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今晚,我们去开房!]

[今晚,我们去开房!]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淩哲苇忐忑不安的拿起电话,姐姐茵玟甜美娇腻的声音立即传来:「弟弟,我要做饭了喔,什幺时候可以到家?「呃……茵玟,我……」淩哲苇深吸一口气,压抑下自己紧张的心情,极力平稳的歉意道,「茵玟,我……可能晚上不能回来了,傍晚有个重要的会议,Paul 告诉我有一个客户晚上点名要我陪他去工地那边视察进度,结束后可能要在酒店开房休息……」「这样啊……」茵玟的心情瞬间低落下来,却没有想过亲情会欺骗自己,虽然有些不乐意,片刻间就理解了丈夫的为难,因为这种情况,以前也偶然会有发生。

茵玟没有想太多,温柔的嘱咐道,「那就去吧……晚上记得要多盖被子!」「嗯,知道了,老姐。

」淩哲苇万分愧疚的回应着。

「还有喔,记得不準喝多!」「嗯,不会的,老姐你放心吧……」淩哲苇眼圈微微有些泛红。

「那……弟弟,我挂了哦。

」「嗯!哎……等等!」「还有什幺事?」「老姐--」淩哲苇深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字的道,「我aì你!」「噗嗤!调皮鬼……」茵玟开心的笑着,语调越发的温柔起来,「弟弟,我也aì你!好好工作,注意身体哦,拜!」合上电话,淩哲苇狠狠一砸自己的脑门,犹豫不绝的抓着自己的短髮,思绪忍不住又飘回下午那段经历…… ************「咚咚咚!」淩哲苇正沈浸在上午与表哥对话带来的无限挣扎之中,沈重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扰自己?淩哲苇的眉头不自觉皱起。

行政部的下属,大多数人都被自己派到工地上监督工程进度去了,唯一的文员小陈刚刚也去了三 外的银行办理公司业务,还会有谁找自己?「请进!」淩哲苇虽然有些不满被人打扰,还是礼貌的说了一声。

「噢,淩大经理,都在忙什幺呢?」一个xìng感而略带沙哑的女声从门边传来。

淩哲苇诧异的抬头,一下子给怔住了。

进来的是一位年龄在三十一二岁,身材高挑,成熟动人的艳丽女子。

虽然穿着高跟鞋,使得她从视觉角度上看来更显窈窕,但淩哲苇基本能判定她实际身高比自己的老姐仍要高出不少。

此女长相有些过于妖艳,桃花眼,高隆鼻,一张微厚的红唇涂着闪亮的唇彩,更显诱人般的xìng感。

略带捲曲的及肩黑髮给她增添几分高贵的气质。

单从容貌上来说,她的美丽还远远级不上自己的老姐,但是淩哲苇却从她的身上体会到另外一种奔放成熟的风情。

这还是淩哲苇第一次如此长久的打量一位女子,大部分原因是与表哥那一席话引起的下意识行为。

淩哲苇一瞬间,居然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此女高挑的身材配上独特的高贵气质,实在就是天生的衣服架子。

一身黑色的职业金领女装,收腰的小西服内配着一件nǎi白色又小又薄的女士敞口衬衣,将她胸前那对足足有35D的丰硕rǚ房衬托得山峰一般挺拔,从开口的衬衣望去,隐隐能看到白皙动人的皮肤下那一抹深深的沟壑,散发出一阵阵无法克製的诱惑,看得见惯了姐姐美丽风情的淩哲苇也忍不住一阵唇乾舌燥……女人黑色的直筒短裙只遮盖了一小半大腿,剩下的大半裸露在外的修长腿儿只罩上一件又薄又紧身的ròu色丝袜,隐约可以看见有人的蕾丝ròu色花边,如果这个女人坐下的话,只怕稍一低头,就能够偷看到她穿着的内裤颜色……淩哲苇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暗暗的吃惊自己怎幺从来没有发现,这个女人会有这般魔鬼般的诱惑力。

「呃……原来是香姐啊,快请坐,今天怎幺会到我这里来,有什幺重要的事情吗?」淩哲苇看出女人眼中微带得意的暧昧笑意,连忙稳定住情绪,有些尴尬的说着。

女人并不姓香,她的名字叫做李春香,今年三十二岁,弟弟是一家小公司的一个部门主管。

而她,却深得淩哲苇公司董事长Paul 的赏识,进公司不久,就已经爬到了总裁办秘书的重要位置,升级的速度,比能力突出的淩哲苇还要快上一倍。

公司大小的事物,基本上除了Paul ,就是她说了算。

幸好她的xìng格不错,在并没有一般高位女人的蛮横妄纵,与淩哲苇的关係处的还不错,对他的公司基本上还是很支持。

出于感激,淩哲苇面对她还算比较热情,也随着公司一帮小龄员工一样叫她香姐。

李春香似乎很满意淩哲苇咋一看到她时的惊艳神情,娇媚的一笑,摇摆着xìng感的丰臀在对角的长沙发上坐下,一只修长的美腿自然的搭在另外一只上面,神态说不出的xìng感妩媚。

「哟!我说淩大经理,是不是不满意人家来看看你呀,一定要有什幺事情,才能够来找你吗?」非常能诱人听觉的沙哑声音中带点俏皮的味道,让李春香高贵的气质中无形增添几分让人忍不住亲近的诱惑……不知道怎幺回事,自从白天与表哥一番交谈,淩哲苇就忍不住开始留意自己身边不同女子的各异风味。

此时眼光也忍不住顺着李春香高耸的rǚ峰缓慢下移……心头突然「彭」的一震,差点就再也移不开眼神。

天!由于李春香叉腿而坐,身体又后靠在沙发上,圆滑双腿的角度自然上扬,居然给淩哲苇看到大腿根部那一抹刺目的黑色……纯黑色的蕾丝内裤,勉强只能包裹住那里肥嫩突起的神秘部位,而两片紧实圆挺的白皙美臀已经露出一大半……淩哲苇心中一阵霍霍急跳,从来没有过面对姐姐以外女人这般的心慌失措……儘管费力的移开目光,脑海里还是一直浮现着那两瓣刺目的白臀。

苦笑一声,淩哲苇不敢再看李春香似有似无的神秘笑意,乾咳道:「看在我叫你姐的份上,香姐你就不要耍小弟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香姐你还是说说有什幺重要的指示吧。

」「噗嗤!」李春香看着淩哲苇尴尬中带点压抑的神情,忍不住得意一笑,「咯咯……好啦,是有点事哦。

不过,你坐得离人家那幺远干什幺?害怕姐姐吃了你不成?咯咯……来,先坐到人家身边来,人家再告诉你啦。

」儘管淩哲苇第一次开始担心自己坐到李春香身边会不会忍不住犯错,却又不敢对职位比自己还高的李春香不尊重。

只好站起身来,走到组合沙发处,小心翼翼的在李春香身旁两迟的地方规矩的坐下。

淩哲苇可以算的上是整个公司里最帅气最有魅力的年轻男xìng,公司里不知道有多少年轻女子对他心仪万分,只是淩哲苇早早的结婚,她们只能望洋兴歎外加对淩哲苇的老姐妒忌得要命。

虽然李春香早已是已婚女xìng,而且女儿都快要读小学了,然而不知道为什幺,当她第一次见到淩哲苇的时候,就被他那种知xìng的风度,阳光的气质外加飘逸俊朗的样貌所吸引,渐渐相处得久后,更是情不自禁的被他的魅力弄得情不自禁,只想和他发生点什幺。

从此以后,淩哲苇的一举一动,无比深深的牵绊着李春香成熟的芳心,多少个日夜朝思暮想,恨不得马上向他吐露心扉,投入她的怀抱。

可惜越与淩哲苇相处得久,就越明白他的xìng格,更清楚淩哲苇对自己的老姐那一份癡心。

都不知道多少次暗暗抱怨自己,为什幺就碰不到这样的男人,反而每天还要面对肚子圆鼓鼓满嘴烟酒味的丈夫……公司私下里有一种传言,李春香之所以能够爬升得这样快,完全是靠她向总裁出卖自己的ròu体获得的。

而且,这种传言因为不确定xìng,反而越穿越广,甚至于五花八门,把李春香形容成一个人尽可夫的蕩妇……对于这些,淩哲苇心里基本上是持否定态度。

并不是他了解李春香的一切,而是一种说不出的直觉。

这个女人,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社会里,能够取得如今的成就,绝对不是简单的出卖身体就能够达到的!可是,今天李春香对他流露出来的神情,还真的像有几分诱惑的成分,这使得他在李春香身边,不得不更是小心谨慎,深怕自己会一时冲动就铸下大错……「好了,公事就谈到这里。

现在,该好好的陪人家聊聊了吧?好几天没见,人家怪想你的……」交代完近日要玩成的工作,李春香语气一转,又变得娇滴滴的媚人样儿,桃花眸子凝视着淩哲苇,流露出一种让淩哲苇看了就忍不住心惊胆战的挑逗意味。

无可否认!虽然李春香已经年过三十,而且还生过孩子,可是那股子成熟的风情,对淩哲苇的诱惑力还是无法否认。

年龄不但没有增加她的苍老,反而使得她有别于青春少女般妩媚动人,再加上她还是别人的姐姐,一想到此,淩哲苇心头就忍不住一阵乱跳。

「嗬嗬……聊点什幺呢?」淩哲苇强忍住那股莫名的冲动,不敢直视李春香的眼神,眼光无意识的随意游走着。

很巧的是,李春香可能一个姿势坐的腿麻,交叉的腿儿先行放下,又换上另一只脚交叉在上,正好被一旁的淩哲苇游离的目光瞧个正着。

丰满白腻的圆臀,黑色蕾丝内裤……淩哲苇脑中一震,小腹陡然升起一股原始的慾望,下身的yīn茎也隐隐有抬头之势……「噗嗤……不要这幺紧张好不好,说了姐姐又不会吃了你的……呃,最近几次在大门外见到你,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是不是有什幺心事或者难题,跟姐姐说说?」李春香似乎感觉到淩哲苇的目光看到了自己的那里,儘管就是抱着这种期望来的,忍不住妩媚的脸蛋还是微微一红,心情比淩哲苇更加紧张,只是这种紧张的内容,与淩哲苇完全不同。

「没、没什幺……」淩哲苇尴尬的笑了笑,低声回应着,目光也不敢过多的停留。

心中苦楚无限,自己的难言之隐,哪敢对李春香说呀。

李春香根本猜不出淩哲苇在想什幺,还以为他是内心在挣扎什幺,心口微微一痛……好久都没有这种因为男人心痛的感觉了,风花雪月的青春一去,难道自己就真的要像盛开的鲜花一般,最终免不了凋谢?不行!绝对不能放弃!该死的包办婚姻,已经夺取了她如花般的青春,这个时刻,绝对不能够再让幸福溜走!似是下定决心一般,李春香强行抹去心头那一丝难过,突然放下交叉的腿儿,很自然的朝着淩哲苇身边移动过去,直到手臂快要贴着淩哲苇的手臂,才停止了动作,妩媚的笑着,「跟姐姐也要这幺见外吗?有什幺心事,让姐姐分担一点也不行?」一阵成熟女人特异的体香扑鼻而来,熏得淩哲苇差点有些忘乎所以,身旁女人柔媚自然的动作,加上那股无形的诱惑,都让他内心做着强烈的挣扎。

知道李春香一只秀气的手轻轻的放在他的手背上,淩哲苇这才觉察到李春香坐得离自己太近了。

刚刚往旁边挪开一点,李春香就跟着又朝他移近。

淩哲苇有些哭笑不得,手上滑腻的感觉让他内心的挣扎到了极致。

一咬牙,刚伸出另一只手要把李春香的手推开,谁知才刚放到她的手背,反而被李春香更快速的用另一手给握住,弄成了两人四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香……香姐,别这样……」淩哲苇按耐不住,只好低声提醒着。

「什幺这样呀……」李春香非但没有理会淩哲苇的提醒,反而突然倾过身体,凑到淩哲苇的耳边吃吃的笑道,「好弟弟,咯咯……看你,居然一个大男人还如此害羞的,和姐姐亲热点有什幺好怕的……」热热的气息冲进耳孔,李春香那略带沙哑的特别语调响起,诱人的香味从身边传来,淩哲苇哪里碰到过如此的温柔陷阱,一下子又有些迷茫,眼光不自觉的看向一边的李春香。

这一看,淩哲苇再一次被吸引住了。

由于李春香稍稍俯低身体的关係,本来应该看到李春香脸庞的目光却刚好盯在李春香胸口外露出来的那一片雪白粉腻的肌肤上。

高高耸挺的rǚ峰,深如峡穀的沟壑……本来就隐隐有出头之势的慾望腾的一下直冲脑门,下体不自觉的高高顶起。

「香姐……真的别这样,我……」淩哲苇艰难的抬起目光,诚恳的看着李春香的眼睛。

心痛的感觉再次出现,李春香突然觉得说不出的悲苦。

另自己心动的男人就在眼前,可是他却有太多的顾忌,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自己,不由得突然悲从心来,眼泪止不住的缓缓溢出……淩哲苇一下子慌了手脚,实在没料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居然会脆弱到说哭就哭,有心想要给她擦擦眼泪,却又犹豫不止。

李春香看见淩哲苇的犹豫,更是凄苦不已,一下子就扑进淩哲苇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双手还死死的抓住淩哲苇的衣背,丰满柔软的rǚ房紧紧的贴在淩哲苇的胸口。

要不是办公室没人再加上里面的隔音效果还不错,淩哲苇真忍不住担心给别人听到。

一个成熟而又充满诱惑的女人毫无防备的倒在自己的怀里,感觉着胸口那强大的挤压弹力,淩哲苇更是深处慾念煎熬之中,能够强忍住不伸手去握住那对丰硕的rǚ房,就已经算是定力很高了。

有心想要相劝,却是无从说起……哭泣中的李春香突然闷声哽咽道:「我知道……」「知道?」淩哲苇心里暗暗嘀咕着,她知道什幺?难道我的……忍不住打了个颤,低声问道,「你……你知道什幺?」「我知道,你是嫌弃我!」李春香又悲又痛的哭诉着,一发不可收拾的道:「人家的名声不好,外面对人家的流言已经传得满天飞,你肯定是认为人家是个坏女人,连自己的老总都不要脸的去勾引,所以你才嫌弃人家……」嫌弃吗?淩哲苇肯定自己没有嫌弃这点,可是……看着哭得唏哩哗啦的李春香,淩哲苇没来由的一阵心痛,终于开口道,「不!香姐,我从来都没有嫌弃过你。

尽管外面传言你……可是我相信你没有,你是凭自己的能力得到今天的地位……就算、就算他们说的是真的,我……我也没有因此看不起你啊……」「可是……」李春香泪眼朦胧的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淩哲苇的脸,一字字道:「可是,人家真的是要勾引你……」「啊!」淩哲苇头一回碰到如此奔放主动的女人,偏偏又是这般成熟动人,一时间,心乱如麻,不知道是该继续拒绝,还是该不让她再这样伤心难过下去。

「你别说话,就听人家说好吗……」眼看淩哲苇嘴唇动了动,李春香连忙擦了擦眼泪,抢先道,「人家知道你顾虑什幺!你是个好男人,从来不会背叛自己的老姐,也不想让老姐伤心……人家也是因为这些,才喜欢上你。

淩哲苇,我只要求能够偷偷的与你在一起,没人的时候,能够得到你的一个拥抱,让我在孤单的日子不再寂寞……人家不会破坏你的家庭,不会要求你付出什幺,而且,我也有我的家庭……」「可是……」淩哲苇完全的混乱了,脑子不停的挣扎徘徊着,「这样的话,你能够得到些什幺?」「我只要你百分之一的柔情……」……淩哲苇不知道自己是怎幺了,慾望的冲击与表哥的话不停的交缠在心间……猛然一咬牙:「香姐,今晚,我们去开房!」「不!」李春香欣喜若狂,妩媚动人的神情再现,娇滴滴的道,「晚上,人家在办公室里等你……」 ************望着窗外缩小了许多的车水马龙,淩哲苇心潮不息,终于从回忆里清醒……都已经这样了,自己还有什幺好犹豫的?反正……晚上找到李春香,如果自己的病真的能够在她身上改善,今后就可以好好的补偿心aì的姐姐。

如果还是不行,正好也能绝了李春香那一分躁动的心……就这幺决定吧!淩哲苇默默给自己一个放纵的理由。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