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美人后庭]

[美人后庭]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喀隆、喀隆……傍晚的捷运在铁路上奔驰,正当是上班族下班的高峰期,整辆捷运上都挤满了人,每个上班族或坐或站的,在几乎没有空隙的车厢里享受着一天辛劳之后的片刻宁静。

在一群上班族紧邻着站立的空间里,有个娇小的身影在其中,那是个穿着办公室制服的张绮玲,清秀的小脸上带着有不少度数的细框眼镜,比差不多到肩膀的一头短驸,看起来十分乖巧的脸上写着厌恶。

此时的张绮玲心想:「真讨厌,每次坐这班捷运回家,都是这幺挤。

」即将升职的张绮玲手拉着吊环,神色不悦的盯着手上的平板电脑,四周硬挤上来的乘客,把整节捷运都塞得满满的,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沙丁鱼罐头。

「算了,反正早就已经习惯了,还是把握一点时间看清楚资料好了。

」张绮玲心里暗说。

张绮玲皱皱眉头,略微调整被挤得站姿不稳的身子,把左手的手袋移到前方,专心的在熟读资料,在她一天规矩的生活中,这短短的30余分钟是最令她讨厌的时段。

捷运在摇晃着,四周的景象在车窗外消逝,随着捷运摇晃的乘客,若有似无的踫撞着彼此的身体,但在这自然的踫撞之中,一只不应该出现的手,一只只属于中年男子的厚实大手抚上了张绮玲的臀部,他轻柔的沿着张绮玲臀部的形状,让中指在臀缝里上下徘徊。

受到惊吓的张绮玲差点尖叫起来,原本以为只是因为捷运摇晃而被其它乘客不经意的触踫,但从被抚摸的直接程度,从被刻意抚摸到部位,但是张绮玲肯定那只手的主人是个色狼。

向来乖巧的张绮玲,从来没受过如此的对待,心里慌乱的她,扭动着屁股,想要藉此驱赶走色狼,但她扭动的动作,却是让整个臀部,小範围的在色狼的手里摩擦,色狼完全不理会这算不上是反抗的反抗,缓缓的拉起了张绮玲的裙子。

张绮玲从屁股受凉的感觉得知,裙子正无视主人意愿的往上移动,色狼的手掌大胆贴上整个臀部下缘,灵活的中指与食指,从内裤的旁边入侵,在她那紧闭的ròu缝口肆虐。

张绮玲不停的在心里呼救,但害羞的她却绝不可能因此而得救,就在她祈祷着电车快点到站的时候,色狼的手指,正熟练的在她mī穴浅浅进出,粗糙的指纹沿着穴口,刮着细嫩的ròu膜,张绮玲虽然没踫过男人,但是她的身体在生理上却起了成熟的反应,一股股清澈的黏稠yín蜜从mī穴里渗出,将色狼的手指逐渐沾湿。

张绮玲用手上的平板电脑遮住自己羞红的面容,色狼偶而触踫到她躲藏的ròu核,让她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张绮玲身体断续的摇晃,吸引了坐在眼前的上班族目光,他抬头疑惑的看着张绮玲泛着水光的眼楮,而张绮玲一和他四目相对,立刻把整个脸躲藏在平板电脑后。

「嗯……」以张绮玲现在的状况还不该尝试到的快感,使得她压抑的握紧手袋的提把,量越来越多的yín液,不仅沾满了色狼的整根手指,还将内裤染得深色,张绮玲紧咬着下唇,细微的呻吟流泄,用着意志力去克服身体的发热。

也许是张绮玲的反应让色狼感到满意,也许是色狼準备转移目标了,色狼的手指离开了她的mī穴,正当张绮玲庆幸着结束了的时候,色狼将她的内裤整个的拨到一边。

色狼的指尖在肛门口逗弄,将张绮玲流出的aì液,当作润滑剂涂了上去,紧缩着的括约肌本能的抵抗着,但色狼的手指借着yín液的润滑,强迫肛门打开入口,突破了张绮玲身体的防御。

此时的张绮玲在暗想:「啊……那里髒啊……痛……别伸进来……」一节指头进入了张绮玲的菊穴之中,从紧咬着的括约肌传来一阵阵的疼痛,远比mī穴受辱还要强烈的羞耻感让张绮玲连膝盖都快要站不稳,她想不到第一次遇见的色狼,竟是如此的残忍,不仅是自己的mī穴口,连处女的菊穴口都不放过。

指节在菊穴里旋转着,偶而略微的深入,偶而略微的抽出,色狼手指上任xìng的动作,支配了张绮玲全身的神经,也许是色狼的动作很巧妙,四周拥挤的昏睡乘客,竟没有一人发现他对张绮玲的一切不正当行为,但在她的脑海里,却只有从肛门里传来麻痛热的複杂感觉。

色狼当然不可能仅在菊穴口里逗弄就满足,插入的手指以左右旋转的方式,一段段的深入肠道里,虽然被插入的地方是身体的末端,但从肠道上传来的敏感痛觉,却让张绮玲感到有如内髒整个被牵引的错觉。

「嗯……啊……」张绮玲在轻微地呻吟着。

色狼的手掌整个贴上了张绮玲的臀部,整根手指深插在肠道里的火热疼痛,沿着脊椎贯穿了她的全身,张绮玲僵直的挺起背,紧咬的牙根打起颤,这种超乎现时张绮玲想像的异常行为,让她感到恐惧和意外,但她挺起背的动作,连带的使屁股也厥了起来,无意中,肛门穴口暴露在让色狼更容易淩辱的方向。

在隔着一层薄薄ròu壁的mī穴里,ròu壁另一侧所受到的对待,都敏感的传达到mī穴里,像是从身体内侧开始侵犯yín穴一般,如此的倒错感在张绮玲的神经线里蔓延,随着被抠弄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既使张绮玲明知被侵犯的部位是臀部,但从mī穴里侧,倒错的yín蜜还是不由自主的分泌。

色狼似乎特别执着于肛门上,前方被忽视的mī穴,不停地渗出yín蜜,已突破了内裤的阻隔,开始沿着张绮玲的大腿下滑,专心在抗拒着倒错快感的她也察觉到了,她弯曲膝盖,夹紧了大腿,想要阻止yín蜜的流泄。

张绮玲在心里暗说:「吸……呼……」张绮玲深呼吸着想让自己保持冷静,尽量把自己的胸部在身体颤抖中缓慢起伏,羞怯的她害怕自己因此而成为众人的目光焦点,她努力的控制意图从唇边窜出的呻吟声,让潜伏在呻吟声里的快感隐藏在攸长的呼吸之下。

缓慢的抽动似乎已经满足不了色狼,强迫称开肠道的手指,在里头弯曲着指节,用着指尖抠弄着柔软的ròu壁,有如mī穴一般,被指纹刮过的触感清晰的刻在张绮玲身体里,她脆弱的踮起脚尖逃避,脆弱的抓紧握把颤抖,脆弱的开始接受从色狼指纹上所传来的火热快感。

踮起脚尖的动作,让阻止yín蜜流泄的夹紧破局,越来越多的yín液不停往下滴落,顺着大腿,已经快要超出制服裙所能遮蔽的範围,在张绮玲逐渐远离的意识里,还是有察觉到这个事实,但是从肠道逆袭到脑里的一阵阵快感,让她无力再夹紧大腿。

色狼大胆又深入的aì抚,虽然只针对在一个部位上,但这快感对于久未xìngaì的张绮玲来说,还是太强烈了些,捷运即将到站,张绮玲心里开始感到放鬆,就在解脱感开始从脑里扩散到肠道的时候,在她眼镜后的瞳孔开始涣散,失焦,饱含雾气的眼眶里遍是朦胧,紧咬着牙根的口里甚至忘了吞咽唾液,一丝浑浊的唾液从嘴角溢出,拿着平板电脑的手无力的鬆开,垂下。

期待的解脱感,倒错的快感,羞耻的解放感一同在张绮玲的mī穴深处里并裂,处于放鬆状态的她在捷运到站的同时高氵朝 了,虽然张绮玲的身体还不知道高氵朝 突然之间来了,但是仔宫本能的抽鸣,让一股yín液泄出,在四周乘客不会注意到的地板上留下了一小摊湿渍,无力的张绮玲直接瘫软在后方的色狼身上。

「不好意思,我的女儿似乎太累了。

」此时这个色狼走上前忙着帮张绮玲向周边乘客解释。

鬆手的平板电脑,掉落到坐在张绮玲面前的男人大腿上,那个上班族打扮的男人昏沈的视线,从平板电脑移到了张绮玲脸上,看着她恍惚的样子,他双眼里写着迷惑,在上班族的疑惑转移到张绮玲背后的色狼之后,色狼反应灵敏的回答。

色狼拿着公文包的手扶着张绮玲的肩膀,另一手捡回她的平板电脑,从他绅士般稳重的态度,实在看不出他是个色狼,他顺着缓慢移动下车的人潮,出了车厢,而那名上班族在观望,发现这并不是自己要下的车站之后,又继续低着头假寐。

意识不知飞至何方的张绮玲,在脑海里被色狼侵犯的记忆模糊,只剩下平日规律的生活行动,虽然高氵朝 过后的大腿黏泞让她感到困惑,虽然背后那只推着她前进的手让她困惑,但她涣散的双眼却没有注意到已经过了店家的门口。

张绮玲模糊的视线渐渐回复了焦距,最先映入她眼中的是,一片十分华丽的天花板,安静的四周,有着微弱的音乐声传来,张绮玲记得她曾经听过这首曲调,但是却想不起那是什幺。

下颚的酸麻,让张绮玲迅速的恢复神智,她惊讶的发现,她全身上下都无法动弹,左手被绑在左脚上,右手被绑在右脚上,整个人就像是等待解剖的青蛙一样,躺在柔软的床上,但更令她惊讶的是,她是全裸的。

「你醒了吗?可aì的女孩。

」这个在捷运上的色狼对张绮玲问道。

一名中年男子也是赤裸着的跪坐在张绮玲的两腿间,他把张绮玲带来旅馆之后,趁着她昏沈的时间里,把她绑成了这种姿势之后,用着期待的眼光,等待着张绮玲醒来。

张绮玲身上的制服被脱下,整齐的折叠在一旁,她完全赤裸的女体被一些特殊的道具束缚着,口中塞着有洞的钳口球,不仅阻绝了张绮玲的一切呼救,也让唾液不停的从口里溢出双手双脚上扣着的皮带,既柔软又强韧,绑得张绮玲无法挣扎,也不至于伤害到她的身体,简单的道具,使用在一个平凡的张绮玲ròu体上,呈现着一种青涩的yín靡。

「呜呜呜呜…」张绮玲放声哭着。

被陌生男子补虏,又以全身赤裸的状态捆绑,张绮玲虽然不认识眼前的中年男子,但她不用思考也知道男子想要做些什幺,恐惧和羞愧的感觉涌现,钳口球中发出张绮玲呜咽的呼救,她瞪大的双眼溢满泪水,用力的扭动身子后退,将床单弄得发皱。

此时这个中年色狼说道:「挣扎是没有用的,我的好女孩,别担心,我对你的xiāo茓一点兴趣也没有。

」男子抓住张绮玲的腰,把她拉高,让她以头下脚上的姿态靠在他身上,男子的脸正对着张绮玲还湿润着的mī穴,由上朝下,对着哭泣的她微笑。

男子张嘴,贴合在张绮玲菊穴上,火热的舌头侵入了菊穴里,他灵巧的旋转着,把保持紧闭的菊穴撑开,也许是在捷运上已被手指先行通过的原故,张绮玲的菊穴很轻易的就接受了舌头的入侵。

「呜!!啊啊…啊!」张绮玲边哭边呻吟着。

张绮玲直起背,被绑起的手脚一阵乱动,口中也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呻吟声莫名的湿热触感从菊穴口钻进了她的神经里,那股触感,像是一条充满了整条肠道的泥鳅,在那狭窄的幽径游动,但却又像是一条钻进心里的蛇,在啃噬着她抗拒的心。

张绮玲在心想:「啊……怎幺会……这里是屁眼啊……啊啊……好……麻……」男子仔细的舔吮着每一处皱折,温柔的像是在对着嘴接吻一般,让口中不停分泌出的唾液,随着舌头的深入,而滴垂在肠道深处,黏稠的唾液缓慢的沿着ròu壁滑落,张绮玲甚至可以感觉得到,自己的肠道正逐渐被火热的液体填满。

张绮玲又在心想:「啊啊……屁眼里面好热……我的身体好热……」房间里有冷气,但室温却无法使张绮玲不停上升的体温下降,感受到贴在自己身上的她体温,中年色狼更加温柔的扭动着舌头,用着不同角度,去刺激着肠道内侧,偶而是旋转,偶而是进出,偶而是挑动,张绮玲瘫软的身子也跟着颤动,不自觉的颤动,开始欢迎的颤动。

以菊穴为中心,湿热的快感不停扩散,紧邻着一层ròu壁的xiāo茓首当其沖,诚实的分泌着yín蜜,微微张开的屁眼,也像是在喘息一般,已被yín液染得湿亮。

倒躺的头有些充血,加上从肠子里逆流的唾液推挤,让张绮玲有些呕吐的感觉,但是从菊穴扩散到身体深处的酸麻感觉,像酒一样,让她沈醉在肛门的高氵朝 之中。

「呃…呜啊啊啊……」张绮玲开始放声的呻吟着。

舌头顶着钳口球颤动,张绮玲发出了一声连钳口球都无法抑止的yín喊声,回蕩在隔音良好的房间里。

「啊…啊…」张绮玲高氵朝 过后的ròu体闪耀着汗珠,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有种成熟女人的媚态,她不大的嫩rǚ喘息着,享受着不适合她久未出现的高氵朝 滋味,虽然是第二次了,但是张绮玲还是感到难以承受而敏感的ròu穴在高氵朝 过后,还在不停的吐着yín液,yín液下滑,滑进了还没闭上的菊穴里。

突然之间中年色狼对张绮玲道:「很舒服吧!我的好美女,当我从捷运上一见到你以后,就知道你有这方面的资质,你yín乱的肛门比yīn户甜美十倍,期待吧!我会让你再也无法忘记今天的感觉。

」中年色狼抱着优香,表白自己就是那位捷运上的色狼,他用着才刚进入过菊穴里的舌头,在张绮玲的脸上舔吮着优香唾液的痕迹,他温柔的动作甚至让张绮玲有种被aì的错觉。

「啊…啊…」张绮玲轻轻呻吟着。

闷哼一声,张绮玲的姿势从仰躺变成了跪趴着,力气被抽空的她任由中年色狼摆弄她的身体,她侧着脸,小巧隆起的胸部压在床上,跪着打开的双腿高高厥起了臀部,两个同样湿润的洞穴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中年色狼面前。

中年色狼手指逗弄着ròu缝和菊穴,张绮玲的的mī穴还是紧实,已不算是处女的菊穴,以变得柔软又富有弹xìng;他沾起yín液,搓弄着手指尖的湿滑,接着,他拿出了张绮玲从来也没见过的细长物体。

「好玩吧!这细长的小东西会带给你更多的快乐的。

」中年色狼说。

一条白色细长,像是由许多的小珠子串连起来的电动按摩棒,在张绮玲眼前震动,旋转,中年色狼像是在展示着它的功能,不停玩着开关,让张绮玲能够清楚的看见按摩棒启动时的样子。

「嗯呜嗯呃…」张绮玲心慌地叫着。

还没联想到按摩棒的功用,张绮玲就先品尝到了按摩棒的滋味,就如同中年色狼所表现出的执着,按摩棒理所当然的插入了菊穴里,比手指还深入,比舌头还灵活的按摩棒,攻击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方。

张绮玲又在心里暗暗在想:「啊……我要疯了……救命……我要被弄坏了……屁眼要坏了……」数十种斑斓的火花交错在张绮玲脑海里,她咬着的钳口球喷出了唾液,双手拳头握紧,紧绷着身子,承受这新一层的刺激。

「啊……啊……啊……嗯……嗯……嗯……」张绮玲受了刺激后不停地呻吟着。

从背后抱着张绮玲,随着按摩棒震动而震动的她,而张绮玲的呻吟声也是震动的,中年色狼舔吮着她背上的汗珠,一口一口的吸吮,由下而上,不停的来回,在她娇小的背上留下了无数的红色吻痕,如果说按摩棒是纵向的贯穿着张绮玲,那幺中年色狼的吻就是横向的贯穿,两种沖击在优香体内相遇,在张绮玲的身体里引爆着火花。

对着床,张绮玲的唾液累积成一滩混着气泡的水劬,在她当时的意识里,已经没有背部的存在,因为中年色狼那充满魔力的双唇,已逐渐将张绮玲融化,每一吻,都像是掠过整片背部的火,融解了张绮玲的心。

长久被忽略的双rǚ也终于受到了中年色狼的青睐,张绮玲的双rǚ,有着滑嫩的肌肤,和少女独有的绝佳弹xìng,中年色狼握住张绮玲小巧的全部,配合着嘴上的动作,或轻或重的姿意抚弄。

只是中年色狼的温柔并没有持续太久,当意识恍惚的张绮玲已经沈没在这xìng的泥沼里以后,他便从张绮玲身上离开,将按摩棒的开关,一下子开到最强。

「咿啊……啊啊…嗯…啊……啊啊………!」张绮玲马上再次放声呻吟着。

按摩棒以刚才速度的三倍在旋转震动着,狂乱的按摩棒在张绮玲肠道里横沖直撞,尤其是尖端部分,每一次的左右甩动,都像是有人在扯动她的全部内髒,这比手指还细的小东西几乎要把张绮玲逼至疯狂。

中年色狼没有放任张绮玲疯狂挣扎,他压住张绮玲的肩膀,看着她甩动着臀部,那有半截在菊穴外的按摩棒,像是一条白色的尾巴一般,随着张绮玲的动作摇摆,让中年色狼看得非常愉悦。

开到最大的按摩棒发出嗡嗡的声音,努力摧残张绮玲肠道的马达唱着歌,对她而言,那是恶魔的曲调,但对于中年色狼而言,这马达声搭配上张绮玲的yín喊声为伴奏,是最美妙的交响曲。

也许不到十秒,但按摩棒的强烈震动,让张绮玲感觉好像过了十几分钟一样,橡胶制,实心的钳口球,被张绮玲咬出了深深的齿痕,就像是用着要咬碎钳口球的力道,张绮玲全身痉,抽蓄,颤抖,宛若全身被撕裂的哭喊声盖过了折磨她的马达声。

中年色狼拔出了按摩棒,饱受摧残的肠道闭合,当按摩棒离开菊穴的一瞬间,神智依然不清的张绮玲失禁了,清澈的尿液从完全放鬆的膀胱里释出,淅沥沥的被床单完全吸收,深色的圆迅速的拓展了範围。

中年色狼把张绮玲移到床上乾净的另一边,房间里的吊灯让恢复仰躺的张绮玲感到刺眼,晕眩,她饱受疼aì的双rǚ膨胀,像是大了一圈的绯红rǚròu,让中年色狼又忍不住去抚摸,用手指轻采她浅色的rǚ尖。

张绮玲的菊穴里又插入了中年色狼的手指,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是两根手指,但是她却完全没有感到痛苦,也没有丝毫的反抗,看来按摩棒的开发已有了相当的成效。

菊穴里是火热的,比蜜ròu里还要高温的菊穴,吸吮着中年色狼的手指,几乎与ròu棒一般粗的两根手指,被已十分柔软的肛ròu包夹着,紧密的亲近感,让他满意的闭上了眼楮。

从湿软的舌头到激烈的按摩棒,中年色狼逐步的开发着张绮玲菊穴的承受力,而他终于等到了连两根手指都能轻易进出的地步,他握着自己饑渴已久的粗大yīn茎,对準了菊穴口。

「啊……」张绮玲大声地叫着。

ròu棒缓慢,但却有力的深入了肠道里,从它进入开始,到尽根而入,张绮玲攸长又满足的低吟着,像是一个饑渴已久的少妇,在迎接着情人的进入一样。

中年色狼对着张绮玲说:「我的美女,你的呻吟声真是优美啊!」中年色狼知道张绮玲必然会发出这样的呻吟声,所以在插入之前,就已经先解开了钳口球,他非常的清楚,在他熟练的aì抚之下,每一个女人都会发出这种饑渴少妇般的呻吟。

张绮玲此时在乞求着中年色狼,说:「不能…再插进来…啊…求你…啊啊…」满足的叹息告一段落,为自己欢迎的失态感到羞耻,张绮玲仰着脖子,顶着床求饶,但她温软的肛ròu已完全的吞没了ròu棒,涨满的灼热感充斥了整个臀部,尤其是当中年色狼缓慢的抽出时,她诚实的喉咙又发出了娇喘。

「啊……啊……好舒服……啊……」张绮玲似乎开始在享受着中年色狼的进攻。

几声软泥般的童声呻吟,间断地在闷热的空气里漂浮,在菊穴里的ròu棒像是一团火,焦灼着整条肠道,火热的痛快感,让张绮玲想要放声尖叫,但她却不能,因为中年色狼的舌头在她的口中,放肆的夺走她的初吻,她迷蒙的双眼又流出了泪水,欢愉的泪水。

张绮玲在发自内心的呻吟:「啊……好舒服……好……舒服… …啊……好爽……求求你……不要停……啊……我快要升天了!」张绮玲开始主动的索求在她口中那片甜美的舌头,中年色狼温柔又深入的节奏,已经支配了张绮玲大部分的思考,不管是今天的工作压力,还是被强暴的事实,都已完全被肛门里的快感所取代。

拥抱着张绮玲飏体,中年色狼变换着能够取悦自己的姿势,张绮玲娇小的身躯在他的怀中,有如ròu玩具般的被任意玩弄,她清纯的ròu缝不停地淌着yín液,而她已品尝到xìng交快感的菊穴,却是有如贪婪的熟妇一般,激情的渴求中年色狼的jīng液………。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