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姐妹之间]

[姐妹之间]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的妻子叫小婷,她的妹妹叫小昭。

妹妹是一个美容师,年纪比的妻子小不到两岁,但是比小婷还早一年结婚,可是婚后一年多,她的丈夫由于结交损友,染上了毒瘾和赌瘾,而且累教不改,于是便毅然跟他离了婚,离婚后就一直过着单身的日子一个离异的少妇,日子会比一个老闺女还难过。

孤枕独眠,长夜难明,那种孤独感,那种生理上的需要,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得到,所以终日郁郁寡欢,工作时还可以忘掉一切,但每当下班回家,就是郁闷时刻的开始。

离婚大半年来,也想过寻找另一段aì情,可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的心理,使小昭宁可暂时形单只影地过上自由的日子。

尽管在她的周围想乘虚而入的人不少,但心里总难以活动起来。

小昭长得非常漂亮动人,皮肤就像她姐姐小婷一样白嫩无比,有一双摄人心魄的水灵灵的眼睛,论身材应属上品,而且有一种天生的娇气和温柔的xìng格,给男人的整体印象比我的妻子还远胜一筹。

当年跟小婷恋aì后第一次见到小昭时,心里就暗暗地责怪老天爷为什幺不安排我先认识她。

不过幸好这只是一闪念,一直以来我与她就如兄妹般相处,从来不会对她产生任何歪念。

小昭独居的房子跟我们同在一个住宅小区,所以我们经常互相来往,自她单身后更多的是姐姐去看望她。

一天晚饭后,小婷闲着没事就到小昭家串门去,她是有小昭家的锁匙的,所以一打开门就边喊着她边往屋里走去,岂料走到她的睡房门口,就吃惊地看见小昭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手里操控着一个假yáng具在疯狂地自慰。

看到姐姐小婷的突然出现,小昭并没有感到太不好意思,面露一丝苦笑后便停止了动作。

小婷见撞破了妹妹的好事,反而觉得很不好意思,立刻到退回客厅里打开电视观看。

一直待到小昭洗过了澡才出来招呼姐姐喝茶。

“真不好意思,羞死人了,多难为情啊!” 小昭说着已经面露红晕。

“姐姐也是女人,那是很正常的事,我理解。

”小婷连忙抚慰她。

“平日不想这事还容易过,最难熬的是每个月经周期的中段那几天!不得已只好买这个东西回来解决一下了。

”说完,眼眶里已经满含着泪水。

接下来,便尽情地向小婷诉说着寡居后的寂寞和精神上生理上的痛苦。

小婷也毫不隐瞒地把自己生过孩子后心理和生理上的异常变化告诉了小昭,并非常内疚地说真不知如何面对丈夫,担忧有一天夫妻的感情不能再维持下去。

在说得声泪俱下时瞥见妹妹也已哭成个泪人。

可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待心情稍为平复一点后,小婷骤然想到两家的苦恼不就是矛盾着的两个方面吗?何不……但小婷所想到的可是一种伤风败俗的乱lún丑事,怎幺说得出口啊!不过转念间又觉得现在是什幺时代了,社会的开放还容得下这陈腐的观念碍着人们对生活的追求吗?于是,不知哪来的勇气十分难为情地对小昭说:“你和志刚也在苦于缺乏跟另一半的浪漫,如果让矛盾统一了,不就两家的烦恼都解决了吗?!”“别开这样的玩笑了,也难为你能想得出来。

” 小昭红着脸说。

“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你不觉得这是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吗?”“虽然是个办法,但我就不相信你捨得把老公让给我!”“老公还是我的,又不是要你嫁给他,一段时间苟且寻欢,算是姐夫帮你的忙,你也帮了我们夫妇的忙就是了。

虽然用古老的眼光看这也算得上是乱lún,不过你跟他并非有血缘关系,其实也不能说是乱lún的,不管怎幺样,除了我们三人之外,又谁会知道呢?”看看小昭好像没有拒绝的意思,而且还隐约透露着满脸喜悦的神情,于是又一再表白说:“你和姐夫一向都相处得很融洽,相信你们都会得到无比的快乐的。

我也不怕你们会发展出崎形的感情来,难道他会抛弃我,难道你会夺走姐姐的老公吗?”经过一阵认真的商量后,大家合计着如何去取得我的同意。

因为他们素知我的为人,担心这幺些“不正经”的事情我一时是不会轻易就能接受的。

第二天是星期六,吃过晚饭后,小昭忽然打来电话,说是她不懂得用电脑播放影碟,要我马上过去帮个忙。

我对小婷打了个招呼就出门去了。

我拿出钥匙打开了小昭家的门,只见刚出浴的她,穿着一身异常xìng感的半胸吊带连衣裙睡衣,不但那充分暴露的白嫩皮肤十分诱人,而且那胸前裸露了小半的高挺双峰,更加吸引着我贪婪的目光。

一阵玫瑰型香水的清香扑鼻而来,使人有一种误入仙境的感觉!面对这摄人心魄的意外场面,使我感到有点局促不安,经过几秒锺的尴尬后,在小昭热情的招呼下,我才定过了神来。

待我喝过两口茶后,小昭说同事介绍她看一个影碟,刚好她的光碟机拿给朋友修理,那同事说可以在电脑里看,但我没试过,不懂操作,只好把师傅请来了。

我听后二话没说就直奔小昭的睡房,待把电脑打开,她已经搬来凳子紧挨着我坐了下来。

由于好比邻居串门,我只穿着运动背心和休闲短裤,当我指点她一步步操作时,小昭越靠越近,难免有肌肤的接触,使我产生了触电般的感觉。

那影碟是既无封套也没影片名称的盗版货,剧情一展开,我就敏感地察觉到那是一出黄片,果然,ròu麻不堪的xìngaì镜头接连出现了,顿时使我看得火烧火燎,这时只觉得小昭已经几乎把整个身子挨紧了我,还明显的感觉到我裸露的手臂就夹在她的双rǚ之间。

这视觉和感官的刺激,使我的生理反应越来越强烈,不但短裤裆已经撑起了一个小帐篷,而且感到浑身在发烧。

剧情在继续发展,荧幕中的男女主角变换了几个姿式后早已经历了几次的高氵朝 ,动人心魄的浪叫声更加牵动着人们的神经!这时大家在眼前的情景陶醉下已经理智全失了,几乎在同时大家紧紧地搂在了一块,在小昭的主动下,两人热烈地狂吻起来,这时我那胀得铁棒般的家伙已经顶住了小昭的股沟,我的右手已经探进了她没戴胸罩的rǚ房。

更使我夺魂的是我裸露着的大腿已经被她流出的aì液弄湿了。

眼看大家都再也把持不住了,我便闪电般的把小昭抱起,双双搂抱着倒在后面的床上。

当我迅速地脱下小昭的睡裙时才发现她原来里面是“真空”的,她也迫不及待地替我解除了身上的所有障碍。

接着,我毫不犹豫地把全身压在小昭的身上,再一次热烈地狂吻着她。

这时小昭忽然好像想起了什幺,挣脱了我后,便拿起床头的手机拨了个号,少顷,说了声“佔线”便扔下电话重新和我亲热起来。

正是乾柴遇上了烈火,或者说枯木正逢春,大家饱受着xìng饑渴折磨后,久旱逢甘雨,岂有还慢条斯理遵守章法按部就班之理!我把小昭的双腿往我的肩上一提,身子一挺,就毫不费力地像识途老马般的全根尽入了她的桃源深洞去,再拼力一顶,就爽得她放声地浪叫起来!当我使出了久经锻炼技巧,没花多少功夫就弄得小昭高氵朝 将要到来的时候,突然小婷从天而降般的出现在房门口,厉声地说:“你们干的好事啊!”这一惊非同小可,被小婷捉姦在床,这还了得!可意想不到的是小婷立即缓着口气说:“给你们开玩笑啊!看你慌成那个样子。

这是我安排的,你们继续吧,我到外头看电视去。

”说完就把房门带上转身出去了。

经过无比的慌乱后,听小婷那幺的一说,再看到小昭若无其事的嬉笑,我已意识到是怎幺一回事了。

很明显,刚才拨的电话是向小婷发信号的。

经过这突如其来的惊吓,我的yáng具早已不顶用,要继续已经有心无力了。

小昭见此情景,立即紧紧地拥抱着我,在送来激情的甜吻后,腾出手来熟练地为我套弄。

这时情绪早已放鬆了的我,不消一会就能重新上马提枪,以更淩厉的攻势去营造最大的欢愉。

当小昭高氵朝 不断的时候,我也感到快要把持不住了。

但想不到的是,当她预感到我正準备抽离蜜洞的时候,便用双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腰部,忙说:“放心!绝对的安全期,全给我!” 小昭这幺一说,更增加了我莫名的兴奋,于是在无比激烈的加速抽送中,把积聚了多时的一股火热的浓浆灌进了小昭的仔宫里,让她兴奋得快要把我搂扁了!想到还在客厅里坐冷板的小婷,也无心继续温存后戏了,我向外面呶了一下嘴示意后,就一起忙着收拾,很快就穿好衣服走出客厅去。

“这幺快就玩够了?!”看到我们满脸难为情的样子,还是小婷首先发话缓解了尴尬的气氛。

“谢谢老婆!”我说着便一步上前坐到小婷的身旁,热情地搂抱着她,给了她一个炽热的甜吻。

“难得有这幺开明的妻子吧?现在也应该对你说明白了,我生育后的不正常表现让你受到了很大的委屈,感到很对不起你。

同时你也应该知道淑文目前孤单寂寞的处境,女人到了这个年龄,单身过日子是很难熬的,我在万般无奈中撮合了你们,也算是各有所需,互相帮助,两全其美吧。

”顿了一顿,小婷又继续说“我事前跟小昭说好了的,这种事只能是一时的权宜之计,在我的心理和生理恢复正常的一天,或者是小昭有了男朋友之日,就是你们结束这种关系之时。

相信你们都是有理智的人。

”小昭连忙插话说:“我不会夺走你的老公的,我们只是临时的xìng伴侣就是了。

”又转过头来对我说:“你把我就看作临时借来的老婆,我也把你当作临时的老公不就行了。

”小婷接过话说:“对你两个的为人我是很放心的,我才不会担心哩。

如果我对自己没有信心就不会放纵你们了。

这段时间,你们有兴趣的时候可以随便在一起,不用躲着我瞒着我。

目前我对xìng事已经心如止水,既无心也无力,所以也不用担心我的寂寞,只要你们快乐我就感到快乐的了!”说完,边站起身来边对我说:“今晚你就别回家了,好好陪着我的小昭吧。

我也该回去了,跟楼上梅嫂说好,只替我带着孩子一个锺。

”我们把限婷送进电梯后,回到屋里还顾不及关门,小昭就一下子搂着我说:“姐姐的话你都听懂了,你现在就是我的临时老公!”于是相拥着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互相温存,说不尽的柔情蜜意,卿卿我我,大家已经进入了“不知今夕是何年”的境界!由于刚才的草草收场,大家的下身还很髒,也该清洗一下了。

于是我一把抱起小昭往浴室走去。

“你先洗吧。

”说着我正要转身离开,小昭忽然从后面拦腰把我抱住:“别走啊,我们一起洗,可以节省许多时间!”边说就边替我把衣服脱了个精光。

我也顺势给她解除了身上的所有。

大家赤条条的相对,xìng沖动不禁油然而生,我的全身感到火烧火燎的,下面那家伙早已昂首沖天!他看到了便娇声娇气地说:“你好坏啊!”随即伸出手来用手指往我的guī头狠狠地弹了一下,还飞快地打开冷水制,用花洒朝我的下体喷去,笑哈哈的说要给我降降火。

给小昭这幺一折腾,我的yáng具果然不堪一击,立即就低了头,乖乖地拿起沐浴液替她上下搓抹,当沾满泡沫的双手在小昭高耸挺拔的双峰游走时,不禁贪婪地停留在原地反复揉搓着不愿离开,并且有意地触碰她那诱人的rǚ头,看得出这要命的刺激把她弄得实在把持不住了,浪叫的声音在逐渐提高着。

后来我的手就更不老实了,借着皂泡的润滑逐渐向小昭的下身滑去,探寻到了她敏感的yīn蒂后,就用食指按压着揉搓起来,这一着,弄得她兴奋到了极点,尖声的浪叫有如鬼哭神嚎!轮到小昭替我擦身的时候,大部分的时间两手就停留在我的下yīn部位,报复似的利用泡沫的润滑作用去套弄我的家伙,当我兴奋得再也难以自制时,忙说:“再弄下去就要爆发了,这样浪费掉了我的宝贝,等下你别埋怨我交不了货才好!”这一招真灵,小昭不但马上停止了动作,而且迅速拿起花洒又一次替我降温。

大家把全身沖洒乾净后,就双双泡在浴缸里打情骂俏地玩耍着,当小昭面对面地骑坐我的大腿上时,我再也无法忍耐了,于是伸手握着ròu棒插向她的玉洞,可是她立即就制止了我的沖动,并说:“不卫生啊,还是回到床上去吧。

”于是我便站起来,也不待把身体擦乾就一把抱起小昭,一口气走出浴室回到房里,双双搂作一团倒在床上。

由于有了老婆的道白,这时我的心情完全放鬆了,于是便拿出了我的全部看家本领,变换着多种的姿式,让小昭乐翻了天。

可能是已经洩过了一次的缘故,这一次包括前戏和后戏在内足足用上了一个多锺才完事,双双赤身裸体相拥着进入了梦乡。

可能由于大家在心灵上得到了最大的慰籍,也可能是因为玩得太癫狂而太疲劳了,这一觉一直睡到天明。

当我在似醒非醒的朦胧中,觉得两条大腿都发麻了,可能是小昭跨在我下半身的一条腿半晚也没挪开的缘故。

待我把她的腿推开时小昭也醒来了,但她不但没有就此离开我,反而一翻身把整个身体压在我的身上,随即狂热地给我送上了香甜的晨吻。

我的yáng具本来早上睡醒时就会自动举行升旗礼的,受此刺激,便益发雄赳赳气昂昂地顶撞着小昭的yīn户,她便顺势坐起来,伸手扶着我的yáng具对準她的玉门向下一压,随着小昭的一声凄厉的yín叫便全根尽入。

当小昭熟练地上下套弄的当儿,我也配合着向上使劲,随着她一阵紧似一阵狂热的浪叫声,渐渐进入了高氵朝 。

当小昭从巅峰下来的时候,看到她早已疲累不堪,可是我不但意犹未尽,还正处于极度的兴奋状态之中,于是让她下来俯伏着,翘起屁股去迎战第二波的到来,结果在后进式的激烈抽插中,又一次在小昭的身体里倾尽了我的所有!完事后在互相的温存aì抚中,小昭告诉我最喜欢的就是后进式,因为冲刺的方向自然加上力度的适中,还有那撞击屁股的噼啪伴奏声响,几乎每一下都让他感受到要命的刺激!时间不早了,起床后我们匆匆洗过了澡,就一同到街上去买了丰盛的早点,径直回到我的家里去。

一进门见到限婷已经坐在沙发上逗着女儿玩,见我们回来,便邪笑着打趣说:“不多睡一会这幺早就起来了?看来你们昨晚也没多少时间睡觉吧?”看到我们尴尬的微笑,又说:“你们都算得上是‘久旱逢甘雨’吧!看来春宵一刻一定比洞房花烛夜过得更欢欣!好好给我从实招来,昨晚做了几次”我们听到这一审问,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这时看到淑文朝她举起了三个指头,大家都不禁放声地大笑起来。

这一天晚饭后,小婷又催着我说:“应该意犹未尽吧?还不快过去多陪他一晚?”“我们说好的了,今晚那也不去,陪你!”“不用管我!你们能得到快乐我就是我的快乐,有孩子陪着我就不会寂寞的了。

”老实说,我怎会不想去呢?不过虽然小婷的大方,我也应该顾及她的感受,虽然跟她在床上已经没戏了,不过用别的方法能使她得到慰籍才算得上是知恩图报的。

自此以后,尽管小婷常常要放我的假,但我还是拿涅着尺度,适可而止地两边照应着。

小昭自从有了我这个称心的xìng伴侣后,精神状态简直判若两人,生活过得轻松写意而又充实。

又一个星期六我去陪小昭,说不尽的愉悦温馨自不待言,不过次日我临出门回家时,小昭要我答应晚上还要去多陪她一晚,我劝她要顾及小婷的感受,没有答应她。

可是到了这天晚上快十二点,我们正要睡觉的时候,小昭突然到来了(她也有我们家的钥匙),一进门看到她脸色挺难看,说是在床上躺了一个锺也没法入睡,所以就过来了。

见此情景,小婷便拿主意说:“既然过来了,乾脆就在这过夜吧,我睡客房,把我的位置让给你!”“那怎幺成呢,我自己睡客房好了,也不是全为哪个事,只是一个人在家里寂寞得发慌。

” 小昭慌忙说。

“那你们姐妹同床聊一晚吧,我在客房睡就是了。

”我也在谦让着。

最后还是由小婷一锤定音。

她说:“谁都不要让了,就三个人一块儿睡吧,这样一起聊天,就谁也不会寂寞了。

”就这样,我们三人就像罐头鱼般躺满了一床,靠里是小昭,床沿是小婷。

临睡前,大家只是说些闲话,谁也不敢有非分之想,所以就没有任何故事发生。

不一会两个女人都呼呼地睡着了,这可苦了夹在中间的我,一直就只敢仰着睡,累了也不敢向左右侧身,因为我知道自己偏向任何一方都是不好的。

真想不到左右逢源却是一件苦差事!第二天各自上班去了。

放工回家的时候,小昭来了电话,说她买了三只着名的烧rǚ鸽,等一下要来吃晚饭。

晚饭时,我们一起品尝了美味的烤rǚ鸽,兴致来了还喝了点红酒。

饭后,小昭说懒得回家了。

小婷一听,忙说:“你喜欢热闹随便你,不过得听我安排。

昨晚三人一床睡得太辛苦了,我一转身险些掉到地上去!这样吧,反正我一晚要起来几次到小孩房间照料女儿,我睡到客房去好了。

”顿了一顿,小婷还微笑着说:“给你们创造机会啊!你们要快活尽管随心所欲好了,就当我是透明的就是。

或许小昭的叫床声能唤醒我麻木了的神经哩!”在小婷的纵容下,这一晚我们真的旁若无人地饱尝了鱼水之欢,不过想到要顾及到姐姐的感受,淑文还是尽量的压抑着平日疯狂的浪叫声。

这样尽享“齐人之福”的一夫二妻生活一直持续了近一年。

自从小婷借来了“替身”以后,我的感情生活更加丰富多彩了,与小婷相处得更加融洽了,夫妻感情不但没有任何削弱,反而互相更加信任,更加恩aì了。

所谓好景不长,快到春节的时候,小昭在参加一个同事的婚礼上,认识了一位帅哥,这个看上去三十来岁仪表斯文的白领,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恩aì的妻子,独身已经一年多了。

他和小昭刚认识就有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感觉,很快就频频约会,一天没见面就如坐针毯了。

当我感觉到小昭对我的热情顿减后不久,小婷就暗地里告诉我妹妹已经在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我们也应信守诺言,不要再骚扰小昭了。

我听后虽然有着若有所失的感觉,但决不能以一己之私耽误了她的前程,只好从此跟她回复到姐夫和小姨子的正常关系。

事情虽然理xìng地解决了,可是每当见到小昭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种水中月、镜中花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触,每当更深人静之时,往往因回忆着一年来两人之间的甜蜜而辗转反侧。

更要命的是在心理和生理上又回复到年前的困境。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