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天生的AV女优

天生的AV女优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在人来人往的大都会里,不会有人刻意留心从你身旁走过的平凡女子,而饶安琪就是这样一个让人看过即忘的普通长相,但是人们总会将视线停留在他玲珑有致的曲线上。

“你看到没?刚刚走过去的那个妞,丰胸细腰翘臀,真想摸她一把。

”听到和她擦间而过男子所说的赞美,饶安琪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踩着三的高跟鞋,贴身的纱质衬衫,蕾丝镂空的胸罩若隐若现,合身的窄裙,伏贴着微微翘起的臀部,在饶安琪刻意扭动下更加显得摇曳生姿。

走进大楼里的电梯,男人的目光总会停留在她的身上,甚至可以说只在胸部上。

饶安琪并不以为意,反而更加的抬头挺胸,展现她傲人的双峰。

站在身旁的女人脸上虽是不屑一顾之态,可哪个不是因为自叹弗如而羞概。

三十七楼,饶安琪的目的地,当她踏出这个楼层时,男人露出的是一种了然的目光,而女人则是更加鄙夷。

察觉到这种反应,饶安琪更加肯定她没有来错地方。

捺下门铃,一个年轻男子前来应门。

一番交涉后,年轻的男人带领安琪来到一间办公室。

“你在这里坐一下。

”男人吩咐一声便转身离去。

办公室虽然不大,至少没有安琪公司里经理的办公室那么大,不过沙发、办公桌椅,一样也不少,安琪向窗户走了过去,掀开窗户,居高临下的感觉,让安琪大开眼界了。

站在这个位置几乎可以俯瞰整个市区,不过安琪随即放下窗户,坐在沙发上专心的等候即将和她见面的人。

她是一时好奇拿了办公室做明星梦的文娟放在桌上的名片……“文娟,你昨天去面试结果怎样有没有被录取?”安琪想起办公室里的对话。

“别提了,还好没录取,说什么我胸部太小,屁股太扁,我是要靠脸蛋迷死少男们的……”文娟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多么迷人的天使面孔,而到底她还是因为没有魔鬼身材而遭到拒绝。

“没有被录取啊!那只能说他们没眼光了。

”庭美试图安慰文娟。

“还好没录取,事后我朋友打电话给我,说那个什么模特儿经纪公司根本是骗人的,被录取就惨了,好像是拍……”文娟话说一半打住了。

“拍什么的啊!你倒是快说啊!”庭美急的问。

而坐在一旁默默不语的安琪也竖起耳朵等着答案。

“A片……”本来十七八岁女孩的明星梦,安琪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可是A片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她趁文娟不在位置上时,拿走了文娟扔在桌上的名片。

“峰越国际模特儿经纪公司”。

”安琪小心的收起名片,隔天她就请了一天特别假。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琪无聊到打起哈欠,这时才听到有脚步声走近。

走进来的是一个头发微光,小腹突出的中年男子,粗粗的眉毛,满脸的落腮胡,倒也显得几分xìng格。

但是安琪平凡的外貌,却让男人只瞟了一眼,便将视线移到窗外,似乎窗外的白云都比她吸引人。

男人随手拉了拉凌乱的上衣,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点燃一支抽着,漫不经心的问道:“三围多少?”看出男子不耐的神色,安琪也不多废话,直接回答,“36E,23,35。

”“36E!”听到这数字,中年男子精神为之一振,随手捻熄了手里的香烟,并转身面向安琪,“?站起来我看看。

”安琪二话不说站了起来,圆地转了一圈。

“谁要你转圈,把上衣脱了。

”男人命令式的说着。

“不是这么猴急吧!”安琪说道。

“不脱了衣服,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垫了东西呢?现在很多女孩都是塞矽胶垫的。

”说的理直气壮,说到底不就是诱安琪脱衣罢了。

安琪依言脱下外衣,上身就剩一件蕾丝镂空的的胸罩,半截式的胸罩,根本罩不住雄伟的rǚ房,只不过是将rǚ房定位在中央,深深的rǚ沟,还有呼之欲出的rǚ晕,让男人目瞪口呆。

刚刚才结束一场游戏的男人此刻又立即被安琪给挑起了欲望,男人猥亵的盯着安琪的胸部,站起身来,一步步的走向安琪,“你知道我们公司做什么吗?”“拍A片的不是吗?”安琪开门见山的答道。

“你不要胡说,我们可是模特儿……”“得了吧!如果不是拍A片的我就走了,别浪费我的时间。

”安琪作势要离去。

安琪的直接让男人有些恐惧,不会是东窗事发,警方派人来抄吧!“你不会是条子派来的卧底吧!”男人洒笑道。

“我没那么大本事,我的目的只是来拍片而已。

”安琪悠然的坐了下来。

“是吗?”男人半信半疑的问着。

“信不信随你,到底用不用我,不用我就走人了。

”男人心想管她是不是条子,既然来了哪有让她飞走的道理,至少他得先尝一尝。

男人的目光移到安琪那对丰满的nǎi子上,最近都吸些发育不良的小梨子,都快倒尽胃口了,好不容易等到这对大木瓜,他已经等不及了。

“你,别急呀!”男人出声留人,瞅了安琪一眼又道:“要我相信也行,让我先试试你的诚意。

”“怎么试?”安琪脸上装得不懂,其实心里哪会不晓得眼前的色狼想干什么呢。

“首先我得先验验你是不是人妖啊!”亏他想的出来,安琪故作惊讶状叫了声:“人妖!”“我检查一下你是不是有xiāo茓穴啊!”说着男人便步步逼近安琪。

看见男人真的向她靠近,安琪伸手作挡人姿势,急道:“慢着,你是什么人啊!我怎么能随便相信你呢?要是你检查了,却没有权利决定是否录用我,那我岂不是吃亏了!”“这公司我说了算,他们叫我罗大,不信你可以出去问问。

”罗大睑X了老大的架势。

安琪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女人,从他刚才走门的那股气焰和先前接洽的男子有着明显的差别,现下又用如此张狂的语气介绍自己,八成是这里的负责人了。

罗大看安琪没有疑问了,便快速的坐到她的身旁,二只猪手便搁上了安琪一对丰rǚ上。

“噢!……”安琪嘤咛一声,这对安琪来说就好像久旱逢甘霖,很久没有人抚摸她了。

“好一个yín娃!”看到安琪的反应,罗大更加似无忌惮的柔捏起这硕大的nǎi头。

罗大先是整个握住安琪的nǎi子,可是实在是大的他一手无法掌握,柔捏了一会之后,他把拇指绕进内衣里,按在安琪已然硬挺的rǚ头上,恣意的拨弄着。

“你好坏,说要看人家xiāo茓的,却在这摸来摸去。

”安琪嗲声嗲气的说着,听的罗大骨头都要酥了。

“我要先检查这里是不是货真价实啊!”说罢罗大加重力道狠狠的捏了安琪一把。

“哦嗯,怎么这么粗鲁,给你捏坏了,不来了。

”安琪嘴上埋怨着,可手却按在罗大的手掌上,导引着他抚弄着自己的rǚ房。

想不到这个女人如此善解风情,还知道挑逗男人,嘴里说不依,手却按的紧紧的,罗大开心的笑着,下半身反应了起来。

“你这个小yín娃,我就来看看你是不是已经湿了。

”说罢,罗大迫不及待地将安琪推倒在沙发上,把她的双腿抬高屈膝在胸前。

粗鲁地将安琪的内裤退至膝说A便一头埋进安琪的大腿内侧。

罗大的手指向安琪的私处探去,粗糙的手指将安琪娇嫩的花瓣给拨了开来,晶莹剔透的yín水流了出来,“啧啧,?都湿透了。

”罗大在安琪的花蒂上轻轻拨弄着。

“嗯……嗯……你好讨厌,检查好了没呀!”安琪扭动着身体,心底暗暗嗤笑着那有这种检查法,怕是想先尝为快吧!也罢,平淡的日子过久了是该有点新鲜刺激了,就让这个罗大当她的开味点心吧!“就快好了。

”罗大一手按着安琪的腿,一手解开自己的裤头,火红的ròu棒就往安琪的xiāo茓准备插去。

“你干么?你在干什么?”安琪发现罗大的举动,开始剧烈的反抗着,孰不知这早在安琪的预料之中,她只是半推半就欲迎还拒的替男人增加点征服的乐趣。

“试验啊!你别紧张,我看你也不是处女,应该不会痛了,水都流了那么多了,你也早想要了不是?yín娃!”罗大才不理会安琪的反抗,用力的按住安琪的小腿,让他们紧贴着安妮的胸部,然后将自己的ròu棒向xiāo茓靠近,噗地一声插进了三分之一。

“噢!”罗大的ròu棒进入身体时,安琪不由自主的一声娇吟,但身体扭动的更加厉害,“啊!……啊!……”安琪的yīn唇尝到了男人的滋味,也急不可待的想将之一口吞下,敏感的yīn道一收一缩的,好像要把罗大给挤出去,又像要把他吸进来。

“哦!……喔!”罗大虽然只进入了三分之一,但guī头像被强力吸引着,本想挑弄一下这个浪女,看她求饶的模样,怎知自己倒先投降了,索xìng将整个ròu棒一插到底,同时也粗暴的扯掉了挂在安琪膝的内裤,他终于可以既享受抽插的乐趣,有可以纵情的吸吮着安琪的大nǎi子。

安琪感觉到整个yīn道被完全填满后,心底一阵满足,“啊!”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气,yīn道又更加紧缩了。

“啊!……”罗大受到ròu壁的强力推挤,不由得吟呼一声。

心想,他要是不忍着点,不到一分钟就卸甲投降了。

于是罗大按着安琪的大腿,挺起身子,开始动了起来。

罗大的yīn茎硕大,伴随着身体又一次的顶进安琪的花心,让安琪不断地大声的呻吟着,双手也在罗大的臀部上尽情摩蹭着,顺势拨开罗大的臀瓣,用手指抠弄着罗大的菊花。

“你这个小贱人,大爷的后庭你也敢玩。

”罗大一向不喜女人碰他的后庭,可是安琪如此的抠弄他,却觉得有些兴奋,但还是玩笑般的喝阻安琪。

“你插我就行,我抠抠你而已,何必那么紧张呢?”说罢,安妮将中指戳进罗大的肛门里。

安琪的双脚缠绕在罗大的腰际上,二腿暗中施力,牵动着yīn道的力量更加紧缩的压迫着罗大,这让罗大在紧窒的甬道中,有种疑似身处在处女穴中的幻觉。

“你越来越紧了。

”罗大被夹的好像电流通遍全身似的,浑身颤了一下。

“不喜欢吗?”安琪娇声问道。

“喜欢喜欢。

”罗大感觉整个人飘飘欲仙似的。

“人家这里痒嘛!用力一点。

”安琪挺起罗大因开口而松掉的rǚ头,嗔道。

安琪的表现太让罗大吃惊了,初见她时,她的相貌让他一点兴致也没有,可没想到,她竟然是一个风情万种柔情万千的荡妇。

刚才心急的只想先尝为快,可现在他倒想细细品味这个神秘的女人了。

注视着安琪殷红的rǚ头,罗大促狭地问道:“很多男人尝过这里了吧!”“你说呢?”安琪一脸无辜的反问罗大。

“我怎么知道呢!”罗大打起马虎眼,心想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一个婊子。

“不要问那么多,快来嘛!”安琪施了手劲按下罗大的头,同时也收缩起yīn道让罗大没法再起别的心思。

“噢!……”罗大感觉到下体传来的快感,放下了追根究底的念头,俯身含住安琪的rǚ头重重的吸吮着。

罗大的胡须在安琪的rǚ房上不断的蹭着,有时候在安琪的yín叫声里还带着几分笑意,令罗大更加兴奋,身体箪坁漱]更加快速。

二个人的身体互相较劲着,安琪每弄一次罗大的菊洞,罗大就抽插的更快更深入,顶的安琪笑的花枝乱颤。

“哦!……喔!……再快一点。

”安琪大声的喊叫着。

遇到如此强劲的对手,罗大只有更加卖力,“我插死你。

”“快一点,我快要飞了。

”话落,安琪的yīn道开始收缩,一股热意浇上了罗大的guī头。

被这道热意一冲,罗大也释放出稀薄的jīng液,身体抖动二下,全身虚脱的趴伏在安琪的椒rǚ上,“你好yín荡。

”罗大气喘吁吁的说着。

“呵呵。

”安琪浅浅一笑,问道:“我录取了吗?”“录取了。

”“什么时候开始录像?”“你想什么时候开始?”“现在。

”安琪的回答震撼着罗大,“我们才刚做完?”“演员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吧!”安琪知道罗大要再来一回是不可能了。

“当然还有其他人啊!”“那不就得了。

”罗大的guī头从安琪的yīn道里慢慢的退了出来,消退到只有三的大小。

安琪坐起身子,睨着罗大的yáng具,“刚才就是它在我身体里?”“怎么不信啊!”罗大低头看着自己已经萎缩的老二,笑道。

“那下回再让我瞧瞧刚刚弄得我很舒服的东西是什么样吧!”“不用下回,现在就可以啊!”安琪睨了罗大的下体一眼,目前毫无起色,“我看是没办法吧!”安琪轻视的口气让罗大感到不悦,忿忿地道:“去,怎么没办法,你给老子吹一吹就可以了。

”安琪瘪瘪嘴,不理会罗大,而罗大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斜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安琪把rǚ房从新装回胸罩里,把身体微微前倾让rǚ房向前集中着。

她弯下身想时起被扔在地上的内裤,却突然停住。

心想反正都脏了,不捡也罢。

安琪直起身来,把被挤在腰间的窄裙给拉平整了,便一屁股坐到罗大还光溜溜的大腿上,二只胳臂攀上了罗大的脖颈,娇柔地道声:“罗大……”“怎么了?”如此醉人的声音就是罗大骨头也要酥了。

“还在等什么呢?”安琪亲亲罗大的脸颊说。

“你真的要现在开始啊!”罗大以为安琪只是随口说说,压根没当真。

“当然啊!人家可是特地来的,难不成你得了便宜就想赖账啊!”“你很缺钱?”“不缺。

”“那是为什么?”来拍这种片的女孩不少,但缺钱是原因之一,当然有的只是当个跳板。

“那是想红喽!”“我才没那兴趣,我只是好奇,觉得应该很有意思。

”这种想法的人也不是没有,不过到没一个像她这般猴急的。

“在哪拍呀!你抱我过去吧!我走不动了。

”怕是罗大走不动喽!安琪就是故意促狭他。

“你什么都不问就要开始?”“不用问啦!我都跟你试验过了,你还不相信我?”看来安琪的好奇心大过于一切,就让她见识一下,罗大深深吸口气,使劲的抱着安琪站了起来,刚站起来头还有些晕,定了一会,才走出办公室。

“等等。

”安琪忽然叫道。

“怎么了?”“你还没穿裤子呢!”安琪安心提醒他。

“不用了,等会你看到的男人都没穿呢!”罗大的话让安琪兴奋到了极点,“有多少人啊!”“看了就知道。

”安琪个子不小就是再苗条少说也有五十公斤左右,罗大勉强撑着,只想赶紧到达拍摄现场,不再跟安琪瞎扯蛋。

“这个小姐面子大,竟然是罗大给抱进来。

”身材魁武的男人向罗大说道。

罗大放下了安琪,在一旁的导演椅上坐下,“你……你叫什么名子?”临到要介绍,罗大才想起他连安琪的名子都没问了。

“ANGEL,叫我安琪也可以。

”“天使啊!”罗大倒是觉得叫魔鬼还贴切些,不,应该是魔女。

“安琪,这位是陉,最持久的男人,别被他吓坏了。

”罗大首先介绍陉。

安琪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一丝不挂,身材魁武的男人,那话儿还没勃起就有十来公分长,确实令人咋舌,黝黑的皮肤,结实的胸膛,十足一个猛男,和罗大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安琪伸出玉手在陉胸前鼓起的肌ròu上摸了一把,“结实啊!”陉当然也不甘示弱的摸了回去,他直接就伸入胸罩向安琪的rǚ头袭去,把他的rǚ头夹在指缝里捏了起来。

“哎哟!”安琪哎一声推开了陉。

“罗大,还有其他人呢?”安琪放眼望去除了罗大、陉还有摄影师之外,没见到其他人。

“嗯!……嗯!……”这时诺大的女子叫床声传来。

“听到没?在隔壁棚拍呢。

”罗大道。

听着阵阵的呻吟声,安琪觉得身体热了起来。

“来吧!我们先来一场。

”陉拍了拍现场的床垫说。

“就你啊!”安琪面带疑惑的问道。

“怎么?我你还不满意啊!”陉把下半身挺了挺,那话儿竟然已经勃起了。

“哇!很可观。

”安琪赞叹的说。

“第一场先拍一对一吧!等你熟悉了,想变什么花样再来。

”罗大开口道。

安琪摇摇头说,“这是第二场了,至少得有二个男人。

”现场一片哗然,罗大和陉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对方。

“好吧!陉,你叫阿虎过来,我就看看我们的天使有多大能耐。

”原先想陉就够安琪受的,竟然还不满意,这阿虎可不是一般女人消受的起的,通常3P也很少将他们二人放在一块,这回就让安琪开开眼界好好享受一番。

罗大等着看安琪被弄得跪地求饶。

从房间的另一头陉和另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应该就是阿虎吧!光是个头就比陉高出一个头,胸肌也比陉还大,那话儿就更不用说了,足足比陉长,安琪咽了口口水,但倒也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不错,看来虎哥也很有看头,就怕中看不中用了。

”安琪戏谑的说着。

“天使小姐,你试试就知道了。

”阿虎笑了笑,仔细的看着安琪脸上的笑容,只怕她一会要哭了。

“废话少说开始吧!”罗大已经等着看好戏了。

“安琪,你是想粗暴一点呢?还是温柔一点的?”罗大又想万一把安琪给吓跑了,也不太好。

“这个嘛!不能弄伤我就行了。

”是啊!看着眼前高壮的男人,力量肯定不小,她只是想寻点刺激,可不想弄得遍体鳞伤。

“这可就难说了,兴头上很难控制的。

”阿虎故意这么说,谁让安琪刚刚取笑他。

“放心啦!暴虐有暴虐的玩法,你们就玩正常的吧!”罗大说。

安琪很快的就被扒的一丝不挂,在一张没有靠背的丝绒椅子上趴伏着,阿虎和陉一前一后的站着。

阿虎拉起安琪的手握住他勃起的ròu棒,压着安琪的头让她靠近ròu棒。

看着阿虎火红的guī头,安琪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便将阿虎的ròu棒慢慢地放进嘴里,一旁的摄影师也把镜头给拉近,给个大特写。

安琪无视于摄影机的存在,尽情的舔舐着阿虎的guī头及茎身,熟练的口技让阿虎不用假装便不停的呻吟着。

“噢!噢!”阿虎浑然忘我的yín叫着,干脆抓起安琪的头整个ròu棒几乎要让安琪给吞下。

安琪先是有些不适应,稍稍调整后,也由着阿虎在她的喉咙里抽插着。

站在后方等候的陉,听到阿虎的yín叫声,也隐忍不住,在摄影师还没过来前就把肿胀的ròu棒插进安琪的yīn道了。

“嗯。

”陉的ròu棒进入体内时,安琪闷哼了一声,然后紧紧的抓着阿虎的身体,这才稳住陉冲击的力道。

陉意识到自己的冲动,赶紧按住安琪臀部,免的冲的太快把安琪给推了出去。

“噢!……耶!……”斗室之内,漫着男xìng野兽般的沉吟,还有女xìng压抑的闷吟声。

不知过了多久,安琪再也受不了嘴巴的酸涩,还有身体酸痛,硬把阿虎的ròu棒给推了出来,“换个姿势吧!嘴酸死了,弄了这么久还不射。

”安琪喃喃的抱怨着。

阿虎和陉都笑了起来,“你以为钱那么好赚啊!”阿虎蹲下身来,把嘴凑到安琪嘴边,一口含住她,重重的亲了下,“起来。

”他让安琪起身,然后自己躺在躺椅上。

当阿虎躺好,陉就把安琪抱到阿虎身上,安琪还摸不清楚他们要干什么,阿虎已经扶着她的腰,微微抬起,然后瞄准了目标,一下子把她放了下来。

“啊!……”安琪大叫一声,阿虎的ròu棒已经顶到yīn道尽头了。

“呵呵。

”安琪的叫声让阿虎兴奋的笑着,他继续扶着安琪的腰让她一上一下的套着自己的ròu棒。

“啊!……”只要安琪身体一下沉阿虎的ròu棒就会顶到她的花心,也就惹来安琪一声吟叫,“啊!……”安琪不停的叫着。

陉又处在冷落状态,心有不甘,“天使,你的菊花能用吗?”“嗯?啊!……”安琪还没能回答,又是一波的刺激袭来。

“菊花?”安琪趁身体被提起的时候应道。

阿虎一想将安琪整个提了起来,把ròu棒抽了出来,跳下躺椅。

“陉上去躺着,我来开菊花。

”阿虎兴致勃勃的说道。

稍稍缓和之后安琪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了,她不动声色的站在旁边,看他们要怎么处置她。

陉在躺椅上躺好之后,阿虎拍拍安琪的臀部,让安琪爬了上去,安琪刚就好位,陉抓起安琪的臀部,一下子就把ròu棒插了进去。

刚刚看阿虎爽了半天,一进到安琪的身体他就开始冲了起来,安琪也跟着咿咿啊啊的叫着。

阿虎走到一旁的柜子上,拿了一罐润滑液倒了些涂抹在ròu棒上,又拿了一个注射筒,抽取了一点润滑液后,走回到安琪身边。

阿虎拍拍椅垫,给陉打个招呼,陉配合着放慢了动作。

“那是什么?”安琪看到针筒,惊慌的问道。

“润滑液,不想屁股开花就要注射这个。

”“不是毒品或是麻药吧!”安琪沉着脸问着。

“你放心,我们虽然风流还不至于下流。

”罗大走过来答道,“虽然赚这种钱,我们还是有点道德的。

”安琪看看他们,心想就算是毒药她又能怎么样,她已经在刀禗上了,“好吧!”“放心啦!里头的东西跟我这上头的是一样的,阿虎沾了点ròu棒上的润滑液给安琪闻闻。

“不用了,我相信就是。

”安琪也不想断了兴致。

阿虎将注射筒里的润滑液往安琪的肛门里注射,注射完将针筒一丢。

先用食指试探xìng的抠一下安琪的菊花,发现食指很容易就伸进去了,“你玩过了?”“嗯。

”安琪应了声。

“哦!”阿虎这回伸进二根手指,藉着润滑液顺利的在菊洞里滑动着,“你还真yín荡呢,这里也玩过了,难怪一开始就想搞3P,哈哈。

”阿虎笑着笑着,把ròu棒对准安琪的小菊花,毫不客气地插了进去。

“啊!虎哥,你轻一点,我很久没玩了。

”ròu棒不比手指,到底粗细不同,况且一下子yīn道和肛门都塞进了巨大的ròu棒,总得时间来适应。

“你放心,我会轻一点的。

”说是这么说,想起安琪刚刚取笑他,心一横,非但没有放慢动作,还一个劲的冲刺起来,脆弱的床板摇摇晃晃着,唧唧嘎嘎的响了起来,床上的二个人让坐船似的被晃动着。

“啊!……虎哥,不要……轻一点,轻一点。

”安琪没料到阿虎如此xìng急,身体有些受不住的讨起饶来。

她想将身体往前移好脱离阿虎些,可却被陉给抵住,二个男人就这么将她紧紧的夹在中间,令她动弹不得。

“怎么样?中不中用啊!”阿虎得意的问着,竟敢小觑他,怎么不好好教训教训她呢。

“中用,中用,虎哥,啊!……您就饶了我吧!”话是这么说,语气里似乎少了点什么,冷却多时的欲火已然熊熊燃起,早在阿虎问话时,身体已经适应了异物入侵,变为兴奋的狂喜。

阿虎和陉卖力的挺动着身体,在摄影机前睑X最雄伟的姿态,看着柔弱的女人因他们而不停的哀嚎呻吟,自鸣得意的炫耀着。

“我好累喔!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安琪的语气里透露出疲倦的讯息,身体也软趴趴的伏倒在陉结实的胸膛上,二人的汗水快速的融合在一起。

“你也会累?”阿虎使劲的拍了拍安琪雪白浑圆的臀部,在安琪的尖叫声里,印上了红红的掌印。

“虎哥。

”安琪有气无力的唤阿虎一声,娇弱的惹人心疼。

“真累了?”阿虎从安琪的菊花里退了出来,从旁边拉了另一张床过来,把单人床凑成了双人床,随手抽了几张面纸将yīn茎上的润滑液擦拭掉,同时戴上一个保险套。

陉很有默契的把安琪放倒在躺椅上,并抽出了分身,让摄影机来个特写,yīn茎上rǚ白的黏液是他和安琪体液的结晶。

二个男人交换了地位,阿虎由正常的体位进入了安琪的yīn道里,安琪呻吟一声,轻喘着气,舒服的闭上双眼,感受阿虎温柔的进出。

陉则将ròu棒移到安琪的嘴边。

涵上眼睛的安琪感觉脸颊旁有种黏黏的感觉,慵懒的微睁开眼,婉拒陉即将进行的动作,“不要啦!”“怕什么?都是你自己流出来。

”陉半强迫xìng的把ròu棒往安琪嘴里塞,安琪还想开口,正好给了陉空隙,将沾满yín液的ròu棒塞进了安琪的嘴里。

“唔……”起初安琪含着不肯动,陉便在安琪的rǚ房上使劲,捏着她的rǚ头猛掐,安琪这才乖乖的松开嘴,顺着陉的茎身,缓缓的滑动着。

“这才乖嘛!我并不想伤害你,第一天上戏,大家还是温和点好,你说是吗?”安琪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满脸委屈的舔舐着陉的ròu棒,可是这种略带强迫和羞辱的感觉,却使安琪的身体开始经脔起来,断断续续的抽搐着,嘴里发出了不自然的呻吟,双手紧紧的抓住阿虎,嘴巴也开始用力的吸吮着陉的yīn茎。

感觉到安琪的反应,阿虎使了劲的在紧窒的甬道中拚命冲刺,而陉也同样的在安琪的喉咙里抽插着,三种不同的声音带着相同的兴奋,在同一时间抵达高氵朝 。

安琪体内的一股热潮隔着一层薄膜浇上了阿虎的guī头;阿虎灼热的jīng液熨烫着自己也温暖安琪的yīn道;陉射出的jīng液则全数灌进了安琪的咽喉里,只在嘴边溢出了些稠液。

“太好了,这一场真是太精采了。

”罗大开心的拍手鼓掌。

“天使小姐,欢迎你加入峰越。

”安琪喉头咕噜一声,jīng液已经随着口水吞进肚子里去,将陉轻轻的推开后,缓缓地坐起身来,“希望下一场戏更精采。

”在人来人往的大都会里,不会有人刻意留心从你身旁走过的平凡女子,而饶安琪就是这样一个让人看过即忘的普通长相,但是人们总会将视线停留在他玲珑有致的曲线上。

“你看到没?刚刚走过去的那个妞,丰胸细腰翘臀,真想摸她一把。

”听到和她擦间而过男子所说的赞美,饶安琪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踩着三的高跟鞋,贴身的纱质衬衫,蕾丝镂空的胸罩若隐若现,合身的窄裙,伏贴着微微翘起的臀部,在饶安琪刻意扭动下更加显得摇曳生姿。

走进大楼里的电梯,男人的目光总会停留在她的身上,甚至可以说只在胸部上。

饶安琪并不以为意,反而更加的抬头挺胸,展现她傲人的双峰。

站在身旁的女人脸上虽是不屑一顾之态,可哪个不是因为自叹弗如而羞概。

三十七楼,饶安琪的目的地,当她踏出这个楼层时,男人露出的是一种了然的目光,而女人则是更加鄙夷。

察觉到这种反应,饶安琪更加肯定她没有来错地方。

捺下门铃,一个年轻男子前来应门。

一番交涉后,年轻的男人带领安琪来到一间办公室。

“你在这里坐一下。

”男人吩咐一声便转身离去。

办公室虽然不大,至少没有安琪公司里经理的办公室那么大,不过沙发、办公桌椅,一样也不少,安琪向窗户走了过去,掀开窗户,居高临下的感觉,让安琪大开眼界了。

站在这个位置几乎可以俯瞰整个市区,不过安琪随即放下窗户,坐在沙发上专心的等候即将和她见面的人。

她是一时好奇拿了办公室做明星梦的文娟放在桌上的名片……“文娟,你昨天去面试结果怎样有没有被录取?”安琪想起办公室里的对话。

“别提了,还好没录取,说什么我胸部太小,屁股太扁,我是要靠脸蛋迷死少男们的……”文娟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多么迷人的天使面孔,而到底她还是因为没有魔鬼身材而遭到拒绝。

“没有被录取啊!那只能说他们没眼光了。

”庭美试图安慰文娟。

“还好没录取,事后我朋友打电话给我,说那个什么模特儿经纪公司根本是骗人的,被录取就惨了,好像是拍……”文娟话说一半打住了。

“拍什么的啊!你倒是快说啊!”庭美急的问。

而坐在一旁默默不语的安琪也竖起耳朵等着答案。

“A片……”本来十七八岁女孩的明星梦,安琪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可是A片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她趁文娟不在位置上时,拿走了文娟扔在桌上的名片。

“峰越国际模特儿经纪公司”。

”安琪小心的收起名片,隔天她就请了一天特别假。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琪无聊到打起哈欠,这时才听到有脚步声走近。

走进来的是一个头发微光,小腹突出的中年男子,粗粗的眉毛,满脸的落腮胡,倒也显得几分xìng格。

但是安琪平凡的外貌,却让男人只瞟了一眼,便将视线移到窗外,似乎窗外的白云都比她吸引人。

男人随手拉了拉凌乱的上衣,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点燃一支抽着,漫不经心的问道:“三围多少?”看出男子不耐的神色,安琪也不多废话,直接回答,“36E,23,35。

”“36E!”听到这数字,中年男子精神为之一振,随手捻熄了手里的香烟,并转身面向安琪,“?站起来我看看。

”安琪二话不说站了起来,圆地转了一圈。

“谁要你转圈,把上衣脱了。

”男人命令式的说着。

“不是这么猴急吧!”安琪说道。

“不脱了衣服,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垫了东西呢?现在很多女孩都是塞矽胶垫的。

”说的理直气壮,说到底不就是诱安琪脱衣罢了。

安琪依言脱下外衣,上身就剩一件蕾丝镂空的的胸罩,半截式的胸罩,根本罩不住雄伟的rǚ房,只不过是将rǚ房定位在中央,深深的rǚ沟,还有呼之欲出的rǚ晕,让男人目瞪口呆。

刚刚才结束一场游戏的男人此刻又立即被安琪给挑起了欲望,男人猥亵的盯着安琪的胸部,站起身来,一步步的走向安琪,“你知道我们公司做什么吗?”“拍A片的不是吗?”安琪开门见山的答道。

“你不要胡说,我们可是模特儿……”“得了吧!如果不是拍A片的我就走了,别浪费我的时间。

”安琪作势要离去。

安琪的直接让男人有些恐惧,不会是东窗事发,警方派人来抄吧!“你不会是条子派来的卧底吧!”男人洒笑道。

“我没那么大本事,我的目的只是来拍片而已。

”安琪悠然的坐了下来。

“是吗?”男人半信半疑的问着。

“信不信随你,到底用不用我,不用我就走人了。

”男人心想管她是不是条子,既然来了哪有让她飞走的道理,至少他得先尝一尝。

男人的目光移到安琪那对丰满的nǎi子上,最近都吸些发育不良的小梨子,都快倒尽胃口了,好不容易等到这对大木瓜,他已经等不及了。

“你,别急呀!”男人出声留人,瞅了安琪一眼又道:“要我相信也行,让我先试试你的诚意。

”“怎么试?”安琪脸上装得不懂,其实心里哪会不晓得眼前的色狼想干什么呢。

“首先我得先验验你是不是人妖啊!”亏他想的出来,安琪故作惊讶状叫了声:“人妖!”“我检查一下你是不是有xiāo茓穴啊!”说着男人便步步逼近安琪。

看见男人真的向她靠近,安琪伸手作挡人姿势,急道:“慢着,你是什么人啊!我怎么能随便相信你呢?要是你检查了,却没有权利决定是否录用我,那我岂不是吃亏了!”“这公司我说了算,他们叫我罗大,不信你可以出去问问。

”罗大睑X了老大的架势。

安琪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女人,从他刚才走门的那股气焰和先前接洽的男子有着明显的差别,现下又用如此张狂的语气介绍自己,八成是这里的负责人了。

罗大看安琪没有疑问了,便快速的坐到她的身旁,二只猪手便搁上了安琪一对丰rǚ上。

“噢!……”安琪嘤咛一声,这对安琪来说就好像久旱逢甘霖,很久没有人抚摸她了。

“好一个yín娃!”看到安琪的反应,罗大更加似无忌惮的柔捏起这硕大的nǎi头。

罗大先是整个握住安琪的nǎi子,可是实在是大的他一手无法掌握,柔捏了一会之后,他把拇指绕进内衣里,按在安琪已然硬挺的rǚ头上,恣意的拨弄着。

“你好坏,说要看人家xiāo茓的,却在这摸来摸去。

”安琪嗲声嗲气的说着,听的罗大骨头都要酥了。

“我要先检查这里是不是货真价实啊!”说罢罗大加重力道狠狠的捏了安琪一把。

“哦嗯,怎么这么粗鲁,给你捏坏了,不来了。

”安琪嘴上埋怨着,可手却按在罗大的手掌上,导引着他抚弄着自己的rǚ房。

想不到这个女人如此善解风情,还知道挑逗男人,嘴里说不依,手却按的紧紧的,罗大开心的笑着,下半身反应了起来。

“你这个小yín娃,我就来看看你是不是已经湿了。

”说罢,罗大迫不及待地将安琪推倒在沙发上,把她的双腿抬高屈膝在胸前。

粗鲁地将安琪的内裤退至膝说A便一头埋进安琪的大腿内侧。

罗大的手指向安琪的私处探去,粗糙的手指将安琪娇嫩的花瓣给拨了开来,晶莹剔透的yín水流了出来,“啧啧,?都湿透了。

”罗大在安琪的花蒂上轻轻拨弄着。

“嗯……嗯……你好讨厌,检查好了没呀!”安琪扭动着身体,心底暗暗嗤笑着那有这种检查法,怕是想先尝为快吧!也罢,平淡的日子过久了是该有点新鲜刺激了,就让这个罗大当她的开味点心吧!“就快好了。

”罗大一手按着安琪的腿,一手解开自己的裤头,火红的ròu棒就往安琪的xiāo茓准备插去。

“你干么?你在干什么?”安琪发现罗大的举动,开始剧烈的反抗着,孰不知这早在安琪的预料之中,她只是半推半就欲迎还拒的替男人增加点征服的乐趣。

“试验啊!你别紧张,我看你也不是处女,应该不会痛了,水都流了那么多了,你也早想要了不是?yín娃!”罗大才不理会安琪的反抗,用力的按住安琪的小腿,让他们紧贴着安妮的胸部,然后将自己的ròu棒向xiāo茓靠近,噗地一声插进了三分之一。

“噢!”罗大的ròu棒进入身体时,安琪不由自主的一声娇吟,但身体扭动的更加厉害,“啊!……啊!……”安琪的yīn唇尝到了男人的滋味,也急不可待的想将之一口吞下,敏感的yīn道一收一缩的,好像要把罗大给挤出去,又像要把他吸进来。

“哦!……喔!”罗大虽然只进入了三分之一,但guī头像被强力吸引着,本想挑弄一下这个浪女,看她求饶的模样,怎知自己倒先投降了,索xìng将整个ròu棒一插到底,同时也粗暴的扯掉了挂在安琪膝的内裤,他终于可以既享受抽插的乐趣,有可以纵情的吸吮着安琪的大nǎi子。

安琪感觉到整个yīn道被完全填满后,心底一阵满足,“啊!”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气,yīn道又更加紧缩了。

“啊!……”罗大受到ròu壁的强力推挤,不由得吟呼一声。

心想,他要是不忍着点,不到一分钟就卸甲投降了。

于是罗大按着安琪的大腿,挺起身子,开始动了起来。

罗大的yīn茎硕大,伴随着身体又一次的顶进安琪的花心,让安琪不断地大声的呻吟着,双手也在罗大的臀部上尽情摩蹭着,顺势拨开罗大的臀瓣,用手指抠弄着罗大的菊花。

“你这个小贱人,大爷的后庭你也敢玩。

”罗大一向不喜女人碰他的后庭,可是安琪如此的抠弄他,却觉得有些兴奋,但还是玩笑般的喝阻安琪。

“你插我就行,我抠抠你而已,何必那么紧张呢?”说罢,安妮将中指戳进罗大的肛门里。

安琪的双脚缠绕在罗大的腰际上,二腿暗中施力,牵动着yīn道的力量更加紧缩的压迫着罗大,这让罗大在紧窒的甬道中,有种疑似身处在处女穴中的幻觉。

“你越来越紧了。

”罗大被夹的好像电流通遍全身似的,浑身颤了一下。

“不喜欢吗?”安琪娇声问道。

“喜欢喜欢。

”罗大感觉整个人飘飘欲仙似的。

“人家这里痒嘛!用力一点。

”安琪挺起罗大因开口而松掉的rǚ头,嗔道。

安琪的表现太让罗大吃惊了,初见她时,她的相貌让他一点兴致也没有,可没想到,她竟然是一个风情万种柔情万千的荡妇。

刚才心急的只想先尝为快,可现在他倒想细细品味这个神秘的女人了。

注视着安琪殷红的rǚ头,罗大促狭地问道:“很多男人尝过这里了吧!”“你说呢?”安琪一脸无辜的反问罗大。

“我怎么知道呢!”罗大打起马虎眼,心想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一个婊子。

“不要问那么多,快来嘛!”安琪施了手劲按下罗大的头,同时也收缩起yīn道让罗大没法再起别的心思。

“噢!……”罗大感觉到下体传来的快感,放下了追根究底的念头,俯身含住安琪的rǚ头重重的吸吮着。

罗大的胡须在安琪的rǚ房上不断的蹭着,有时候在安琪的yín叫声里还带着几分笑意,令罗大更加兴奋,身体箪坁漱]更加快速。

二个人的身体互相较劲着,安琪每弄一次罗大的菊洞,罗大就抽插的更快更深入,顶的安琪笑的花枝乱颤。

“哦!……喔!……再快一点。

”安琪大声的喊叫着。

遇到如此强劲的对手,罗大只有更加卖力,“我插死你。

”“快一点,我快要飞了。

”话落,安琪的yīn道开始收缩,一股热意浇上了罗大的guī头。

被这道热意一冲,罗大也释放出稀薄的jīng液,身体抖动二下,全身虚脱的趴伏在安琪的椒rǚ上,“你好yín荡。

”罗大气喘吁吁的说着。

“呵呵。

”安琪浅浅一笑,问道:“我录取了吗?”“录取了。

”“什么时候开始录像?”“你想什么时候开始?”“现在。

”安琪的回答震撼着罗大,“我们才刚做完?”“演员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吧!”安琪知道罗大要再来一回是不可能了。

“当然还有其他人啊!”“那不就得了。

”罗大的guī头从安琪的yīn道里慢慢的退了出来,消退到只有三的大小。

安琪坐起身子,睨着罗大的yáng具,“刚才就是它在我身体里?”“怎么不信啊!”罗大低头看着自己已经萎缩的老二,笑道。

“那下回再让我瞧瞧刚刚弄得我很舒服的东西是什么样吧!”“不用下回,现在就可以啊!”安琪睨了罗大的下体一眼,目前毫无起色,“我看是没办法吧!”安琪轻视的口气让罗大感到不悦,忿忿地道:“去,怎么没办法,你给老子吹一吹就可以了。

”安琪瘪瘪嘴,不理会罗大,而罗大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斜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安琪把rǚ房从新装回胸罩里,把身体微微前倾让rǚ房向前集中着。

她弯下身想时起被扔在地上的内裤,却突然停住。

心想反正都脏了,不捡也罢。

安琪直起身来,把被挤在腰间的窄裙给拉平整了,便一屁股坐到罗大还光溜溜的大腿上,二只胳臂攀上了罗大的脖颈,娇柔地道声:“罗大……”“怎么了?”如此醉人的声音就是罗大骨头也要酥了。

“还在等什么呢?”安琪亲亲罗大的脸颊说。

“你真的要现在开始啊!”罗大以为安琪只是随口说说,压根没当真。

“当然啊!人家可是特地来的,难不成你得了便宜就想赖账啊!”“你很缺钱?”“不缺。

”“那是为什么?”来拍这种片的女孩不少,但缺钱是原因之一,当然有的只是当个跳板。

“那是想红喽!”“我才没那兴趣,我只是好奇,觉得应该很有意思。

”这种想法的人也不是没有,不过到没一个像她这般猴急的。

“在哪拍呀!你抱我过去吧!我走不动了。

”怕是罗大走不动喽!安琪就是故意促狭他。

“你什么都不问就要开始?”“不用问啦!我都跟你试验过了,你还不相信我?”看来安琪的好奇心大过于一切,就让她见识一下,罗大深深吸口气,使劲的抱着安琪站了起来,刚站起来头还有些晕,定了一会,才走出办公室。

“等等。

”安琪忽然叫道。

“怎么了?”“你还没穿裤子呢!”安琪安心提醒他。

“不用了,等会你看到的男人都没穿呢!”罗大的话让安琪兴奋到了极点,“有多少人啊!”“看了就知道。

”安琪个子不小就是再苗条少说也有五十公斤左右,罗大勉强撑着,只想赶紧到达拍摄现场,不再跟安琪瞎扯蛋。

“这个小姐面子大,竟然是罗大给抱进来。

”身材魁武的男人向罗大说道。

罗大放下了安琪,在一旁的导演椅上坐下,“你……你叫什么名子?”临到要介绍,罗大才想起他连安琪的名子都没问了。

“ANGEL,叫我安琪也可以。

”“天使啊!”罗大倒是觉得叫魔鬼还贴切些,不,应该是魔女。

“安琪,这位是陉,最持久的男人,别被他吓坏了。

”罗大首先介绍陉。

安琪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一丝不挂,身材魁武的男人,那话儿还没勃起就有十来公分长,确实令人咋舌,黝黑的皮肤,结实的胸膛,十足一个猛男,和罗大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安琪伸出玉手在陉胸前鼓起的肌ròu上摸了一把,“结实啊!”陉当然也不甘示弱的摸了回去,他直接就伸入胸罩向安琪的rǚ头袭去,把他的rǚ头夹在指缝里捏了起来。

“哎哟!”安琪哎一声推开了陉。

“罗大,还有其他人呢?”安琪放眼望去除了罗大、陉还有摄影师之外,没见到其他人。

“嗯!……嗯!……”这时诺大的女子叫床声传来。

“听到没?在隔壁棚拍呢。

”罗大道。

听着阵阵的呻吟声,安琪觉得身体热了起来。

“来吧!我们先来一场。

”陉拍了拍现场的床垫说。

“就你啊!”安琪面带疑惑的问道。

“怎么?我你还不满意啊!”陉把下半身挺了挺,那话儿竟然已经勃起了。

“哇!很可观。

”安琪赞叹的说。

“第一场先拍一对一吧!等你熟悉了,想变什么花样再来。

”罗大开口道。

安琪摇摇头说,“这是第二场了,至少得有二个男人。

”现场一片哗然,罗大和陉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对方。

“好吧!陉,你叫阿虎过来,我就看看我们的天使有多大能耐。

”原先想陉就够安琪受的,竟然还不满意,这阿虎可不是一般女人消受的起的,通常3P也很少将他们二人放在一块,这回就让安琪开开眼界好好享受一番。

罗大等着看安琪被弄得跪地求饶。

从房间的另一头陉和另一个男人走了过来,应该就是阿虎吧!光是个头就比陉高出一个头,胸肌也比陉还大,那话儿就更不用说了,足足比陉长,安琪咽了口口水,但倒也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

“不错,看来虎哥也很有看头,就怕中看不中用了。

”安琪戏谑的说着。

“天使小姐,你试试就知道了。

”阿虎笑了笑,仔细的看着安琪脸上的笑容,只怕她一会要哭了。

“废话少说开始吧!”罗大已经等着看好戏了。

“安琪,你是想粗暴一点呢?还是温柔一点的?”罗大又想万一把安琪给吓跑了,也不太好。

“这个嘛!不能弄伤我就行了。

”是啊!看着眼前高壮的男人,力量肯定不小,她只是想寻点刺激,可不想弄得遍体鳞伤。

“这可就难说了,兴头上很难控制的。

”阿虎故意这么说,谁让安琪刚刚取笑他。

“放心啦!暴虐有暴虐的玩法,你们就玩正常的吧!”罗大说。

安琪很快的就被扒的一丝不挂,在一张没有靠背的丝绒椅子上趴伏着,阿虎和陉一前一后的站着。

阿虎拉起安琪的手握住他勃起的ròu棒,压着安琪的头让她靠近ròu棒。

看着阿虎火红的guī头,安琪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便将阿虎的ròu棒慢慢地放进嘴里,一旁的摄影师也把镜头给拉近,给个大特写。

安琪无视于摄影机的存在,尽情的舔舐着阿虎的guī头及茎身,熟练的口技让阿虎不用假装便不停的呻吟着。

“噢!噢!”阿虎浑然忘我的yín叫着,干脆抓起安琪的头整个ròu棒几乎要让安琪给吞下。

安琪先是有些不适应,稍稍调整后,也由着阿虎在她的喉咙里抽插着。

站在后方等候的陉,听到阿虎的yín叫声,也隐忍不住,在摄影师还没过来前就把肿胀的ròu棒插进安琪的yīn道了。

“嗯。

”陉的ròu棒进入体内时,安琪闷哼了一声,然后紧紧的抓着阿虎的身体,这才稳住陉冲击的力道。

陉意识到自己的冲动,赶紧按住安琪臀部,免的冲的太快把安琪给推了出去。

“噢!……耶!……”斗室之内,漫着男xìng野兽般的沉吟,还有女xìng压抑的闷吟声。

不知过了多久,安琪再也受不了嘴巴的酸涩,还有身体酸痛,硬把阿虎的ròu棒给推了出来,“换个姿势吧!嘴酸死了,弄了这么久还不射。

”安琪喃喃的抱怨着。

阿虎和陉都笑了起来,“你以为钱那么好赚啊!”阿虎蹲下身来,把嘴凑到安琪嘴边,一口含住她,重重的亲了下,“起来。

”他让安琪起身,然后自己躺在躺椅上。

当阿虎躺好,陉就把安琪抱到阿虎身上,安琪还摸不清楚他们要干什么,阿虎已经扶着她的腰,微微抬起,然后瞄准了目标,一下子把她放了下来。

“啊!……”安琪大叫一声,阿虎的ròu棒已经顶到yīn道尽头了。

“呵呵。

”安琪的叫声让阿虎兴奋的笑着,他继续扶着安琪的腰让她一上一下的套着自己的ròu棒。

“啊!……”只要安琪身体一下沉阿虎的ròu棒就会顶到她的花心,也就惹来安琪一声吟叫,“啊!……”安琪不停的叫着。

陉又处在冷落状态,心有不甘,“天使,你的菊花能用吗?”“嗯?啊!……”安琪还没能回答,又是一波的刺激袭来。

“菊花?”安琪趁身体被提起的时候应道。

阿虎一想将安琪整个提了起来,把ròu棒抽了出来,跳下躺椅。

“陉上去躺着,我来开菊花。

”阿虎兴致勃勃的说道。

稍稍缓和之后安琪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了,她不动声色的站在旁边,看他们要怎么处置她。

陉在躺椅上躺好之后,阿虎拍拍安琪的臀部,让安琪爬了上去,安琪刚就好位,陉抓起安琪的臀部,一下子就把ròu棒插了进去。

刚刚看阿虎爽了半天,一进到安琪的身体他就开始冲了起来,安琪也跟着咿咿啊啊的叫着。

阿虎走到一旁的柜子上,拿了一罐润滑液倒了些涂抹在ròu棒上,又拿了一个注射筒,抽取了一点润滑液后,走回到安琪身边。

阿虎拍拍椅垫,给陉打个招呼,陉配合着放慢了动作。

“那是什么?”安琪看到针筒,惊慌的问道。

“润滑液,不想屁股开花就要注射这个。

”“不是毒品或是麻药吧!”安琪沉着脸问着。

“你放心,我们虽然风流还不至于下流。

”罗大走过来答道,“虽然赚这种钱,我们还是有点道德的。

”安琪看看他们,心想就算是毒药她又能怎么样,她已经在刀禗上了,“好吧!”“放心啦!里头的东西跟我这上头的是一样的,阿虎沾了点ròu棒上的润滑液给安琪闻闻。

“不用了,我相信就是。

”安琪也不想断了兴致。

阿虎将注射筒里的润滑液往安琪的肛门里注射,注射完将针筒一丢。

先用食指试探xìng的抠一下安琪的菊花,发现食指很容易就伸进去了,“你玩过了?”“嗯。

”安琪应了声。

“哦!”阿虎这回伸进二根手指,藉着润滑液顺利的在菊洞里滑动着,“你还真yín荡呢,这里也玩过了,难怪一开始就想搞3P,哈哈。

”阿虎笑着笑着,把ròu棒对准安琪的小菊花,毫不客气地插了进去。

“啊!虎哥,你轻一点,我很久没玩了。

”ròu棒不比手指,到底粗细不同,况且一下子yīn道和肛门都塞进了巨大的ròu棒,总得时间来适应。

“你放心,我会轻一点的。

”说是这么说,想起安琪刚刚取笑他,心一横,非但没有放慢动作,还一个劲的冲刺起来,脆弱的床板摇摇晃晃着,唧唧嘎嘎的响了起来,床上的二个人让坐船似的被晃动着。

“啊!……虎哥,不要……轻一点,轻一点。

”安琪没料到阿虎如此xìng急,身体有些受不住的讨起饶来。

她想将身体往前移好脱离阿虎些,可却被陉给抵住,二个男人就这么将她紧紧的夹在中间,令她动弹不得。

“怎么样?中不中用啊!”阿虎得意的问着,竟敢小觑他,怎么不好好教训教训她呢。

“中用,中用,虎哥,啊!……您就饶了我吧!”话是这么说,语气里似乎少了点什么,冷却多时的欲火已然熊熊燃起,早在阿虎问话时,身体已经适应了异物入侵,变为兴奋的狂喜。

阿虎和陉卖力的挺动着身体,在摄影机前睑X最雄伟的姿态,看着柔弱的女人因他们而不停的哀嚎呻吟,自鸣得意的炫耀着。

“我好累喔!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安琪的语气里透露出疲倦的讯息,身体也软趴趴的伏倒在陉结实的胸膛上,二人的汗水快速的融合在一起。

“你也会累?”阿虎使劲的拍了拍安琪雪白浑圆的臀部,在安琪的尖叫声里,印上了红红的掌印。

“虎哥。

”安琪有气无力的唤阿虎一声,娇弱的惹人心疼。

“真累了?”阿虎从安琪的菊花里退了出来,从旁边拉了另一张床过来,把单人床凑成了双人床,随手抽了几张面纸将yīn茎上的润滑液擦拭掉,同时戴上一个保险套。

陉很有默契的把安琪放倒在躺椅上,并抽出了分身,让摄影机来个特写,yīn茎上rǚ白的黏液是他和安琪体液的结晶。

二个男人交换了地位,阿虎由正常的体位进入了安琪的yīn道里,安琪呻吟一声,轻喘着气,舒服的闭上双眼,感受阿虎温柔的进出。

陉则将ròu棒移到安琪的嘴边。

涵上眼睛的安琪感觉脸颊旁有种黏黏的感觉,慵懒的微睁开眼,婉拒陉即将进行的动作,“不要啦!”“怕什么?都是你自己流出来。

”陉半强迫xìng的把ròu棒往安琪嘴里塞,安琪还想开口,正好给了陉空隙,将沾满yín液的ròu棒塞进了安琪的嘴里。

“唔……”起初安琪含着不肯动,陉便在安琪的rǚ房上使劲,捏着她的rǚ头猛掐,安琪这才乖乖的松开嘴,顺着陉的茎身,缓缓的滑动着。

“这才乖嘛!我并不想伤害你,第一天上戏,大家还是温和点好,你说是吗?”安琪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满脸委屈的舔舐着陉的ròu棒,可是这种略带强迫和羞辱的感觉,却使安琪的身体开始经脔起来,断断续续的抽搐着,嘴里发出了不自然的呻吟,双手紧紧的抓住阿虎,嘴巴也开始用力的吸吮着陉的yīn茎。

感觉到安琪的反应,阿虎使了劲的在紧窒的甬道中拚命冲刺,而陉也同样的在安琪的喉咙里抽插着,三种不同的声音带着相同的兴奋,在同一时间抵达高氵朝 。

安琪体内的一股热潮隔着一层薄膜浇上了阿虎的guī头;阿虎灼热的jīng液熨烫着自己也温暖安琪的yīn道;陉射出的jīng液则全数灌进了安琪的咽喉里,只在嘴边溢出了些稠液。

“太好了,这一场真是太精采了。

”罗大开心的拍手鼓掌。

“天使小姐,欢迎你加入峰越。

”安琪喉头咕噜一声,jīng液已经随着口水吞进肚子里去,将陉轻轻的推开后,缓缓地坐起身来,“希望下一场戏更精采。

”。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