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今天遇到了猪哥]

[今天遇到了猪哥]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臣习楷在大陆丢了个问题给月娥,要她在台湾寻求IC设计和通讯主被动原件的协力厂 ,尤其是通讯原件,要有自己的研发与设计部门,因为大陆工厂的新商品排线量产, 成品出现瑕疵,探讨后才知道,购进的晶片组和自己研发的原件对冲,并不是很稳定 ,要是时限内不解决,公司恐怕要支付客户大笔违约金,偏偏大陆找不到合适厂商, 更别谈技术奥援月娥听完简直气炸了,对着电话另一端的臣习楷破口大骂,要他自己 想办法,说他整年都在大陆,台湾的本公司压根不关心,还问臣习楷是不是大陆包了二 nǎi,夜夜爽到忘了我是谁,脱口说起臣习楷床上只有三分钟的热度,你的二nǎi是看上你 哪一点,偷吃的事被月娥说中,臣习楷连吭都不敢吭一声,月娥越骂越是上瘾,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连离婚都搬出来,臣习楷背着月娥在大陆胡搞,坏事全被猜中,自知理 亏更是不敢发声,看来我得要开始选择跟月娥,或是跟爸爸啰。

月娥骂归骂,公司她也投下不少心血,只是问题来了,有哪家厂商会平白提供自己的 研发技术,几天下来,月娥连续拜访了好几家厂商,技术不到家没打紧,还开出苛刻 的合作条件来,看来公司的营运又要出问题,月娥满腹的牢骚,想起几年前因为臣习楷 的粗心,公司莫名奇妙的被倒帐,没想到现在又搞出烂摊子,更气人的是,自己又要 收尾擦屁股,这礼拜要是找不到协力厂,那可惨了,想着想着嘴里不禁赌烂的唸着, 大不了公司就让它倒,自己乐得清闲,这家要是没个结果,就剩前面街口那家,月娥 嘴里虽然碎碎唸,但公司要是倒了,对自己也没好处,走进了会议室,心里祈祷幸运 之神的眷顾,看着对方公司的人进来,一颗心忐忑不安。

「王总你好。

」月娥微笑道,稍稍自我介绍后,递上一张名片。

「没想到林副总这幺年轻。

」王总边说边瞧着一身OL装的月娥,一脸笑嘻嘻,接着 说:「林副总,到我办公室谈好了,这会议室有人等着用。

」说完便带着月娥到他办 公室,亲自倒杯咖啡给月娥说:「林副总在沙发坐一会,我交办秘书一些事情。

」月娥自己公司的首席办公室,跟这间办公室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心想大公司果 然大手比,一会王总走进来,月娥拿出资料,起身递给王总:「真对不起,王总这幺 忙我还来打扰,之前我有同贵公司的黄经理讨论过,他说合作应该没什幺问题。

」王副总边看资料边说:「黄经理有跟我提过,他还直夸林副总,人美又年轻,商业见 解分析的头头是道,还说有妳这样的上司,公司员工一定天天充满气。

」月娥笑着说:「王总你过奖了,你也很年轻,倒是我很少进去公司,你一直喊我副总 我有点不习惯,我看你还是叫我月娥就好了。

」王总说:「好吧,那我就叫妳月娥,倒是我已经五十几,算是老人家了。

」「哪会啊,王总看起来不过四十出头,成熟稳重,一定很有女人缘………」月娥话没 说完,王总已经呵呵地笑出来。

「月娥的嘴真是甜,我老婆要是像妳一样,那我天天準时回家吃晚饭。

」王总说完两 人都笑出声来。

月娥见王总翻看资料,眉头不时微皱,不停询问月娥相关细节,看来并不是很顺利, 为了解说方便,月娥坐到王总身旁,一边寻求技术上的转移,一边说着合作后双方能 穫得的利润,王总听了一会,开始摇起头来,又问了月娥好几个问题,急得月娥直问 有哪个地方不对。

王总皱起眉头说:「月娥,合作是没问题,只不过没办法在妳要求的时间内完成。

」 月娥听完可紧张了,急忙地问:「那需要多久时间?」看着月娥神色略显不安,王总倒是一脸泰然,淡淡的道:「公司的设计製程都已经排 满,如果先帮妳,快的话也要半个月。

」这下子可让月娥沈默不语,心里思量着要怎 幺办才好,王总忽然道:「我们还蛮有话聊的,这样吧,我安排看能不能让妳们公司 插队。

」说完手便往月娥的大腿轻拍,拍完也不收手,还摸了起来。

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月娥心里盘算着,今天遇到了猪哥,公司的问题,又不能放手 不管,月娥陪笑道:「那真要麻烦王总了。

」「有什关係,我帮妳,妳帮我啰。

」王总大胆地拉起月娥坐到他的大腿上,得意的笑 着说:「月娥,我有还有几问题要问妳。

」「王总你说,人家知无不答。

」月娥迎起笑脸,心里却是暗干着,还真以为你很有女 人缘,我呸!看了就让人倒胃口。

王总开始对月娥做起身家调查,听月娥说她已经结婚,还有我这个兔仔子,一脸不可 思议,王总要月娥脱去外套,起来原地转个几圈,边看着月娥转圈边猛摇着头,还是 不相信,倒是听到臣习楷常待在大陆,嘴角露出丝丝笑意,拉着月娥跨坐在他的大腿, 两手也不客气,便往月娥的胸脯一阵摸揉,王总越摸越不过瘾,开始解开月娥衬衣的 纽扣,月娥今个儿来可是有目的,怎能白白被吃豆腐,看着王总摸上瘾,也不忘提醒 合作的事,王总虽然答应,月娥却觉得好像是在敷衍搪塞,一点也没有诚意,王总脑子只有月娥现在正跟他合作,等一下的合作会很更密合,美色当前,其它的事慢慢再 谈,月娥衬衣扣子一粒粒被解开,王总拉起了胸罩,一对大nǎi随之晃动,更让人垂涎 三尺。

王总摸揉着nǎi子说:「月娥,妳的nǎi子真是棒,又挺又柔软,这对大nǎi子是我见过最 优的。

」说完抱着月娥走到办公桌旁,让月娥上半身平躺桌上,两手又揉起nǎi子。

「嗯……王总你坏,你都是这样对待客人…嗯…」为了公司,月娥只好走一步算一步 ,嗲声嗲气呻吟道:「王总…嗯…你摸的人家…好舒服…嗯…」有苦难言的月娥,自 己的nǎi子正被摧残,本该大声呼救,没想到还得低声下气的配合,越想越干。

「月娥真是看不出来的骚,待会我会让妳更舒服。

」王总满脸yín威,双手把玩着月娥的nǎi子,已经是笑得合不拢嘴。

「那我们的合作案…」月娥还没说完,王总埋首吸吮起nǎi头,嘴巴发出嘶嘶的声音, 「嗯…不…要这样…嗯嗯……」月娥决定见机行事,虽然常被白玩,但可没失身,底 线可是坚不失守,不过这合作案若是谈成,那就另当别论了,「嗯…王总…你答应人 家的事…嗯嗯…一定要兑现…噢噢……」王总抬起头说:「那就要看月娥的表现了。

」揉着月娥的nǎi子说:「怎幺可能结婚又 有小孩,光是nǎi头怎幺看都不像。

」王总又埋首吸吮着nǎi头,魔爪开始伸向月娥的下 半身。

王总将窄裙捲到腰际,见月娥不着丝袜,省去了脱丝袜的动作,更是乐得开怀,月娥 对王总只觉得噁心,但随着慾火慢慢的被挑起,抗拒的力道变小,燥热的身体也激得 yín水开始分泌,王总yín笑地拉下月娥的小三角裤,手往月娥浪穴摸去,yín水跟着沾黏 在手指,王总可耐不住xìng,起身脱去长裤,掏出已经竖立许久的黝黑家伙,一屁股坐 上他的宝椅,示意月娥为它的ròu棒先来个暖身运动,月娥为了公司牺牲小我,乖乖走 向王总跟前,缓缓的蹲下身子,手握住ròu棒上下套弄起来,王总似乎对月娥的服务不 甚满意,抓着月娥的头往ròu棒上靠,硬是要月娥含着喇叭吹奏乐曲来。

月娥对这码事可不含糊,驾轻就熟,但想到万一玩完后人财两失,那多不划算,轻轻 的道:「嗯……王总,你这幺急干嘛。

」说完捧起nǎi子对着ròu棒玩起夹夹乐。

「喔……月娥的大nǎi子真是柔软,真爽…喔…」月娥的nǎi功让王总喔喔的喊爽,忍不 住闭上眼,享受月娥这高级的rǚ交服务。

「嗯…王总…你的大ròu棒爽不爽…嗯…」月娥停下nǎi子的动作,手握住ròu棒说:「王 总,我们先签个合约,等会你要怎样,人家都听你的。

」听完要先签约,王总睁开眼睛,眼神闪烁不定:「月娥,我答应妳的事一定算数,妳 这幺说好像不相信我,不然………」话没讲完,内线电话已经响起,王总按下免持听 筒,秘书告知朱立委头先生已经到了,刚走进会议室。

王总挂上电话,一脸不情愿暂 别眼前的美人,看来朱头立委不能得罪,起身打理服装说:「月娥先在这等,我一会 就回来。

」说完便丢下月娥,急忙的赶去会议室。

月娥被这幺一丢下,一时也不知道待在这要干嘛,只是身体的温度极速上升,实在有 点忍不住,月娥轻咬下唇,竟然坐到王总的宝座揉起自己的nǎi子,手指正要放进嘴里 舔食,突然看到王总桌上一叠文件,有本资料不就是上次交给黄经理的,忍不住好奇 心的驱使,偷偷的抽出来瞧瞧,月娥面如土色,原来这是公司商品的测试报告,王总 的公司技术根本达不到要求,问题依旧存在,看完后月娥傻傻地当场愣住,一会便破 口大骂,真是姦商,吃人不吐骨头,月娥将资料归位,整理好仪容走出办公室,还要 王总的秘书转告,说是她的问题已经解决,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出来后月娥干在心里,看看手錶,时间刚好还来得及,快步的前往最后一家厂商,也 可能是最后的希望,进去后月娥怒气沖沖,明明已经约好,竟然被放鸽子,Fuck   Shit…... 不断脱口而出,要离开时还撞了人家的员工,自己的资料散落一地,月娥的心情坏到 谷底,迁怒在别人身上,连对不起也不想开口,被月娥撞到的员工倒是挺有礼貌,帮 月娥收拾起资料,让月娥觉得不好意思,正要开口道谢,抬头一看,撞到的竟然是泽玮,只见泽玮满脸笑咪咪,带着月娥到他的办公室,门上职称的狗牌,才刚被拆下,办公室近三十坪大,想必是身居要职,细细问过才知道,原来这是他老子的公司,妈 妈听完忽然生起气来,手往泽玮的耳朵重重的一拧,痛得他哎哎叫,月娥将来这的原 委告诉他,眼框渐渐泛红,抱着泽玮竟啜泣起来,害得泽玮手足无措,只能轻拍月娥 的背膀,还要她别哭,不然外头的人听见,还以为他干了什幺坏事,倒是月娥,天不 怕地不怕的,噘起嘴来死抱着泽玮不放,还要他一定要帮忙。

泽玮长得像月娥死去的弟弟,月娥对他特别的照顾,三天两头去电嘘寒问暖,但没想到他竟是含着金汤匙,真是人不可貌相,怎幺看都不像是富家子弟,而他这副总是他 老头子在公司帮他安的职位,偏偏他兴致缺缺,说他哥和嫂子的能力都不错,所以很少进公司,但他老头常为此不悦,有事没事就找他来公司训话,今早他老子电话里骂的兇,不来露个面不行,月娥听完骂起泽玮,问他为什幺都没说,害她这些天吃不好睡不好,泽玮摊摊手,说月娥没问,也没必要拿这出来炫耀,月娥看着一脸老实的泽玮,想想也没错,是自己死缠着人家,泽玮要月娥随便坐,签完几个文件就好,只见他拿着触笔,在触控式的电脑面板挥舞笔桿,看来这是间完全e化的公司,泽玮认真的神情,让月娥忍不住多瞧几眼,再看这办公室,应有尽有,反而把王总的办公室给比下去。

看着泽玮签完文件,月娥笑嘻嘻拿起资料说:「我的好弟弟,可以谈正事吧。

」「当然可以。

」泽玮从小冰箱拿了瓶冷饮递给月娥,便往月娥的身旁坐下,仔细看着月娥的带的资料,两人谈论公事,月娥还将她被王总吃豆腐还差点失身的事,毫不保留的一一託出,泽玮却是笑而不语。

泽玮翻看资料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把月娥搞得一头雾水,问道:「我的好弟弟,你笑什幺啦?没问题吧!?…」月娥边说,身体不停往他的身上靠去。

「月娥姐,妳什幺时候成了坐檯小姐。

」泽玮笑着亏起月娥来。

月娥一手抓着泽玮的手,摸向自己的胸脯,一手往他的鼠蹊部摸去,面带挑逗的说:「你们公司要是提供技术给我,你想怎样我都会配合,要是不提供技术给我,我真要要下海去捞钱了。

」泽玮毫不客气,狠狠给月娥的nǎi子一爪,让月娥叫了出声,笑笑的说:「月娥姐在我心里完美的形象,已经破灭了,呜…呜…」看着泽玮故做哭泣的模样,月娥忍不住笑说:「姐姐本来就是要疼弟弟,再让你多摸几下,还有你刚刚笑什幺?」说完拉着泽玮的手又摸向自己的胸脯。

泽玮转述王总在业界的xìng事,还有他们公司的状况,月娥听完恍然大悟,还好身体只被白摸,要是被白上就亏大了,泽玮说技术移转是不可能,这下月娥的心情一阵低落,脑子闪过王总对他的侵犯,心想该不会泽玮也玩这套。

看着泽玮专注的神情,月娥悄悄的解下衬衣纽扣和胸罩扣环,拿走泽玮手中资料往桌上丢,便跨坐到他的大腿,轻声地说:「副总,你想怎样人家都会答应。

」缓缓的挺直上身,两粒nǎi子便往泽玮的脸上擦。

「月娥姐,妳误会了……」泽玮话说一半,月娥突然捧起nǎi子往他的嘴里头塞。

月娥挤弄泽玮嘴里的nǎi子,提高嗓子说:「误会什幺,你们大公司不都是这样。

」说完屁股开始上下摆动,接续道:「副总,你可不能白吃哦!」泽玮被月娥这幺一搞,裤裆凸了起来,吸吮nǎi子一会,泽玮忽然用力咬了一口,让月娥直喊痛,nǎi子也不给不听话的弟弟含,泽玮笑着说:「合作当然可以,问题是妳要的技术移转是不可能,这技术是政府列管项,没法转移到大陆,月娥姐想到哪去。

」泽玮吻着nǎi子说:「月娥姐妳这个样子,会让我控制不住。

」说完两手对着月娥送上的nǎi子大方地摸揉。

「你……你还摸,想点办法啦……」月娥急归急,先前的慾火慢慢被挑起,屁股仍旧不停上下的轻摆。

泽玮笑笑地要月娥乖乖坐好,拿起月娥公司的资料,自个埋首于电脑,调出公司资料,月娥哪坐得住,走到他的身旁,捲高窄裙便往泽玮大腿坐去,抓着他另一只手,往自己的nǎi子揉,月娥看着电脑秀出一张张电路图,和一颗颗的IC原件。

月娥焦虑的问道:「好弟弟,可不可以!?」泽玮揉着月娥的nǎi子说:「找到了,刚好我们有研发这方面的晶片,和妳要的相距不远,加到妳带来的半成品,马上就可以测试,月娥姐,妳先把衣服穿好。

」有一线曙光,月娥也可以鬆口气,但身体热烘烘,不散出热气怎行,月娥不屑的说: 「副总底下没有人可使唤吗?你按个内线叫个人就成了,怕我碍事我就进你的盥洗室 迴避。

」月娥不肯把衣服穿好也罢,还脱个精光,衣务全往桌子下扔,还原地转个圈展现她诱人的胴体。

泽玮可看得心跳一百,竟然ㄠ不过月娥,自己也不吃亏,便按了内线找人,一会有人敲门,月娥竟往桌下躲去,让泽玮哭笑不得,只得将倚子拉近桌子,谁知正在交办事情,月娥的手拉开泽玮裤子拉链,将硬梆梆的ròu棒给揪了出来,张口就含了起来,差点让泽玮叫出好来,泽玮快速交办下属,月娥嘴巴吸吮的力道也跟着快速加重,下属走出办公室,月娥依然舔食着ròu棒,泽玮享受月娥的口技,还不忘告诉月娥,测试若是通过,协力方面没问题,下班前就会有消息,果然有人拉拔好办事,好几晚无法安稳入眠,总算可以睡个好觉,这令月娥振奋的消息,捧起一对nǎi子夹弄ròu棒,没一会嘴巴更卖力地吸吮ròu棒。

月娥吐出ròu棒,嗲声的说:「嗯…只有弟弟享受,那姐姐怎幺办……」泽玮的脸突然红起来,好像在做什幺决定,但面对月娥凹凸有致的身材,哪能抗拒,没一会开口道:「月娥姐当然也要享受,让弟弟帮妳服务。

」月娥见泽玮準备行动,两手扶着桌缘,上半身微微下弯,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回头对着泽玮说:「嗯……好弟弟,姐姐想死你了……嗯嗯……」但忽然想起以前的泽玮,对自己谦恭有礼,冷的很,今天怎幺变了个人,该不会以前都是装的,月娥边想,泽玮的ròu棒已经贴上屁股,ròu棒的热度烫的很,月娥不由得暗暗偷笑,心想等会看我怎幺整你。

泽玮伸手摸向月娥的胸脯,轻揉慢搓着大nǎi,月娥想捉弄泽玮,反倒极力压制自己的慾火,奈何被aì抚的nǎi子经不住柔情攻击,nǎi头渐渐回应,缓缓的直挺起来,泽玮不断亲吻月娥的粉颈,在耳根处不停哈气,月娥身体的热度更加速增温,屁股缓缓的左右摇摆,和ròu棒擦出火花,弯曲身体的自然摆出一道弧形。

泽玮将棒子贴在屁股沟,打起壕沟ròu搏战,磨擦一会蹲低了身子,吻起肥美的屁股,双手掰开月娥股ròu,就往月娥的屁洞舔吻,舌头不停往里面钻,月娥扭动着屁股,身体有种未曾有过的酥麻快感,泽玮舔吮月娥的屁洞,舌尖当成抽插的家伙,口水成了辅助的润滑油,两手在月娥的股沟间打转,又在大腿根步和穴口处来回抚摸,手指却没进穴里一探究竟,月娥浑身骚痒,舒服至极,心里对泽玮的口技,和aì抚的技巧讚赏不已,只是脑海闪过许多疑惑,泽玮怎幺知道我的屁洞特别敏感?该不会他有特殊僻好?月娥不再多想,忍不住柔声的呻吟:「阿…玮…好好…嗯…噢噢就…是那…里喔……嗯嗯…」「啊……泽玮嗯……万一有人进来怎幺办嗯……噢噢……」泽玮也不回话,好像一点也不担心有人来打扰,贪婪的舌头依旧犀利,舔得月娥受不了,嘴里呻吟声越来越急促,除了屁洞,其它地方他连碰都不碰,就是因为没碰,月娥的屁洞爽到茫酥酥,浪穴却是痒的吱吱叫,想开口要泽玮别只碰屁股洞,又有点捨不得。

「啊啊…唔……噢噢…好…爽…嗯嗯好…嗯……要死了……噢噢…」月娥屁股的摆动却越来越强烈,摇摆的动作也更有节奏,忽然娇声骂道:「噢…臭男人……嗯嗯……别只玩……屁眼嗯嗯……人家噢噢……那也要……」泽玮却是有听没有懂,一心一意的贯彻始终,屁洞里似乎埋有宝藏,拼了命的向前开採。

月娥压不住慾火,身子弯曲,腾出一手伸进自己的浪穴抠弄,搅的yín水不停渗出,连带沾黏到黑色草原,嘴巴是不停的叫好,泽玮停下了所有动作,起身拉直月娥身子,身体紧贴在月娥身后,棒子竖的高高,火热压在月娥的屁股上,月娥越想越担心,门也不去锁上,真有人进来怎幺了得,但一想到要是有人进来,不知道为什幺,全身就亢奋不已,越想越是放浪,右手伸往自己的屁股,握起泽玮的棒子轻轻套弄,只见泽玮左手绕过胳肢窝,轻轻搓揉月娥的nǎi子,右手寻穴,正穿越被yín水浸湿,宛如下过雨的黑色草原,突然停住不前,对着黑色草原轻轻的拨撩,好一会,才姗姗来迟到达穴口处,泽玮拉开月娥套弄他棒子的手,让月娥把玩自己闲着的一颗nǎi子,右手五指并拢,顺着月娥的身体曲线滑落,直达流出潺潺yín水的浪穴口,开始磨起穴口四周,磨得月娥娇声连连,月娥身体一把火无从宣洩,竟大力揉起自己的nǎi子。

泽玮手在穴口折腾一阵,才正式探进潮湿的浪穴,搅动春水,月娥被搅得春心蕩漾,屁股不停的磨,不停的摆,双脚垫着脚尖,屁股微翘,只希望屁股上的棒子顺势一竿进洞,泽玮硬是不从,手指在浪穴,不断在前yīn道壁2~3公分处,似乎在搜寻什幺,不停的轻押按揉,试探着月娥身体的反应,听见月娥嘤声连连,手指力道便缓缓加重,柔中带刚,刚中带柔,月娥只觉得泽玮手指押处,特别的膨胀。

「啊啊……那…里…啊阿…玮好…好棒…好会…玩穴…噢噢…噢…」月娥觉得身体越来越没力,脚都快站不稳,哀求着泽玮说:「呜……我…要噢噢…姐姐…好aì你…快给姐姐噢噢……呜…」月娥浪穴的弱点,被泽玮手指押押揉揉,爽到哭了出来,屁股拼死的大力摇晃,两手环在泽玮颈上,两人一阵的长吻,口水换来换去,月娥嗯嗯鼻息连续不断,而一对nǎi子到了泽玮手里,像是有无尽玩法,手由搓变捏,由揉变掐,浪穴里的手指急攻着膨胀的yīn道壁,运起了毛笔手诀的永字八法,逼得月娥的身体开始颤抖。

「阿…玮…姐姐噢…不行…了噢噢…啊……啊啊…」「好啊啊……啊啊……要…死了呜噢噢…臭小…子噢噢……」月娥身体抖动起来,浪穴溢出密汁,尿道口跟着洩出黄色液体,划出一道弧线往桌下喷去,月娥满脸红通羞愧无比,头低低不敢往上抬,嘴巴不断喘气,愉悦的快感传遍了全身,身体只觉得使不上一点力,身体欢愉无限,是从来没有过的,泽玮两手依然持续相同的动作,让月娥的高氵朝 远远流长,几分钟后手指缓缓抽出浪穴,放进自己的口中,吸吮沾黏手指的aì液,一会两手合力aì抚起月娥的nǎi子,月娥忍不住转身献上深情的热吻,两片舌头缠得难分难捨,没想到泽玮的手指,伸往月娥的屁洞口,开始另一波按摩指押。

月娥刚洩身过的身体,异常的敏感,又被这幺押押揉揉,全身的细胞又活跳起来,转身双手扶住桌沿,压低上身抬高屁股,泽玮等不及,握住竖立许久的棒子,抵在月娥的股沟,只待一个动姿就要插入,谁知月娥反手握住泽玮的棒子,竟是牵引入洞,泽玮方才舔弄屁洞遗留下的口水,反而成了绝佳的润滑剂,棒子一釐釐的挺进。

「啊…唔唔嗯…好…痛嗯…嗯嗯…」月娥一边叫痛,一边却不捨让ròu棒抽出,屁股左右摇动,只觉得泽玮的ròu棒,塞得屁洞饱饱,忍不住叫道:「噢……好好…轻点…噢噢……」泽玮放慢抽插屁洞的速度,左手掐揉大nǎi,右手手指摸进浪穴抠弄,手指激起浪穴的快感,好让月娥忘却屁洞的疼痛,泽玮缓缓加快抽插屁洞的速度,月娥身子前后摆动也跟着变快,浪穴手指忽快忽慢的抽插,每一次都往前yīn道壁戳去,软软的yīn道壁不断被激怒,又鼓胀起来,泽玮的手指更是加强敲击,戳得月娥春心蕩漾。

「噢噢……臭…男人…喔好好…嗯痛…屁…洞给…你嗯嗯…噢噢…」「嗯嗯……噢噢阿…玮…嗯嗯好会…插…洞洞…喔喔…啊啊…」月娥手指忽然也往自己浪穴插入,和泽玮的手指一同进出浪穴,噗滋噗滋一同的搅动水花,手指甚至可以感觉得到,棒子在屁洞的抽送,洞穴双重奏,月娥只觉得身体好像要被撕裂,加上两人在浪穴抽插的手指,也让身体快到极限,赶忙使出乾坤大挪移,暂时停下插洞运动,身体一个转身,屁股坐到桌缘,双脚开成M字状,手握住泽玮的ròu棒,引导进穴,ròu棒高速进出浪穴,月娥也不干示弱,双手环抱泽玮的颈部,屁股不断往上摆舞,浪穴里的ròu壁紧紧包裹ròu棒,泽玮不停的往前冲刺,手指还不忘抠弄月娥的屁洞,月娥再也承受不住,饑饿多年的浪穴,终于得到了餵食,穴里的ròu壁更是紧紧缠黏着棒子。

「噢……好啊阿……玮噢噢……跟姐姐嗯嗯……一起……丢啊啊……啊」月娥嘴巴不自主发出欢愉声,身体慢慢的颤抖,两脚紧紧缠绕泽玮的腰,泽玮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棒子发出怒吼,滚烫的精水沖蚀浪穴,烫得月娥叫好连连。

「噢噢……好好…啊…泽玮好…嗯嗯…」月娥大口喘气,想着浪穴长年没有ròu棒的抽插,今晚被肏到高氵朝 ,身体终于得到了解放,抱着泽玮热吻,两人的下半身依然紧紧密合一起,趁着棒子尚未完全软化,月娥屁股不停摆动,让久没被灌溉滋润的浪穴,享受多点温暖,不知多少年没有的愉悦,此刻又重新得到,心里顿时百感交集,似乎往后的生活将从此改变。

两人嘻嘻哈哈在盥洗室沖起鸳鸯澡,月娥又亏起泽玮,说他一定玩过很多女人,不然舌头怎幺那幺灵巧,泽玮摇摇头,说那都是他前几天从杂誌看来的,刚好全用在月娥 昂身上,讲得月娥脸红心跳,尤其是失禁那一刻,至于先前不敢对月娥强着来,是怕坏了在月娥心中的印象,月娥听完抱着泽玮猛亲猛吻,心里半信半疑,却也渐渐兴起许多奇怪的念头,月娥回想刚才的激情,N年没有ròu棒滋补的浪穴,被餵得好饱,屁洞却是传来痛楚,心里开始盘算,泽玮这幺听自己的话,要是好好调教那……抱着泽玮慢慢浮出许多点子,偷偷露出特别的笑容。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