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贵妇人的游戏:舌头伸进下面

贵妇人的游戏:舌头伸进下面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我是三十岁那年景婚的,现在已整整七年了。

太太没有为我生下一男半女,所以家中永远是那幺宁静、那幺地一成不变婚前,我和我太太往来了三年多。

这样算起来,我们夫妇已剖释十年整整了。

目前我已在服务的银行昇任经理。

关于太太和宁静不变的家,我己起了一种不如该如何形貌的厌恶感。

「罪恶!不该有的罪恶!」我时常如此警愓自己。

但是每天下班后,我又徬徨了。

「家?」一点儿生气也没有。

对了,去喝两杯酒,在微醉之中同去,才不至于感到太无聊。

这天晚上,因为招待台北来的朋友,我喝得有些过了量,而每次喝过量时,我都会再溜到夜市旁的「兰花酒馆」,又喝。

兰花酒馆的主持人是我太太的同学,长得很美,气质又好,叫做李玉兰「早先若讨到像玉兰这样的女人该多好!」我时常望着她的脸沈思着,毕竟上我已在内心暗恋玉兰很久了。

当我醉酒陶然地坐上吧檯时,李玉兰已绽开那迷人的笑容,招呼着:「陈先生,你已喝得差不多了,今晚就泡杯浓茶绐你好了。

」「谁说我喝得差不多了?呃。

」我摸摸发烫的脸颊说:「若不来看看妳的话,我会睡不着觉的。

」「又说笑了,看我这种老太婆有什幺用。

让你那如花似玉的太太在家里空等,你心安吗?」她的眼睛很迷人,像是诉苦,又似撒娇……我如何能违背她的美丽呢!想起暮气沈沈的家,还有相处了十年的太太。

「清静平了!没有味道!」我敲着桌面说:「倒酒来啊,玉兰,呵呵,壮丽的老板娘,倒酒啊。

」「真拿你没办法。

」玉兰用她柔细雪白的手,倒了一杯威士忌,斜抛着媚眼对我说:「只能喝一杯哦!」我慢慢地品嚐着。

这几个月来,我每天和太太谈不到三句话,太太总是那副郁郁寡欢和幽怨的面目,她并没有做错什幺事,而我只是毫无情由地对她冷漠着。

「怎幺能够大约对太太这样呢?」我背后里骂着自己。

但是没有效用的,我对太太果然一点儿兴趣也没有,大约一个多月没有敦伦了吧!正沈思间。

玉兰又走过来,这次她端看一大杯热腾腾的茶,放在我当前,同时将我喝完的酒杯收回。

「刚泡的热茶,喝了能够大约醒酒的。

」她说。

我藉着玻璃杯冒起的水气,又偷偷瞄着玉兰那高突的胸脯。

心中起了一阵愉快,岑寂地唸着:「真动人!」片刻往后我推开座椅,踉踉跄跄地站起身,那杯热茶已喝光了。

我走向门口。

「把稳呀!」玉兰在背后叮咛。

深夜的街道,有点儿矇眬凄凉。

我将衣领翻起来双手插在裤袋中,慢慢地走看。

不知甚么时候。

我身旁突然发现了一个女人。

「你好!」那女人向我招呼着,同时轻轻挽住我的手臂。

微微的香水味扑鼻而来。

我直觉这是流莺在街上拉客,所以就轻鬆地同答:「嗯,女士。

」「走快点吧!」女人催促着说:「人家在等你呢!」「人家?妳说的是谁?」「一位贵妇人。

」我停住脚,转过身来仔细审察她。

这个女人实在才十八、九岁,眉目清秀,巧笑倩兮,并不像私娼呀!「哦!」我终于明白过来:「这幺说,妳是贵妇人的使者,哈,哈……我明白了。

妳说贵妇人?是那一位大官的太太出来偷野食呢?哈,哈……要多少钱呢?」少女退了一步。

用严肃的表情瞪看我说:「你别妄下猜测。

贵妇人给你机遇,是你的幸运,她指定要你去安慰他,并不是要伽的钱。

」「咦,会有这种好事?哈哈……我但是在作梦?」「不是作梦,陈茂田先生。

」「什幺」我吃了一惊:「妳怎幺知道我的名字?妳……妳真相谁?」「嘻嘻。

你是银行经理陈茂田,没错吧!你不必问我或贵妇人是谁。

我只是奉命来邀请你而已,若你不领情的话,再见,早点回家去陪你太太吧!」她说完就走。

不,我不回去。

想到太太那庸俗的神志,我急促地追上那少女的身边,叫着:「女士,我去,我要去。

岂论什幺样的女人,关于妳这种新的带路方法,我很喜欢。

」「别以为是画虎不成的女人。

」她又说:「我汇报你,贵妇人就是贵妇人。

」我一句话也不说地跟她走看。

夜风吹袭着,使我复苏了许多。

在这幺深宵人静的时候,又正当我从「兰花酒馆」走出门来,就碰到了这件兼职,我很等闲地就联想到,这是李玉兰的手段。

不会错的!玉兰未婚。

而正当三十岁的女人,原来她利用这种方法来解决生理需要。

真是聪明。

我很荣幸,玉兰曾挑选了我。

唯有她才知道我的姓名,也唯有他才知道我这幺晚了,还在街优良连。

「上车吧!」少女拦了一部计程车。

我和她一起坐在后座。

少女附嘴到我的耳畔,暗背后说:「现在起,请你将脸部伏在椅背上,不要偷看,这是贵妇人的命令。

」我听话地照她的作用做了。

计程车左转右弯地开了近半个钟头,终于停下了。

「好了,现在你能够大约睁开眼睛了。

」少女拍着我的肩膀说。

我跨出汽车,抬头一看,这是一座陌生而豪华的私人别墅,很宁静,而且一点儿灯光也没有。

、「跟我走,附近很暗,把稳点。

」她牵住我的手,沿着别墅的围墙抵达了一座小门,她将小门推开,吩附着说:「请在这儿稍候,不要乱走动。

」少女说完后,转身就走,散失在黑暗中。

我摸了摸囗袋;找放洋火,先燃烧了香烟,然后藉着微亮的火光,观察着周遭。

只见遍地碎石,草地整齐。

少女又发现在我身旁,她有点诉苦的囗气说:「陈先生,我们这襄严禁亮光。

若你想要知道这房子的状况,那妳就不是嘉宾,不受欢迎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想抽烟,实在妳也不用这样神祕,我不会讲出去的。

」「但是,游戏是秘密色彩越浓,刺激性越大。

而且这样互相都比较安全。

」少女又开始牵看我的手走着。

说也鲜活,偌大的宅内,一点灯光也没有。

我像梦游病者一样,耳朵听着脚边的碎石声,一面前进。

「到了。

」少女站住。

此时我的双眼曾经习惯了黑暗,我看到两根门柱。

这褢是这房屋的玄关。

门柱是软件西式门廊时常应用的石材。

「请进。

」这时,我感到一阵不安。

真相谁在这黑暗的屋裏等待?在危险影片中有过的兇杀场面.快穿过我的脑海;鲜血?手枪?透明带路人的哄笑?我呆立了了。

「呵呵呵……怎幺啦?想家了?要回去?那我带你到出囗去。

」这小女孩实在令人憎恶,她完全识破我的心。

我明知对方是激将法,还偏要上对方的圈套。

「诚然要进来。

事到现在;即使地狱也要下去。

」「咦!这裏是天堂的入囗呢!」我听着她的话,内心怦怦地跳。

「陈先生,我的任务到此为止,请你从玄压缩去,陆续往前走,去敲尽头的房门。

贵妇人在那裏等你。

啊!还有,进来往后,一切不要开口,这裏是严禁讲话的。

萭一有必要,那就请笔谈吧!笔纸都準备好了。

」「还有,一切不让你望见她的面容,她的脸上带看美丽的面具。

请你不要去碰她的面具,唯有你不去碰她的面具,你就完全安全了。

若你硬要看她的真面目,那你的人命就会有危险,现在,请你慢慢享乐。

为了逭求七彩的美梦,这些条件请你记取。

陈先生,我先告辞了。

」*** *** *** *** *** ***少女轻轻推我一下,走出了玄关。

「喂!女士!」卡嚓一响,似乎从外貌上了锁。

少女的声音从外貌传进来:「请不必耽心,时间一到,我就会来接你。

」我站在黑暗中。

我要进来前面十几公尺处的房间,是踏入天堂,或是打开地狱之门!戴上面具的女人?禁止讲话的规定?我突然想像到妖里妖气、百病缠身的丑恶女性追求美少年。

唉!希望这是老板娘玉兰开的玩笑……我一敲门,门就开了,随着衣裳磨擦的声音,香味轻飘飘地围绕着我。

柔软的指尖踫到我的手,把我带入房内。

没说一句话。

前进几步,便听到隔扇打开的声音,我们进来第二个房间。

卡哒一声,电灯亮了,我这才在微亮的灯光中望见一切的阵势。

房间大约十个榻榻米大小,四面的隔扇上,画着海底图。

华丽的色彩和绚烂的构图,绘出海中的秘密,摇曳的海藻、奇形怪状的珊瑚、游泳的海鱼,实在美极了。

在房间的浅蓝色照明之下,这些东西似乎有人命似的活动着。

女人静静坐在那边。

女人,对!她的确是女人。

正如海边的居民,她穿着浅蓝色的衣服,贴身衬衣所包住的丰满肩膀,随着呼吸而微微股栗。

我忍不住跪在女人背后,捉住丰满的双肩,把他的上身扭转过来,把他的脸颊贴在我的脸颊上。

我感到一阵冰冷,我吸了一大口气。

关于面具,我明白不多。

但是这面具太精巧了。

「妳真相谁?」女人只是摇头。

「这里真相什幺地方?要我在这玩什幺游戏?」女人再度岑寂摇着头,然后从房间角落的小桌子上拿了几张纸和铅笔。

她在一张纸优良利地写了字往后,交给我看。

上面写着:「不要讲话。

若不平从约定,只好请你回去。

」我苦笑了,然后拿起铅笔来,再另外一张纸上写着:「为什幺要请我来?」「为了陪我。

」「妳是谁?」「海女。

」「别开玩笑。

我喜欢这齣戏,但是有点不安。

现在我身上唯有两千元现金。

」「你是被邀请到龙宫来的嘉宾,不必付钱。

」「今晚我能够大约跟妳这位龙宫仙女亲热吗?」「请便。

妳要如何就如何,但是我要先招待你。

」「我什幺都不要,唯有来一点酒就好。

」女人站的起来。

小玻璃杯摆在我的当前,杯里倒了绿色液体。

唉!我从未喝过那幺甜美芳香的酒。

女人熟练地劝我喝了几杯。

不,女人自己也喝了好几杯。

渗透体内的香醇使我以为轻飘飘。

女人伸出柔软的胳膊,把玻璃杯拿到我的嘴前来,我闭着眼睛喝下去。

那少女说的一点也不错,这底子不必讲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女人站了起来。

我踉踉跄跄跟在她的背后,她拉开隔壁房间的隔扇,熄了灯,同时,两个身材踉踉跄跄地倒下来抱在一起。

我的手伸进她的衣服底下,女人有点怕痒地缩着身子,我发现她那衣服里面是完全真空的。

我的手停在她的阴户之上,女人的阴毛粘稠而柔细,发出轻微的「沙、沙」声音。

「哦,好细嫩的肌肤。

」我轻声讚美着。

我用力抱紧着女人。

她只摆荡了几下,身上的衣服就全脱光了。

我匆匆将挺硬的阳具从裤裆掏出来。

她软绵绵地躺着,我用舌头去舔她的乳房,双手从底下分开她的腿,我感觉到她的阴户曾经潮湿了。

我的阳具在她的阴户口顶了几下,藉着她那潮湿的春水,很快地就塞了进来。

「哇!」我在内心叫着:「又紧又和暖!」女人的双手柔若无骨地圈住我的颈项,我开始上崎岖下地抽插起来。

她的反应很激烈,那摆动的腰枝,使我的阳具能够大约刺到她的一切阴户内壁。

这样抽送了二十多分钟,女人的淫水越流越多了,当她混身抖颤地抱紧我时,我也忍不住地射出精水。

「嗯,喔……。

」我万分惬心地爆发声音。

女人或是紧抱着我。

她的阴户内壁有力地一收一紧,有如一张小嘴巴吸允着我的龟头。

这时何等爽直的感觉啊!我愿意地叫着说:「你是谁?汇报我吧……我会遮盖。

啊!我爱妳……我要妳……。

」女人没有让我说完,突然推开我的身材。

我惊惶而抱歉地要求她:「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该问,对不起……」屋外传来了「叮噹噹」的铃声。

女人轻轻叹了口气,理科离开房间。

「喂,等一等。

」我一面整理衣服,一面叫着:「等一等……。

」我正摸索着要站起来时,电灯却亮了。

带面具的女人已不见蹤影。

那原来带我来的少女在门口笑着说:「陈先生,怎幺样?」「女士,请妳帮忙,我要那位……我绝不在多问……。

」「好了,陈先生,该回去了。

贵妇人是有势必的时间的。

」我傻傻地怔在一旁,真想不通这真相怎幺一回事。

很钟后,少女又带着我走过黑暗的院子,墙外已停着一部轿车。

她坐上驾驶座,向我招手说:「进来吧,我送妳回去。

」我坐在她的身旁,接着她又要求我将脸部伏下来。

她说:「把眼睛闭上,这是为了双方的安全及好处,请你原谅。

」车子开了快要二很钟,当她叫我抬头时,我发现正停在公园的侧门前。

「陈先生,我只能送你到这儿。

」少女说:「你另外搭车回家吧!」我踏出车外,望见公园的钟塔曾经两点半了。

少女赶快地将车开走,我开始一面行走,一面张望,希望能拦部计程车回家。

往后往后,我的时间完全花在根究那个谜样的女人。

每夜我都光顾酒馆,势必要到十一点才离开。

然后,在车站附近徘徊着。

我期待那个带路的少女向一阵风似的走过来。

偶然候我在深夜的街上徘徊到一点或快到两点。

另一方面,我怀疑那女人是玉兰。

我时常光顾「兰花」的指标。

是想澄清我的疑问。

但是,我终于确定那女人不可能是李玉兰。

因为再一次偶然的机遇,我发现玉兰的右伎俩上有相当明显的痣。

平常她利用洋装的袖子来遮掩,所以我没注意到。

那天晚上碰到的女人,好几次为我倒酒,又拿起笔跟我笔谈。

我注意到她那美丽的伎俩,不但没有一点瑕疵,还发出雪白的光辉。

还有一点,就是骨骼的不同。

玉兰比较肥胖,身高和我差不多,在女性中可算是大个子。

但是,那女人被我拥抱时,我以为她是身材比较娇小的人。

玉兰有的时候坐在我当前,我就审察她的体态,并起回想那天晚上女人的妖艳架势,想比较看看有没有相同的地方。

「咦!陈先生,你真鲜活,为什幺猛盯着我的面目?你是不是想起了女朋友?」「对,龙宫仙女,天堂的美女……」李玉兰听了我的话却无动于衷,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他永远是那样迷人,但是我自从那天晚上和那秘密贵妇人发生关係后,只一心恋幕着那女人,局然对玉兰不再感觉动心了。

「唯有那秘密贵妇人才是我这一生很需要的。

」我朝朝暮暮都在念着。

关于家中的太太更以为死板没趣了。

一切的亲友都称讚我太太壮丽,偏偏我对他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这些日子来,我太太曾厚着脸皮向我求欢了好几次,但是我的阳具却永远硬不起来。

*** *** *** *** *** ***自从和那秘密贵妇人玩了一次,匆匆又过了十天。

这晚,我仍然在十一点事后才离开「兰花酒馆」,像以往的神志在街头蹓跶。

我听到背后传来轻捷的脚步声。

令人怀念的香味引出我的回忆。

「陈先生,今晚也在散步?」是那少女了。

我激动的有点呼吸困难。

「喂!女士,我在等你,这十天来,我陆续在等你,带路吧!关于上次的事,我想回报妳。

」「咦!说什幺回报?贵妇人也在焦急地等着呢!」那位女人焦急地等着我?我一听到这句话就愿意若狂地说:「快走吧。

我们去叫车子。

我曾经等的不耐烦了。

」「车子我曾经準备好了,在那边。

」「妳毕竟为什幺对我这幺了解?不,那个女人是……女士,至少妳把她的名字……」「陈先生,我们不是有大约在先?若你希望永远见她,那就不要问东问西呀!」「但是,女士,这样似乎在作梦……」「这样才有兴趣呢!如梦的兴趣,不要随便放弃呀!」我不再说话了,然后像那天晚上一样,被带到大宅院的一个房间。

这天晚上的她,嗯!早先我以为是另外一单方面哩!那是什幺衣裳,我不会形貌,大约是仙女的羽衣吧!白色透明薄纱轻轻裹住她的身材。

她的举手投足间,使我联想到仙女驾白云飘动的阵势,她蹲下来依偎在我的膝上,我以为我抱住了一只白鸟。

像上次一样,端来甜美的酒,两人开始笔谈。

「我很喜欢妳,我忘不了妳,这就是爱。

是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疯狂的爱。

」「爱?那是靠不住的东西。

」「为什幺?爱是一切的,我深信这份爱情。

」「不!那只是一时的感情。

燃烧的火熄灭后,后悔就来临了。

」「不是,妳相信我,我不惜为妳舍身一切。

」「须眉的这种话,永远为女人带来悲哀。

」我曾经没有理性了。

要让她明白这疯狂爱情与的确爱情,我只能诉诸细致的行动。

这天晚上她或是表现的很亲热,使我欢欣的几乎发狂了。

她紧抱着我。

但是,当我的手快碰到面具的时候,她就拼命地拒绝。

我并没有对立要揭下女人的面具。

即使这张冷漠美丽的面具后是痲疯病般的可怕面容,我也豪不犹豫地要亲她的嘴。

房外传来了铃声。

像上次一样,女人快离开我的身材,像散失在云中似地从我的手中散失了。

再归途的轿车上,我贪婪要压倒那少女。

「女士,拜託妳,我发誓我会遮盖;拜託妳,让我见那个女人。

那种毫无冀望地等待,我受不了,妳汇报我,下次机遇是什幺时候?」「陈先生,夫人似乎也很喜欢妳,那就一星期往后……」轿车载着少女离开了。

想到再过一星期,我的新就不自觉的怦然跳起来。

这一星期中,我每天在想,要如何能力获取那女人,使她专属于我一人。

诚然她表现的很亲热,但我想大约是一时的激动吧!因为,她在笔谈中说过,爱是靠不住的东西。

但是,我要让她明白爱的纯洁和优良,我要用毕竟来证明给她看。

那就是和他匹配。

最近我打扮的比较年轻,而且妻子要求寻欢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最后我终于忍不住把她的身材推开,然后发觉我们夫妇婚姻的末路逼近了。

一个星期后的晚上,我第三次进来那宅院中。

这天晚上,她穿着旗袍。

三次我都被带赴任另外房间,房间的里面变化,人的粉饰也随着变化,灯光也配合其气氛,偶然是蓝色,偶然是红色。

原来我想,能够大约住在这偌大的宅院,这女人的知名度势必很高。

但是,我来了三次,连一个厮役也没看到,电灯也一切关掉,一切宅院在黑暗中是静悄悄的的。

女人站在里面对我轻轻行了一鞠躬,碧玉的细软在粉红色照明之下闪闪发光,我作梦似的注视着从女人衣裳下摆露出一点点的绣花鞋。

女人轻轻依偎在我的身旁。

我亲热地抱住她那柔软的身躯。

这天晚上,女人劝我喝酒,但我没有喝。

拥抱一阵子往后,我理科开始笔谈。

「即使妳一辈子都带着面具也没关係,我不能够大约没有妳。

一星期的空白,对我来说很的痛苦,我希望永远能在妳的身边。

」但是,女人只是摇头。

我又拿起笔来。

「妳是不是怀疑我?为了妳,我愿意支出一切,一切不后悔。

」女人拿起笔来,写着:「妳有太太。

」「我要离婚。

」「你办的到吗?曾经山盟海誓的太太,你能抛弃她吗?」「对我来说,太太现在但是是一个同居人而已。

而妳是我人命的火花。

我要和我太太离婚,然后和妳匹配。

」「这是真心话?」「诚然是真心话。

我要离婚,今晚我就和她谈判。

」这时,女人突然趴在我的膝上。

她紧握我的双腿,股栗着混身,呜咽着。

从面具眼孔流出来的眼泪,弄湿了我的膝部,女人终于明白我的真情了。

我感动的差点流泪。

现在,我谁也不怕,我大喊:「我发誓,我们会匹配的,我再也不离开妳。

」女人抬开始来。

我又大喊一次:「哦!我陆续梦想我的一生中有这幺一天。

妳是永远属于我的。

」突然,我听到窗外传来了女人的尖锐哄笑声。

女人离开了我的身材。

房门被推开,另一个女人进来了,明显是李玉兰。

我吓了一跳,大喊:「玉兰,妳……妳怎幺来这儿?」「嘻,嘻,太好了,太好了。

」玉兰先对我说着。

「这是怎幺回事呢?」我又问。

李玉兰并不回答我,她转向那位带面具的贵妇人说:「现在能够大约把面具拿掉了。

」当那张面具取下时,我整单方面差点晕倒过去,原来是我太太那害羞而娇红的面容。

「陈先生,恭喜你。

」玉兰笑着说:「你真完善,果然能够大约和自己的太太再结一次婚。

」我万分惶恐而不安地抱住我太太,她陆续地啜泣着。

我附在她耳边,轻声安慰道:「原谅我,夫人,我爱妳,真的,我爱妳。

」我和太甚从新拾回了真挚的情爱。

事后才知道这一切皆李玉兰策导的戏。

因为我太太发现我对她日渐冷漠,所以跑去向李玉兰投诉。

「婚姻生计需要鲜活性。

」李玉兰向我太太凝视说:「我看陈先生并不是会变心的须眉,他不是憎恶妳,而是憎恶一成不变的平一生计而已。

」于是,玉兰想出了贵妇人邀请的这种游戏来。

那座大别墅是玉兰的表姐的,衣服和房间决策都是由那为表姐帮忙的。

卖命引导的少女是女佣。

很主要的一项是,我太太的演技委实太好了。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