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灵能侦探]

[灵能侦探]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第一章  深夜,S市某个还未被列入拆迁计划,保留着80年代风格的小巷子内。

  一只黑猫站在了歪歪扭扭的挂牌上叫春,而在黑猫的对面,则是一户已经闭门打烊的典当行,二楼窗户内的灯光隐隐跳动着,已经有了浓重年代感的白炽灯一下一下的闪烁着。

  春日的夜,依旧带着寒冷,升腾的热气和外界的寒气隔着薄薄的玻璃交织在了一起,很快就变成了浓浓的白雾,遮蔽了能看到的,不该看到的,所有的景象。

  二楼的卧室中,宽敞的大床在吱呀吱呀晃动着,两道雪白的ròu体盘结纠缠在了一起,地上则是散落着各种衣物。

  有掉在了地板上的男xìng大裤衩和黑衬衣,也有一条被甩在了黄花梨木凳上的白色蕾丝内裤,以及一件尺寸颇为丰满的同款蕾丝胸罩。

  一个看起来年纪不过二十四五岁的男人站在了床边上,光着身子,然而脸上却带着一个可怕恐怖的恶鬼面具,他双手抓着一条颤抖不停的圆润美足,喘着气,粗黑的ròu棒跟着前后撞击的动作进出着身下女人的yīn户,并且还时不时的弯下腰,咬住一颗粉色的高挺rǚ头,吧唧着嘴。

  而下方有着一头黑色靓丽长发的女人,则是不停的闷哼着,她的身材极其丰腴,胸前的rǚ房差不多已经到了36D乃至E罩杯的程度,高高的耸立着,弧度圆满,丰弹诱人,哪怕仰面向上躺在了床上,也没有出现任何坍塌和变形,圆润得像是两只扣起来的碗碟,而且无论怎幺揉弄很快就会变回原来的形状。

  女人胸部魔鬼,腰肢也是纤细,紧绷的小腹是长期锻炼后的平坦,从肋骨向下延伸出了一片勾人的马甲线,连贯在了分开的双腿的胯骨位置,而那正在被男人用力抽送的yīn户,却是干凈到连半根毛发都没有,两片yīn唇丰厚又肥美,从那道鲜嫩的唇线中突了出来,每次被ròu棒刮过,都会跟着被拉扯,或是进去,或是出来,偶尔还会溅出一滴浑浊的yín浆,更多的则是顺着被分开的臀线汇聚在了另一处娇嫩的孔洞附近,却怎幺都流不下去。

  「唔……唔……哼……嗯……」女人闭着眼睛,状若痛苦,她的双手被绳子绑住放在了小腹上,十根尖润的手指都紧捏在了一起,好几次摊开,又收拢,似乎是想要去摸正在被姦yín着的xiāo茓,但每次都被身上的男人所阻止,换来一下下打在了肥臀和巨rǚ上的掌印。

  男人放开了女人的美足,改成了掐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将其整个人压在了身上操干着,强壮充满了肌ròu的身体不断上下起伏,他的ròu棒有着极为可怕的尺寸和力度,每一次插入都会溅起yín靡的白浆,女人在这样的沖击下只能继续闷哼着声音,一双ròu感十足的美腿不由自主的缠在了男人的腰上,随着激烈交合上下晃动,同时向后扬起了脑袋,无力的摇头。

  「大nǎi子女警,臭婊子骚货,你的nǎi子这幺大,平时的时候是不是故意会把制服穿得紧一些,然后弯腰岔腿,好去勾引那些年轻的男警,让他们看着你的黑丝美腿在夜里打飞机啊?说,是不是?!」男人说着,拍了拍下方白晃晃的结实屁股,黝黑的ròu棒一下一下的剐蹭着,腿毛和yīn毛摩擦着女人光溜溜的白虎美穴,舒爽的喘气。

  而那疑似是女警员,却被制服在戴着恶鬼面具男人身下的女人,却自始至终一言不发,摇着头表示否认,但呼吸……却跟着加重了许多。

  「还不承认?你看看,你下面的水有多少,烫得我快绷不住了。

你说,你这个婊子女警,是不是一直都想被犯人强姦?就像我一样,把你绑在了床上,操完你的骚逼再操你的屁眼,不行的话再叫几个人来一起干你?」  「不……不是……我不是……哈……你不要……乱说。

」女人终于开了口,瞪着男人,她眼睛水汪汪的一片迷离,肩头和胸口爆rǚ也在颤抖,两颗樱粉色的rǚ头刚才还软乎乎的,现在却一下子硬了起来,像是两枚尖钉。

  「我乱说?骚货,你的nǎi子都硬成这样了,我还乱说?起来,给我把屁股撅好了,母狗!」男人突然拔出了ròu棒,拍了一下女人肥美的ròu臀吼道。

  女人似乎一下子明白了男人的意思,非但没有趁机挣扎和逃跑,反而翻过了身子高高撅起了美臀,那像是熟透水蜜桃般的屁股居中裂开了一道缝,里头的肛菊和xiāo茓滴滴答答的一片yín靡,却惊人的没有任何色素沈澱,干凈又美丽。

  「呼……」  男人也在这一瞬间动容无比,一下子压低了身子,抱着女人的屁股重新将ròu棒刺进了无毛的ròu穴之中,啪啪啪的插了起来。

  「唔……啊……不……不要……」女人的脑袋埋在了枕头上,发出不知道是愉悦还是痛苦的呻吟,双手死死捏住了床垫,屁股在男人的撞击下晃动着夸张的ròu弧,而一双粗糙的手掌则是在她身上不停的游走,捏住了被大床压扁的巨rǚ,掐着粉红色的rǚ头,两人的连接处啪啪啪的响动着,一根狰狞的ròu棒不断消失在女人的臀缝中,白色的yín浆不停飞溅。

  「骚货!爽不爽,爽不爽!是我干的爽,还是别人干的爽!?说啊,说啊!」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大,竟然一下子摘掉了脸上的面具,砸在了女人埋在枕头下的脑袋旁边。

  女人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那张狰狞可怕的恶鬼面具,身体一下子如筛糠般抖动了起来,终于扯开了嗓子,如同尖叫般哭泣呼喊道:「不要了……不要……再这样……我要舒服得疯掉了……哦!」  而这时,在他身后的男人听到这句话后,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他一把抓住了女人的屁股,像是要把眼前这水蜜桃般的ròu臀给撕裂,腰肢向后撤退,再猛地一撞,黝黑的ròu棒鼓动着顶住了女人的仔宫深处,却还差上一点才能打破花心,功败垂成的射出了浓厚的jīng液!  「射了……要射了……给我全接好了,骚货!」  「唔!」  伴随着男人的吶喊,女人的身体迅速绷紧,肥美的ròu臀迅速向后撞了一下,将男人一大股粘稠的jīng液全部接纳在了身体里。

  「哈……哈……阿月,你去了吗?」男人趴在了女人撅起的ròu臀和后背,吻着她红透的耳垂,问。

  「嗯……去了。

」女人翻转着身子,抱住了男人的脑袋,将他的面庞嵌入了自己饱满的酥胸间。

  然而,男人却痛苦的皱起了眉头,咬住了嘴唇,目光死死的落在了床头边上的恶鬼面具上。

  他的名字叫唐穑睿,土生土长的S市人,毕业于本地的大学,今年二十六岁,暂时没有固定的工作,而是接下了爷爷传下来的陈旧典当铺,每天对付着一个比一个姦猾的老瘪三,偶尔还会遇到不长眼的小瘪三上门找事。

  而这个时候,他从高中时就开始交往,又在附近派出所工作的女朋友许凝月就起到了震慑作用,帮他收拾那些得意了笑,吃亏了叫的难缠家伙。

  许凝月今年也是二十六岁,和唐穑睿同年,身材一直都是这幺高挑和丰满,一米七三的海拔高度足以让很多男人望而却步,而36D接近E的巨rǚ更是从高中时候起就吸引了大部分男生的目光。

据唐穑睿不完全的统计,光是同一届,同一班的男生里,就没有一个不再晚上把她当成梦中情人而遗精的。

  和许凝月的相遇,相识,相恋和相aì就像是一场梦,但这场梦似乎在中途出现了波折,并没有一帆风顺。

  在两年前,因为唐穑睿的一个失误,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东西,最后导致了一场意外发生,许凝月为了救他的命,不小心被牵扯了进去,虽然最后两人都活了下来,但是在那过程中发生的一切却成了他们心里的结。

  从那之后,原本阳光开朗的许凝月很少再露出微笑了,哪怕曾经如火如荼的夜晚激情时分,也需要唐穑睿用那张该死的恶鬼面具来助兴,否则,许凝月非但不会有任何的感觉,甚至连湿润都不会湿润。

  PTSD,创后应激障碍。

  这个病癥更多的是针对心里,但严重的话也往往会影响到身体方面的感知。

  许凝月就患上了这个无解的癥状,她变得沈默,变得一丝不茍,变得对xìngaì失去了兴趣,哪怕是像刚才,在唐穑睿卖力的表演和努力下,她也仅仅只是湿润,并非达到了高氵朝 。

  女人都是擅长演戏的,许凝月也是女人,但她的演技还不足以让唐穑睿一点都看不出来。

  「瑞,我去洗澡了。

」许凝月说,放开了唐穑睿的脑袋,光裸着完美无瑕的胴体,走向了房间内浴室。

  喷头的水花打在了她的脸上,打湿了乌黑齐腰的秀发,在离开了唐穑睿的拥抱后,独身一人的她,脸上露出的一种极致的冷漠,她低头望向了自己无毛的腿胯,抿起了唇角,然后一点点将男友射进去的东西全都抠挖了出来,看着它们被水沖走,方才露出了微笑。

  这是一段已经扭曲畸形的aì,从两年前唐穑睿接下了某个委托,不顾她的劝告,执意进行所谓的驱魔仪式后,一切就已经变了。

  那张面具里的厉鬼,附身在了男友的身上,一次次将她姦yín,玩弄,用着陌生的语气,粗暴的动作,贯穿了这副娇媚身体上的每一处孔洞,樱桃小嘴,白虎xiāo茓,以及……还未开苞的后庭,全都被玷汙了。

  甚至于最后,那个兇烈的厉鬼还影响到了当时的委托人,控制着他将自己一起玩弄,足足一天一夜。

  能活下来是因为侥幸,是因为包括唐穑睿在内,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其实也能通灵,并且有着极为特殊的体质,靠着这个体质,那恶鬼在将她姦yín玩弄后,就失去了赖以化形的力量,消散成了飞灰。

  可这样真的值得吗?  许凝月不知道,唐穑睿也不知道。

  总之,一切都过去了,已经两年了。

  是啊……已经两年没有高氵朝 过了。

  许凝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唐穑睿被附体后的那张狰狞面孔,竟是颤抖了一下,从腿胯间分泌出了一滴半透明的水浆……落在了地上……  ……  ……  次日,一个明媚的早晨。

  唐穑睿早早的起了床,穿着宽松的睡衣走下了阁楼。

  女友许凝月已经打扮妥当,她穿着干练的警服,制服的颜色是蓝白为主,下身短裙穿在她的身上显然是有些过于紧窄了,黑色的丝袜包裹着修长莹润的双腿,胸前的衬衫被撑得高高鼓起,甚至给了一种稍稍用力,就会将其绷开的错觉。

  「起这幺早,不多睡会儿?」许凝月吃着油条和豆浆,点了点餐桌的对面,那里也给唐穑睿备好了一份。

  她今天依旧是素颜朝天,精致的五官和乌黑的秀发衬托出了白皙的肌肤,脚上穿了双平底的黑色尖头靴,反射着从窗户外洒下的大好阳光。

  许凝月的脚掌十分精致小巧,这样普通的尖头靴在很大程度上浪费了美丽脚踝形状和脚背弧度,如果不是因为两年前那件事情的话,许凝月有很大可能会成为一名职业的白领,而不是自暴自弃般的一头扎进了公安机构里,跟她的妈妈一样,从此告别了各类的高鞋跟和裙子,连口红和香水都成了摆设。

  唐穑睿没有说话,静静的坐在了女友的身边,把摆在那边的食物搬了过来,一口一口的扒拉着,冷不丁的来了一句:「昨天我没睡好。

」  许凝月吃完了正在擦嘴,听到他这幺说忍不住擡头多看了一眼,声音细细的很温柔,也带着某种亏欠,道:「怎幺啦?」  「也没什幺,就是昨天晚上不小心听到了隔壁老王家在吵架,说生了两个孩子都不是自己的。

」  噗!  许凝月被唐穑睿那搞怪的表情给逗笑了,伸手拍了下他的脑门,故作生气道:「又动用你那双贼眉鼠眼的大眼睛了是不是?」  唐穑睿抿着嘴偷笑,这还不算完,他趁着许凝月难得笑出声,悄悄凑了过去,补充道:「不止呢,我还听到隔壁的婆娘说是老王他爹的。

」  许凝月乐得差点背过气,伸手拧住了唐穑睿的耳朵,说:「你又瞎说八道,故意逗我的对不对?」  唐穑睿享受着难得的温馨,点了点头,一双手也不太老实的往许凝月的胸前摸了过去,扣开了一颗扣子,看到了一抹大红色的胸衣边角,皱着眉说:「今天穿这幺艳啊?」  「嗯,沖沖你的邪气。

」许凝月皱了皱眉,红着脸不想再陪他胡闹下去,干脆利落的起身準备离开。

  「哦对,伯母刚才打你电话打不通,打到我这儿来了,说等会来看你,你就别到处乱跑了。

」  唐穑睿摊开了手,吃了口油条,目光在四周围的橱柜和上面摆放的古董杂物处看了一眼,回答说:「我这幺一大堆宝贝,我跑哪去啊?」  「就你贫嘴!」许凝月捂着嘴说,关上了门。

  那一瞬间的纤腰扭动,黑色的丝袜在腿间拉扯出微妙的凹槽,看得唐穑睿大早上的就又硬了起来,真想把她给留下来。

  可是,一想到那张挥之不去的恶鬼面具,唐穑睿就连吃早饭的心情也没有了,颓然的叹了口气。

  他有一个秘密,一个只有少数人知道的秘密,那就是yīn阳眼。

  风水,八卦,神魔灵异,这些东西都是现代科学很难解释清楚的东西,不信者无,信者有,两极分化,有人嗤之以鼻,有人当成本命。

  但事实是,灵异鬼怪真的存在,这一点,唐穑睿在六岁的时候就知道了。

  和人们想象中不同的是,这些妖魔鬼怪并不是和电影里一样的可怕,狰狞和丑陋,他们有固定的形态,生活节奏,并且也有着类似人类社会般的制度,当然偶尔也会有那幺一两个不听话的鬼怪跑到了规则之外的地方,故意装出一些恐怖的样子去吓唬人类,甚至也的确有无法超生的恶鬼。

  但正常情况下,他们无法穿越yīn阳两界,不能对活生生的人造成实质xìng的伤害。

所以,他们惯用的伎俩就是暗示和蛊惑。

  唐穑睿的yīn阳眼是从小就有的,但他的眼睛并不能将那些游蕩的鬼怪完全看清,他最多只能看到一团团模糊的光影,从而知道有这幺个东西存在。

  他的父亲死得早,爷爷也是在六岁的时候逝世了,在那位和妖魔鬼怪打了差不多一辈子交道的老人口中,有好几次他都警告了唐穑睿。

  你能通灵,这是上天给你的礼物。

但这份礼物,不是让你去除魔卫道的,而是让你和你所aì的人尽可能理这些脏东西远一点。

有些事情,一旦碰了,除非死,就永远不会结束。

  唐穑睿是个叛逆的孩子,一直都是,但是爷爷的话他得听,所以从六岁到二十四岁的这是八年里,他一直都没有干过一件驱魔的事情,直到两年前,他的好室友也是好兄弟,从一个怪老头手里买到了一张恶鬼面具,本来只是打算在万圣节的时候拿出来吓唬人,却没想到从此就中了那个厉鬼的蛊惑,噩梦缠身。

  也是因为那件事情,女友变得不再像是女友,兄弟也早就不是兄弟,所有的轨迹全都乱了。

  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将唐穑睿的心思从神游中拉了回来。

  他下意识的觉得可能是母亲过来了,就连睡衣也没换,大大咧咧的打开了门,可结果出现在他眼前,二话不说就扑了过来,用两对鼓胀的巨rǚ压在了胸膛上的,正是唐穑睿刚刚才和许凝月开玩笑的故事中的隔壁老王的老婆。

  李蕓!。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