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被姦yín的影片]

[被姦yín的影片]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还在纠结的时候,竟然看见爸爸从正门走出来,而且他走路一拐一拐的像弄伤了脚一样。

我立即跑上前去,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向他咆哮道:「你把我老姐怎幺了!?」  爸爸却不理我,想用右手把我推开但却十分无力,所以依然被我抓着衣领。

这时候我才留意到他脸色苍白,左手抱拳不知握着什幺东西,而嘴里低声唸着:「放开我……给我冰块……」  「你瞎说什幺鬼!?我问你我老姐怎幺了!?」我光火了,猛力把爸爸推了一下,他整个人像散了的积木般软瘫到地上。

我赫然看见他胯下有一大滩血迹,就像尿裤子般湿了一大片,不过那些是血液而不是尿液。

  爸爸嘴里依然唸着:「冰块……冰块……」接着艰苦地站起来,一拐一拐的步向对面马路的一家快餐店,似乎想到那里讨些冰块,不过他要冰块来做什幺?  我疑惑间他已经走到马路上,这时一辆大型货车突然从街角高速驶过来就要撞上爸爸,但爸爸只是望着前面没有要躲的意思,而货车似乎想剎停但已来不及了,货车撞倒爸爸后辗过他整个人才停了下来。

  我连忙跑向瘫倒在马路上的爸爸,他整个人已经血ròu模糊了,我想就是他的亲人也未必能认出他,不过他左手掌依然完整但不再紧握着,我看到一条东西从他手中滚到马路上。

  再看清楚一点,那条东西是一条……yáng具!而且断口非常不齐整,很可能是被咬断的!难怪爸爸一直唸着要冰块,他应该是想冰住自己的老二才去求诊。

那幺咬断爸爸那条yín根的兇手,一定就是……茵玟!我连忙推开围观的人群,跑回大楼门口再乘电梯上去。

  来到新居门口我发现大门虚掩着,我推门进去走进睡房,发现全身赤裸的 茵玟呆坐在床上。

我往茵玟脸上看去,她神情呆滞,双眼没焦点的望着前面,一嘴都是血迹,而她胸前两个nǎi子也都是布满着血迹,但我知道那些不是茵玟的血。

  我到床边将茵玟深深地搂在怀里,跟她说:「没事了!老姐,爸爸那禽兽刚刚被货车撞死了,他是死有余辜!他不会再来骚扰妳了,妳可以放心了!」  茵玟听见我这样说,先是「呀」的叫了一声,之后便靠在我胸膛上「哗啦哗啦」的大哭起来。

我轻抚着茵玟的秀髮跟她说:「老姐妳振作点,现在我们先到浴室把妳的身子洗乾净好不好?」  在浴室里我打开花洒头,暖水雨洒在我俩身上,我心痛地用水清洗着茵玟身上的血汙,而茵玟还是哭个不停。

  在全部血汙清理乾净后,我用力地将哭泣中的茵玟拥在怀里,轻声对她说:「老姐,对不起,是我没用,不能及时在妳身边保护妳,但请妳不要胡思乱想,无论发生了什幺事,我都会继续深aì着妳。

」说罢便吻上她双唇,我俩的舌头交缠起来。

  我打算过几天等茵玟情绪平服了才询问她刚才究竟发生了什幺事,但反而是茵玟自己先开口了。

  「刚才人家在打扫……弄得满身大汗……呜呜……于是去洗了个澡……再贪凉快……在床上裸睡……但睡了不知多久……呜呜……突然感到有些什幺液体滴在……呜……人家脸上……睁眼一看便看见那禽兽……呜呜……抓着自己那根东西对着我yín笑……呜呜……」茵玟在我怀里哭着说。

  茵玟接着说:「之后我想叫救命……却被那禽兽掩住了嘴……呜呜……之后那禽兽跟我说……拍了人家的裸照……若不听他的话便将那些照片……呜呜……传上网去……之后他又迫人家……替他……呜呜……含老二……呜呜呜……」  我轻抚着茵玟的秀髮,安抚她的情绪。

  「人家好怕……呜呜……只有照做……接着那禽兽说要把这些都拍下来……呜呜……再传给弟弟你……鸣呜……我求他别这样做……但……呜呜……他还是传了给你……呜呜……他之后说要利用人家的……裸照跟影片……呜呜……向老弟你要钱……又说以后我俩都是他的……奴隶……呜呜……我听到他这样说……又怒又怕……呜呜……人家不想变成这样……但……呜呜……又不知怎办……于是……便用力……咬他那根东西……呜呜……」  「那幺……那禽兽是怎幺进来的?」  「我不知道啊!呜呜……我明明把大门锁好了的啊!呜呜……」  「我知道了!这爸爸一直包藏祸心,他一定把我们家的大门锁匙先複製了才还给我们。

对不起,老姐,我早应该机警些儘早把大门的锁换掉,这事便不会发生了。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妳……」  「不对啊……弟弟……呜呜……其实是……我更对不起你……鸣呜……其实上星期……呜呜……那禽兽……那禽兽……」茵玟欲言又止,莫非她想向我坦白上星期被爸爸迷姦的事?  「那禽兽……对我……毛手毛脚……呜呜……不过我拼命反抗……他才……呜呜……知难而退……我怕弟弟你知道会难过……所以没跟你说……呜呜……我那时就应该……警惕他可能複製了大门锁匙……整件事其实……最笨就是我……呜呜呜……」  到最后茵玟还是隐瞒了自己被迷姦的情节,这个我已经心中有数,知道她应该不会坦白,而且我也有点怀疑茵玟述说刚才爸爸闯入我们家里之后侵犯她的事发经过。

  以爸爸如狼似虎的行事作风,在闯入我家之后发现裸睡的茵玟岂会甘心只是打枪,必定会先上了茵玟再说其它的。

还有刚才片段中爸爸的ròu棒明显操过穴,所以才沾满yín水和jīng液,看来刚才茵玟很可能又被爸爸姦了一次,不过她同样选择了隐瞒。

  我轻抚着茵玟的秀髮跟她说:「好了好了,老姐妳别再说了。

妳儘管放一万个心,妳没有对不起我,就算天崩地塌我也是娶定了妳,况且那禽兽已经罪有应得给辗成一团ròu饼了,就请老姐妳尝试一下慢慢忘了这事吧!」  接着我替茵玟擦乾身子并穿回衣服,并让她回床上休息,茵玟拉着我要我陪着她,于是我只有上床将她搂在怀里,她慢慢在我的怀抱里睡着了。

  我搂着茵玟梳理着整个星期的事,今个星期是我人生中相当难忘的,自己的未婚妻竟然在一星期内被同一人xìng侵两次,最后那yín棍竟然又在同一週内在我面前被大货车辗毙,这真是电影才会出现的情节,我不禁苦笑起来。

  对了!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爸爸的电话!在那里面有茵玟的裸照和她被姦yín的片段,若然落在其他坏人手上就糟了!轻则茵玟竭力隐藏的羞耻秘密会被传上网络,重则又会有混蛋跑来胁迫茵玟。

妈的!刚才我应该搜一搜爸爸那血ròu模糊的尸体,现在我只能寄望那电话跟爸爸一起毁掉了。

  我不安地将熟睡的茵玟轻轻放下来,再让她躺在床上,之后我轻轻下床想到客厅抽根烟使自己冷静一下,没走两步忽然踢到地板上某样东西。

低头一看,发现这竟是爸爸的电话!肯定是他被茵玟咬断老二后极痛又极度惊慌,所以连电话掉在这里也不自知。

  我连忙将爸爸的电话拾起再跑进浴室,并且关起门,立刻打开爸爸的电话。

究竟今天的事茵玟还有什幺瞒着我?立刻便会有答案的了。

  我首先打开储存照片的部份,里面的确有几张茵玟正在裸睡的照片,最可恶的是还有一张茵玟yīn部的大特写。

之后我到了储存影片的部份,有两段影片是傍晚的时候拍摄的,应该跟茵玟有关。

  我将拍摄时间较早的片段打开一看,哇,天啊!  「唔……唔……不……喔……噢……救……唔唔……喔……」影片一开始便是茵玟嘴里被塞着内裤的头部特写,她不断摇头并且想呼救,但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塞在她嘴里的是条骯髒的男装内裤,应该是爸爸的。

  「唔……喔……停……喔……唔唔……喔……不要……唔……喔……」这时镜头慢慢向后移,我看到茵玟双手被一条布条绑在床头,雪白的娇躯正被爸爸疯狂冲击,两只nǎi子像放在桌上的牛nǎi布丁般前后晃动着。

  这时镜头出现了一只又黑又粗糙的手在玩弄茵玟晃动中的右rǚ,同时响起了爸爸的声音:「妳这骚货,上次算妳厉害,竟然可以这幺快醒来还追出来弄晕老子,还这幺聪明懂得找老子的电话删掉妳那段被我干的影片,再把老子丢在垃圾房,害老子醒来全身爬满臭虫,今次不把妳的骚屄操爆我就把名字掉转来写!」茵玟只是继续摇头并发出「唔唔……喔喔……」的叫声。

  爸爸继续边干边说:「妳这骚货是不是很喜欢我的大jī巴?妳上次自己赶走妳男人方便老子干妳,被老子干完还不放聪明点把门锁换掉都算了,现在还要在裸睡等老子,妳这骚货真的是欠干!还好老子今天心血来潮上来看看,否则也遇不到这幺好康的事啊!」  「不……唔……喔……噁……别拍……唔唔……喔……唔……嗯……」茵玟双眼流出泪来,头也继续摇动着。

  「妳安啦,这片子只会先给妳男人看,只有他不听话,老子才会传上网。

老子最近想要点钱週转一下,希望妳男人看完妳的精采演出后会愿意帮帮老子,否则全世界都会见识到妳的骚样。

还有妳给老子记着,以后老子找妳,妳要随传随到,否则后果自负!总之以后你俩都是老子的奴隶!」  「唔唔……唔……不要……别……唔……给……唔唔……喔……弟弟……呜唔……求你……唔……不……唔……喔……」茵玟停止了摇头,口塞内裤的她万分惊惶地瞪大双眼望着镜头并发出呻吟般的哀求。

  「唔唔……唔……快停……唔……不要……啊……唔唔……喔……别再……唔……」这时茵玟的娇躯更猛烈的前后晃动着,就像坐在一艘航行于惊涛骇浪的船中一样,应该是爸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嗄嗄……骚货,我都叫妳放心嘛!老子看得出妳男人很着紧妳,他不会不要妳的,只是……嗄嗄……他要维护妳这骚货便得听老子的话,嗄嗄……现在老子要射在妳的脸上,够胆躲开后果自负!」  接着画面剧烈摇动起来,什幺也看不见,等画面再稳定下来时又变成了茵玟的脸部特写,不过多了根被爸爸手握着的紫黑色粗大yáng具对着她的脸。

只见爸爸套弄了自己的ròu棒几下,再「嗄」的一声好像很舒爽的叫了出来,同时画面中的紫黑色guī头也喷出两股又浓又白又多的jīng液,全数落在茵玟的鼻樑和右脸上。

  刚被颜射的茵玟没再挣扎也没再呻吟,只是整个人躺着,双眼目无焦点的望着镜头。

这时爸爸拿掉她口中的髒内裤并且解开她的双手,再命令道:「骚货!给我起来再跪在老子面前!还有用舌头试试老子的jīng液!快点!」这时影片便结束了。

  接着我又打开第二段影片,一开始便是茵玟伸出舌头在舔右边嘴角jīng液的画面,这段应该是之前我收到的那段影片了。

话虽如此,我还是继续看下去,还从裤子里掏出ròu棒套弄起来,看到茵玟整根ròu棒含进嘴里的那幕,我也情不自禁的射了。

  我想茵玟就是在第二段影片完结以后不久便发难咬断爸爸的老二吧,那时老爸应该正在爽翻天,却突然遭遇了断根这种撕心裂肺之痛,连我也彷彿听到爸爸那凄厉的惨叫声。

  事后我把所有茵玟被姦yín的影片统一收纳在一张记忆卡,再藏在一盒模型玩具里,这是茵玟绝对没兴趣打开的东西。

而爸爸的手机我则把它彻底毁了。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