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aì3P的娇妻]

[aì3P的娇妻]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的老婆佳美在大学时候是学播音主持的,流利的口齿,一米六七的身高,总是保持着一百零几斤的体重,所以她看起来很高挑,身体却不缺乏ròu感。

老婆的胸不是那种波霸型的,看起来却很大,可能是因为腰细的原因,胸部很迷人。

脸蛋更不用说了,眼睛裏总是水汪汪的,大得迷人,嘴巴红润有光泽,样子绝对是仙女级别的加上老婆从小受过良好的教育,温柔懂事,孝敬父母,疼aì我,全身上下透露出贵族高傲却又善解人意、讨人喜欢的气质。

老婆肌肤雪白,全身上下更是没有一块疤痕,和这样的女人做一次aì简直死都愿意。

我是一个热血的青年,从小好强的我家庭条件也不错。

现在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收入可观,这也使得老婆辞去了工作,专心照顾家庭和照顾我。

我的夫妻关係是所有亲友都羡慕的榜样。

记得刚刚谈恋aì的时候,老婆还是个小姑娘,十九岁。

她学的播音主持,我也是搞婚礼主持的,共同语言和彼此身上的优点很快在相处中被两个人发现,使得我们很快进入热恋之中。

我们认识的时候,老婆还是个处女,第一次的时候,老婆被我弄得痛到哭了。

随后老婆便越来越懂得什幺叫xìngaì,在我面前她也变得越来越yín蕩。

当然,老婆在外面绝对是一个矜持的女子。

我们在一起生活了这幺久,老婆的身体一直只属于过我一个人,在她的思想裏,绝对是那种保守的东方女子。

我知道,在生活裏有许多人幻想和我老婆发生xìng关係,这也难怪,老婆这幺迷人。

但我也从来都不担心,因为老婆从小家教很严,从来就不是那种人。

再说,我们xìng生活美满和谐,老婆也不是那种空虚寂寞的蕩妇。

反观我,思想相对老婆来说算是开放的了,我经常和老婆讲一些黄色故事,做aì的时候还特疯狂,什幺髒话都说。

而且我脑子裏虽然不提倡换妻、乱lún类的事情,但也不反对。

家裏有许多我们在网上买的情趣用品,让我们在xìng生活中保持着新鲜。

我们做aì的地点也是在随时随地,办公室裏做过、汽车裏做过、露营时在河边我们做过,旅游时在山上我们做过,甚至在社区的楼梯口我们也做过,那次还差点被别人看见!心目中的老婆绝对是生活中的贵妇,厨房中的巧妇,床上的蕩妇。

所有的一切都让我们的生活那幺的美好。

和老婆做aì每天我的工作都很轻鬆,但经常会很晚回来,因为我是做婚礼主持的,婚礼晚宴常常很晚才结束。

老婆常常在我晚上有事的时候出去逛逛街,或者去姐姐家玩,也或者呆在家,又或者和我一起去主持,然后晚上我们一起回家,每次一回家我们都做aì。

家裏房子很多,我们都和父母分开住,所以家裏就我们两个人,我们从阳台做到厨房,然后很晚才睡觉。

这一天晚上,我依然主持很晚才回家。

到了家,沖了澡,一件衣服也没穿就进了房间。

刚打开房门,一阵体香就扑进我的鼻子,房间裏灯光灰暗,老婆在床上半躺着,床头柜上放着为我準备的红酒和汉堡。

风骚的老婆看到我进来便把身体转向我,「亲aì的,我等得你花都谢了!」老婆表情略带同情,风骚的对我说。

「老婆大人,我洗过澡了,可以上床了吗?」「你来……」老婆伸出她的玉手,雪白的手臂向我轻轻的挥着。

手一伸,盖在老婆身上的真丝毯子就顺着老婆xìng感柔滑的身体滑到了腰间,我才发现,老婆身上一件衣服也没有。

老婆一动,雪白的大nǎi子就一晃一晃的,rǚ头是殷红色的,明显看出来rǚ头已经有点硬了。

老婆的秀髮乱乱的,一看就知道没有故意打理等着我回来。

下半身被真丝的毯子盖着,却盖不住老婆xìng感的身躯,肥润的屁股、白皙的大腿,涂着指甲油的一双小脚在不停地互相摩擦着。

这样的春宫图一映入我的眼帘,我的下面就挺了起来,像一具小钢炮一样。

没等我说话,老婆见我没过来便举起一条腿,整个丝巾也就全部从身体上滑了下来。

老婆的yīn毛不浓密却长长的,集中在yīn户的上面,yīn唇两边也有几根,很明显,老婆在我回来之前整理过自己的yīn毛;屄裏闪着亮晶晶的水珠子,由此可见老婆刚刚洗过澡,屄也没擦乾净,也可能就是yín水,老婆的yín水很多。

我再也受不了了,沖向老婆,抱住她,使劲地抚摸着她两个像木瓜一样的nǎi子,亲吻着她的嘴唇。

老婆娇声细语的在我耳边说着:「轻点……轻点……亲aì的……」老婆越这幺说,我越兴奋,双手更使劲了,用力搓揉着她的nǎi子。

我趴在老婆身上,抱着她,亲着她的耳根,老婆已经被我弄得有点受不了。

我又亲了一遍老婆的脖子,便转向她的骚屄,伸出舌头舔着老婆的yīn毛,老婆下面早就开始氾滥了,屄裏面不断流淌着yín水,有点骚,却总是不缺乏让人想吃的诱惑,我的jī巴在这个时候也变得硬梆梆的了。

老婆被我弄得大声的呻吟起来:「我要,我要,我要……」「小婊子,告诉大jī巴老公,要什幺?」「小婊子要老公大ròu棒!」做aì的时候老婆经常这样侮辱自己,我们这个时候都很兴奋。

我舔着老婆的小屄,观察着她的表情,老婆脸蛋上红丝丝的,像个发情的骚母狗。

她的一只手摸着我的头,不停地往下按,让我去舔她的屄,另一只手握着我的ròu棒。

我把下半身靠着老婆的脸,老婆也顺势将ròu棒放进嘴裏,她卖力忘情地舔着ròu棒,一会吸一会吹,一会握着ròu棒舔着guī头,一会又将蛋蛋放进嘴裏。

我看老婆似乎再也受不了了,就躺在了床上,jī巴挺得高高的。

老婆眼神迷茫,但下一步她知道要做什幺,她骑在我的身上,扶着ròu棒慢慢地坐了下来。

老婆的屄真是极品,紧紧的,裏面ròu很多,称得上是世界第一等的骚屄。

yín水早就从ròu棒流到蛋蛋上,床单也湿了一片,jī巴刚放进屄裏一半,老婆就仰着头忘情地叫了一声:「啊……」我见老婆没把ròu棒全放进去,腰就挺了一下,老婆大声的叫了一声:「啊……」我见老婆骚得厉害,便不停地挺动着腰,开始有规律的抽插着老婆,老婆还是仰着头,嘴巴张得大大的,胸似乎在卖力地往前挺着,两颗nǎi子上下抛晃,身体半蹲着。

风骚的老婆两只手按着我的身体,不停地呻吟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舒服……老公,插我,插小婊子的骚屄……啊……哦……啊……哦……啊……哦……哦……哦……老公,好舒服……老公你好厉害,插小婊子,让小婊子爽……哦哦啊……哦哦啊……嗯……啊……嗯嗯……啊……哦……」女上男下的动作一直是老婆最受不了的动作,我见到老婆这幺骚,抓起来老婆的两只手,开始加快了挺腰的速度,jī巴撞击着老婆的骚屄,「嘎嗤、嘎嗤」的声音和老婆yín蕩的叫声环绕着房间,也让我挺动的速度更快了。

老婆面对我的进攻,很快腿就站不住了,跪了下来,倒在了我的身上。

我抱着老婆一起站起来,老婆的动作像老树盘根一样盘在我的身上。

我抱着老婆的屁股,开始继续上下的抽插她,这个动作一直是老婆最喜欢的。

「哦……喔……啊……咦……嗯……哦……」老婆的呻吟动听极了:「大jī巴老公,插死我,不要停……舒服,舒服,太舒服了……老公,老公,我要上天了……太爽了……舒服……要上天……舒服……好舒服……要丢了……丢……丢了……要丢了……太舒服了……要高氵朝 了……受不了了……要高氵朝 了……」我猛烈地操着老婆的屄,很快老婆两条腿紧紧地夹紧我的腰,抽搐了一下,腰也扭了几下,整个身体软了下来,摊倒在床上,我知道,老婆高氵朝 了。

我也弄得一身汗,躺了下来,老婆像一个骚母狗一样爬到我的大腿上,枕在我的大腿上舔舐我紫红色的guī头,然后把整个jī巴放到嘴裏,因顶着自己的喉咙,差点要吐出来,却不肯把jī巴放下。

我还没射,所以jī巴仍然硬梆梆的,老婆迷人诱惑的双眼对我看着,jī巴上全是她的口水。

她吐出我的jī巴,让我吃放在床头柜为我準备好的晚餐。

我喝着红酒,吃着汉堡包,享受着老婆为我口交。

骚货老婆还在舔着jī巴,我抱起她的头,把她抱到我怀裏,老婆抚摸着我的胸口,躺在胸口,小鸟依人,骚骚的说:「老公,刚才我被你干得好舒服。

你好坏,把人家弄得好痛。

」我点了下她的鼻子,对她笑了笑。

老婆已经累得不行了,外面也夜裏11点了,我们躺在床上说着话。

老婆大腿搁在我的身体上,抱着我,脑子裏似乎什幺也没想,嘴巴裏微笑着,眼睛半睁着,听我说着今天在外面的所见所闻。

这就是我们的夫妻生活,激情、浪漫。

我突然想起来,明天有个网友要到这裏来游玩,我在网上说要接待他,是平时在网上玩游戏认识的,新疆人,到我们这旅游,和我在网上聊得很开心。

他刚刚结婚,带着新婚妻子到全国各地渡蜜月,我在网上说要招待他,决定让他和他的妻子住在我家裏。

我还和老婆开了下玩笑,说:「不知道新疆的小妞有没有你骚!」老婆说了一声:「去!」打了我一下,我们安然入睡了。

阿山驾到早上,我很早的起来晨练,回来的时候老婆已经把早饭準备好了。

我和老婆坐下来一起吃早饭,老婆脸上还留着昨晚高氵朝 的甜蜜,我不停地用语言挑逗和讽刺着老婆:「小屄痛吗?昨晚你好骚哦!」老婆装作不理我。

今天一天没事,网友要来,我决定一会儿和老婆一起去火车站接网友和他老婆。

吃完早饭,我们一起看了会儿新闻就开车出门了。

九点的时候,网友终于从火车站的出站口出来了,我虽然没有见过网友的面,但在网上看过他的照片,而且网友是新疆人,在人群中很好认。

他也很快看到我,我们互相握手拥抱。

网友个头和我差不多高,叫阿的尔山,我们叫他阿山。

他的妻子很漂亮,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子,和我的老婆有一拼。

名字很好听,叫木美子,和我老婆一样名字裏都有个美字。

我们四人上了车,一起开向我父亲的家。

家里,母亲早就準备好了午饭,我们说了会儿话就开始吃饭了,阿山和美子都夸我母亲的饭做得很好吃,我们的午饭吃得很开心。

下午的时候我们带着网友去了家乡的几个景点,阿山提议回我家,我们就早早的回家去了。

阿山告诉我,他喜欢我们这里的房子,他们那儿都是住在山里,很不乾净,我们这里很乾净,很舒服。

晚上的时候我们吃过晚饭,四个人打了一会牌,老婆带着美子去逛超市买东西了,我和阿山在客厅里看电视,说着话,喝着红酒。

阿山是个很开放的人,以前在网上聊天的时候经常和我调侃一些色情的话。

我们俩越谈越开放,他开始讲一些他和他老婆做aì的事情,告诉我她老婆在床上很风骚,我也开始和他说我的老婆佳美的一些事情,我们聊得不亦乐乎。

阿山放下酒杯,拿出了他随身带的电脑,打开了一个带密码的文档,笑眯眯的给我看。

我一看,哇!居然是他老婆的裸照,他可真开放!我和阿山边看边笑着,我下面的ròu棒早就偷偷的硬了起来。

很快,老婆和美子回来了,我们关了电脑,像什幺也没发生一样,继续看着电视。

她们俩也加入到我们的谈话中,老婆提议唱歌,我们打开音响,开心的唱着歌、喝着酒。

我们又打了会儿牌,美子说有点累了,老婆说也累了,阿山说今晚想和我多聊聊,所以美子和老婆今晚就一起睡了,我和阿山两个人一起睡。

双狼计划我和阿山躺在床上,继续聊着色情的话题,他又打开电脑让我看他老婆美子的照片,照片里好多yín蕩的动作。

我们越聊越开放,阿山说,他早就想看老婆被别的男人干了,我听了这话也就色xìng大发。

阿山早就看出我是个好色之徒,于是问我:「想上我老婆吗?」我默认了,两个色魔决定行动起来……我们準备先到老婆和美子睡的房间探探虚实,于是蹑手蹑脚的到了老婆和美子的房门,门果然没锁,我们顺利地打开了门。

里面灯光灰暗,隐约的看见两个人躺在那里,盖着毯子。

老婆和美子的身材都很好,一层薄薄的毯子将两个人的火辣身体凸显出来,美子的nǎi子看起来圆圆的、大大的。

我们悄悄的走了进去,我慢慢掀开了两个人盖的毛毯,哇!一幅让人看了就想犯罪的春宫图展现在我们面前:两个人穿着蕾丝的睡衣,由于刚洗过澡,所以都没穿内衣裤。

睡衣很薄,特别是老婆的睡衣,平时只穿给我一个人看,她怎幺会想到也被阿山这个色狼看见。

老婆的睡衣其实就是一层薄薄的纱,两颗nǎi子毕露无遗,下面黑色的一团屄毛更是人让人看了就想操她。

谁想到阿山这个粗手粗脚的人看到我老婆的nǎi子就起了色心,一个大手立即摸了上去。

老婆睡眠虽然很深,但是阿山的手劲使得太大,一下子就把老婆给弄醒了。

老婆微微睁开双眼,阿山赶紧几个大步就窜到了门外,我趁着老婆睁开眼之前也黑溜溜的走了。

我们溜进了我们的房间,吓得六神无主,过了半个小时才定下神来。

因为我们都知道,老婆要是发现我们这样,生气了怎幺办?特别是我,老婆从来就很反对我说一些换妻的话题,我估计刚才要是让她知道我让阿山摸她的nǎi子,準会杀了我。

喔,幸好没发现。

我们俩被吓得也不敢再行动了,我的心也安定了很多,而且也取消了色狼行动。

确切的说,我们也没什幺行动计划,只是起了色心去她们的房间看看而已,不过老婆的nǎi子被阿山摸了一下我很嫉妒,因为我没摸到美子的那对大nǎi子,可惜,可惜。

我们睡了,两人都以为事情过去了,因为我们再也没机会了,以为我们没了色心了。

谁知道,第二天的事情发生得那幺蹊跷,更让我重新认识了我的老婆。

美子病了第二天,大家都起得很早。

四个人一起吃早饭,我观察着老婆的表情,因为我怀疑她昨晚发现我们进她房间了,可是老婆早上一切都很正常,我也放了心。

白天,我们又是开车四处游玩,不过下午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美子突然说身体不舒服,阿山作为丈夫很担心,我们立刻去了医院,太不巧了,美子的阑尾炎居然犯了。

阿山倒是挺镇定的,说就要给美子在这里做手术。

可想而知,阿山和美子会在我家里呆上半个月了,起码要等美子康复吧!很快,我们就决定给美子办理手术的手续。

找好了医生,我通过在当地的熟人,给美子找了个单独的病房。

手术得等到明天了,不过医生吩咐今晚美子得住院观察。

美子的脸上表现出给我们带来麻烦的表情,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不好意思带来了麻烦,阿山也是表现得很不好意思。

作为朋友,我们一点也不在意。

晚上的时候,医院安排好了一切手续,医生让美子早点休息,阿山坚持要留下来陪着美子,不过美子通情达理,并且真的要休息了,所以阿山与我们一同回家,留美子一个人在病房。

况且医院距离我们家不远,手术也是明天,我们便放心的回家去了。

到了家之后,耿直的新疆人终于表现出他的不安,他不停地问这问那,我和老婆都看出来他是多幺关心美子。

我小声的对老婆说,想个办法让他开心开心,不要让他那幺惆怅。

老婆脑子转得很快,说让我陪他喝酒,喝酒解解闷,再陪着他打打牌,好让他心情好点。

老婆从冰箱里取来了两瓶红酒,阿山心情还是很惆怅。

我们继续喝酒,酒喝得并不是很多的时候,老婆拿来了牌,为了提神,我提议打牌输的要被罚喝酒,大家都同意了。

我开始认真的打牌,阿山在打牌的时候终于忘记了难过,变得开心起来。

我暗地里给老婆使了个眼色,夸她做得好,老婆得意的笑着。

说到打牌,老婆可真厉害,一连十几局下来她都没输。

我和阿山都罚了不少红酒,但是好在红酒度数低,我们倒是不醉。

我决定认真的杀老婆一局,也灭灭她的嚣张气焰。

果然,老婆这一局被我和阿山打败了。

从来滴酒不沾的她面对着一杯红酒,虽说度数不高,但却足以让老婆为难。

老婆想赖,我同意,但阿山不同意,终于老婆经不住劝,端起来酒杯一下子就把红酒乾了,我和阿山都为她鼓掌。

也不知道是头昏还是被红酒给喝醉了,老婆一连输了三局,一下子喝了三杯酒。

当我注意到老婆的时候,她的脸已经变得绯红,红得让人舍不得,但又红得总是让人感觉有点和醉酒的红不太一样。

老婆说话也开始胡言乱语,牌也开始乱打了起来,一个不小心还将手放在了阿山的大腿上,拍着他的大腿叫我的名字,最后发现弄错了,自己也哈哈大笑。

我知道,老婆醉了。

正所谓「酒后吐真言」,老婆在醉酒之后也开始说起来平时很少说的髒话和一些带「屄」字的词。

夏天嘛,老婆穿着一件连衣裙,领口很大,她常常笑着弯下腰,雪白的nǎi子一大半就露了出来。

阿山也真色,眼睛直勾勾的对着老婆的nǎi子看,还老夸我老婆漂亮,老婆总是呵呵的笑。

我再次观察到老婆的脸的时候,终于发现老婆的脸为什幺看起来和其它醉酒的红不一样了,她的红色里,更像是做aì的时候那种闷骚的红。

酒会助兴,也能激发起人的xìng慾,平时在床上风骚的老婆这个时候毫无顾忌,脸上当然会写着yín蕩两个字。

我知道,此刻她下面一定早就yín水泛滥了。

老婆也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言语和情慾,她算是有点清醒,提议不打了,估计老婆心里也明白,自己脑子乱了。

老婆提议要睡觉去了,还一边搂着我的脖子说晚上要我陪她睡。

阿山笑了笑,自己一个人识趣的回房间了,我也陪老婆进了我们的房间。

两个人一进房间,老婆迫不及待的关了门,脱下了自己的裙子,内衣也没脱就过来扒我的裤子,还说着:「你讨厌,酒把人家弄得醉醺醺的,昨晚都没做,今晚我要……」很快,老婆把我脱得光溜溜的,把我的大jī巴放进嘴里舔着。

骚货,绝对的骚货!我抱起老婆,推她上了床,扒了她的nǎi罩和xìng感的内裤,老婆像个母狗一样趴在那儿,我让她跪下,然后走到后面抱起她的屁股,插入老婆早已yín水泛滥的屄。

老婆也不管家里有人,大声的浪叫着,我知道阿山听见了,可是我万万没想到,阿山竟敢进入我们的房间。

我重新认识了我的老婆因为门没锁的原因,阿山打开了门,听到这个声音,我立刻转头看着阿山。

虽然昨晚阿山摸了我老婆的nǎi子是经过我同意的,但今天我没同意他过来,所以我还是很吃惊。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骚得浪叫的老婆见我停下来便自己扭动着屁股,来回地用屄套弄着我的jī巴,继续忘情地浪叫着。

她根本不知道这个时候有人进来了,老婆确实醉了。

阿山走近我们,yín笑着看我操着老婆。

我不断给阿山使颜色,意思告诉他,万一我老婆发现了怎幺办?阿山用表情回答我:没事。

老婆还在浪叫着,我知道骚屄老婆这时候神志不清,也就抱起老婆的屁股狠狠地操着她的屄。

慢慢地,我也对着阿山微笑,我注意到阿山的jī巴早就顶着他的牛仔裤了。

自己老婆的裸体被别人看到,这反而令我更加兴奋。

老婆手撑着床,头低着跪在床上,两颗雪白的大rǚ房被做aì的节奏弄得前后摇晃,完美的身材在阿山面前全部展露。

我有预感,今晚老婆的屄,将不再只属于我一个人。

兽xìng大发的我示意阿山脱了衣服,阿山二话不说就把自己脱得光光的。

阿山的ròu棒比起我的一点也不逊色,而且看起来很乌黑,他的毛发相当发达,yáng具上的毛一直连到胸口。

大jī巴挺得高高的,自己在那里用手套弄着,看得出来,他对我老婆早就迫不及待了。

骚货老婆被我干得正浪叫着,哪儿注意到旁边还有人。

我腰用力一顶,jī巴离开了老婆的骚穴,yín水早就湿透了我的jī巴和床单。

老婆趴在床上,yín靡放蕩的叫着:「老公,把我翻过来再干我,好不好?」这时我并没有说话,而是示意阿山,告诉他:你可以插我的老婆了。

我下了床,坐在床边的沙发上。

阿山溜到了床上,色xìng大发的他早就对我老婆垂涎三尺,面对着我给的机会,阿山迫不及待,一时间居然不知道怎幺去享受这个大美人。

他把我老婆翻了过来,老婆两条雪白大腿叉开,叉得大大的,整个屄都展现在阿山面前,嘴里还不停地说:「操我,老公操我……」她完全不知道,她的老公早就把她出卖了,在她yín蕩的屄面前的是一个新疆人–阿山。

阿山再也受不了,扶着他的大jī巴在老婆的yín穴口摩擦了几下就捅进去。

老婆的yín水太多了,所以阿山没费多少力就把jī巴全插进去了。

阿山很粗鲁,死命地操着老婆的屄,可是这个混蛋居然大叫着:「嫂子,你的屄好舒服!」老婆只是半醉,并不是完全醉了,原本在浪叫的老婆听了这话,一下子把眼睛睁开,发现骚屄里的大jī巴原来是阿山的,出于本能的大叫一生:「啊!」然后面带恐惧,并开始挣扎。

但是阿山整个人都压在老婆身上,再加上老婆两腿叉得那幺大,根本没法逃脱。

老婆紧张了,不安了,恐慌了,她完全失去了原本风骚的状态,骚穴里的yín水也很快乾了。

她知道,自己被qiang姦了,但她根本不知道,坐在灰暗灯光下还有个人,就是她的老公。

老婆哭着说:「求求你放过我,不要啊……你让我做什幺我都答应你,放过我吧!」看到老婆这样,我有点舍不得,想上前阻止阿山,但是这样阻止他,老婆就会知道我是教唆阿山的。

我心里是一团糟。

阿山面对着老婆已经乾涩的yín穴,还在抽插着,这时候老婆的声音变得好痛苦。

我知道,乾的yīn道被插是很痛苦的,但是阿山完全不顾老婆的感受,继续一下一下的抽插着。

老婆还在哀求阿山放过她,但是自己根本没法逃脱。

老婆的双手开始击打阿山的脸,阿山气了,狠狠地把jī巴顶着老婆的骚穴,并按住老婆的双手,老婆大叫一声:「好痛!」阿山开始用嘴巴舔着老婆的腋下、脖子还有耳根,老婆的泪都快流乾了,可阿山还在一下一下的抽插着。

渐渐地,老婆也不反抗了,开始紧闭着自己的嘴巴,表情充满痛苦和委屈。

房间里变得只有jī巴和骚穴的碰撞声,阿山的动作也开始变得温柔起来,慢慢享受着一下一下抽插的感觉。

我知道,老婆的身体已经慢慢开始不受控制了,本xìngyín蕩的老婆还是努力地紧闭双唇,我知道,这是想让自己不叫出来,但是巨大的喘息出卖了她。

老婆的呼吸越来越大,终于,嘴唇打开了,老婆「啊……」的叫了出来。

不过老婆的头还在拼命地摇着,秀发变得淩乱不堪,身体扭动着、反抗着,双手还在挣扎。

「不要……啊……我老公看见了不好的,求你阿山,停吧……啊……」这时候老婆的说话已变得娇声细语,而且能听见yín穴里传出xìng器官摩擦的「噗哧、噗哧」水声。

我知道,老婆下面开始又分泌yín水了。

yín蕩的妻子「啊……不要……嗯……求你……啊……求你……嗯……啊……嗯……」慢慢地,声音从哀求变成了有点不好意思的呻吟:「啊……受不了了……啊……求你了……快停吧……啊……啊……嗯……嗯……嗯……」阿山也辱骂着老婆:「骚嫂子,想叫就叫吧,大声的叫出来吧!嗯?叫啊!告诉我,爽吗?喜欢大jī巴吗?」「滚!滚!求你,下来……求你,不要再插了,求你,求求你了,啊……」阿山又操了老婆几十下,终于停下了,他躺在床上,命令老婆骑在他身上,老婆嘴里还是喊着「不要」,但被阿山强行弄到了他身上。

老婆雪白的腿分得开开的,屄毛早就被干得乱七八糟,眼睛哭到有点红,但面色依然是那幺红润和yín蕩,疲乏的老婆头发很淩乱。

阿山把大ròu棒对着老婆的骚屄,老婆刚才一直被干,也没注意到阿山有一条比我还要大的ròu棍子,而且黑黑的,看起来让人害怕却很诱惑。

早已经被干得yín水四溅的老婆现在基本不反抗了,面对这条大jī巴,老婆只是看着。

阿山见到老婆不动,便抱着老婆的腰狠狠地往下一按,整个yín穴和阿山的ròu棒再次完全结合了。

这个动作使得阿山的ròu棒顶到老婆骚屄的最里面,能明显看到老婆的小腹鼓了起来,估计guī头已经顶到老婆的仔宫口了。

老婆痛苦的长叫了一声:「啊……」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阿山有规律地挺动着腰。

老婆双脚踮着半蹲在阿山身上,老婆被弄得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腰也趴着,手撑在床上,秀发挡住了老婆yín蕩的脸。

我知道,这个动作是老婆最受不了的,果然,老婆内心的yín蕩在一点一点的被激发出来,「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娇声的反抗完全消失了,变成了害羞的呻吟。

阿山一边继续挺耸着下身,一边嘲笑的问着骚货老婆:「嫂子,爽吗?」老婆想说爽,却始终不好开口,继续呻吟着:「哦……啊……嗯……喔……啊……啊……」老婆雪白的nǎi子被弄得上下抛蕩着,rǚ头变得胀胀的,她的手也不知所措,开始在阿山的胸口乱抓,整个下半身成一个M型展现在阿山的面前。

慢慢地,老婆的身体开始迎合阿山的动作,阿山的腰也慢慢地停了下来,老婆变得主动起来,开始熟练地在阿山的身体上上下的扭动着。

阿山完全停止了动作,完全变成了老婆在扭动,用她的yīn道去套弄阿山的jī巴。

阿山欣赏着老婆在他身上抬动屁股,两只手开始蹂躏老婆两颗雪白的nǎi子并且辱骂着老婆:「婊子,爽吗?骚婊子,贱货,蕩妇,嫂子,告诉我,爽吗?」老婆还是不回答,自顾自用yín穴套弄着阿山的ròu棒,只听见老婆的浪叫声和骚穴与阿山小腹碰撞的声音。

慢慢地老婆的头抬了起来,露出了她的脸,老婆眼睛闭着,嘴唇有点乾。

也不知道是被干醒了,还是无意中抬头看见了,老婆终于发现我坐在沙发上。

老婆看到了我,惊吓坏了,面带恐惧恐慌,她连忙说:「老公,我……老公……不是你想的这样,我……」紧张的老婆不知道说什幺好,尴尬的面对着我。

可是,xìng慾高涨、本xìngyín蕩的她居然还在继续抬动屁股吞吐着阿山的大ròu棒,而且仍娇滴滴的呻吟着:「老公……我……喔……啊……老公……求你……不要怪我……求你……让阿山停下来……」「让阿山停下来?骚货,眼前我明明看到是你在qiang姦阿山!」我假装生气的大叫着:「你个骚婊子,现在阿山动还是你动?你让谁停?」老婆此刻早就被阿山干得慾火高涨,根本停不下自己的腰,仍然在呻吟着:「老公……我错了……嗯……啊……啊……啊……啊啊……啊……嗯嗯……」ròu棒撞击着老婆的yín穴,老婆高高的抬着头,腰拼命地上下移动,什幺都顾不着了。

这就是女人,饥渴的女人,只要能让她爽,就算要了她的命也不会停。

阿山恢复了体力,也感觉老婆的骚穴越来越紧了,他再次扶着老婆的腰,我也站到了床边,欣赏老婆的yín蕩的表情。

老婆风骚并且可怜的看着我,我对老婆yín邪的笑着。

阿山开始再次猛烈地撞击老婆的骚穴,频率快得只听见老婆吐出一连串「啊啊啊啊啊嗯嗯嗯嗯」,老婆的头拼命地摇着,想说爽却始终开不了口。

阿山的动作越来越快,老婆终于受不了了:「啊……舒服,太舒服了,受不了了……对不起,老公,我好舒服……」真没想到这骚货这个时候还能想到我,也没想到在我的面前老婆被别人干得不能自拔。

「骚货,在我面前被别人干还叫爽,真是个婊子!骚婊子,舒服吗?」我大声的说道。

「舒服,太舒服了……啊……阿山把我弄得……舒服……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喔……哦……喔……嗯……哦……」阿山的速度还在加快。

「舒服死了……老公,阿山哥哥,用大jī巴干我……啊……太爽了,我要升天了……啊……太舒服了……爽,爽……我是婊子,我是骚货,我是贱货,我要大jī巴干我的骚穴,我要高氵朝 了!」见到老婆这样,我站立在她旁边,扶着老婆的头,把我的大jī巴放在老婆的嘴巴,老婆一只手抱着我的大腿,把我的大jī巴含在嘴巴里疯狂的吞吐着。

阿山越插越快,似乎要射了。

此刻的老婆也眉毛一皱,我知道她要高氵朝 了,于是把jī巴从老婆嘴里拿出,欣赏老婆高氵朝 的样子。

「啊……嗯……嗯……嗯……嗯……嗯啊……啊……真的不行了,大jī巴阿山哥……嗯……让骚婊子嫂子太爽了……啊……丢了,丢了,啊……」一声长长的呻吟声,老婆瘫痪在床上。

老婆高氵朝 了,在自己的老公面前,被一个认识不久的网友干得高氵朝 了,老婆还在微微的浪叫着。

阿山在老婆高氵朝 的时候也射了,并且把大股jīng液射在老婆的yín穴里,jīng液顺着老婆的大腿从她的骚穴里流了出来。

阿山曾告诉我,他做过结扎手术,所以不需要担心老婆怀孕。

此刻的老婆在享受着高氵朝 带来的快感,表情略带微笑的躺着。

我欣赏着老婆爽的样子,老婆见到我对着她看,害羞得像个小鸟一样投入到我的怀抱里,娇滴滴的告诉我:「老公,对不起。

」我没说话,只抚摸着她的头。

爽透了的阿山一把又枪过老婆,让老婆撅起屁股帮他口交,把软了的jī巴全部放进了老婆的嘴巴里。

老婆一边对着我看,一边吸着阿山软化了的ròu棒。

慢慢地,她也不对我看了,开始舔着刚才让她高氵朝 的ròu棒。

面对这条黑黝黝的棒子,老婆aì不释手,陶醉地舔舐着;阿山的手在蹂躏着老婆的大nǎi子,jī巴慢慢地又再硬起来。

我也躺在阿山旁边,两条大jī巴树立在老婆面前,老婆立刻帮我舔着ròu棒,两条jī巴不停地插着老婆的yín嘴。

这骚货,我看了就来劲。

我开始跪在老婆的屁股后面,把大jī巴一挺,面对着老婆yín水四溅的骚穴,抱着她的肥美的屁股,一下子就把大ròu棒插进了老婆的骚穴。

老婆像个母狗般趴着,嘴巴里含着阿山的ròu棒,骚穴被我在后面干着。

骚婊子的嘴被ròu棒填得满满的,呻吟声变成了「嗯……嗯……嗯……嗯……嗯……嗯……」,就看见她的口水顺着阿山的ròu棒淌着,嘴巴却不肯吐出ròu棒。

我抽插着老婆的骚屄,问她:「骚货,我的jī巴和阿山的谁让你更爽啊?」老婆急忙回答:「老公的jī巴让我最舒服!」阿山也挑逗起老婆,轻轻的打了一下老婆耳光,说:「骚货,刚才让你爽的时候怎幺不这样说?我的不爽,那我就不插你了!」老婆听了立刻说:「阿山哥哥,你的爽,你的jī巴比我老公的爽!」我狠狠打了下老婆的屁股,老婆急忙又说:「不,还是老公的jī巴舒服!」老婆被我和阿山弄得像个几年没享受到大jī巴的寡妇一样,半刻也不舍得我们任何一根jī巴离开她的身体。

我们让老婆把身体换个方向,换阿山插老婆,老婆又开始帮我舔ròu棒。

看得出来,老婆还是喜欢我的ròu棒多一点,毕竟是自己的老公嘛,我的老婆很aì我。

这一夜我们做了很多次,老婆高氵朝 了无数次,一直到淩晨三点才被我们放过去。

阿山射了三次,实在没力气了,我射了四次。

我们把jīng液射在老婆的脸上、骚穴里,老婆一夜里嘴巴和骚穴就没停歇过,始终被两根大jī巴操着。

睡觉的时候我要老婆趴在阿山的身上睡,阿山也不客气的把jī巴放在老婆的yín穴里睡觉。

老婆转了转身体,头枕在我的肚子上,嘴里含着我的jī巴,我们就这样睡着了。

老婆的yín蕩算是真的让我见识了,真是个骚货,不过阿山上了我老婆之后,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对我老婆是想操就操,完全不把我当外人了。

美子的手术做好了之后,和阿山也要离开了,我们依依不舍,阿山更是舍不得我这个狼友和我的美丽娇妻。

老婆在送阿山走的时候,和阿山两个人在车站的厕所里干了一炮,出来的时候老婆头发还有点乱,一看就知道刚被干过。

阿山走了,我和老婆也上了车,回家去了。

车上我发现老婆的裙子下面没有内裤,后来问问,才知道刚才在厕所里和阿山操屄的时候,内裤被阿山带走了。

我看着阿山的jīng液又顺着老婆的大腿从骚穴里流出来,心里既嫉妒又兴奋。

老婆还是娇滴滴的对我说:「老公,以后不要把我的屄给别人操,好不好?讨厌!」我笑着,狠狠地摸了摸老婆的骚屄,我知道,事情还刚开始!。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