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小文回忆录,爸爸再要我一次

小文回忆录,爸爸再要我一次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小文今年17岁,是北京21世纪实验中学高二(3)班的一名弟子17岁,正直一名少女的花季,小文也正处在青春期得发育之中,但是有一点值得她骄傲的是︰自己发育的比别人要早少少,丰满的乳房高耸在胸前,两瓣肥臀撑的牛仔裤紧邦邦的,似乎随时都要裂开似的。

但这些都只是次要的,很很主要的是小文有着一副令一切的男孩子、包括女孩子都醉心的壮丽面容,一双大大的能望穿秋水的明牟,细细的小双眼皮,俊俏的鼻樑支持起那人见人爱的小嫩鼻,樱桃似的小嘴总是在含笑着,而左近的两个酒窝显得小脸看起来加倍妩媚动人。

这幺壮丽的女孩儿哪能没有男孩子追呢?诚然有了!但是她的男朋友几天前面才无情地把她给抛弃了,而且就在几个礼拜过去,小文刚刚把一个女孩子很很宝贵的贞操也献给了他。

这个叫阿邦的男孩儿从小就爱沾花惹草,加上长得比较帅气一点,很等闲的就把小文的芳心给骗到手了,当把小文的珍宝拿到手往后,就毫不海涵地抛下小文,另寻新欢去了。

这对一个刚刚经历过初恋,还没有获取爱情的滋润的少女,是多幺无情的挫折啊! (连我也为小文怅惘啊,fuck 阿邦)由于刚刚失恋,小文这几天的心情烦得很,加上学业负担的加重,本该过一个礼拜再来的月经昨天夜里就来了。

而早上由于宿舍的闹钟没响,全宿舍的姑娘都起晚了,手头又没有卫生巾,没办法,只好一时拿卫生纸垫上应急。

可上到第二节体育课的时候就不行了,刚按师傅的要求做完準备活动,就以为自己的内裤有点湿湿的感受,心想不好,就乘别的女生没注意的时候偷偷向师傅请了假,到小卖部去买卫生巾去了。

买完往后,小文急匆匆地往宿舍走,由于内裤已经是被血弄髒了,所以她想回宿舍换条来穿。

但是当她走到宿舍门口时,突然发现门没有锁,小文心里一翻个,明显今日早上是她锁的,怎幺现在又被开开了呢?刚想推门进来,忽然听见一阵怪声….啊..啊..欧..呒….啊….疑,这是什幺声音?小文怀着鬼畜的心情轻轻地推开门,捏手捏脚的走过去一看,马上从脸红到了脖子根,只见她的同班同学小梅,也是她很佳的朋友,正躺在床上,左手一壁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右手伸进原来就不怎幺大的内裤来回的揉搓。

再稍微仔细一看,粉红色的内裤已经是湿了一片。

此时的小梅正闭着眼睛,沉沦在一团仙雾之中,仍旧没有觉察到小文的到来。

直到小文吞吐其辞地说道︰梅姐(由于小梅比小文上快要一岁,所以小文叫她梅姐),你,你再干什幺?小梅没想到在这时候突然有人进来,大吃一惊,右手赶快从内裤中抽出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小文妹,脸也一会儿变得通红,但是还是强装冷静,轻声说道︰「我,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所以伎俩这种事,希望毫米你能清楚我。

」小文听姐姐这幺一说,不由得从心理发生一种怜悯之情,说道︰「姐姐,我能清楚你,只是不要由于这个耽误学业,好幺?」小梅听毫米这幺一说,心理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好,没问题。

」接着又试探着问到︰「毫米,你能帮我一下吗?」「我?我能帮你什幺忙呢?」小文鬼畜地问到。

「我,我现在混身难受,自己来又不太方便,你能帮我解决一下幺?」小文看到梅姐很恳求的神志,便说道︰「你要我怎幺帮你呢?」「我来教你。

」说着,便快地把裹在身上的内裤脱掉。

小文注意到梅姐的阴毛上已经是是湿漉漉的一片了,这无妨由于刚才小梅太愉快的原因吧。

「你就照我这样。

」只见小梅一只手把自己的两片阴唇剥开,暴露了已经是湿漉漉的小穴,接着另一只手的中指缓缓的插进来慢慢的一进一出,啊..嗯..啊….「毫米,望见了幺,就是这样,快,快来帮我,我已经是受不了了。

」小文诚然有点害羞,但看到梅姐这幺投入,便照着刚才的神志一手剥开小梅的两个肉瓣,另一只手的中指来回地在小梅的阴道里抽插。

小梅这会更愉快了,连续的发出淫蕩的声音。

啊…欧…嗯…欧….嗯….啊..呒..啊….呒…嗯..欧….啊..啊…随着时间的推移,小文到手指在梅姐的阴道里抽插的更快了,小梅的体内也如波涛滂沱一般,就像是成千上万只蚂蚁同时在要她的身段,淫水随着手指的抽插不断地涌出来,滴 在小文的手指上,大腿上,床单上。

终于,小梅的高潮随着滂沱的爱液发作出来,只见她的身段突然变得僵直起来,大喊一声,接着便瘫倒在床上。

(二)小文见梅姐突然晕倒在床上,吓了一大跳,赶快喊道︰「梅姐,梅姐,你怎幺了,你快醒醒啊?」梅姐似乎还沈浸在高潮之中,两腿还在连续的互相蹭着,听到小文在连续的喊她,才慢慢的睁开眼睛,说道︰「文文,你真犀利,第一次就把我的高潮给弄出来了,我过去自己弄从来没有像这次那幺痛快,我算是服了你了。

」小文一听脸就红了,赶快凝视道︰「 梅姐,你快别这幺说人家了吗,怪不好作用的。

」「好好,我不说了。

」「唉,我还没问你,你怎幺也没去上课呀?」「我,我来那个了,相回来换一下,没想到你也在。

」这时候,小梅才注意到小文的身边还放着以包卫生巾,看了一下,说道︰「哎,小文,你怎幺还以只用这幺土的卫生巾,来,我这儿有新品种,你试试看。

」说着,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小包,抽出一个不太长,但像小棒似的东西,头上还漏出一截儿线。

「文文,你看。

」文文一看,不好作用地说︰「梅姐,这是卫生棉条,我还没有到用这个的时候。

」「嗨,这有什幺的,我连续用这个,你先尝尝,不行下次就不用了,好吗?」「嗯,好吧,但是,这个东西怎幺用啊,我还没有用过呢?」「这个太 easy 了,我来教你,嗯,你先把裤袜脱了。

」文文解开裤子脱下来,暴露里边的内裤,由于里边还垫着卫生纸,所以她先把卫生纸抽了出来,只见卫生纸已经是快湿透了。

梅姐一看便说道︰「文文,你流的还真是许多呢?」「嗯,这次不知道是什幺原因,流的这幺多。

」说着,已经是把内裤给脱下来了,只见密密的阴毛上似乎也有点湿湿乎乎的。

「文文,你刚才爽我的时候,是不是自己也有点受不了了?」「没,没有。

」小文赶快凝视道。

小梅一看不好再问,就打岔说道︰「好,现在我来教你,你把腿架在床上。

」小文羞涩地把腿放在床上,只见透过粘稠的阴毛,隐大约大约大约能看到粉红色的肉瓣,小穴上还有点血迹,阴唇的外边湿漉漉的。

(嗨,毕竟是女人嘛)小梅见状,用一只手拨开小文的两片肉瓣,另一只手拿着棉条,塞入阴道,可没想到,小文的阴道又窄又紧,怎幺也塞不进来。

「毫米,你把腿再劈大点。

」小文又把腿张大了20度。

「这回还差不多。

」小梅这回是一壁拧一壁往里塞,随着卫生棉条的慢慢推入,小文突然感受到一种鲜活的感受从下体身不由己,啊,这是什幺感受,啊,好舒服啊!这就是女人所能感受到的快感吗?记得那次阿邦和自己干的时候,能感受到的唯有疼痛,大大约是处女膜已经是破了的原因吧!「好了,完全塞进来了。

」梅姐的话打断了小文的思绪,蓦然间醒了过来。

「感受怎幺样,还舒服吗?」「还行,就是感受有点塞的哼。

」「这是平居的,第一次都是这个感受,往后用着用着就没事儿了。

」「唉,梅姐,这头上怎幺还暴露来一截儿线呢?」「嗨,傻毫米,这是为了你取出来方便,特地暴露来的,知道了幺?」「你唯有拽住线头,往外一拉,就出来了,看,多简短哪!」「奥,我清楚了,原来是这幺回事儿。

」小文说完,光着屁股走到自己的柜子前,从里边拿出一条乾净的内裤穿上了。

「走,文文,我们上课去吧,今日的事儿唯有我们俩儿知道,别汇报别人,好吗?」「没姐,你就放心吧,我不会汇报别人的,走吧!」又平安无事的过了几个礼拜。

这天,小文她们刚刚考完会考,梅姐刚好也有空,所以她对小文说︰「唉,总算考完了,文文,我们是不是该轻鬆一下了?」文文高兴地说到︰「好啊,梅姐,你说,我们到哪儿去玩儿呀?」「嗯,你到我家去吧,我家有几多好吃的,我再让我妈给我们做几个菜,我们轻鬆轻鬆,好吗?」「哎呀,太好了,走,我们现在就出发。

」梅姐家到了,小文一看,哇….好壮丽啊,一切家里就像是宫殿一样,绚烂堂皇,蓬荜生辉。

家里一共有五间屋子,每一间都是装修的具有星级饭店水平,真是让小文看花了眼。

不由得对梅姐说︰「梅姐,你们家真是太壮丽了,我如果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家那该有多完善啊!」「那你就把这儿当作是你自己的家吧。

」「梅姐,你真好,有你做我的姐姐真是太完善了。

」「嗨,快别谦虚了,我们上楼洗个脸去吧。

」「好,走。

」晚上,小文在梅姐家里美美的吃了一顿小梅妈妈做的一顿晚饭。

吃完饭,小梅的爸爸妈妈要回小梅的奶奶家,就对小梅说︰「梅梅,今日晚上我和你爸就不会来了,你们两个就在一块睡吧。

」「放心吧,妈,你们就放心的去吧。

」小梅的爸爸妈妈出去了,小梅高兴的对小文说︰「文文,我们俩儿今日晚上干吗呢?」「嗯,你说呢?」小文反问道。

「哎,文文,我这有一盘儿A片儿,可棒了,咱俩儿一块儿看吧。

」「啊,梅姐,看那玩意儿多难为情啊,还是不看了吧。

」「嗨,文文,这你就不懂了吧,这玩意儿你早晚都会用上,还是先了解了解的好,万一往后你老公看你什幺都不会,那多无味啊,你说是吧?」「嗯,那好吧。

那就看一下儿吧。

」「好,你等着儿,我去拿带子。

」(三)没过一会儿,梅姐高兴的拿着一盘录像带来了,快的放进录像机,画面上理科发现了几个年轻人在一块儿谈笑的镜头︰他们谈了一会儿,有两单方面先告辞而去,留下一男一女,他们先说了少少谁也听不懂的话(由于是外国人),说着说着,两人便开始接起吻来,只见他们互相把舌头送进对方的口中,互相吮吸着,两人的眼睛都轻轻地闭着,冷静地吞嚥着对方的津液。

不一会儿,女的嘴里开时冒出「嗯…嗯」的声音,而且开始脱对方的衣服,男的也不示弱,三下五除二就把女的衣服给扒光了。

当男的衣服也被脱光往后,女的开始沿着男的身段吻下来,最后平息在男的那根又粗又长的阳具上。

看到这儿,小文的脸早已红到脖子根了,但是她还是在齐心致志地看着。

这时候,女的开始把那根法宝的头部送进自己的嘴里,而且连续连续的崎岖套弄着阴茎,男的这时也感受到了极大的快感,闭上眼睛冷静的享受着。

这样连续持续了几分钟,男的把女的翻过来,让她躺在床上,把两腿竖起来分得得大大的,女人那隐秘的地方理科暴露无遗,镜头马上给了个特写。

这间这个女人的小穴里以经是湿乎乎的了,两片肉瓣又肥又大,似乎是特地给须眉长的,阴蒂头已经是涨起,很令小文讶异的是︰这个女人的阴毛长的奇多,连续连到了肛门。

男的似乎也吃了一惊,不行以够自已的感歎了一声,便开始发起了挫折。

他先趴在小穴前面,用手把两片阴唇拨开,用舌头先在阴唇边上舔来舔去,眼看着小穴就张大了,接着把舌头当作阳具在小穴里一进一出,一只手连续的抚弄着阴蒂,另一只手也在阴唇旁揉搓。

不一会儿,小穴里就冒出少少爱液来,女的似乎也实在有点儿受不了,两只手也在乳房上揉捏,还不时揪着自己的乳头,有点发黑色的乳头竖起老高,似乎它也要参加战斗似的。

等到阴部完全被爱液沁透往后,男的开始了打响真正的战斗了。

他一手握住自己那根又粗又大的枪 ,一手撑开小穴,噗兹一声就插进阴道里,脸部表情难受了一下,很快便舒张开来,开始了机械动作。

一下、俩下、三下、一百下、两百下,快到第三百下的时候,随着淫浪的呻吟声此起彼伏,男的也快要支持不住了,他赶快抽出来,放在女的两个乳房中间,女的似乎也很内行,赶快握紧两只乳房,夹住已经是烧红了的枪 ,而男的也在连续的抽插,直到发出一声惨叫。

马上,从红枪 中射出一股粘稠的白色液体,喷到女的脸上、脖子上、嘴上、乳房上,没想到女的还把射在嘴上的精液嚥了下去,同时还专长抹了一点儿涂在自己的阴道口上,满足的抚摸着。

人不知,鬼不觉的已经是看了十几分钟,小文已经是知道了足量多的知识,便不好作用地对梅姐说︰「梅姐,我,我已经是知道该怎幺做能力满足须眉了,我们别看了好吗?」「嗯,好吧,我也累了,我们休息一会儿吧。

哎,文文,看了这幺多,你又没有想试一下的想法?」「没,没有,我才不想试呢。

」「是吗?我不信,你瞧我,裤袜儿都湿了。

」小文一看,果然,梅姐穿的粉色的薄内裤已经是湿了一大片。

「让我看看你的,文文。

」「啊,梅姐,不要。

」「嗨,都是女人,互相看看怎幺了?」说着,把文文的裙子一撩,放眼望去。

「文文,你还说你不想试,你看看你湿的比我还多呢。

」「梅姐,我,我只但是是有一点点想试了吗。

」「文文,既然你也有点儿想试,那不如我们俩先尝尝?」「我们俩?我们俩都是女人呀?怎幺试呢?」「我可以或许演须眉的角色啊。

」「那,那好吧。

但是你得先教教我怎幺做。

」「好,那没问题,我们就学着电视上的做吧?开始,我们该当先接吻,就这样。

」说着,把舌头伸进文文的嘴里,没等文文反应过来,就开始在她的嘴里吮吸起来。

文文也开始学着把自己的舌头和梅姐的舌头穿插在一块,互相吞嚥着津液,互相脱着对方的衣服,直到两人赤身赤身的抱在一块。

还是梅姐胆子大,把文文放倒在沙发上,把腿敞得大大的,啊,文文那粉红色的花瓣马上一览无余,薄薄的肉瓣上湿漉漉的,上边的小肉球也涨得顶起老高。

「哇….毫米,没想到你这里着幺美!」小梅不以为讚歎道。

接着,用手把小文的阴唇剥开,暴露嫩嫩的小穴,毫不犹豫地伸出舌头,开始舔食文文那鲜美的花瓣。

「啊,梅姐,不要,啊,梅姐,我受不了了,快停下来,我不行了,啊!」文文从来还没有受到过这种刺激,不行以够自已的呻吟起来。

这一喊,加倍使梅姐疯狂起来,用手连续的揉搓文文的阴蒂。

啊….嗯…啊..哎..啊…呒…哎….啊….随着速度的加快,小文的体内发作出一种舒服的快感,随之发生的爱液也大量的从局促的小穴中奔涌出来。

可这时候,小梅突然停着了手,趴到文文的身上,一壁吻着文文,一壁问︰「文文,你等一下,我去找一样东西过来。

」(四)没过一会儿,梅姐手里拿着一样东西进来了,可当她进来的时候,却发现文文正闭着眼睛,很沉沦的神志,一只手指在自己的小嫩穴里一进一出,丝毫没有发现她的到来。

小梅也没有惊动文文,捏手捏脚的走倒文文身边,蹲在她的两腿前边,冷静地看着,只见文文的小嫩唇随着手指的一进一出而起伏跌宕,一股股爱液也随之翻涌出来,文文那峻峭的面容上已经是泛起了红晕,眼睛微闭着,舌头在嘴边舔动着,可以或许看出文文现在已经是是迫不及待了。

梅姐这时在文文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轻声地说道︰「文文,你看我拿来了什幺?」文文睁开眼一看,原来梅姐手里拿着的是一根黄瓜,这根黄瓜看得出来不是刚摘下来的,身上已经是没有了扎人的嫩刺,而是光溜溜的。

「梅姐,你拿黄瓜干什幺呢?」「傻孩子,这你就不懂了了吧,我又没有须眉那根东西,怎幺能满足你呢?所以我只好那东西代替了,黄瓜但是非常佳的代用品。

」「梅姐你真会想办法,快给我尝尝。

」梅姐并没有急着插到文文的嫩穴里,而是现在嘴里来回嘬了几口,使上边站满了唾液,好起到滑腻作用,接着扒开文文的肉瓣,手里拿着黄瓜的小头,把大头一壁旋转一壁塞紧小穴。

「啊 啊」文文诚然过去被阿邦玩过,自己也不时时的自乐一下,但是阴道里边塞进这幺大的一个玩意儿还是头一次,加上刚才爱液的滑腻,已经是没有了疼痛的感受,随之而来的是女人所能体会到的独有的快感。

「啊..啊….呒..哎….嗯…啊…呒….欧..嗯….呒..啊….」「梅姐,我,我现在好舒服啊,啊,我似乎进来仙境了,嗯,梅姐,快,快一点,我那儿好痒,像是许多蚂蚁在咬我的小穴,好,再深一点,啊,嗯,好,已经是到子宫了,唉,啊,我,我快不行了。

」啊,文文终于大喊一声,瘫软在沙发上,无数截儿黄瓜还插在里头,淫水顺着露在外边的少半截儿黄瓜嘀哒、嘀哒的流着,像是山洞里的泉水。

原来粉红色的肉瓣现在已经是变得通红,而且比原来张的还要大,生怕两根黄瓜都不行问题。

丰满的乳房高高挺起,而它上边的乳头早已立的见不着边儿了。

「文文,你还好吧?」文文慢慢睁开眼睛,说道︰「梅姐,想不到你的这种工夫这幺好,我算是服了你了。

」「文文,你都已经是爽过了,可我还没有呢?」「嗨,看我,都顾自己,一点儿也没有想着你,那好吧,我现在就来」文文吧插在自己小穴里的黄瓜拔出来舔了天上边湿漉漉的东西,不觉讚歎道︰「啊,原来女人的骚水是这个味儿,有点儿酸,还有点腥,梅姐,你也尝尝吧。

」梅姐也很高兴的舔了舔边的骚水,说道︰「文文,待会儿我的骚水你也来舔吧。

」「好哇。

」文文把黄瓜先放一壁,趴下身去,先含住梅姐的小肉核,轻轻地咬着,还不时的那舌尖蹭着,随即又转向嫩唇,学者梅姐刚才的做法一进一出,才弄了十几下,梅姐已经是受不了了,刚才还不算湿的阴唇现在已经是像刚浇过水似的,快要一百多下过后,小梅的下身已经是是泉水叮咚了。

文文又拿了黄瓜又慢到快,由浅入深的抽插起来。

「啊..哎….嗯..啊….啊…欧….呒…嗯….文文,我的好毫米,你的工夫也不错嘛,好,快,再快一点,啊,爽死我了,我,我现在好完善啊,啊…我快要洩了。

」梅姐一壁说着,还一壁揉搓着阴蒂和乳房,不一会儿,也抵达了高潮,文文也就停住了手,但梅姐似乎还没够,两只腿夹着尚未拔出的黄瓜连续的蹭着。

文文看梅姐似乎还想要,就又拿着黄瓜抽插了一百多次,直到梅姐的阴精再次洩出为止,才拔出来,用嘴连续的舔着上边的淫水,一滴也没有剩下。

最后,两人把沾着自己淫水的黄瓜津津有味的吃了下去。

这时候已经是是晚上十点多钟了,两人经过一番鏖战,也累的不行了,连衣服都没穿,就互相依偎着躺下了。

这一夜,梅姐大大约是太累了,所以连梦都来不及作就睡死过去。

文文由于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所以既愉快又激动,怎幺也睡不着。

想着刚才的情形,自己第一次体会到的高潮,第一次有着幺大的东西插进小穴,第一次尝到的淫水的味道,哇,现在我已经是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了。

这一想,自己更睡不着了,看着左近睡得正香的梅姐,手又人不知,鬼不觉的伸进了自己的小穴,啊,啊..嗯..呒..啊..嗯..欧..啊熟悉的感受又从下身传来,人不知,鬼不觉又抵达了一次高潮,连床单也湿了一大片。

望着窗外的星星,不一会儿,文文也进来了幻想。

(五)第二天,两单方面高高兴兴地回学校去了。

由于文文他们还没有举办期末考试,所以她还只能在学校呆到考完试再回家,考试前的複习诚然紧张,但文文和梅姐不时时趁着宿舍里没人的时候放鬆一下,以抵达调理神经的作用。

终于考完试了,文文决定回家呆上几天,这学期由于考试繁忙,她已经是快要半个学期没有回家了,所以刚考完她就料理行李準备回家。

正在打包的时候,梅姐进来了,看到文文準备回家,匆匆问道︰「文文,你怎幺这幺快就料理行李了,这不刚考完幺?」「奥,梅姐,我已经是好就没有回家了,我爸肯定特想我,说实在的,我也挺想我爸的。

」「奥,是这样,那你就快去快回吧,我等着你呦。

」说完,对文文挤了一下眼睛。

文文自然也心领神会,作出一个妩媚的神志,说道︰「好吧,梅姐,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文文家里共有三口人,爸爸,哥哥,还有她,妈妈在她八岁的时候由于一场车祸死在了医院里,她和哥哥是爸爸好不等闲才抚养成人的。

在她看来,很亲的莫过于她的爸爸了。

她爸爸姓康,叫康国强,现在在一家出租汽车公司上班。

她的哥哥叫康虎,比她大三岁,在念大学。

文文的大名诚然就叫康文了。

终于到家了,文文打开门,疑,怎幺没人哪,今日爸爸该当不上班哪?找遍了家里也没有爸爸的身影,哎,无妨去买东西去了吧,一看表,已经是是五点多钟了,对,今日我来给爸爸做一顿饭,让爸爸喜悦一下。

一个小时往后,一顿美味可口的饭菜终于出锅了,可爸爸还是没有回来,这可爸文文给急坏了,心想再等一会儿吧。

又过了十几分钟,还是不见爸爸的蹤影,文文决定出去找找,可还没等她换好衣服,就听见完边有人拿钥匙开门的声音,看紧迎了上去。

一开门,果然是爸爸,再一看,爸爸怎幺醉醺醺的,难道是在外边喝酒了?刚想问,爸爸就摇摇晃晃的闯了进来,还没等文文反应过来,爸爸就醉醺醺的扑了上来,很里还说道︰「小荣,你怎幺从天堂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小荣是文文妈妈的小名)文文忙急着躲闪,还连续的喊道︰「爸,是我,我是文文。

」「你是文文,嘿嘿,你怎幺还装你女儿,别装了,我女儿还在学校呆着呢,快来,跟我亲热一下。

」说着,便扑向文文,文文由于躲闪不及,被爸爸压倒在沙发上,情急之下,抓起茶几上的玻璃杯,砸向爸爸的脑袋。

啊,文文的爸爸惨叫一声,捂着脑袋到在地上。

这时候,康国强的酒意已经是醒了一大半儿,看到自己当前的真是文文,不觉的低下了脑袋,内疚地说道︰「文文,我,我喝醉了,刚才有什幺过分的地方,你能原谅爸爸吗?」文文看到爸爸酒已经是醒了,说道;「爸爸,刚才的事我不留神,我就是不清楚您为什幺要喝酒呢?」「唉,我自己一单方面在家已经是好几个月了,没有人陪我说话,感受特别孤单,所以一单方面去外边喝点儿酒,谁知道喝醉了,发生这种事,我真是糊涂啊。

」小文一听,眼圈酒红了,心疼的对爸爸说︰「爸爸,都是女儿不好,女儿该当早点儿回来看您,爸,看,我已经是给您做好饭了,来,我们一块吃吧。

」康国强怀着複杂的心情吃完了这顿饭。

饭后,他一单方面躺在沙发上发愣,文文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知该怎幺劝爸爸才好,好半天,才走到爸爸身边,轻声说道︰「爸爸,您在想什幺呢,刚才的事我不是已经是说没事儿了吗,您不必放在心上。

」「好女儿,爸爸知道了,我没有在想这件事,我是在想你妈妈。

」「我妈都走了这幺多年了,您还在想她呀?哎,爸,我是不是长的特别想我吗?」「对,你比你妈年轻的时候还要壮丽,要不然刚才我还以为是你妈回来了呢?」「爸,你这几年连续没想过再给我找个妈妈吗?」「唉,为了你和你哥,我哪还有这份心理,但是现在好了,你们都长大了,再也用不着我操心了,我也有点儿想再找个贤内助。

」「爸爸,我有一个想法,既然我长的跟我妈没什幺两样,那你就把我当成是妈妈年轻的时候吧?」「文文,你这是什幺作用?」(六)「爸爸,我的作用是︰如果你实在是受不了的话,那你就把我当成是妈妈好了,你不是说我和妈妈长的很像吗?」「不,不行,我怎幺能这样呢?这幺做也对不起你死去的妈妈啊?」「唉呀,爸爸,你女儿也不小了,你还以为我是小孩儿呢?再说,人家现在已经是不是女孩儿了。

」「什幺,你有男朋友了,你们俩儿已经是那个了?」「嗯,就算是吧,爸爸你放心好了,我自己会掌握分寸的。

但是….」「但是什幺?」「但是人家现在好难受啊。

」「难受,哪里难受,让爸爸看看。

」「这里,这里难受。

」小文指着自己的下身,暴露一脸难受的表情。

「这里?文文,你这里怎幺难受啊?是疼,还是怎幺了?」「我,我也说不清楚,爸爸,你看一下就清楚了。

」「这,这但是我不该看的地方啊?要不,我们去看医生?」「不,爸爸,现在医生也治不好我的病,唯有你能帮助我。

」现在,康国强的脑子里乱极了,是看还是不看,看到女儿脸上难受的表情,乾脆豁出去了,如果自己没有办法破除文文的难受,那就带她到医生那儿去好了。

「文文,那爸爸就看一下,你可不要对别人说我看过,好吗?」「好的,爸爸,你快帮我看看。

」康国强的手颤巍巍的掀起文文的裙子,暴露了里边粉红色的三角小内裤。

「啊,过去小荣就爱穿粉红色的内裤,没想到女儿也和她妈妈一样。

」透过三角裤,隐大约大约大约可以或许看到里边黑压压的一片,康过强只以为混身的血现在只往一个地方流,啊,那个地方已经是挺起来了。

「啊,我在想什幺呢?」稳定一下情绪,好,就这样。

想着想着,手已经是开始脱文文的内裤了,文文现在正闭着眼睛,脸上不是刚才难受的表情,而是现在很沉沦的神志。

啊,内裤已经是完全脱下来了,暴露了里边那黑黝黝的一片,啊,女儿现在真是发育的不错,比她妈妈当年要丰满的多,也可以是现在营养好的原因吧!当年和小荣干的时候,也是毫不费力的就把内裤给扒下来了,康国强自己都以为怎幺这幺多年了,自己帮女人脱内裤的工夫还是那幺好。

啊,女儿的阴毛几多啊,在文文自己劈开的大腿中间,粉红色的阴蒂似乎要和自己说话似的,已经是弩起好高。

在蜜洞的洞口已经是有一层露水了,而两片肉瓣也一张一合的。

啊,跟小荣的一模一样。

「文文,你毕竟那儿不舒服啊?」「爸爸,我那儿边不舒服,好痒,好痒,你快帮我扒开看看,是不是里边发炎了?」康国强现在也顾不得那幺多了,用两手扒开肉瓣,仔细的向里看着。

粉红色的小洞里正在连续不断的向外涌着爱液。

啊,女儿也能体会到快感吗?「爸爸,你用手指头摸摸,我那儿好痒。

」康国强用中指插进文文的阴道内,马上感受到一股滚烫的热浪扑过来,啊,文文这里怎幺这幺烫,难道是文文的性慾压抑的太久了而感到难受,她妈原来也有这个短处。

这可怎幺办呢?「文文,你是不是这里头憋的哼?」「爸爸,还是你了解我,我是实在受不了了,你能像对妈妈那样来满足我吗?」「文文,既然你难受得很,拿我就满足你这一次,好吗?」「好,好,爸爸,你赶快来吧。

」康国强现在是混身沸腾,想到女儿自己提出来这种要求,想到自己那已经是乾涸了很久的阴茎就要插紧着鲜嫩的小穴,三下两下就把自己的外衣扒个精光,就剩下一条内裤。

文文也疯狂的把上衣和裙子扯下来,现在已经是是赤条条的了。

康过强先是趴下身来,将脸凑到文文的阴户前边,轻轻地拿舌尖舔动着已经是湿润的阴唇,弄的文文的两片肉瓣摆来摆去,同时用左手抚弄着文文的阴蒂。

「啊,哦..嗯….唉..啊..哦」文文已经是来了乐趣,开始淫蕩的呻吟起来。

「啊,爸爸,快,快一点,哦,我好舒服啊!」接着,康国强开始用手指在文文的小穴里一进一出,并用嘴含着阴蒂,来回的吮吸。

「啊,不要,那儿会不乾净的。

」随着一股股猛烈的快感冲来,小文只能说那儿不乾净,好让爸爸放它一马,谁知她越说,爸爸就插的越深,吸的就越狠。

「啊,爸爸,我,我快不行了,你慢一点好吗?」这回文文只能求情了,要不然,他马上就会洩出来自己的爱液。

康国强听了,果然放慢了速度,动作也小了下来。

文文趁这时候赶快调处一下情绪,让自己稳定下来,好回收下一轮的挑战。

(七)就这样,文文慢慢的稳定下来,以为自己能应付更大的挑战了,就对爸爸说︰「爸爸,好了,我们再来吧!」康国强看到女儿已经是恢复得差不多了,随即又睁开了一轮更为猛烈的攻势。

这回他开始用两个手指头插进文文的小穴,而且在里边崎岖左右的抠着。

「啊..哦..唉..啊…嗯..呒..啊…」文文没想到这回爸爸用两根指头,一种猛烈的快感从小穴里传来,连续冲到大脑的中枢神经,她沉沦的爱抚着自己的乳房,两个指头掐住乳头,舌头连续的伸出来舔着嘴唇。

康国强看到女儿已经是有了明显的快感,就拔出手来,脱下自己的内裤,暴露那早已烧红的枪 ,想插进文文的宝洞。

文文一看爸爸脱下了内裤,赶快坐起来,说道︰「爸爸,你刚才弄了我半天,可我还没有弄你呢!」「我,这,那好吧。

」文文一看爸爸答应了,就学着上回在梅姐家看到的录像里那样,握住爸爸的阴茎,用嘴含住龟头,开始嘬起来,并用手连续的崎岖套弄起来。

「啊…嗷」康国强过去从未这样和小荣干过,今日突然受到这幺大的刺激,不以为也呻吟起来。

文文一听爸爸也来了乐趣,不以为加倍努力起来,一壁吮吸一壁发出满足的淫蕩的声音,直弄的康国强一时伯仲无措。

「文文,你也慢一点儿,我,我也快不行了。

」毕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总不行以够和年轻的小伙子比。

文文一听,便放开了爸爸的阴茎,说道︰「爸爸,那我们就正式开始吧!」「好吧,文文,这太挤了,我把你抱到床上去吧。

」「好吧,那我们上床去吧。

」康过强抱住自己的女儿,走到床边,轻轻地放下,看着自己的女儿,不以为想起了过去她妈妈那妩媚的面容,唉,文文真像小荣啊。

「文文,来,把腿劈大一点,对,就是这样。

」康国强很有经验的指挥着。

文文由于过去练过艺术体操,所以腿劈的足有200多度,这加倍诱惑人了。

康国强刚才还软塌塌的阴茎现在又充满了生机,暴怒的冲着文文的小穴直插进来。

啊,文文一声惨叫,脸上露s出难受的表情,但随着阴茎的缓慢抽插,爱液的分泌,脸也开始泛出红晕。

「啊..嗯…哦..嗯啊…哦..嗷…啊..哦」文文已经是感受到了明显的快感,不行以够自已的开始淫蕩的呻吟起来,诚然和梅姐做爱的时候已经是体会到了极大的快感,但毕竟只是一根没有人命的物体在身段里辩论,这回是一根有着人命的热的发烫的物体插在体内,感受有着明显的差别。

文文现在混身发烫且不断从下体传来快感,阴道内似乎有无数只蚂蚁在爬来爬去,使得阴道内的肌肉不得不紧绷起来,但越来越大的快感使阴道不断的收缩,两种力气在不断的撞击着。

「啊…哦」终于在体内猛烈的释放出来,文文感到一切下体已经是变得湿乎乎的了,大腿根部不断的有液体流下来,床单上也湿润湿的。

「啊,和爸爸做爱也能体会到这幺大的快感。

」文文沉沦的想着,一只手在布满爱液的阴蒂上不断的揉搓,期望能获取更大的快感。

康国强诚然老当益壮,但这种兼职不是想要多久就要多久的,随着女儿性高潮的到来,自己也感受到快不行了,赶快从阴道里拔出通红的枪 ,赶快套弄几下,将一管儿浓浓的精液射在了女儿雪白的肚皮上,接着就瘫倒在床上,沾满爱液的阴茎慢慢的瘫软下去。

两单方面就这样在床上躺了十几分钟,直到恢复了体力,康国强才慢慢的爬起来,拿来一卷手纸把文文肚皮上的精液擦乾净。

文文这时脸上还带有一丝含笑,闭着眼睛慢慢的享受着,两条腿还紧紧的夹着,生怕有什幺宝贵的东西从那小穴里流淌出去。

又过了几分钟,文文睁开双眼,看着自己的爸爸,调皮的问道︰「爸爸,你过去也是这幺对妈妈的吗?」康国强抚摸着文文,说道︰「文文,你妈过去的工夫可不如你啊,但是,文文,我刚才答应过你就这一次的,我们往后可不行以够再这样了,好吗?」文文看着爸爸,说道︰「爸爸,为什幺我们两个就必须结合着父女的关係,而不行以够像现在这样,快快乐乐的生计,想干什幺就干什幺,诚然我是您生出来的,也是您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但现在妈妈不在了,您需要一个像他那样的女人来照顾您,而我刚好符合这个条件,爸爸,您说呢?」康国强这时酒也醒了一大半儿,看着自己的女儿提出这样的要求,冷静地说道︰「文文,刚才我是一时糊涂,所以才作出了这样的傻事,这样的兼职只能有一次,不行以够再有第二次了。

」文文看到爸爸这样的坚决,索性也就不再对立了,自己一单方面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八)这一夜,文文失眠了,想到刚才爸爸那坚决的语气,自己是不是该这样做呢?妈妈去世已经是有几多年了,爸爸连续没有找别的女人,可见爸爸对妈妈的衷心,刚才也可以是爸爸喝醉了酒,一时糊涂,把自己当成了妈妈,所以才和自己干那种事,但是自己也是很愿意的呀,和爸爸一起做爱,感受到的不是和梅姐做爱所体验到的感受,诚然都抵达了高潮,但对方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一个是自己的爸爸,一个是自己的好朋友,一个软件的是真家伙,一个使的是替代品,两种感受是不行能一样的。

但是,爸爸刚才还真犀利,诚然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是那幺夺目,往后我如果实在不由得了,梅姐又不在的话,就不用自己偷偷的自慰了,在爸爸当前撒一下娇,他肯定会答应我的。

但是,爸爸还是像刚才那幺坚决怎幺办呢?毕竟,做爱的感受真是太美好了,如果有人天天和我做爱,那我真是完善死了。

看了一下表,人不知,鬼不觉已经是半夜两点多钟了,怎幺自己还是没有一点困意呢?是不是刚才太愉快了,对,不但是刚才,现在也是,不行,我如果不在愉快一下,肯定今日晚上都睡不着,想到这里,小文下了床,轻轻地打开房门,竖儿细听,从爸爸的房间里,一阵阵均匀的鼾声不断的传出来,啊,爸爸早已进来了幻想。

文文捏手捏脚的走到卫生间,从里边取出来一块小毛巾,把它紧紧的捲起来,接着又取来暖瓶,用暖瓶里的开水倒在毛巾上,一摸,啊,温度刚好,把毛巾拧乾,脱下内裤,扒开自己的肉瓣儿。

啊,小穴已经是等的不耐烦了,迫不及待的张开了一个大口,文文把拧成一条的毛巾一壁旋转一壁塞进里边。

啊,毛巾烫烫的,啊…嗯…哦…嗯..喔…啊,真舒服啊,想不到小小的毛巾加开生果然有这幺大的威力,啊,太爽了,好刺激啊。

小文不断的旋转着,不断的一进一出,啊,文文愉快的把一条腿搭在浴缸上,一只手不断的揉捏着阴蒂。

啊…嗯…喔…哦…嗯…啊…不一会儿,文文感受到小穴已经是憋的不耐烦了,一股股的爱液如同滂沱的波涛,强有力的发作出来,毛巾凉了加开水,一次又一次。

当把暖壶里的开水用完往后,文文的高潮也随着来了,只以为混身软绵绵的,大腿以下由于快感的刺激,已经是没有什幺别的感受了,文文在也对立不住了,瘫倒在马桶上,毛巾还插在阴道里边,只漏出来一个小头,一切下体已经是变得通红,小小的肉瓣儿也在一张一合的喘着粗气,阴毛上不知是水还是爱液,已经是完全湿透了,软绵绵的趴在文文雪白的小腹上。

好不等闲,文文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是半身赤裸的坐在马桶上,小穴以为涨涨的,小毛巾还插在里边,文文把毛巾抽出来,小毛巾上已经是布满了自己的爱液,文文毫不犹豫地放进嘴里把自己的体液舔食乾净。

料理了一下,就回房睡觉去了。

文文今日真的是太累了,连续数次抵达高潮,支出的体力时不行思议的,刚躺在床上,就进来了幻想。

第二天,文文连续睡道快要十点,等她起来的时候,爸爸不晓获取哪里去了,随便就自己随便吃了点东西。

快要十一点钟的时候,康国强回来了,手立提着一大堆平时文文很爱吃的零食,还有少少鲜活的蔬菜。

看到文文起来了,对女儿说︰「文文,爸爸今日给你买了几多好吃的,我们待会儿做一顿像样点儿的。

」文文自然也是高兴,笑着说道︰「好啊,爸爸,我也好就没有吃到像样的饭了,今日就大吃一通吧!」快要两个小时的忙活,一顿丰盛的大餐已经是摆在了饭桌上,父女俩儿高高兴兴得饱餐了一顿。

文文说︰「爸爸,你别管了,我来刷碗。

」「那好啊,乖女儿,那爸爸就先去理个发去。

」「那好,你去吧。

」过了半个小时,康国强回来了,文文刚好从厨房里出来,看到爸爸理完发,是那幺的英俊潇 ,便说道︰「爸爸,哇….你理完发真帅,似乎唯有30多岁。

」康国强一笑︰「文文,你可真会拍马屁呦。

」文文,吐了吐舌头,说道︰「爸爸,你先洗个澡吧。

」「好啊,那我就先去洗个澡。

」康国强去洗澡了,文文在外边看着电视,电视里是一个外国爱情片,刚好演到男女主角在床上互相爱抚,互相接吻,做爱,诚然什幺也没漏,但那种声音令文文心里一阵激动,不以为混身又火热起来。

这时候从浴室里传来爸爸一壁洗澡一壁吹口哨的声音,文文心里一动,乘爸爸洗澡,何不到浴室里和爸爸做一次爱,想到这里,文文把电视的声音调大了一点。

康国强这时已经是把头洗完了,正在搓香皂,丝毫没有觉察到文文已经是进了浴室。

文文在外边就已经是脱掉了外衣,现在混身光溜溜的,雪白的皮肤透漏出少女的私有性感。

她悄悄的地掀开浴 ,看着爸爸的一举一动。

看到爸爸把肥皂搓在阴茎上,洗来洗去的时候,文文再也不由得了,一脚就迈进了浴缸,在康国强的身上吻来吻去。

康国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给弄傻了,回头一看是文文,不觉就是一愣,文文一壁吻着爸爸,很里还连续的说着︰「爸爸,再爱我一次吧,我实在不由得了,好爸爸,就像昨天那样。

」康国强转过身来,对这文文说︰「文文,我们昨天不是说好的吗,就那一次,今日怎幺又后悔了?」「爸爸,如果你今日不答应我的话,我现在就回学校去。

」康国强一看,没有办法了,只好答应了,就对文文说︰「那好,这次我答应你,如果下回你还是这样的话,那爸爸就不答应了,好吗?」「好,好,快点来吗。

」文文一掌握住康国强的阴茎,先套弄了几下,就含在嘴里,津津有味的舔着,康国强一下就进来了仙境,半闭着眼睛享受着。

文文一壁吻着爸爸的阴茎,一壁揉搓着自己的阴唇,不一会儿,两单方面都开始疯狂起来。

康国强抚摸着文文的头髮,啊,是那幺的柔软,和小荣的一样,如果小荣还在的话,那该有多好,也用不着和文文干这种事,小荣啊,原谅我和你的女儿吧。

想到这里,康过强抱起文文,说道︰「文文,我们到床上去吧,这里不太方便。

」文文也没有反对,顺势搂着爸爸的脖子,靠在他的肩膀上。

康国强把文文放在席梦思床上,文文那白嫩的侗体在阳光下显得加倍妩媚,丰满的乳房向上微翘,修长的大腿加倍性感。

康国强再也不由得了,掰开文文的大腿,朝着女人那很美丽很隐秘的地方冲了下去,此时文文那很美丽的地方早已是清晨的野花-露水满地了。

他先用舌尖轻添着文文的肉蒂,啊,女儿这里好诱人啊,散发出一种令人心醉的体香,接着便用一切口腔海涵了文文一切美丽的地方,大肆的吮吸着女儿的爱液。

文文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一切阴部刚一进来爸爸的嘴里,文文的身段就融化了,慢慢的瘫软下来,丰裕享受着那种快感,任凭阴道里连续的涌出爱液。

康国强接着用舌头代替一进一出在文文的小穴里遨游。

文文的小阴唇软软的,嫩嫩的,在康国强舌头的挫折下显得毫无斗志,只会在那儿被折腾的翻来覆去。

文文现在已经是是不知道自己姓什幺了,只知道从阴道里不断的传来诱人的令她得以满足的快感。

康国强的枪 已经是快烧红了,难耐之及,赶快握住枪 ,朝着文文那充满爱液的小穴直捣下去。

只听的”噗滋”一声,啊,一切枪 已经是埋在了里边。

康国强只以为原来就已经是很烫的枪 似乎又到了一个大熔炉里边,理科身段变得火热,这更刺激了他的慾望,便急不行耐的抽插起来,一下,两下,十下,二十下,一百下,一百五十下,啊,今日真是邪了门了,抽插了一百五十多下果然没有一点要射的感受。

康国强随即抽出阴茎,让文文趴在床上,採取从后挫折的战术,一壁握住文文的屁股,一壁顺着自己的节奏,一出一进,又是一百五十下过去了,只是以为自己的枪 加倍的滚烫,没有一点的累意,看看文文已经是混身香汗淋 了,而且不时的发出既难受又快乐的声音,乾脆自己躺在床上,和文文脸对脸,採取女上男下的姿势,让文文自己掌握节奏,自己不时的配合一下。

这回可就不一样了,文文刚进进出出十几下,康国强就感受到了明显的快感,看着文文的乳房随着身段的崎岖摆动而有节奏的动作着,心里更是激动无比,突然,感受到从下体传来一阵不行违背的快感,使得康国强使出最后的力气,朝文文的小穴猛顶几下,最后拔出阴茎,一管管的粘稠的精液射在了文文的小腹上。

而此时的文文,早已获取了极大的满足,半昏迷状态的瘫倒在床上,康国强更是由于体力透支,无力的再也站不起来了。

两单方面都毫无力气的躺着,丝毫不知道刚才的一切都被一单方面看的是明朗白楚,一览无余。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