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双生yín蕩花]

[双生yín蕩花]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认识现在的女友宛芝是在朋友的生日派对,那天大家都喝得不少,派对过后我们两人就糊里糊涂的相拥走进了酒店。

不过还好没有因此而觉得尴尬,过后几次见面大家还觉得都对方都挺适合自己,于是自然而然的,交往一个月后,宛芝搬来跟我住在了一起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嘻嘻,宛芝,我回来了。

」一进门我便习惯xìng的等着她跑过来投进我怀里然后在她那33C的大rǚ房上肆虐一番。

但是却没有人回应。

去跟朋友去逛街了吧?怎幺也不打个电话给我?哼,等宛芝回来再好好「教育教育」她。

我一边得意的想着一会儿宛芝在床上浪不够的骚样子,一边推开睡房的门準备换衣服沖凉。

「哎?!」我低呼一声,却见宛芝眉角挂着一丝笑容在床上睡得正熟。

居然睡得这幺死,我回来都不知道?我有点点不太高兴。

不过看见宛芝露在被子外面那只白藕般的手臂,脸上那副睡态可掬的样子,那点不高兴唰的就烟消云散,跑到天国去了。

几下脱掉了衣服,屏住呼吸。

轻手轻脚的钻进了被子。

想都没想,我的头就探向了宛芝的胸部──内衣睡觉不穿内衣,这是她的习惯,每次我一进被子,第一件事就是现在她的rǚ房上大快朵颐一番。

手也没有閑着,一下就向宛芝的小内裤里面伸去。

嗯??不对,怎幺嘴吃到不是宛芝的红葡萄而是布?!宛芝也被我弄醒了,她颤了一下,张嘴就要对我说什幺。

我的嘴马上堵了上去,一边用左手开始帮她解除装备,心里一边说:「搞什幺东东啊?老公动你一下你抖什幺?靠,又不是第一次了。

等一下非让你浪死不可。

」上边还没搞定,下面又出了问题,右手刚下面,就被宛芝的小手一下按住,死活也不肯放开。

造反啊?!我轻轻咬了一口宛芝的舌头,表示了不满,然后继续我的动作。

出乎意料,她居然左右扭起来。

这宛芝,怎幺还想体验强暴感觉幺?这倒是个不错的体验,可是我的yáng具不答应啊。

我一下用手固定住了宛芝,然后压在她身上在她耳边说:「宛芝,等一下再玩吧,先让慰劳慰劳我的ròu棒吧。

他一天没跟你xiāo茓见面,好想她的,嘻嘻。

」说完,舌头伸进了宛芝耳朵里开始了活动──她最怕这一招,一舔那里,準浪。

「不──要──啊,你是谁啊?!」「嗯?!」听了这句话,我一下弹了起来,呆呆的看了看宛芝,忽然发觉她跟平时有点儿不大一样,但是具体在那里,却又说不出来。

「你、你、你是姐夫吧?」因为情绪激动,她说话有点结巴。

「啊?」我不知道自己当时的脸上是什幺表情,但是想来一定十分古怪。

她「噗哧」一声笑了,情绪也逐渐平稳下来了「我是今天才到这里的,过来看看姐姐,姐她去买菜了,一会儿就回来。

」「宛芝是你姐?这她妈的也太像了吧!」我惊讶之下,居然赤着身子走下床仔细端详了起来。

「喂喂喂,好歹你也是人家的姐夫呢,怎幺这个样子?」床上的女孩子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噢,对不起。

对了,你叫什幺名字啊?」我一边穿着裤子,一边问她的名字。

「宛芹。

姐夫你刚才好急色哦,平常跟姐姐在一起时都是这样的幺?那姐姐好辛苦喽!」嗯?听说话样子也是一个骚女人啊。

我一边盯着她跟宛芝一般细的水蛇腰,一边想,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乾脆就用宛芹代替一下她姐姐宛芝吧。

想着想着,手上的动作就慢了下来。

宛芹好像看穿了我的心事,她娇哼了一声,笑着说:「姐夫你想什幺呢?姐姐一会儿就回来了。

」「哦,没关系,没关系,那下次好了,来日方长嘛!」我不自觉的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你说什幺哪?姐夫!」宛芹的眼楮调皮的盯着我──又叫她看穿了。

「没什幺,没什幺。

你赶紧休息吧,我出去喝点东西。

」看着眼前的尤物,可又没有办法享受,不禁为之气结──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先走吧。

正当我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胡思乱想的时候,宛芝回来了。

「老公!」还没有放下手中的菜,她就腻到了我身上。

我顺手在宛芝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后一把搂住她就往客房走去。

「嘻嘻,刚才我不在家,你干什幺坏事啦?」宛芝一边笑着,一边顺从放下菜,让我带进了客房。

「靠,想你了你还不高兴?」一边说着,我一边动手解开了宛芝的裤子。

「八成又是看了什幺色情小说来着,又说什幺想人家。

轻点儿,痛啊……」比看色情小说可要刺激人多了。

我一边想着,一边让宛芝爬在床边,拉下了她裤子一只手伸到前面,开始肆虐她的rǚ房,一只手伸进了她的T字内裤里。

宛芝是属于那种一般来说在床上比较温柔的女人,她一动不动的趴在床边,享受着我的抚摸,时不时给我一两声娇吟鼓励我的动作。

「你还真是骚啊,这幺快就湿啦?」我一边用手指轻轻磨着宛芝的yīn蒂上,一边打趣。

「嗯,人家,啊,aì你嘛~~再说啦,你,嗯,你是人家老公嘛,嗯,不对你……骚,嗯,人家,嗯,对谁骚啊?」宛芝的触感一直让我都感到很满意。

我变成了用指甲轻轻地刮着她的yīn蒂,另外一只手在她那粒已经硬挺的红葡萄上继续肆虐。

「啊,嗯,老公,要、要好不好?」宛芝转过脸,楚楚可怜的看着我。

「嘿嘿,骚了吧?说,好老公,求求你快插我。

」我总喜欢看宛芝楚楚可怜求人的样子。

「嗯……老公,你好坏。

」「什幺?」我边说,手上的节奏更快了。

「没、没什幺,嗯,嗯,老公,老公,嗯~~求求你,求求你,快插我好不好?」宛芝转过脸来,yín蕩甚至有点下贱的看着我。

「嘻嘻,这是什幺?」我把手从宛芝内裤里拿了出来,伸到她面前。

「嗯,老公,你好心哦~~」「不说是吧?不说不插。

」我明显的感到宛芝那粒红葡萄收缩得更厉害了。

「嗯,嗯,那是人家的yín水……」听了这幺yín靡的话语,我哪里还忍得住?拉下宛芝的小内裤,稍稍对了一下角度,一下插进了她水汪汪的yīn户里。

这宛芝还真是骚,从刚才到现在才没几分钟,她里面已经湿透了。

「啊,老公,好老公,插,嗯,插到底了……」因为从后面的关系,所以一下进去就到了宛芝的花心。

刚才没法的发泄的情欲,这下可要好好发泄一下,我扶着宛芝的柳腰,使劲的插了起来。

「喔……老公……唔……就这样,就这样……使劲儿,不要停啊……啊……嗯……嗯……不要停啊……嗯……嗯……人家aì死你了,插死我算了。

不要停啊……不要,嗯……不要放过我,狠狠的插啊……啊……啊……」宛芝一边胡言乱语着,一边把头贴在了床上,身体成了一个三角形,这样的角度更利于深入,我扶着她雪白的屁股,更加卖力的插入,每一下撞击,都让她浪叫不已。

插着插着,我忽然好像听到了另一个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我停了一停,留心听了一下,真的有声音耶。

正想听个仔细,宛芝的屁股扭动起来。

「老公,啊……啊……,你怎幺停啊,别停啊,人家要你干……」宛芝不满意了。

想着隔壁的苑芹,我更加兴奋了,一阵狠插,插得宛芝狂呼乱喊。

随着宛芝叫声的急促,和yīn道的收缩,我也一阵放鬆,一泄如注。

提起裤子,我拉着宛芝急急忙忙的走向房间。

「干什幺啊?人家想躺一下。

」宛芝嘟哝着。

「去看看你妹妹啊!」「啊!我都忘了,宛芹来了!哎,对了,我们做完,你看我妹妹干什幺?」我把刚才听到的声音告诉了宛芝,她笑了笑,说:「不奇怪啊,我跟我妹妹有感应的,如果离得近的话,比如说同一个城市,我们都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心情的。

」「啊?你意思是,宛芹她刚才没有醒?」今天怪事可真多。

「应该是吧,去看一下就知道了嘛。

」轻轻的打开门,果然,宛芹仍在熟睡,不过脸上的红潮未褪。

那样子可跟她骚姐姐宛芝一模一样。

我看着看着,不禁又心猿意马起来。

宛芝狠狠掐了我一下,说:「关门啦!」回到客厅,宛芝说:「警告你啊,少打我妹妹的主意。

」「不会,哪里会?」我一边说着,一边对未来的几天蠢蠢欲动。

如果能够同时能跟这对姐妹花做aì,那是多爽的事情啊。

「哼,你的保证……」「嗯,我怎幺啦?」一边说着,我一把拉过宛芝,手又开始在她身上摸索了起来,说道:「你倒说说,我的保证怎幺啦?」「没什幺,没什幺,老公你的保证最算数……」宛芝一边笑着一边从我怀里挣脱开。

「不早啦,我去做饭。

」刚进厨房没有1分钟,宛芝探出头来丢了一个鬼脸给我,「算数才怪了!嘻嘻……」说完连忙把门关了起来。

我坐在客厅里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回味着刚才的疯狂。

正在胡思乱想着,宛芝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老公啊,来厨房帮帮我的忙啊。

」我推开了厨房门,不禁窒了一窒,多半因为妹妹到来的缘故,一向慵懒的宛芝居然晚饭準备了七、八个菜,我恨得牙痒痒的,顺手就在正在洗菜的宛芝的翘屁股上拧了一把并说:「妈的,居然跟你老公我藏私?天天红烧ròu来番茄炒蛋往的。

」「虐待我啊?」宛芝转过脸来,甜甜的跟我笑了一下,她撒娇道:「老公……」然后在我嘴上亲了一下说道:「老公,你洗一下米好不好?」我应了一声,拿起了饭煲一边和宛芝调笑着,一边开始洗米。

宛芝开始炒菜了,顿时厨房里变的好热,我不忍心让她一个人待在这里,所以尽管已经把饭煲上,仍旧帮她做点杂物,陪她聊天解闷。

「老公,鸡柳好了,把它拿出去吧。

」宛芝转过身来对我说。

「好……」我答应着,一抬头,眼前的宛芝让猛的我一呆,为了做饭方便而绑起的长髮略略有些散乱,几缕沾着汗水的发丝调皮的还垂了下来贴在她雪白的颈子上;身上那件淡蓝色丝质的家居小衣早已湿透贴在了身上;这个骚女又没有穿内衣,两颗浅红色的突起清晰可见。

再加上因为温度的关系,一张俏脸涨的红扑扑的,脸上还挂着几颗闪- 亮的汗珠,好一副住家乖媳妇俏模样。

看着我呆呆的看着宛芝的样子,她是又好气又好笑,她嗔道:「小色鬼,快把菜拿出去啦!」「哦,好的。

」宛芝笑着摇了摇头,开始準备炒下一道菜。

我把菜放到了饭厅后又回到了厨房,从后面看着宛芝的凹凸有致的背影,我真为自己感到得意,这幺一个尤物,怎幺就叫我搞得对我死心塌地呢?正在我神游天外,自鸣得意的时候。

宛芝做了一个让我欲火贲张的动作,不知怎幺回事,正在炒菜的她停了下来,弯腰下去挠脚背痒痒,本来就没有多长的迷你裙根本就包不住她那丰满翘停的屁股,更令我不能控制自己的是可能是为了图方便吧,刚刚做完以后,她并没有穿内裤!!看着她白嫩的屁股和若隐若现芳草萋萋的私处,我顿时有了一种强暴的感觉和欲望。

我一把后面搂住了宛芝,她吃了一惊,转头过来,嗔道:「你干什幺啊?吓死我啦!」「干什幺?干你啊!」我在宛芝耳边轻轻说着,一只手已经握住了她的半边rǚ房,她身上好多汗,滑腻腻的,别有一番风味。

「老公,你搞错没有?唔,别乱动啊,在炒菜呢!」宛芝边挣扎着说。

「不行,谁叫你打扮得这幺骚来勾引老公的?」我一只手将宛芝身子扶侧靠着炉台,嘴隔着小衣一口含住了她的那粒红葡萄。

另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探进了她裙底。

「老……公……不要……嗯,别闹啊,嗯……别闹啊……」虽然嘴上是这幺说,但是渐渐的,宛芝的呼吸粗了起来,本来已经很红的脸庞更加娇艳欲滴。

我搂得宛芝更紧了,嘴也从她的胸上移到了嘴上,我的手我的嘴尽情的在她身上发泄着,可怜的宛芝一边要应付我的攻势,一只手还要不停翻动,照顾着旁边的炒锅。

终于,在我一轮狂攻之下,宛芝终于有了个说话的机会,「老公,让我把这个鳝鱼炒完我们再做好不好?」她喘着气说。

「不好,我现在就要!你把爆炒鳝段改红烧的,让它慢慢去弄不就得了?」我一边说着,一边用指头的在宛芝的yīn蒂上刮了几下。

「啊……啊……」宛芝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

「啊……你……老公,你好坏啊,嗯……」宛芝抛了一个媚眼给我,一只小手一把握住了我的ròu棒,开始了抚摸;另一只手开始给锅里加水,加作料。

「快点儿啦!」我一边在宛芝的rǚ房上揉着,一边把她的头往我的ròu棒那里按去。

「真够麻烦的!」宛芝娇哼了一声,从我裤子里掏出了ròu棒,闻了一下。

「嗯……骚的……不要!」「你说不要就不要啊?」放在宛芝yīn蒂上的那只手卖力的刮了几下了。

「啊……啊……」宛芝喘了几口气,一口含住了我的ròu棒,开始了吞吐。

「这样才对嘛!」我得意的说,跪在我面前埋头苦干的宛芝抬起头来一边把我ròu棒扶起来仔细的舔着根部和yīn囊,一边佯怒的向我抛了一个媚眼儿。

我老实不客气的分别用两只手抓住了她的一对33C的rǚ房,一边揉着,一边问她:「老公的ròu棒好不好吃?」「好吃……嗯……好吃啊!」宛芝语焉不祥的说着。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扶起宛芝,让她用手撑着爬在炉台上,然后扶正了ròu棒,从她背后插入。

宛芝的洞口早已让我挑逗的蓬门打开,玉珠挂帘,但是当我的ròu棒正是侵入的时候,宛芝还是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我两只手探向前去,享受着宛芝那柔软而滑腻的rǚ房,舌头则在她后背上顺着脊樑舔去她背上的有点鹹味混合着她体香的汗珠。

顿时,宛芝兴奋了起来,她大声的浪叫着两只手反过来抱住我,以便我们更加紧密的结合在一起。

「啊……啊……老公,你插得我好爽,别停,使劲儿插啊,啊……啊……我aì死你的ròu棒了。

」「老婆,让我插死你……」看着宛芝说出这幺yín贱的话语来替我们助兴,我不由得兴奋起来。

「好……好……老公,嗯……你,啊……插死我算了……我要……,给我,快点儿啊,别停嘛,老公……」大概是因为从来没有在厨房做过而带来了不同的快感,宛芝越说越放浪,yīn户里的yín水也格外的多。

「老婆,你骚水怎幺这幺多啊?真是贱啊!」「是,啊……我就是贱啊,啊……啊……老公,你快,快插死我吧!千万别放过我……」说完,宛芝居然居然使劲儿夹了夹我的ròu棒。

「嗯?你还敢反抗?看我干不干死你这个小骚货!」「来啊,干死我嘛……别停,别停,干死我!干死我这个小骚货!」宛芝越来越兴奋。

我们全身都泛起了一阵红色,也全是汗水,我紧紧的趴在了宛芝身上狠狠的插入,这种感觉真好,两个滑腻腻的身体紧密结合在一起。

宛芝的叫声也越来越放浪。

「老公,快插……插,对,就这样……别放过我……嗯……啊……使劲儿我是骚货……yín娃……老公,快干我……别停,啊……啊……啊……我是yín娃,天生贱,不让你插我会受不了啊……」这时候,我也顾不上什幺九浅一深,动静结合了,就知道一味的死命做着活塞运动,每一下都换来了宛芝大声的回应。

终于,我感觉到宛芝的yīn道开始了收缩,她抱得我更紧了,手上的指甲甚至陷入了我后背的ròu里。

「老公,快……快……再用力啊,不要停,我的仔宫等着你来浇灌呢!」宛芝依然在胡言乱语。

我也感到腰桿一阵酸麻,不仅鼓起最后的气力,疯狂的插了十来下,终于一起到了高氵朝 。

久久的,我们一直保持着这个姿态没有分开,都在回味着刚才的激情。

我轻轻的吻着宛芝的发梢,正想笑话她两句,她忽然一下挣脱开我的怀抱,说道:「老天,锅糊了!」晚饭时刻,看起来略有些疲惫的苑芹狡黠的笑了笑,挑起了一块烧糊的鳝鱼块,意味深长的说:「嘻嘻,这一看就是姐夫跟姐姐合作的结晶。

」「你废话真多,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宛芝啐了她一口,往苑芹碗里夹了一块鸡ròu。

「嘻嘻,姐夫,你真有本事,让姐姐这幺听话啊!」范芹调皮地对我眨了眨眼楮。

看着苑芹这个除了衣服不同,其他和宛芝一模一样的妖娆,我不禁莞尔。

晚饭吃得很愉快。

大家边吃边聊,一晃就过了一个钟头。

原来苑芹是在一家传销店做销售员,因为是当地的旅游淡季,又跟男朋友吵了一场,所以便给自己放假,到这里来找她的姐姐玩儿。

当苑芹知道我也是做销售员的时候,她顿时兴奋起来,眉飞色舞的跟我炫耀起了她销售的手段,动作及其夸张,语言极其放肆,搞得宛芝几次都忍不住打断她叫她斯文一点。

我心里暗暗发笑小骚货,看我如何把苑芹收拾得跟她姐姐对我一样的贴贴服服。

第二天一早起来,我依依不舍的离开了热被窝,吻了吻宛芝,整理了一下,便赶去了公司,今天不是很忙,所以下午一点刚过,我吩咐了一下办公室里的职员,让他们有事情给我打电话后,便匆匆赶回了家──家里有个香甜的蛋糕放在那里,如果没有吃下去的话,总会让人时时牵肠挂肚的,不是吗?「苑芹。

」我刚一叫出声就后悔了,天啊,让宛芝听到了不是麻烦?「老公,今天你怎幺回来这幺早啊?」一袭睡衣的宛芝赤着脚从睡房里走出来。

还好,宛芝也没注意到我没有叫她「老婆」这类的aì称。

我暗自送了一口气并答道:「不忙嘛,所以就早点儿回来陪你啊。

」「嘻嘻,老公你真好。

」宛芝一下扑进我怀里亲了我一下。

「苑芹呢?在午睡吗?」「她?」宛芝神色有点古怪,之后便马上答我:「她说她要去朋友家玩儿,可能今天晚上不回来了。

」「呀?宛芝对这里熟不熟啊?不会迷路吧?」「没事啦,她也是经常来的,挺熟的啦。

」「哦,那就好……」「老公,我还有点累,你抱我睡觉好不好?」「我也想睡一会儿,等我沖个凉先。

」「好,老公快一点儿哦,我在房间等你。

」我洗完澡,边擦着湿头发边走进了睡房,宛芝已经睡着了,两条白藕般的胳膊露在被子外面,小巧的鼻子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我轻轻的走上床,刚一踫到她,她就「嗯」一声钻进了我的怀里。

我轻轻的拍着宛芝的后背,渐渐的陷入了睡梦中。

这一觉睡得好沈,朦朦胧胧之间,我忽然感到下体有一丝灼热,我强睁开眼楮,窗外天已经黑了。

哈,原来是宛芝趴在我身下舔弄着我的ròu棒。

我不禁有些刺激又好笑,对苑芝说:「嗨,老婆,一定很好吃吧?」苑芝略略抬起了头,抛了一个媚眼儿给我,又再埋下头去仔细的开始舔弄起来。

苑芝一只手握住我的ròu棒,然后用小嘴儿极力的将我ròu棒含了进去,一边往进深,一边还用舌尖扫着我ròu棒的ròu茎和根部。

这样吞吐了几次以后,苑芝又改变策略,她把我的ròu棒吐了出来,轻轻用手扶正,然后就开始用舌尖仔细的舔着我的马眼,马眼上不断地渗出分泌,苑芝也不断地清理着上面的「环境卫生」。

一边舔着,一边还不忘记在我蘑菇头那里扫一扫。

我微闭上了眼楮,仔细的享受着苑芝给我的服务,她舔得相当仔细,我整根ròu棒她都不肯放过,她一只手将我ròu棒往后压去,整个头都探了下来,细致的舔着我的yīn囊,时不时还把整个yīn囊含进嘴里。

不用看,我都知道是怎幺样的一幅画面,一个大美女正用一个类似母狗的姿势在顺从地甚至有些下贱地在讨好我。

我觉得自己的ròu棒更硬了,明显的已经开始向我请战,我正要叫苑芝,忽然听到柔柔的一声:「老公,屁股抬起来一点好不好?」「老婆,今天你可真贱啊。

」不知为什幺,说出这样的话来我和苑芝都感到很兴奋,她脸涨的红扑扑的撒娇的「嗯……」了一声,就又开始了对我屁眼的清洁。

一开始,苑芝的舌头只是慢慢的在外围打转,渐渐的,她把舌头卷了起来,拼命的往里面钻去,一边钻,一边还喘着粗气,我直觉的屁股传来一阵温暖和一种独特的刺激,好一招「毒龙钻」,没有几下,我就觉得自己要立即将眼前这个美人一下摁在床上狠狠的插上几百下才过瘾。

可是这怎幺可以?我要争取主动才好啊!我连忙扭转局势,叫苑芝停了下来继续帮我舔弄ròu棒。

但是姿势却变成了69,苑芝白白嫩嫩的两片粉臀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我面前。

我轻轻剥开她那早已经湿淋淋的那块ròu蚌,露出了小珍珠,嘿嘿,这下你可要完蛋了,我边想边轻轻的咬了上去。

苑芝小手正握着我的ròu棒,头一起一伏辛勤工作个没停的她全身打了个冷战,低吟了一声。

我的舌头绕着珍珠转来转去,苑芝的动作也越来越慢,越来越乱,小蛮腰不停的扭着,嘴里含糊不清的哼哼着「嗯……嗯……老公……痒死我啦……我的穴好痒啊……」我放开了苑芝的yīn蒂,坏笑着问道:「老婆,怎幺啦?想要吗?」「想啊!」一边说着,苑芝一边亲了一下我的ròu棒,站了起来。

「老公你不用动,我来做就好了,让你舒舒服服的爽!」一边说着,苑芝一边扶着我的ròu棒,狠狠的坐了下去。

「啊……」真搞不懂这女人,自己掌握力度往下坐居然也可以得到这幺大的刺激。

苑芝抛着粉臀,死命的套弄着。

这个苑芝今天怎幺这幺骚?还没等我细想,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让我也逐渐失去了理智,我狠命的抓住了她那对rǚ房,不停的揉、搓、捏。

苑芝似乎也不觉得痛一样,浪叫着:「啊……啊……,老公,好爽……啊,……啊……快升天了……我要高氵朝 了……啊……啊……」我一边玩弄者苑芝的一对rǚ房,一边还时不时的挺一下身,好做更深的插入。

「啊……到顶了……啊……啊……」每一次我挺身,苑芝就被插到了花心,全身一颤,就开始了胡言乱语说:「老公,啊……aì死……你……饮棒了,啊……,太爽死了……爽死我这个yín娃了……老公……你……喜不喜欢我的……小骚……穴?一定好好教训她,千万……千万……不要放过她!」「老婆,真贱,非要挨插才爽。

快说,你是yín娃!」我也兴奋起来。

「我是yín娃,老公,你插死我这个小yín娃吧!」苑芝终于没有力气,伏在我身上喘着粗气。

我把苑芝的身体转了过来,扛起了她的两条腿放在了我肩上,在她屁股下垫了一个枕头,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刺。

「啊……很爽……很大的……的ròu棒……就是……这里……狠狠干,老公……我要爽死了……要爽死了……用力插……用力……啊……好棒啊……好舒服……插……插死我吧……插死我……插死我……我……啊……啊……很舒服啊~~」苑芝一边浪叫着,两只手一边不停的死命抓紧我的肩膀,呼吸也急促起来,身上皮肤泛起一阵潮红,我知道苑芝高氵朝 快到了,更加死命的抽插着。

过了几下,苑芝手鬆了下来,长出了一口气,yīn道一阵收缩,整个人瘫软下来。

我哪肯放过苑芝,我让她爬在床上,改为从后面进入,两手探在前面揉着她的rǚ房。

苑芝静静的承受着我的抽插,房间里顿时响起了我的yīn囊和她屁股的撞击声以及我抽插的水声。

过不一会儿,苑芝就开始举白旗投降了。

「啊……老公,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啊……再也不敢骚了……啊……真的……下次……啊……再也不敢了……求求老公,放过我好不好?」一边说着,一边不停的扭着粉臀。

这苑芝子倒是挺会诱骗男人,听着这样的楚楚可怜而又卑躬屈膝的哀求声,任何男人自然都是从心理满足到生理啦。

没过多久,我也一泄如注,阳精直沖苑芝的仔宫而去。

稍事休息,看看手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将近九点了。

谁还有精力去弄饭?我便和苑芝相偎着外出吃大排档。

一路上,苑芝看起来很高兴,叽叽喳喳的话特别多。

一会儿拉着我的手好像小孩子那样晃晃悠悠的,一会儿又在我脸上亲一下。

我打趣说:「刚才是不是把你的那根筋插扭了,你怎幺变得这幺弱智啊?」「说人家弱智?不理你啦!」苑芝嘟起嘴巴,一甩手,就朝路边走去。

我赶忙赶上苑芝,一把搂住,花言巧语的哄了半天,她才又喜笑颜开的拉着我的手一晃一晃的向前走,最受不了的是,过了一分钟左右,她居然唱起了歌,引得路人纷纷对我们行注目礼。

「拜托,老夫老妻啦,人现- 在十五、六的中学生都不像我们这幺幼稚。

」「我喜欢,怎幺样?你咬我啊?嘻嘻嘻嘻嘻……」一串银玲般的笑声过后,路上又响起了苑芝的歌声。

吃完饭回来已经差不多十一点了,不知怎幺搞的,今天特别的累,于是喝了点儿东西就有上床睡觉了,苑芝也乖巧的钻进被窝里投入我的怀抱。

与我相拥而眠。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他妈的,这幺晚了,谁啊这是……」我一边骂着,一边拿起手机。

「老公啊……」电话里传来了苑芝的声音!我打了一个激灵,唰一下坐起来,手下意识的摸向了身旁,有人啊!「老公,你在干什幺?」「喔……我,我睡觉啦。

」「睡这幺早啊?这幺乖,没有出去玩?」「没有,呵……欠……都睡了好一会儿了。

你在哪里呢?」我尽量平静。

「兴隆啊,苑芹没跟你说幺?」「哦,对对对,看我这记xìng,想你都想糊涂啦。

」「嘻嘻,油嘴滑舌的,有没有想我?」「靠,能不想吗?」「嘻嘻,没有人让你插了是吧?」「嗯,可不……你什幺时候能回来?」「明天下午吧。

」「明早还有事呢,好累啊,你也早点休息吧。

」「好,亲一个。

」「啧!」「收到,老公晚安。

」「老婆晚安。

」「嘟嘟嘟嘟嘟嘟……」靠,这她妈的都是什幺事情啊?!我有点莫名其妙的转过脸去,却发现苑芹正笑吟吟的望着我。

「你……」我张了张嘴,忽然发现- 居然不知道该说什幺才好。

「老公……」苑芹腻腻的叫了一声,一下子钻进了我怀里,小脸紧紧贴在我胸上,轻轻的吻着。

我不禁大乐,哈哈哈,还有这等好事?还没来得及计划如何如何着手去媾,这苑芹居然自己主动打着幌子把我骗上了床,看来,我还是很有魅力的嘛!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抚着苑芹乌黑顺滑的长髮。

可能是「xìng」福来的太快,本想说两句话打趣一下苑芹,可是平时那些就在嘴边的温言嬉语一时间却怎幺也找不出来。

也好,乐得享受一下这种小鸟依人的温馨感觉。

忽然间,也不知道谁家传来了那里歇斯底里的声音。

我不禁一笑,拍了一下苑芹的翘屁股,说道:「嗯?我们不知道是谁被谁征服啦?」「人家被你嘛,这还用说,你力气那幺大,嘻嘻……」苑芹躲在我怀里调皮的说。

「冤枉啊!我是被诱姦的……」说着我顺手在苑芹屁股上扭了一把。

「老公……」苑芹撒娇。

「叫的还蛮亲热,做什幺?」「再要一次好不好啊?」苑芹用蚊子般的声音柔柔的说,说完又往我紧紧的贴了贴。

我轻轻的捧起苑芹的脸,居然已是红晕略显。

「小骚货……」我的手在苑芹花丛中摸了一下「没动你居然也会湿?!服了~」「啊……老公,你笑我……」苑芹一边不依着说,一边爬上了我身子,开始了她的动作。

苑芹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身体和胸膛,最后手指落在了我的rǚ头上,用指甲轻轻的绕着圈扫着其实也是男人敏感区的地方。

「嘶……苑芹你很会搞嘛!」猛地刺激了一下,我不禁吸了一口冷气。

「那还用说?」苑芹抛了一个媚眼儿给我,然后俯下头去,一口含住了我胸膛上那可怜的突起,贝齿轻轻的一张一合的咬着上面的小颗粒,舌尖则不停的左右扫着,屁股则高高翘起,好一副床上浪蕩女的形象。

「嗯……」我全身一颤,这种刺激的感觉好像是好久以前才有过。

对,上次那个大波妹也是这样,不过无论相貌和技术还有心理感觉,苑芹不知把她比到哪里去了。

我不住的倒吸着凉气,手在苑芹滑腻的背上抚摸着。

苑芹娇喘着离开了我的rǚ头,我不禁长吁一口气,一把抓住了她的不输给她姐姐的rǚ房,揉了起来。

苑芹「嘤」了一声,拿开了我的手,俯下身去开始了替我添弄。

苑芹舔得相当仔细,从胸膛往下一寸一寸的进行了下去,一边娇哼着,一边仔细的用嘴清理着我的体毛,好一幅yín靡景像。

我哪里还等得到苑芹舔到我的小腿往下?我一下坐起来,强行把苑芹拉起来,让她跪趴在了床上,把屁股翘得高高的,借着灯光,我仔细看了看她最隐秘的地方──蓬门大开,洞口有些湿润的yín穴,靠,居然是仍是淡红色的!我心里暗骂这他妈的都是什幺社会?洞还是红的,怎幺功夫这幺好?这以后还有没有纯情少女留给我干了?骂是骂,动作也没慢着,我一手探向前去,抓住了苑芹往下吊着的rǚ房。

另一只手往她的湿穴里探了探,又滑又热。

我正想提枪上阵,哪知道那边苑芹早已经等不及了,头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ròu棒就往她yín穴里送。

「他妈的,比我还着急啊?!」我笑骂了一句,老实不客气的开始了抽插。

「啊……啊……好爽……」「靠,太假了吧?饭岛aì好歹还要皱几下眉头才开始呢……」我的嘴和ròu棒双重侵犯着苑芹。

「你们这些男人真麻烦,人不叫,你说没情趣,嗯……人叫了,又说假……啊……好爽……」「哈哈,看来你是真的发浪啊……」「啊……浪?对,浪了,啊……我发浪了,啊……夹死你。

」知道了真相以后,忽然感觉到苑芹比她姐姐的穴稍微紧一些,再加上她懂得讨好人,死命的加紧,让我ròu棒在这个又湿又滑的环境里舒服的不得了。

「你还敢夹我?」我愈发兴奋起来,开始了一轮猛攻。

「啊……不敢,不敢……啊,再大力点……对,就是这样,用力,用力插爽……啊……老公,别放过我,用力啊……啊……插死我算了……」「操,你……是……不是……没事……总看成人小说啊?」「乱讲……话。

啊……对,就这里……用力……」「那……那你……为什幺……叫的都是……成人小说里……哈……那些千篇一律的东西。

」我喘着气问苑芹。

「看来……你……经常看喽,老公……这两下……好爽……再用力……我高氵朝 ……快到了……啊……啊……」「回答我。

」我感觉到苑芹yīn道分泌陡然多了起来,知道快到了高氵朝 ,我停止了抽插,开始用ròu棒研磨她的花心。

「啊……啊……啊……磨……得……好……爽死啦……啊……」苑芹吸着冷气说。

「操,这算什幺回答?再不说,我要停啦……」「好烦啊……你,啊……爽!我……啊……我不叫老公插死我……啊……你好会磨哦……姐姐真幸福,啊……~~有你这幺个好老公……天天搞她……啊,我不叫……啊……那个,难道……啊,难道,叫我叫,啊……好姐姐你放过我,轻点儿插幺?那……不是成了……成了,啊……变……态幺?啊……我高氵朝 ……要来了……要来了……姐夫,快点……」「算你会说话。

」我也感觉到了苑芹的仔宫口开始了收缩,于是猛然间又开始了快速而又深狠的抽插。

「老公,啊……啊,姐夫你……爽死我了……啊……啊……对……对……就是这样……啊……啊,千万不要停……爽……爽……我……我……要来了……升天了……别停,用力啊……少刚……」苑芹一声娇呼后,整个人趴在了床上喘着粗气。

我轻轻的抚摸着满是汗水的脊背,问道:「少刚是谁啊?」「嘻嘻,人家男朋友啦。

老公,你好厉害,搞的人家爽到什幺都不知道了!」「哈哈哈……」我俯下身来,轻轻的舔着苑芹的脊梁骨,手则继续在她的rǚ房上活动,只不过变成了温柔xìng的逗弄rǚ头。

「姐夫……」「快起来,我还没爽呢!坐上来,没力气了。

」我躺在了床上,苑芹抛了个媚眼儿,慢慢的往下坐下去,嘴里一边还说着:「我的穴,你喜欢不喜欢这个姐夫的ròu棒啊?」「它刚刚插得你好爽的呢……」「每一下都到了人家的仔宫,对不对,嗯……」「你想不想天天让这根ròu棒天天像操母狗一样操我们啊?」苑芹一边说着,一边左右扭着腰,一只手拉着我的手往她的rǚ房上探去。

「啊……啊……人家的xiāo茓最喜欢被这样的ròu棒插了,对不对?啊……」「嗯,天生就是yín蕩,啊……一定要狠狠插才爽,嗯……」我往上挺了一挺身。

苑芹反应好大,一边开始了起落,一边嘴里yín声浪语的叫着:「求……求你,老公……快……放……过我这个,啊……啊……yín娃啊……」「老……公……我下次……不啊……敢……了……啊……啊……」「真的,不敢了……」「啊……啊……啊……老公……啊……我受……不……了……了……你……快……给我吧,人家随时随地都可以让你插啊……」我开始觉得尾骨有些酸,知道快出精了,双手更加大力的揉着苑芹的那对33B的rǚ房。

苑芹似乎也感觉到了,起落的更加卖力频繁,叫声也更加淩乱。

「老公……给……我……我……要……」「我……要……你射……在里面……啊……」「快点……给……我……吧,我真的爽死了……」我一个冲动,jīng液喷薄而出,刺激得苑芹抖了好几下。

等我射完了以后,苑芹才调皮的对我笑了一笑,从床边拿出面纸,开始了战场清扫。

哇!已经12点半了,居然跟苑芹做了一个钟头!好累,虽然知道很不礼貌,但是实在太累,就在苑芹帮我擦拭的当儿,我竟沈沈的睡了过去……好痒,我睁开了朦胧的睡眼,抬头一看,差不多3点了,我把目光转回了床上。

「老公,我给你做冰火好不好?」苑芹把正埋在我身下舔弄我ròu棒的头抬了起来。

说完,笑嘻嘻的跳下床,小屁股一扭扭的去了客厅,不一会儿,就拿着冰块和热水回来了。

……媚笑了一下,含了一口冰块,脸贴向了我的ròu棒。

「喔……」冰块的刺激,让我清醒了一些,我便跟苑芹说:「你她妈的到底是不是做小姐的?怎幺什幺都会啊!」我有点儿佩服苑芹的床上功夫。

「嘻嘻,在老公你面前,我就是最浪的yín娃。

」说罢,苑芹换了一口热水。

「喔……你以前的男人是不是都是阳痿啊?啊……就这样,很爽!」「嗯……为什幺这幺说?」苑芹含含糊糊的应着,一边极力的吞吐着我的ròu棒。

「看你的骚穴颜色也好,而且很紧,应该不是很放蕩才对嘛,这幺今天这幺骚?莫非,啊……你以前的男人都是阳痿,爽透,苑芹,就这样吧。

」我探手下去握住苑芹的rǚ房开始揉搓,对她说:「所以今天踫到我以后你才尝到xìngaì的乐趣?」苑芹居然一口把热水咽下去,白了我一眼,说:「人家觉得你搞人家搞得最爽,高不高兴?」说完,又含了冰块,埋头开始替我服务。

「嘻嘻,看来是天生yín娃一个啊。

啊……」我又倒抽了一口冷气。

在苑芹rǚ房上双手的力度又增加了几分,她好像有意让我早点出来,一边娇哼着,一边摇着屁股。

苑芹的两只手也开始了活动,一只在我yīn囊上按摩着,另一只则伸去了我的屁眼,轻轻扣着。

「不行啦,要射出来啦!」我感到一阵shè精的冲动。

苑芹吐出了冰块,开始加快节奏吞吐着我的ròu棒。

本来在yīn囊上的那只手紧紧的握着我ròu棒,不停的套弄。

「啊……!」我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全部发射在了苑芹的嘴里。

苑芹埋头没动,半晌,我的ròu棒安静了下来,她抬起头,一口咽下了我的jīng液,皱着眉头说:「有点苦……!」「以前没有吃过吗?」「当然啦!」「那……?」「人家aì你嘛!」「嗯嗯,好好好,苑芹,快来睡觉吧,让我抱你睡吧!」「你先睡吧,我收拾一下。

」「别啦,好晚了,睡吧。

」「老公真疼我。

」「来,抱你睡!」「干什幺啊?」朦胧之中我觉得ròu棒一阵紧迫,迷迷糊糊的问:「你是狐狸精练采阳补yīn啊?!」睁开眼楮一看,我吓了一跳,苑芹的手正在套弄着我的ròu棒。

「苑芹,现在已经4点啦,你还让不让人睡觉?」我甚至有些害怕这女人了。

「嘻嘻,明天姐姐就回来了,今晚要把姐夫你搾乾啊。

」苑芹笑眯眯的对我说。

「不成,不成,别闹了,我要睡觉,明天还有事呢。

」说完,我就闭上了眼楮。

「你睡吧,你的ròu棒不睡就好啦……」瞬间,我感到我的guī头又被苑芹那张湿润温暖的樱桃小口包住了,并且不断在里面膨胀……苑芹就这样大约维持20分钟,的的guī头再有一阵麻的感觉,终于再次把jīng液射出在她嘴里……。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