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看秋艳遇]

[看秋艳遇]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转眼已是立秋时节,夜露如期而至为庄稼的成长带来了催生剂。

成熟的五穀杂粮为大家伙带来了财富和希望。

大豆、高粱、谷子、玉米一天一个样,都变得沈甸甸饱盈盈的。

有人种就有人偷,从古至今都有想不劳而获的人。

这时大队里就得安排男人夜间下地看秋。

男人们都愿意看秋,看一次可有好几个工分呢,往地边一睡,翘着二郎腿,凉快的秋风吹着,舒舒服服的就把工分挣到了。

看秋还有些别的好处,那些好处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谁都不肯说破而已我们这村子「幅员辽阔」、物产丰富,四面八方都有庄稼播种,每块地的庄稼都得有人看守。

看秋是祖上就传下来的规矩。

大家伙各自为阵,不準拉帮结伙瞎聊天更不能掌灯打牌。

张三去东南地看玉米,李四就去西南地看红薯,一切听从村长吩咐。

吃过晚饭,不等家里的娘们唠叨,男人们就卷根草菸放在嘴上吸着出发了。

他们肩上扛着一条棉被,新旧不一,胳膊下夹着一卷谷草苫子,或手里抓着一捲筒状蓆子,摸黑往村外田里走。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要在露水「氾滥」的地里睡一整夜,这些铺盖是必不可少的。

相对的他们都不带武器,什幺菜刀、长矛全都在家里窝着,用不着。

我们这的人都有一双铁拳,把手一握就像两柄ròu色的铁锤,这就是我们的武器。

出发前,男人们都不忘跟老婆打声招呼,让贤内助们睡觉时关好门。

有些调皮一些的娘们,听出男人让她关门是啥意思,却故意说不关门,谁要进来就进来,反正也不会少块ròu。

老婆说不关门,男人并不当回事,往往只是笑笑就走了。

他们知道越是说不关门的老婆,会把门关得好好的,而正经八百答应关门的老婆,才需要晚上看秋的男人多长点心眼。

今天我分到了东南地里看玉米,知道了準信之后老婆就吵着要跟我来。

「我跟你一块儿去。

」我知道她也就是嘴上说说当不得真,说:「走吧,正好给我当褥子舒服着呢!」说完朝她眨巴眨巴眼睛。

老婆噘起嘴说:「谁给你当褥子,我才不干呢,我是怕你出事,那块地里有鬼。

」老婆说的也算煞有其事,前年有个姑娘就因车祸死在那附近,她的坟就在那块地里。

老婆要我睡觉时注意把被子掖紧点,别让女鬼钻进我的被窝里吸走阳气。

我是唯物主义者从来不信鬼,就算有鬼钻进我的被窝里,我还要跟她好好扯扯呢!最好是一艳鬼。

从家里出来,带上了「装备」,我準备去看秋。

走在路上,我习惯xìng地抬头往天上瞧了瞧。

今晚是个yīn天,天上儘是云没有月亮,星星也害羞得躲了起来,只在东北的天际,偶尔露一下脸。

我们这里俗称为「露水闪」。

说它是露水闪,因为一点雷声都听不到,好像跟下雨扯不上任何关係。

露水闪速度极快,没什幺遮遮掩掩的,倏然一闪就过去了。

有老人就说不像露水闪,像是鬼眨眼,只有鬼的眼皮才眨得这幺快。

我好歹念过点书知道鬼是骗人的,它说是给人照亮眼前的道路,其实照比不照还糟糕,它照一下,亮一下,只能扰乱我们的视线,使黑夜显得更黑,更暗,更难以捉摸,前面跟塑了一道道土墙差不多。

不过这对我来说无所谓,村里的大路小路我走过千遍万遍。

哪里有个石墩子,哪里有棵弯脖子树,我都熟得不能再熟,就算在这样的黑夜再用布条蒙上我的双眼,我也不会跌倒,不会撞墙,脚丫子也不会迈进村头的水塘里去。

我迈着大步向前走,过了村子西南角的一座小砖桥,我就到了生产队的地里,一边是豆子地,一边是玉米地,中间是一条泥路。

在这里我就更不会走错,因为两边的地里都有无数的虫子在鸣叫,叫声都很好听,它们的叫声好像设置了有声的路标,又彷彿为我指引了一条道,我只管挑没有声响的地方走就行了。

豆子地那边是队里的果园,我看见果园里浮起一片明亮的火焰,知道那是种瓜的老人在摇动火麻秆点烟袋。

挑选好的麻秆剥皮,用草木灰餵过,就成了火麻秆。

火麻秆一点着,就如同青春的火焰一样,不会熄灭。

不用时火麻秆就和平常的麻秆一样,用时摇一摇或使劲一吹,火麻秆就能升起蓝莹莹的明火。

待明火消失,变成暗火,我才继续往庄稼地深处走。

今天我看护的对象是高粱和玉米。

一走进这两样高秆农作物夹岸的小路,两边的凉气就似乎想出来欢迎我一样呼地吹来,使我觉得像是掉进了河水里,「河水」陡地变深,而我的个子突然变矮,眼看就要被淹没。

这时我听见有人咳嗽了一下,一听声音,我就知道走在前面的是老羊头,但我还是问了一声:「谁?」同样处在黑暗里的老羊头没有回答他是谁,只是又哼哼了一声,彷彿在说:「你说我是谁?听咳嗽还听不出来吗?」有看秋经验丰富的老羊头在前面带路,我心里踏实多了。

转眼间已经到了我值班的地方,我将装备放好就安心躺了下来。

睡到后半夜,我起来解手的时候,想起了老婆交给我的任务,要去偷偷掰两个玉米回去吃。

前两夜,村长派我到西北地看豆子,我每次都摘回一些优质毛豆。

老婆把豆子儿剥出来,做稀饭时下在锅里,或是把青豆子儿砸碎,掺点面捏成青丸子,真是美味无比,我现在想来都直流口水。

大家或许要想怎幺可以这样啊?这没什幺,老规矩了。

看瓜摘瓜,看豆摘豆,几乎每个看秋的人同时都是一个偷秋的人。

庄稼长在地里是国家的,偷回家才是自个的,不偷才是傻瓜。

看秋的人都是趁天不亮时就回家,他们还是胳膊下夹着草苫子,肩头放着被子,看不出有什幺异样。

他们一回到家,娘们就把草苫子和被子接过去,关上门把卷在里面的东西打开,红薯和玉米就滚出来了。

这样的算是小偷。

大偷者,每次轮值看秋时就预先在被子里藏了口袋,睡到半夜,他们就爬起来了,把被子头那里用鞋支起来,做成仍有人在那里睡觉的样子,然后爬到地里扒红薯去。

红薯扒够数目了,他们就把红薯扛回家,回到地里接着看守。

我是个好小伙,大偷的事俺不干。

小打小闹的弄点儿,尝尝鲜就行了。

老婆让我弄两穗玉米,我打算弄三穗,这不算过分。

呵呵!但是我怎幺也不会想到今晚会摸到其他东西。

我悄悄溜进玉米地,刚要拧下一穗玉米,就听见地里响了一下。

怎幺,难道玉米成精也知道疼了吗?我还没动手拧呢,玉米怎幺就自己出声了?我的手放开玉米,再仔细听。

又听到了玉米穗子与玉米棵子的连接处将要被拧断时发出的类似给小琴上弦的声音。

不好,有人偷东西!我大声喝问一声「是谁」,并且向发出声音的地方扑过去。

玉米棵子一阵乱响,我摸到了偷秋人盛玉米的筐子,然后拉住了偷秋人的胳膊。

他拚命想挣托逃走。

我说:「别动,你跑不了啦!」我抡起拳头,朝偷秋人打去,一拳打在偷秋人的头上,又一拳打在他的胳膊上。

我出手很重,两拳下去,一般来说偷秋人该讨饶了,或者逼急了,跟我来两下。

可看不见面目的对方没有吭声,也没有和我对打的样子,只是在徒劳地挣扎。

我觉得不大对劲,拳头打在偷秋人的头上时,怎幺感觉头髮有点儿厚呢?还有偷秋人的胳膊,抓着怎幺有些ròuròu的感觉呢?我抓到的不会是个母的吧?这好办,是公是母,摸摸这家伙的胸口就知道了。

我一摸就摸出来了,偷玉米的人果然是个雌xìng。

那娘们的nǎi子不小,恐怕不亚于成熟的大甜瓜了。

让我纳闷的是,一摸到那娘们的nǎi子,她就不动了,就老实了,好像不反对我摸。

她穿着一件单布衫,我把手伸到她的布衫下面去了,这样摸得直接些。

她背着身子,我站在人家的身后往前摸。

摸到一个不算完,我又摸到了另一个。

两个nǎi子都很饱满,还有些滑溜,手感都非常好。

接着干什幺?是地球人都知道啊!须知我是光着身子的,我的那件玉米穗子一样的东西已迅速膨胀起来,目标似乎已经锁定了。

既然如此,我的手往下伸去,要脱下她的裤子。

她拚命扭动着,对我的进一步动作要求像是不大情愿。

但由于我强有力的暗示和撕扯,还是把对方的单裤脱了下来。

我小声威胁并许诺:「老实点儿,让我干一次就让你把玉米拿走!」说完我就拉下她的花内裤慢慢的跪在她的身后,把ròu棒放到她的xiāo茓口摩擦了两下,沾了点aì液后採用背后位抽进了她的yīn道。

她的xiāo茓好紧啊,夹得我飘飘欲仙。

她似乎对我的大ròu棒也十分满意,美丽的臀部开始用力地向后顶着我的ròu棒,同时还努力的上抬胸膛挺起腰,不时的还自己向后猛顶几下,好能让自己身体里面的yīn茎插的更深一些。

我扶着她的雪白腰部不停地猛干,她的一头短髮也在半空中甩来甩去。

不过会儿她的背上已经布满了大量的汗水,像一颗一颗的珍珠一样晶莹剔透。

我的动作开始越来越快,就好像她是一匹骏马一样,而我就骑在上面前后驰骋着,伴随着我的插入动作,她咬着唇不住地发出娇嫩的呻吟,伴随着这些呻吟声还有她不停的把头前俯,后仰的动作,彷彿是我的抽插带她进入了仙境一般。

背插式虽然舒服但是我忍不住想看看她的样子,于是我想换个姿势。

我迅速的抽出还带着汁液的yīn茎,然后把她的身体平放在地上。

她这时候已经完全的没有了任何的反抗能力,连假意抗拒的言语都没有了,就这样被我扶着而疲倦的躺下来,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她马上将头别了过去,让我无法看清她的样子。

但是这时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慾望了,她那雪白的身体正在欢迎我!我麻利的抬起她的大腿,一直把它扛到肩上,然后从她的两腿之间握着依然是硬邦邦的yīn茎向前一顶,又一次顺利的把东西插到她的身体里。

她兴奋的轻吟了一声,更激起了我的慾火,于是我又开始不停的大力抽送起来,甚至,还用手托住她的屁股,连手指甲都好像陷入了她的臀ròu之中。

这样的姿势会让我的yīn茎能最大限度的整个都塞到里面。

这时她的下体已经被我高高的抬到上面,我能感觉到她的会yīn部,甚至连臀部的肌ròu都不停的收缩。

yīn道里分泌的yín水更是象泉涌一样不住的被我的yīn茎带出来。

她已经被我弄的完全的没有了任何的气力,只是软软的瘫在地上,两手抱着我从她两腿之间探出来的头部,嘴里娇柔不力的呻吟道:「你……你实在是……是太厉害了。

真的……真的我不行了。

」刚说了几句,就好像又是一波高氵朝 从她的yīn道里袭来,她张口大叫地叫着,连整个嘴里唇边都沾满了自己叫出来的唾液。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激烈的肌ròu痉挛。

她到了高氵朝 了,我感到似乎是她整个身体都开始抽搐成一团一样在瑟瑟发抖。

如果这时我能看清她的yīn部的话,我相信她的整个大yīn唇都开始了一种收缩的肌ròu抽搐感。

这种肌ròu的收缩是那幺强烈,好像要把我的睪丸皮都吸进去一样。

这时,我也快到了极限了,我又狠命的插了几下,随即的就将她的屁股往上一抬,大声吼了出来,随着我的吼声,我的大ròu棒也往上奋力一顶,顶的是那幺重,连整个身体都已经悬空了。

下面的女人似乎也知道了我高氵朝 的来临,她竭力配合的勉强抬起臀部,控制着自己快速的抽搐yīn部的肌ròu来回套弄着我的yīn茎!看来她的经验也很丰富啊!我的睪丸这时也紧紧的缩在一起,紧接着,再一次的抖动,抖动的间隙,我的yīn茎也禁不住的上下跳动着,这些跳动能勉强的撑开一些她紧密的yīn道,而一些浓稠的白色液体就在我yīn茎的跳动间隙沿着她的yīn道口周围被挤了出来。

我的shè精量很大,连续几十次的抖动已经让她的yīn道口黏上了一大滩jīng液,数量之多令人难以想像,而她的yīn道仍然是如此紧密像一个橡皮圈一样死死的勒住我的ròu棒。

终于,我停止了自己的抖动,悬在半空的身体也重重地摔落在她身上而她也伏在我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两个人就这样拥在一起不停的喘息着,我则还不时的继续的佔着便宜--把舌头伸到她嘴里探着,不时的还挑逗她的舌头和她纠缠在一起。

不知不觉中我的手已经放在她丰满的rǚ房上不断揉搓,ròu棒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正当我又想开始第二次征伐时,身下的女人一股脑儿爬了起来,她提上裤子,哗哗啦啦就走了。

应该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我想追过去一探究竟,稍一迟疑,那不知名的女人已隐入远处的黑夜里。

你爷爷的,这算怎幺回事呢?真值得好好总结一下。

我躺回到看秋的岗位上去了,无声地笑了一下,还挠了挠头。

看秋还有这等艳遇,还有这样意外的收穫,太美了,真是太美了!我想到了,和偷玉米的女人实行的是交换的原则,女人让我用身体,我就準许女人拿走玉米,谁都不欠谁的。

反正玉米是公家的,拿公家的玉米换女人,何乐而不为呢?。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