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妻子的背叛]

[妻子的背叛]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是某外企营销部的经理,说实话,年仅29岁的我在同龄人中也算是优秀的了。

我有个和我结婚两年的妻子,感情很好,她叫苏芸,名字很美,人亦如其名,长得很迷人,特别是她的一双眼睛,特媚「芸芸,公司马上要派我到上海出差一个月。

」某天清早我边翻着报纸边说道。

妻子从厨房出来,坐到我怀裏:「又要出差啊?怎幺老出差呢,你就不能让别人去啊?」妻子不依的扭动着娇躯说道,一对34D的美rǚ也随着摇摆起伏不定。

「嘿嘿……我不干活,怎幺养你呀?」我看得眼热,手攀上了妻子胸前的美ròu。

「呀,和你说正事呢!就知道使坏。

嗯……」妻子娇嗔道,但敏感的rǚ房被我牢牢掌握,身子不由得软了。

「嘿嘿,这就是正事啊!宝宝让我疼疼,不然又有一个月不能碰你了。

」我双手伸进妻子的上衣,在她的rǚ头上轻轻搓动着。

「嗯,讨厌!大清早的就来,嗯……老公……」妻子在我怀裏难耐地扭动,丰臀在我的胯上厮磨,更让我心头火起,分出一只手摸向妻子的短裙下襬,从下面捞了上去。

妻子分开双腿,让我很轻易地摸到了她的小内裤,潮热的湿气阵阵而来。

隔着蕾丝我摸到了妻子的ròu缝,在ròu缝顶端的小凸起上搓弄了起来。

「啊……嗯……老公坏……不要……啊……」妻子被我摸到了敏感点,叫得更加娇媚了:「坏……坏老公……咱们进房去吧……」妻子其实骨子裏还是个传统女xìng,在做aì上一直比较保守,从来不会在床以外的地方让我插入,在做aì的姿势上也只有最传统的男上女下。

听到妻子的话,我微微有点失望,但还是依从了妻子,一把抱起妻子往卧房走去。

「啊……呀……」妻子被我仍在床上,发出了一声惊叫,睁开媚眼看到我解开腰带,露出隐隐散发热气的yáng具,又惊叫一声闭上了眼。

三下五除二我剥掉了妻子和自己的武装,一具雪白粉嫩的女xìng躯体出现在眼前。

虽然我们结婚已有两年,但是妻子的身体依然深深吸引着我的眼球。

妻子被我看得害羞,用手微微遮掩着丰胸和那一抹芳草,这欲拒还迎的姿态让我觉得jī巴更加发胀,分开妻子的双腿便往妻子的嫩屄插去。

「啊……老公……轻点……啊……」插入瞬间,妻子眼中闪过一丝怨气。

在我们两年的xìng生活中,前戏基本上很短,原因是一开始妻子害羞,不让我有过多的挑逗,后来慢慢地,我也不再在前戏这方面花太多工夫了。

「啊……老婆,你的xiāo茓真紧,夹得我好爽!」我压在妻子的身上拚命耸动着,妻子的一对nǎi子被我揉捏成各种形状,粉色的小rǚ头被我含在嘴裏,轻轻啃咬着。

妻子原本放在我两侧的白嫩大腿也盘上了我的腰,小脚丫向内绷着,小屁股也开始随着我的抽插微微挺动着。

我看着胯下的娇妻,乌黑的yīn毛已经被yín水打湿了,显得更加油亮,一颗小ròu芽从yīn唇中弹出,一跳一跳的,彷彿等待着人的aì抚;两片粉红色的yīn唇随着jī巴的抽动一进一出着,时不时还带出一股股黏稠的液体。

「啊……老公……嗯……要来了……」妻子红豔的双唇中吐出难耐的呻吟,媚眼微瞇,腿盘得更紧了。

我加快了抽动,妻子也开始极力迎合。

「啊……宝宝……我要射了……啊……」随着我最后有力的一挺,滚烫的jīng液射入了妻子的美穴当中。

「啊……好烫啊……我aì你……老公……」激情过后,我无力地趴在妻子丰满的娇躯上,已经软下的jī巴随着jīng液和aì液的混合物滑出了妻子的xiāo茓。

不久,我们相拥着睡去。

(PS:现在开始用第三人称描写)在刘威走后,苏芸迎来了孤独的一个月。

没有丈夫陪伴在身边,日子都变得无趣了,每天晚上下班回家,看到家中黑漆漆的,心中充满了对孤单的恐惧和对刘威的思念。

「老公,你现在哪呢?」无聊地坐在家中沙发上的苏芸,拨响了刘威的手机。

「宝宝啊,我刚和别人谈完业务呢!可把我累死了。

」「还顺利吗?」「哎!上海人鬼精鬼精的,进展很慢啊!」刘威歎了口气。

「那你还要多久才能回家啊,我想你了。

」苏芸开始撒娇了。

「嘿嘿,宝宝哪裏想我呀?」「讨厌!坏老公,就知道想那些事。

」「我可什幺都没说哦,你想哪去啦?」「哎呀,坏老公,你就知道逗我。

不理你了,哼!」苏芸发现自己落入了老公的诡计,更加不依了,娇躯在沙发上扭动着,胸前的美ròu晃动着,不知道会迷死多少男人。

「哈哈!宝宝你……哎,啊?找我?哦,好的,我马上去。

」手机中传来别人喊刘威的声音:「哎,宝宝,我这裏有点急事,先挂了啊!」「老……」没等苏芸来得及说话,刘威就把手机给挂了,空有「嘟嘟嘟」的忙音。

「哼!死老公,连老婆都不要了,不理你了,哼!」苏芸把手机摔在沙发上,幽怨满腹。

不禁想起刘威在临走前的那场激情,小腹中如同燃起了一团火,双腿开始不自禁地交叉摩擦起来,双手开始隔着上衣揉撚起自己那对傲人的双rǚ。

「啊……老公……老公……你快……快回来呀……啊……」苏芸不禁陷入自己的幻想中,彷彿刘威正赤裸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一只巨大的jī巴怒挺着。

「啊……要啊……啊……我要……」腿间的丝质内裤已经被xiāo茓中溢出的aì液打湿了。

今天苏芸穿的是条高腰提臀女裤,将她的臀腿衬托得更加完美。

现在苏芸上身已经仅剩半边胸罩挂在肩上了。

苏芸的一只纤手轻扯着粉红色的小rǚ头,银牙轻咬,发出诱人的呻吟:「嗯嗯……小nǎi头好舒服啊……老公……过来揉揉啊……嗯……」紧身的长裤此时也变得特别讨厌,「啊……讨厌!怎幺这幺难脱嘛……」急于摆脱长裤束缚的苏芸不得不扭动着肥美的臀部,臀浪也随着身体的摇摆一波一波的。

终于脱下了长裤,苏芸用另外一只手隔着内裤按上yīn蒂的位置,「啊……」苏芸打了个冷颤,仔宫极速收缩了几下,内裤上的湿痕越发明显,把薄薄的内裤浸成了半透明,乌黑的yīn毛已经能很清楚的看见了。

「老公……我要你疼我啊……我要啊……」苏芸将内裤束成一条,轻提布条的前端,将内裤勒进yín水四溢的xiāo茓:「啊……好啊……好舒服……」此时内裤已经不能起到任何遮挡的作用了,被aì液浸透的yīn毛调皮的从裤内两侧露出头来,两瓣yīn唇如同一张小嘴,将那条已经湿淋淋的内裤含得更深了。

「嗯嗯……坏老公,都怪你……嗯,不知道好好疼你的宝宝……嗯……你的宝宝现在好……好yín蕩啊……」苏芸两眼迷离,樱唇中吐出平时她想都不敢想的yín言浪语来。

此时那条已经湿得不能再湿的内裤已经满足不了内心的慾火了,于是她伸出手分开湿淋淋的yīn唇,将一只手指插入火热的yīn道。

「啊……」手指刚插入xiāo茓,xiāo茓内火热的嫩ròu就紧紧地缠了上来,仔宫又是一阵颤抖,洩出了大量yín液。

其实这是苏芸第一次这样近似「放蕩」的自慰。

以苏芸的xìng格来说,连叫床都不敢大声的她,这次的确是慢慢展现了她内心yín蕩的一面。

渐渐地,手指插弄的速度渐渐加快,一只手指也变成了三只。

快感在苏芸的身上迅速堆积,只感觉仔宫开始发麻,yīn道壁的媚ròu开始无规则地抽动。

苏芸知道高氵朝 就要来了,屁股用力向上挺起,将yīn部更加突出,形成一个yín蕩的弧度。

「啊……要来了……来了……嗯……尿出来了……啊……」瞬间,苏芸整个身体紧绷,从臀瓣两侧凹陷下去的肌ròu可以看出,这个美豔少妇的高氵朝 来得是多幺的猛烈。

随后浑身开始抽搐,鲜红的屄缝中射出了一道道有力的水流,飞出一米多远才落地,溅出一滩水花。

潮吹了!这是苏芸从来没有体验过的,虽然在强烈的洩身快感中仍有一丝羞涩,但马上就被这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绝顶快感给淹没了,甚至开始期待下一次的手yín。

高氵朝 后的苏芸软绵绵地倒在沙发上,失去大量体力的她很快就这样子睡了过。

「啊啾……」虽说已经进入夏季,但是晚上还是有点冷的。

苏芸在昨晚的高氵朝 后就这样赤裸地倒在沙发上睡去,对于这个娇娇弱弱的少妇来说,感冒是注定了的。

「啊……头怎幺晕晕的?」苏芸从沙发上坐起,这才想到昨晚的yín蕩表现。

『呀,羞死了!苏芸啊苏芸,怎幺老公才走了几天,你就变得这幺yín蕩啊!不过昨晚真的好舒服啊……和老公在一起这幺久,我都从来没有这幺舒服过。

』想到这裏,苏芸的yīn道又有点湿润了。

「啊啾!」「不行不行,都感冒了,快吃点药吧,耽误工作就不好了。

」一阵喷嚏打断了苏芸的遐想。

「苏芸?苏芸?」「嗯?怎幺了,啊~~高主管,不好意思,我刚才瞌睡了一下。

」由于吃药的关係,今天一整天苏芸都睏得要命,刚才一不小心就睡过去了。

「呵呵,没关係,怎幺了?我看你今天气色不好啊,是不是生病了?」说话的是苏芸的部门主管-——高永华。

高永华是个海归,12岁就随着父母去了美国,并在23岁就拿到了麻省理工的MBA并回到了中国。

(不敢写哈佛啦,怕太假,大家不必深究,哈!)在苏芸的单位裏,高永华可是很多女孩心中的白马王子,成熟帅气的面庞,1米78的个子,身材魁梧,待人随和,又有学问。

简直就是完美的男朋友,就连苏芸有时候都会想自己如果没有结婚,是不是也会被他征服呢!「嗯,昨晚不小心感冒了。

」苏芸娇弱的答道,同时想到昨晚感冒的原因,心裏猛的一阵羞涩,彷彿被面前的帅哥知道了一样,脸上迅速升起一片红云。

看到苏芸那病美人的摸样,还有那羞答答的表情,高永华呼吸一窒,竟看呆了。

说实话,高永华不是个处男,相反,在美国那种开放的环境下,高永华玩过的女人多得都数不清,但也仅仅是玩而已,这次看到苏芸,突然发现心中都被她的音容笑貌填满了。

『我要拥有这个女人。

』这是此时高永华的想法。

「高主管?」「嗯?啊,不好意思,我有点走神。

对了,你吃药了吗?我这裏正好有美国带来的特效药,很管用的,我给你拿去。

」说完,不等苏芸有任何反应就跑去拿药了。

『哎,要是老公有这样体贴我就好了。

』看到高永华如此关心自己,苏芸不自主地将刘威和他比较了起来。

『呀,瞎想些什幺呢!肯定是太想老公了。

』苏芸马上为刚才所想的找到了藉口。

「来,试试这个吧,保证管用。

」这时,高永华回来了,手裏还拿着一个药瓶。

「谢谢高主管,不过真的不好意思收下啊!」「哎,叫我永华就行了,你这可就太见外了,都是同事嘛,一瓶药算竹得上什幺!」高永华爽朗的笑道。

「这……那好吧,谢谢你!高主……永华。

」面对眼前的帅气主管,并且还是挺有好感的主管,苏芸很快改变了对他的称呼。

高永华听到后,心中一阵狂喜,美女已经走上了他设想好的第一步了。

别说,美国的药还真的挺管用,至少比那些让人光打瞌睡的药强了不少,不过苏芸还是觉得身子软软的,提不起劲来。

转眼就到下班时间了,苏芸正低头收拾着东西。

「嘿!」「啊~~高主管,你吓死人了!」苏芸被吓了一跳,胸前的丰rǚ随着喘气上下起伏着。

今天她穿的是一身OL的套裙,领口稍稍有点开。

高永华正好是处于俯视的位置,苏芸胸口的白ròu对他的冲击更加强烈,胯下的jī巴立刻有了反应。

不过好歹是花丛老手,很快就从短暂的呆滞回过神来,这个时候任何对美女的轻浮都会让计划功亏一篑的。

其实苏芸还是看到了男人那灼热的眼神,如同烙铁一般,狠狠地烫在她胸前的肌肤上,但她并不反感,反而对那种能将灵魂燃烧的灼热不能忘怀。

但男人很快将眼神收敛起来,一股複杂的感情升了上来,有失望,有羞涩,有愤怒,还有点骄傲。

「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本来想跟你打个招呼呢!怎幺样,药还有用不?」「嗯,挺有用的,不打瞌睡了,不过身子还是有点发软。

」「哦?那要不等下我送你回家?正好我有车。

」「谢谢你,主管,不过我应该能自己回去的。

」「又见外了不是,中午还叫我永华来着,怎幺又改口了?来吧,我送你,算作为刚才吓你的惩罚。

」面对高永华的极力邀请,苏芸也没有什幺理由推辞了,轻轻的点了点头。

「哈,这才爽快嘛!我帮你拿东西。

」高永华和苏芸坐在车上。

「苏芸,你家在哪呢?」「哦,在XX路XXX号。

」「嗯?你再说一遍?」苏芸又重複了一遍,有点疑惑:「怎幺,有问题吗?」「哈哈!不是不是,我是太惊讶了。

」「惊讶什幺?」「你知道我住哪吗?」「哪啊?不会你就住我家对面吧?嘻嘻!」聊着久了,苏芸也说笑起来。

「宾果,你说对了。

」「啊?不会吧?为什幺以前我都没见过你呀?」「嘿嘿,我也没见过你呀!估计我每天是开车的,而且我一般早上7点就上班了。

」「这幺早?去干啥啊?」「公司裏不是有健身房吗?早点去能锻炼锻炼。

你看看我的肌ròu。

」高永华伸出一只手鼓了鼓劲儿。

『比老公强壮多了!这样的男人肯定很有安全感。

』这是苏芸此时的想法。

「哈哈!别臭美了,注意开车呢!小心别翻沟裏。

」苏芸说。

「哈哈!那我可美死了,跟一个大美女做一对同命鸳鸯。

」「呀,你说什幺呢,什幺鸳……鸳鸯啊?」这下可把苏芸羞死了,『这死永华,说什幺乱七八糟的呢!』苏芸想着。

「啊~~口误口误,芸芸小姐见谅见谅啊!」其实刚才高永华是故意这幺样说的,目的就是为了试探一下,结果让他很满意,美女害羞居多并没有很生气,于是后面虽然道歉了,但还是花花口儿的。

「什幺芸芸小姐啊,ròu麻死了。

我可是有老公的哦!你这幺说小心他来扁你哦!」苏芸跟一个可aì女生一样,嘟起嘴巴挥了挥拳头。

「哈哈!我锻炼可不是白练的啊,五肢健壮呢!」「五肢?人不是只有四肢吗?」「男人可是有五肢的哦!」高永华一脸坏笑的说。

「嗯?哎呀!你坏死了,不理你了。

」苏芸半天才体会出男人的含义,羞得脸都红了。

明明知道这是男人的挑逗,但是从心裏来说,她并不抗拒,反而有种冲动,内裤裏面的小嫩屄都有点湿润了。

苏芸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又鬼使神差的看向了男人的胯间,发现那是鼓鼓囊囊的一团。

『呀,怎幺看那裏呢!苏芸你怎幺这幺yín蕩啊?不过……他那裏一定很大。

啊~~不行,内裤湿了,嗯……不能想啊!』苏芸胡思乱想着。

旁边的男人看到美女没吱声了,以为有点过,于是开始转移话题:「对了,你老公呢?今天你病了都没来接你?」「啊?哦,我老公啊?他出差去了,都不知道什幺时候能回呢!」少妇的幽怨清晰可见。

「哎,男人嘛,总是事业为重啊!」「哼,难道要事业就连老婆都不管了吗?」想到昨晚刘威不顾自己就挂了电话,苏芸更加委屈了,一串泪花从眼中滑落。

「那……咦?怎幺哭了?没事吧?」这倒出乎男人的意料。

「啊?哦,没事,眼睛进灰了。

」说完就看着窗外。

车内的气氛冷了下来,直到苏芸下车。

「永华,今天谢谢你了,改天我请你吃饭吧!」「哈哈!那好啊,美女请吃饭,刀山火海都要去啊!」「去你的,油嘴滑舌!」苏芸心裏好受了点,知道是男人在故意逗她开心,心中充满了感激。

「哈哈,你怎幺知道的啊?你尝过?」男人并不打算这样放过她。

「你坏死了!不理你了,我回家了。

」说完,苏芸就满脸通红的跑回家了,小屁股一扭一扭的,看得车内的男人心裏直冒火:『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玩玩这屁股,苏芸,我要定你了!』接下来的时间裏,高永华开始找各种藉口来接近苏芸,有的时候以工作之便叫苏芸到办公室裏给他送几份文件,藉机调笑一下,有的时候请苏芸一起吃工作餐之类,后来慢慢变成了去吃晚饭、看电影。

苏芸也在这段时间裏发现高永华真的是一个迷人的男人,彬彬有礼的谈吐、不俗的外表,真的很容易让女人陷进去,现在也让苏芸每天都期待着他会带来多少的惊喜。

一股淡淡的情愫沖淡了她对丈夫的思念。

看到苏芸最近看他的眼神已经有了变化,高永华在狂喜的同时也準备加快计划的进度,因为再有两个星期,刘威估计就要回来了。

「小芸,今晚我想请你做我的舞伴。

」「嘻嘻,怎幺突然要找舞伴啊?」苏芸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挑着眼望着高永华。

「哎,我有个朋友刚从美国来,想聚一聚,就想出了个舞会的点子。

」「哦~~这样啊!那你怎幺光找我呢?那幺多可aì的小女生可是盼着你去邀请呀!」连苏芸自己都没感觉到刚才的语气裏有淡淡的醋意。

「哎呀,我跟她们不熟啊!再说了,她们哪有美丽的芸芸小姐漂亮呢!」「哼,又叫我芸芸了。

好吧好吧,晚上几点啊?对了,交谊舞我不在行的,到时候出丑的话别怪我啊!」男人见苏芸没有反感对她的暱称,更加相信今晚会有进一步的发展。

「好好好,只要你去了就已经很给我面子啦!晚上我去你家叫你。

」「哼哼,算你会说话。

」苏芸今天心情很不错,原因当然是可想而知。

回家的路上都是幻想着她和高永华搂在一起跳舞的模样,如同一个怀春少女一般。

『嘻,今天要挑件好看的。

』苏芸一边挑选着衣服一边想着。

这时,苏芸的手机响起来了。

「喂,你好!哪位?」「宝宝,连老公都听不出来了啊?」「啊,老公!」不知道怎幺回事,苏芸心中竟然生出一丝紧张和烦躁。

「嗯嗯,是我。

最近过得怎样呢?有没有想我啊?」「啊,有……有啊,当然有想你啦!」苏芸有点走神。

「嗯?怎幺感觉你心不在焉的?」「啊?没有啊,我在换衣服呢!」「哦,干嘛换衣服啊?晚上要出去?」「是啊,朋友叫我吃饭呢!」苏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要撒谎。

「哦,这样啊?对了,告诉你件好消息,我可以提前一个星期回来啦!」「啊,那……那太好了。

」苏芸心中充满了失落的感觉:『是啊,老公要回来了啊!不能再和永华多接触了。

』「呵呵,高兴吧?那就这幺说啦,我挂啦!」苏芸也没心情去回答刘威了,缓缓的坐在床边,一滴泪珠滑落。

『啊,我这是怎幺了?我是刘威的老婆啊,不应该再这样和永华不清不楚下去了,今晚我就要跟他说明。

』苏芸强打精神,站起来,挑了一件黑色露背晚装。

当高永华看见苏芸从家门走出的那一刻,他惊呆了。

苏芸穿上了黑色晚装后,匀称完美的身材被衬托得更加修长,紧身的晚装将她纤细的蛮腰、丰满的臀部绷得紧紧的。

虽然她上身披了一件外衣,但仍然可以看到她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肤。

苏芸被男人看得害羞,上去推了他一下:「喂!傻了啊,还看?」「哦,哦,不好意思,你今晚太漂亮了。

」苏芸心中本来一喜,但接着又是一酸,「嗯,咱们走吧!」说完自己登上了车。

高永华的朋友是个热情的美国人,在第一眼看到苏芸时就毫不吝惜自己的讚美之词:『Gao,your girlfriend is so beautiful。

』这把苏芸搞了个大脸红,但还没等她解释,就被高永华拉进舞池了。

「你朋友真是的,怎幺乱说话呢!」「呵呵,他就那样的人。

」高永华顿了一下:「再说,你看我们现在多像一对男女朋友啊!」「永华,你……」「嘘~~」男人看着苏芸的眼睛:「什幺都别说。

」苏芸温顺地依在男人胸前,此时舞池裏的灯光暗了下来,一首萨克斯吹奏的舞曲更添加了舞池中浪漫的气息。

抱着这种极品少妇,闻着苏芸身上散发出的清香,就算是柳下惠都不能把持得住啊,更别说高永华了,一双大手在苏芸的腰际不老实起来。

由于舞池灯光很暗,这更为男人创造了机会,「嗯……」苏芸小声呻吟了一下,高永华的一只手已经靠近了她的屁股,大手的热力惊人,将苏芸烫得全身发软。

苏芸本该制止的,但想到今晚也许是最后能和高永华如此亲密地在一起了,也就随他去了。

「啊……永华……」大手终于佔领了让他日思夜想的肥美屁股,男人开始轻轻地揉搓起来。

「芸芸,你的屁股真棒!」男人靠在苏芸的耳边轻声说道,说完还轻舔了一下敏感的耳垂。

「啊~~永华,不……不要,我是有老公的。

」苏芸用微弱的声音抗拒着。

男人没有理会,放在臀瓣上的手更加用力了,一根手指顺着苏芸的玉背往下滑去,落入了臀缝之间,虽然隔着不料,但敏感的苏芸还是猛地夹起双腿。

「永……」刚想开口制止,但男人的热吻已经印在唇上。

週围有很多对情侣都在做同样的事,因此他们的行为也无人问津。

两只舌头在双唇间交换着液体,一道亮晶晶的唾液顺着苏芸嘴角流下,滴在了她高耸的丰rǚ上,泛着yín靡的亮光。

高永华抓住女人的手,坚定地按向了自己的胯间,『啊~~好大!』苏芸迷迷糊糊中想道。

由于男人将自己的手紧紧压在那巨大的jī巴上,苏芸无法拿开,只有随着男人开始搓动起来,男人的手也在苏芸的屁股上揉捏得越发有力。

苏芸今天穿的是丁字裤,窄小的裤内因为男人的揉捏被勒进屄缝中,小yīn蒂也被刮得硬了起来,yín水逐渐湿透了布条。

「芸芸,你的手好软,我的jī巴被你搓得好爽啊!」得到了男人的夸奖,本该羞涩难当的苏芸反而更加卖力起来。

「噢……好宝宝,你真是迷死人了!」「宝宝?」老公平时就是这幺叫自己的,苏芸猛地一惊。

『不行,不能这样了,今天一定要划清关係。

』苏芸猛的用力推开男人,男人没有準备,被推开了几步。

「我……我突然有事,我先走了。

」苏芸说完,转身跑了出去。

「呜~~呜~~」苏芸一跑回家就坐在沙发上哭了起来,并非是因为男人轻薄了她,而是对两人不能在一起的无奈。

电视机上摆放着苏芸和刘威的结婚照,苏芸轻轻拿起了它,照片裏的刘威突然变得陌生起来,另一张面孔浮现在面前。

『如果是你该多好啊!』想着高永华的面孔,屁股因用力的揉撚而仍然隐隐作痛,似乎那双大手还在自己身后。

『嗯~~永华,我的屁股棒吗?』抚上自己的翘臀,苏芸又陷入幻想:『你知道吗?你才揉了一会儿,我的小妹妹就流水了。

哦~~」隔着晚装,苏芸用手按在了yīn户上,晚装的肩带不知不觉滑落了下来,此时的苏芸衣衫半结,rǚ房似乎要挣脱衣服的束缚,顽皮地露出一点rǚ晕。

『哦……哦……其实人家的nǎi子也很想被你揉呢!啊~~你看,rǚ头都硬了啊!』苏芸用指甲掐起rǚ头用力往上揪着。

带着对丈夫的背叛,对情人的思念,苏芸开始有些自虐的手yín起来。

正当苏芸想拔下衣服尽情自亵的时候,门响了。

「苏芸,苏芸,你在吗?刚才是我没控制好自己。

你开开门,我知道你在裏面,让我向你道歉。

」高永华在舞池裏呆了几秒中,才发现佳人已去,带着对自己的懊恼,他马上追了出去,结果苏芸已经失去了蹤影。

招呼都没跟朋友打,他就开车往回跑了。

一路上,高永华暗骂自己太贪心、太急躁了,希望赶回去能够得到佳人的原谅。

「苏芸,苏……」门开了,出现在他眼前的不是满面怒容的美女,而是一个rǚ房半裸、满面通红的少妇。

「你……」高永华脑子有点当机,但马上就被女人抱住了:「永华,aì我,快,aì我,我要……」女人不知廉耻地紧抱着男人,扭动着娇躯,希望平息一些心中的慾火,结果适得其反,xiāo茓都快湿透了。

高永华呆了一下,对女人的反应有点惊讶,但马上就缓过来了,到嘴的ròu哪能放过啊!一把抱起苏芸就往裏走去,边走边寻找女人火热的双唇。

「嗯……华~~吻我,吻我……」女人含糊不清的呻吟着。

「啊……」苏芸被高永华丢在沙发上,但看到男人正在解皮带,羞涩又回到了脸上,蜷在沙发上不敢看男人。

「啊……」双手触摸到一根滚烫的棒子,女人抬头一看,只见高永华已经全裸的站在自己面前,由于长时间的锻炼,男人身上都是蕴含力量的肌ròu,而双手握住的正是男人的jī巴。

「小芸芸,刚才还没让我爽到,怎幺就跑了呢?我的小兄弟可发火了哦!」可没等苏芸回答,男人已经俯下身封住了苏芸的嘴巴,这次亲吻比在舞池裏的更加狂野,两人伸出舌头,让它们在空中相互交缠着,唾液一丝丝的顺着嘴角流下。

「嗯,美女的口水都是香的。

」吻过后,高永华对着正喘气的苏芸说道。

「噁心死了你,讨厌!哦~~不要摸我胸部啊~~啊……用力……」男人开始向苏芸的nǎi子进攻了,剥下上身的晚装,苏芸的两只丰rǚ暴露在男人面前,男人一口含住左边的rǚ头,用牙齿轻轻的咬着,另一只手也开始揉动右边的rǚ房。

「啊~~轻点……嗯……好……嗯~~不要太用力~~嗯~~用力吸……」男人将苏芸左边的nǎi子吮满了口水,才意犹未尽地鬆开,「嗯,真香,芸芸以后的nǎi水一定很多。

」男人弹弄着rǚ头说道。

「讨厌!我都没怀孕,哪来的nǎi啊?」苏芸躺在沙发上娇嗔道。

「嘿嘿,想怀孕还不简单,今晚我就给你下个种。

」男人粗鲁的言语并没有引起苏芸反感,反而觉得下身更加瘙痒了,两腿开始不住地夹在一起摩擦起来。

高永华发现了女人的动作,「宝宝下面是不是痒了啊?求我,求我就帮你止痒。

」男人边说边将烦人的晚装脱下,现在苏芸就只剩下一条窄窄的丁字裤了。

男人分开苏芸的双腿,将鼻子顶在已经湿透的内裤上:「嗯,芸芸,你好浪哦!」「嗯……不要看,不要……」苏芸在男人的注视下摇晃着身子。

男人用手盖在内裤上,用中指隔着内裤沿着女人yīn户的缝隙滑动着,随着男人指头的滑动,一缕缕yīn毛从裤内两边探出,如此xìng感的画面让男人的呼吸变粗了。

苏芸也觉得男人指头上的热力已经透过内裤将仔宫烫得一跳一跳的,更多的yín水从yīn道裏流了出来。

男人已经不满足隔着内裤抚摸了,一下就从内裤顶端插了进去,「啊~~」苏芸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这是xiāo茓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抚摸。

想到老公,苏芸望向电视机上的结婚照,一股打破禁忌的快感油然而生。

高永华顺着女人的眼神看过去,发现了结婚照,不由得坏笑了一下。

男人站起来,手也跟着滑出女人的内裤,「啊~~不要走,帮我……」苏芸夹起腿试图阻止男人的手离开。

「嗯?帮你什幺?」男人拿着苏芸的结婚照,一脸坏笑的问。

看着男人拿着她和刘威的结婚照,还问出这种问题来,苏芸虽然内心羞涩难当,但身体竟然兴奋得颤动起来。

「帮……帮我……止痒……」「怎幺止啊?」「用手……用……用你的……yáng具……」「什幺叫yáng具啊?我听不懂。

」男人还在逗着苏芸。

「用你的jī巴,你的大jī巴帮我止痒。

」说完,苏芸像没了力气一样,摊在沙发上。

「哼哼,宝宝听话,有你爽的时候。

」男人说完,就把苏芸的结婚照放在地上,苏芸正奇怪他要干啥,就觉得自己被抱了起来,变成背对着高永华,坐在他的怀裏。

男人把苏芸的双腿分开,让只穿着丁字裤的女xìng下体对着结婚照,轻轻的在苏芸的耳边吐着气:「今天让你老公看看他的宝贝老婆是怎样高氵朝 的。

」说完就一把扯掉内裤,让苏芸的xiāo茓暴露在空气中,手指开始探入女人火热的甬道抠弄着,一滴滴yín水随着男人的手指滴落下来。

「啊~~不要,不要这样,刘威不要看啊~~啊……好舒服,不……不要弄我的小yīn蒂啊,啊~~」男人左手把玩着浑圆的rǚ房,右手开始加速抽插起来,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苏芸的yín水就像开了闸一样不断地往外流。

「啊……不……不……要丢了……啊……华,吻我,呜~~呜~~尿出来了啊~~」苏芸再也忍不住了,一股强烈的水流从屄缝中喷射出来,打在不远的相框上。

「好芸芸,想不到你竟然是潮吹!」男人这次发觉捡到宝了,苏芸如此的敏感出乎他的意料。

此时,苏芸仍沈浸在高氵朝 洩身后的快感中,并没有听清男人在说什幺,只觉得这次的高氵朝 是老公从来没有给过的。

想到老公,女人又看到地上的结婚照被自己喷射出的yín液淋得透湿,仔宫又是兴奋得一阵紧缩。

苏芸的双腿由于被男人挽住无法併拢,使得男人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xiāo茓口还在一张一合,彷彿一张小嘴;屄缝顶端的yīn蒂早已变得如同黄豆般大小,红彤彤的散发着热气。

此时,男人再也忍不住了,将苏芸转过身来,跨坐在他的腿上。

男人呼出的热气喷在苏芸的脸上,让她很清楚男人马上就要佔有她了。

看见顶在自己小腹上的jī巴,女人慢慢地用双手握住上下撸动着,她也不清楚为什幺自己会这幺主动。

『死冤家,你真是我的命中魔星啊!嗯……』苏芸心中想道。

「好宝宝,给我,给我,我要你,我要佔有你,我要用jī巴狠狠地操你。

」男人厮磨着苏芸的耳垂说道。

「嗯……」苏芸红着小脸,将男人的yáng具贴向自己的yīn户,「啊~~」大jī巴刚顶在苏芸的屄缝上,女人就抓不住了,软在男人的怀裏。

男人托住苏芸肥嫩的屁股,guī头在xiāo茓上磨蹭了起来,不一会儿就被苏芸的yín水淋了个落汤鸡,缓缓地将guī头挤进女人火热紧凑的xiāo茓。

「啊~~宝宝,你的xiāo茓真紧啊!」刚挤进了一个guī头,男人就发现苏芸的xiāo茓异常紧窄:「是不是你老公平时不行啊?现在可便宜我了。

」「啊~~嗯~~讨……讨厌,你都玩了别人的老婆,还说这种话。

啊~~」女人小声抗议着,却被男人突然送进了整根yáng具,yīn道被撑开的刺痛加上jī巴划过的快感,让苏芸感到一阵窒息:「顶……顶到仔宫了~~」「啊~~真紧!」男人也发出一声歎息。

疼痛不久便被yīn道中的酥麻感盖过,苏芸开始难耐地扭动起身体来:「嗯,华,快~~快动嘛!嗯……好难受。

」男人的guī头已经狠狠撞进苏芸的宫颈,如同有千万张小嘴在吮吸着,加上怀中女人开始难耐地扭动起娇躯,高永华终于忍不住开始抽插起来。

「哦~~」苏芸扶住男人的肩膀,扬起头发出解脱的呼喊。

感到男人的jī巴在自己yīn道内动了起来,自己也开始扭动着胯部迎合起男人的抽插。

「啪!啪!啪……」胯部间的撞击声就像直接打在苏芸的心房上一样,极度的快感让苏芸眼冒金星,「啊~~哦……哦……华~~华~~」苏芸无意识地呼喊着情人的名字。

男人双手紧掐着苏芸的屁股,嫩白的股ròu从之间溢了出来,「宝宝,啊~~爽不爽?」男人用力地挺动jī巴。

「嗯~~嗯~~爽……爽……」女人模糊地回应着,胸前的大nǎi子随着男人的挺动上下抛起。

男人搓动起一粒粉红色的rǚ头:「爽就叫出来,都叫出来。

」「嗯~~不……不要~~好羞人~~」苏芸伏在男人的肩上说道。

「叫吧!叫得好听,老公会让你更舒服的。

」男人开始蛊惑起来。

「嗯……哦~~坏死了,你才不是……不是我老公呢~~啊~~」苏芸刚说完,男人猛地拎起rǚ头,疼痛中带着酥麻的感觉,让苏芸措手不及,叫了出来。

「对,对,就这样叫,小蕩妇~~」男人坏笑着。

「啊~~啊~~好……好棒~~好爽~~啊……我要……要死了~~啊……啊……」如同决堤的洪水,心中yín言浪语被吶喊了出来。

「哈哈哈!小骚货,看你还不叫。

再叫得浪一点!」男人粗暴地玩弄着苏芸的nǎi子。

「啊~~痛……rǚ房……不要……啊~~用力……」苏芸此时就感觉像是巨浪中的扁舟,被身下的男人颠簸得死去活来,yín水也不知道流了多少,只感觉自己的屁股下和男人的腿上都是湿漉漉的一片,xìng器的接合处散发出阵阵热气。

「啊~~哦~~好……好美……啊~~不行了,要……要丢了啊~~」男人突然加速挺动,yīn道中的jī巴变得更加粗长,从男人加粗的鼻息中,苏芸知道男人已经到了发射的边缘,于是腰部也迅速的套动起来。

「宝宝~~我……我要射进去了。

」「嗯……啊~~嗯……好,射进来,都射进来!啊~~」一声长绵的清啼,苏芸猛地向后仰起脖子,下腹死死地抵在男人的胯上,一股股灼热的jīng液打在她柔嫩的仔宫壁上,全身都痉挛起来,yīn精终于爆发了出来。

高氵朝 过后的两人,就这样保持着原有姿势搂了有足足五分钟才缓过劲儿来。

高永华知道女人在高氵朝 后是最需要aì抚的,因此一双手在苏芸光洁的背臀就从没停过。

「嗯……」女人似乎清醒了些,「啊~~」当她看到自己仍yín蕩地跨坐在男人腿上时,失贞后的恐惧、后悔、羞涩、甜蜜纷纷用上了心头,一下没忍住,哭了出来。

「宝宝,怎幺了?刚才不是好好的吗?」男人发觉苏芸在自己怀中哭泣,抬起她的俏脸关心问道。

「不……不要叫我宝宝~~不,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当高永华用丈夫曾经称呼过自己的aì称时,女人撕扯着头髮爆发了。

「不,一切都是我的错,宝宝,都是我。

」高永华知道这时是女人最脆弱的一刻,能否真正得到这个娇媚少妇就看现在了,因此他开始打出了感情牌。

被男人紧搂的苏芸平静了些,「苏芸,我知道我说的这些话很俗套,但我的确是想告诉你,在看到你第一眼时,我就发誓,你就是我要找的女人,我一定要得到你。

」男人看着女人迷濛的双眼说道。

「刚才发生的事,我毫不后悔,哪怕你现在打电话报警,告我强姦,我都认了;就算要枪毙我,我也觉得我没白活,至少在死前我曾拥有过我aì的女人。

」一段ròu麻兮兮的表白的确是女人最受不了的,特别是苏芸面对眼前这个男人时。

「你……你……你这个偷心的坏蛋。

为什幺,为什幺要来打乱我的生活?」女人双手拍打在男人的胸前,不过这对于高永华来说,无异于挠痒按摩而已。

「芸芸,我aì你。

」双手按住女人的肩,高永华直勾勾的望着苏芸。

苏芸一惊,看了一眼高永华后马上撇过头去,红着脸小声说道:「谁是你的芸芸。

」看到女人的反应,高永华心中狂喜,他知道女人心裏一定是千肯万肯了,只不过碍于脸面才没法说出口,于是涎着脸贴上去坏笑道:「我的芸芸就是刚才坐在我身上发浪的小骚货啊!」「你……你就知道……呜~~」女人转过头来刚想斥责两句,结果就被高永华吻住了。

吻的确是个奇妙的东西,不一会儿,刚才还喊死喊活的女人,现在又软倒在男人的怀中了。

「呀~~」女人发出了一声惊叫,原来男人将苏芸举了起来,横抱在怀裏:「嘿嘿,好宝宝,你的卧室在哪呢?老公再好好的疼疼你。

」「坏……坏死了!那边。

」苏芸抬手指了个方向就钻进男人臂窝做鸵鸟了。

「哈哈哈!哎~~什幺东西?哈!」男人正準备走,就发现脚边有个东西,一看,原来是刚才苏芸的结婚照。

苏芸发觉男人没动,奇怪的探出头,结果顺着男人的眼神发现了相片,看到相框上还有很多水迹,苏芸想起刚才男人竟然让她对着相片潮吹的样子,仔宫一酸,yīn道裏又湿润了。

「宝宝,这个怎幺能乱放呢!这可是结婚照呢,要好好拿着哦!」男人竟然将相框捡了起来,交到了女人手中。

苏芸还在沈浸在刚才的绮想中没回过神来,迷迷糊糊就接了过来,结果才发现是那个相框,丢也不是、拿也不是,只好又做起了鸵鸟。

「哈哈哈~~」男人大笑着走进了苏芸的卧房。

来到苏芸的卧室,房间裏有点昏暗,只有床头灯是亮着的,发出淡黄色的光晕,但这样的光线更能引发人心中的潜在慾望。

高永华将怀中的美女放在床上,看着苏芸仍然羞怯的闭着双眼,睫毛轻微的颤抖着,似乎是发觉了男人的注视,俏脸上蒸出两团红晕更显娇豔,双腿也併拢微屈起来。

看到苏芸如同任人宰割的小羔羊,高永华的jī巴再一次怒挺起来,随即上前分开苏芸环在胸前的双手,露出她丰满的rǚ房,大力吸吮了起来。

「嗯……轻……轻一点……啊……」敏感的小rǚ头再次受到侵袭,苏芸情不自禁的将男人地头揽在怀中,彷彿希望男人能更用力地宠aì它们。

男人突然感到有东西磕在自己的头上,拿下来一看,原来苏芸还抓着那相框呢!「哈!看来你真捨不得你老公啊!」男人调笑起来。

「不,不要说我老公,嗯……」苏芸试图训斥几句,但是男人的一只手从臀缝中划过,一阵热浪从苏芸的后庭滑至xiāo茓。

「谁是你老公?你老公就在这呢!」男人的中指浅浅探进苏芸的xiāo茓,发现已经洪水氾滥了。

「啊……嗯……再……再进去点……」苏芸的双腿时而夹紧、时而放开,男人的手指如同泥鳅一般xiāo茓中飞快的滑动着,带出一缕一缕的yín水。

「说,谁是你老公?」男人作怪的手突然停止了。

「啊……继续啊……我要……华,求求你……」「嘿嘿!你不说清楚,我怎幺敢乱动呢?」男人坏笑道。

「你……」苏芸知道只要走出这一步,就永远不能回到从前了,潜意识裏,她抗拒着。

但是xiāo茓中酥痒难耐,又让苏芸忍不住屈服,内心和ròu体上的矛盾都快把她折磨疯了。

男人见苏芸仍在抗拒着,知道要再加把力了,于是将手指抽出xiāo茓,反而开始轻轻搓弄起苏芸早已勃起发硬的yīn蒂了。

「啊……对……就是那……」突如其来的快感让苏芸发出甜美的娇喘。

这时,男人又停下了。

「不……不……华……再揉一揉,快……求求你了……」快感又一次中断,这让苏芸立刻崩溃了,放弃了最后的矜持,扑在男人的怀裏用nǎi子磨蹭着男人的胸膛来讨好他。

「那,到底谁是你老公呢?」男人慢悠悠的说道,对女人的刻意讨好似乎并不领情。

「你,你就是我老,老公……」在快感的折磨下,苏芸终于屈服了,此时她心中除了对刘威的愧疚,更多的是一种解脱后的轻鬆。

「哈哈哈哈……乖老婆,老公这就来疼你。

」说完,就把手中的相框丢在一边,扑了上去。

「啊……啊……老……老公……你太强了,我……我又要来了……」苏芸的卧室内透出淡黄的灯光,而中间的双人床上,一具凹凸有緻的丰满女体正如一位女骑士般骑跨在男人身上。

放弃掉最后矜持的苏芸,开始对高永华展现出成熟女xìng惊人的媚态。

从后面看去,男人的一双手正顺着苏芸光滑的脊背来回抚摸着,有时甚至会滑落到苏芸的臀缝中轻轻扣挖她的后庭。

再往下看,则会看到一根巨硕的yáng具被苏芸的xiāo茓不断吞吐着,随着苏芸的上下起伏,微带rǚ白色的yín水从已经有点红肿的女yīn中顺着男人的jī巴不断流下,将两人的yīn毛黏糊在一起。

「啊……哦……好宝宝,对,就那样,腰扭一扭,啊……宝宝,我可舒服死了!」躺在下位的高永华也没歇着,在享受苏芸丰满的躯体时,也不忘教她更多的床上技巧。

双手从女人的背后转移到前胸,随着女人的套动,两颗丰满的白兔也不断晃动着,看得高永华心中火热,轻轻啃咬着粉红色的rǚ头。

而此时苏芸早已陷入快感的漩涡,完全感觉不到疼痛,有的只是火辣辣的麻痒。

「嗯……嗯……老公……吸……吸我的nǎi子……啊……好舒服……嗯……好棒……大jī巴……都……都顶到仔宫裏了……」苏芸双手撑着男人的胸膛,丰臀仍然不断地上下套动,不时地将落在面前的长髮撩到背后。

突然,男人双手死死扣住苏芸的屁股,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和速度挺动腰部,苏芸知道男人快要射了,也开始加快套动的速度,迎合男人的动作。

「啊……宝宝,我……我要射了……」「嗯……嗯……射进来……都射进来……我要……啊……好烫啊……我要尿了……」两人的动作在瞬间定格了,似乎这一刻,时间也停止了,只剩下两人粗重的喘气声。

苏芸无力地趴在男人的胸口,但脸上满足的神情却显而易见。

此时的她还未从刚才强烈的高氵朝 中回过神来,yīn道内的嫩ròu仍在时不时地抽动着,xiāo茓由于长时间的做aì一时不能合拢,而rǚ白色的jīng液随之慢慢地滴落在床单上,似乎在证明着这个美豔少妇已经完全的失去了贞洁。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