并因此达到了紧抱侵犯者的耻辱高氵朝 。

  不会有比这更耻辱的事了……潮红的小脸带着yīn沈,可接下来的动作却令少女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多幺天真,此时被一群小型魔物迈入xìng之领域的她,面对的是一群比古龙还要粗暴与强大的对手。

  「吼……」在一声低吼后用舌头舔过雪白无瑕的俏脸,兇颚龙又一次耸动起自己的身体,那紧贴身体,火焰般灼热又如钢铁般坚硬的存在令少女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那根刚刚把她送上失神高氵朝 的可怕兇器,居然重振雄风了!  「怎幺会……」不顾质疑事实的少女,占据着绝对主动的兇颚龙再一次挺动ròu棒,这一次却不再是以股间xìng交为目的向臀沟进发,比起人类略小一圈的guī头向上,直沖被网状黑丝与蕾丝内裤覆盖,神秘诱人却又流出斑驳黏液的嫩穴奋力刺出!  「嗯~ 」充满力量与决心的撞击令少女娇躯一颤,异种ròu棒真正侵入xiāo茓的刺激比素股抽插更强烈得多,竟令紧张忐忑的她泄出一大股yín水,直接登上了一个小高氵朝 ,可令少女屈服在自己yín威之下的兇颚龙反倒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因为它的xìng器竟没能势如破竹地贯穿少女紧窄柔软的嫩穴,而是在插入一段后被那看似一捅就破的轻薄黑丝拦截,又弹了回来。

  「吼!」不信邪的兇颚龙发出低吼,被修长玉腿缠绕的身子一退,对準近在咫尺的嫩穴又是用力一捅,再次深深插入紧致柔软的xiāo茓当中,强势的突破惹得本想压抑欲望的少女又一声高亢娇吟,只是没等兇颚龙得意,极具坚韧的猎装再次发挥作用,将几乎要捅上花心的ròu棒再次弹了回来。

  显然,即便兇颚龙有着以雄xìng资本征服雌xìng苍蓝星的强大,身为小型魔物的它却无法对以古龙素材打造的最强防具奈何分毫,这种挫折令刚刚占据上风的魔物气急败坏,明知不可能突破却挺动ròu棒一次次插入少女嫩穴,接着被轻薄黑丝重重弹出,如此一来的结果便是无力反抗的少女被粗黑ròu棒激烈不断的抽插干得花枝乱颤,而兇颚龙虽然遭受无数次拒绝,却由于黑丝的质地过于柔软舒适而没有产生丝毫痛感,反倒刺激莫名,自也是愈战愈勇,以花心为目标的悍然沖刺只令山谷中莺歌燕语不绝。

  「好大……好厉害……要被兇颚龙的ròu棒干得不能思考了……」香汗淋漓,神情恍惚,猎人少女——不,此时的她应该称作猎物才对,在一波波快感中正如无根浮萍,所能做的只有抱紧在自己身上驰骋的可恨侵略者,收缩xiāo茓紧夹ròu棒,主动迎合,尽情享受这无从拒绝的快感。

  随着猛插花径的yáng具又一次膨胀,少女也再次抵达了高氵朝 的巅峰,那宛如天籁的呻吟与不似平日清冷的娇艳神情宛如这具动人美体已经被完全调教为迎合禽兽欲望的状态,灵台一丝清明中自是羞耻漫涌,身体却情不自禁在野兽身下婉转承欢,面对魔物在xìng方面的强势,狩猎过无数怪物的猎人完完全全地败北了。

  而这,只是yín宴的开始。

  当另一根灼热之物顶上盘住侵犯者腰背的美腿,香肩也被这粗糙而狂野的硕物反複摩擦,意识到狼群已经按捺不住欲望的少女无可奈何睁大美眸,却没有任君采摘之外的任何选择可走,尽管,她已在这刺激中稍稍挽回理智,意识到令她陷入这般田地的麻痹状态几近消失,可这份认知并不能助她摆脱困境。

  ——正如野兽们被绝美猎物诱惑得忘记维持麻痹束缚,它们的猎物同样被欲望俘获,明明看见一线希望,却不可能挣脱这这场过于yín乱的噩梦。

  「就算挣扎,也不可能成功的吧……」是对力量差距的认知,也是对征服者油然的敬畏,少女自我劝说着,已经沦落到这一步就算被继续侵犯情况也不可能更糟糕,但如果在这群魔物兴起时触怒它们,会产生什幺后果就难以预料了……没错,现在要做的,还是继续忍耐。

  在忍耐中,迅速从疲软中恢複的兇颚龙xìng器又一次在轻薄黑丝避孕套般包裹下插入少女的嫩穴,另一只ròu棒则找準机会闯入修长美腿的膝盖间用力抽插,比同伴更聪明的兇颚龙叼下了碍事的长靴,用柔软美足发泄着高涨的欲望,娇嫩的小手、光滑的香肩同样不被放过,一头头兇颚龙蜂拥而上,压得被俘的少女上方毫无光亮,浓郁的腥臭味鉆入小巧琼鼻,而后,化为更致命的毒药麻痹了资深猎人精明的大脑。

  面对这种对手,但凡是女xìng就不可能赢吧?张开小嘴,神情愈发恍惚的少女无意识地呻吟着,忽然有一物闯入这张樱桃小嘴,烘臭味令人作呕,但少女没有拒绝这烘臭之物的闯入,反倒主动用小嘴将这臭烘烘的东西包裹含舔起来,没办法,这明明烘臭的味道竟然有着无法拒绝的吸引力,此时的少女面对这种强势的侵犯也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一根根黝黑而粗壮的xìng器在身着黑衣却有着雪白肌肤的少女身上尽情驰骋,并被难以言喻的柔软光滑榨出带着满满生命精华的白浆,由内而外地激发着催情毒液的活xìng,化作熊熊烈火吞噬沦为猎物的少女身躯,令她迷失在欲望的漩涡,无法自拔……  ……  「苍蓝星大人?苍蓝星大人?」  「是谁……在……」  意识沈入无限的黑暗,却在呼唤自身的声音中幡然觉醒,紫水晶般梦幻的眸子睁开了,还带着烟笼雾锁的迷蒙,宕机的大脑再次开始运转,而后……  无瑕俏脸,殷红如血。

  「是前辈救了我吗?」勉力支起酸痛的身体,少女仰头望向那道身影,女xìng无法比拟的宽广肩膀,粗犷却给人亲切感的面庞,充满力量感的骨质甲胄……这个人是同样负责讨伐魔物的猎人,并且是在自己身为新手时给了不少帮助的第四期团前辈。

  苏醒的自己躺在帐篷当中,而且换上了干凈的衣物,毫无疑问正是被前辈拯救了,而这也意味着先前自己落难的姿态也被……想到这耻辱的战败,素来清冷的少女也觉脸颊滚烫。

  「呼,没错,可真是千钧一发啊!星辰大人差点就被兇颚龙拖回巢穴了……好在它们也都精疲力竭,搬运速度不快,讨伐起来也很轻松。

」第四期团拍了拍胸脯,松了口气:「还好星辰大人没事,不然整个调查团都不知该怎幺办才好呢,真是的,明明都打败古龙了,为什幺会输给兇颚龙啊。

」  虽然前辈没有点明yín靡之事,可听到这话的少女小脸更红了,精疲力竭,也就是说那些兇颚龙……不,现在可不是关注那些的时候,屈膝而坐,仰头看向前辈充满男xìng气概的面庞,沈默寡言的少女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尽可能表达谢意与愧疚:「抱歉,因为讨伐了恐暴龙太得意了就……这次也多谢前辈了……」  「我们间还说什幺谢不谢的事,你也是,明明平时都那幺认真,居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下次可不要再这幺失手了,不然前辈我也不是每次都能赶来救你呢——别急着起来,你现在的身体还很弱,就坐在这儿,先吃了猫饭再说吧!」  被有力大手按住肩膀阻止起身的少女只得轻轻颌首,平时高冷难近的冰山女猎人此时却像温顺的猫咪一样乖巧,倚靠着前辈的肩膀被半餵着吃完了猫饭,身体的酸痛与消解了不少,只是……  「脸这幺红,难道发烧了?」看起来粗犷的男人却是心细,很快发现了少女的异状,而听到这话,少女低下了头,平时白皙清冷的俏脸布满红霞:「毒xìng……还没有解除……」  说话间,一对纤细美腿轻轻摩挲,其意不言而喻。

  不用多说,带有老茧的手掌便攀上光滑玉肩一揽,少女轻轻倚入怀抱,扶着那带有伤疤的坚实胸膛呵气如兰,小巧而挺翘的臀部被一番抚弄后揉捏着托起,少女便改为跪坐,玉腿夹住顶得上她双腿粗的男人大腿,玉体尽入怀抱。

  男人居高临下地望着含羞带怯的玉人,不得不赞叹这名少女作为女xìng的资质不比苍蓝星之于猎人弱上分毫,被黑纱笼罩的雪白俏脸找不到一点瑕疵,紫水晶般神秘深邃的美眸此时却蕩漾动人秋波,那两瓣红唇微张,显然索取着主动者的抚慰,其下的身段窈窕纤细,一对玉rǚ规模稍逊却有着完美形状,入手把玩更是弹xìng十足,令人aì不释手,那纤腰细腿更是令人感慨这是否是常年狩猎的猎人该有的身材,正常来讲女xìng猎人会由于常年锻炼的强壮身体与美丽无缘,可似是这位苍蓝星太天资秉异,苗条得令其他女xìng羞愧之余却有着所向无敌的战力——虽然,刚刚在小型魔物身下「小小」地失误了一次。

  覆盖雪白娇嫩肌肤,却在香肩玉rǚ与大腿上侧以网状黑纱半露诱人酮体的轻薄黑衣是用尸套龙素材制作的乌尔德β装备,具有抵抗瘴气与超回複力的特xìng,但并不以战斗力见长,因此不受猎人的青睐,但对于取得特殊道具「幻化之石」从而能将身上装备以不同形象呈现的少女来说装备的表象已经不与xìng能挂钩了,虽然很好奇能讨伐古龙的少女究竟在使用什幺装备,但另一种好奇却在此时男人的心中占据了绝对上风——那就是这套装备之下,少女神秘而诱人的身体。

  低头夺去娇嫩的唇,粗糙大手不安分地在玉体上游走,直至双唇间拉开银丝,衬托高冷神秘的黑衣已被褪下近半,在男人面前露出雪白娇躯的少女恍惚若醉,任男人把玩着自己令那玉rǚ轻翘,玉液横流,不知不觉将美体摸了个遍的男人终于将狼手伸向苍蓝星的下体,轻轻揭开黑色薄纱,没有一根毛发的粉嫩xiāo茓便呈现在眼前,竟然是罕见的白虎,如今含羞待放。

  碍事的衣装变戏法般消失,健壮身体下擎天一柱直指少女俏脸,令征服自然的少女恭顺俯首,檀口亲尝,随着滋滋水声,令男人满足惬意。

  用最浓郁的热情奖励悉心侍奉,真正的征服者将苍蓝星少女翻身压倒,提枪上马,直捣黄龙。

  帐篷的灯火渐熄,只是莺歌燕语不绝。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