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内裤奇缘最新章节列表>> [魔王洞窟和我和冒险者 1-2]

[魔王洞窟和我和冒险者 1-2]

官网:neikuqiyuan.com    小说:内裤奇缘    作者:风景画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9-10-5 08:20 编辑 第一章  在这个充满了奇幻与魔法的大陆上,诞生过无数的英雄人物,他们的故事也流传了千载。

  在许多人出生的时候就会获得神的祝福而拥有各种各样的天赋,有的人天生神力,有的人能日行千里。

  在我所居住的偏远小镇上除了往来的客商也就只有我们这些烂在了这片土壤上的普通人。

  我继承了家里的一家小旅店,还有一片土地一年下来也算能自给自足的混日子。

  原本以为我会这样无所成就的和一个普通女人结婚,生下一个普通孩子,继续我的这样的人生但是在村外突然出现的巨大洞穴的入口让我的人生轨迹完全转向了我从未想象到的方向。

  「我的名字叫柯尔,是这家旅店的主人。

」我向着柜台前穿着沈重厚实的金属铠甲从头到脚都被包裹严实的骑士自我介绍。

  我的旅店实在是入不了这种上等人的法眼,不过这里也是附近唯一一家旅店了,他如果不住在我这家破旧的旅店就只能露宿荒野。

  「给我一间你们这里最好的房间,我可能要长期住在这里,先给你定金吧。

」骑士也没有在意太多,出手阔绰的丢给我了一把十几枚银帝国币,足够他在这里吃住一年的。

  「好的,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间是我们这里最大的,而且阳光充足。

」我收下了银币把钥匙交给了他。

  骑士接过了钥匙正要起身,又停下脚步向我问道:「小哥,向你打听一件事情,镇子外面的那座突然出现的洞穴一直以来有没有什幺异常的情况?」  「你说那个大洞啊,听说里面经常有怪物的叫声,而且已经有不少冒险者进入了那里,他们很多人就再也没有回来,到现在还欠着我的房费!」我抱怨道,这群冒险者不知死活的想要发大财,白白的在我这里吃住了一晚上就凭空消失,我才不想知道她们是死是活,只希望他们把钱给我补上。

  「好的,谢谢你。

如果有一天我也失蹤了,请你不要动我房间里面的东西,会有人来给你报酬的。

」骑士对我嘱咐完了就上楼去找自己的房间了。

  「一定不会看错的,那个骑士可是帝国的皇家骑士啊。

」在大厅里吃饭的冒险者议论的声音恐怕那位骑士本人都能听到。

  「傻子,你喝多了吧,皇家骑士来这里做什幺,他们派边境的军队来这里不就好了,一个骑士能做什幺。

」他的队友对之前的观点持反对意见。

  「哼,等着瞧吧,这座洞穴里面一定有大秘密,我们要发财了!老板!快上酒来!」喝的醉醺醺的冒险者叫嚷道,我面无表情的给他端过来了兑水的酒,反正他们也喝不出好坏来。

  又送走了这一批冒险者,说着什幺等到发财了回来给我十倍的报酬就欠账跑掉了,我看这种穷鬼还是烂死在那洞穴里面吧。

  「小哥,我要出门了。

」骑士也穿着盔甲对我道别:「别忘了我说过的,不要动我的房间。

」  「是,我会一直等你回来的。

」要是你失蹤三天以上我就把你值钱的东西全都拿去卖掉。

  就这样,那名骑士失蹤了一个星期,托他的福我拿着那些银币把旅馆好好地扩建整修了一下总算是像点样子了,因为闻讯而来的冒险者越来越多,之前的小旅店已经装不下他们了。

  这两天我还雇了名学徒帮我打理生意,我每天就更閑的没事做了。

心中就对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的问题产生了好奇。

  「你说那些人都去了哪里了,怎幺一个回来的都没有?」我和新来的学徒閑聊着。

  他倒是一点都不好奇,对我说道:「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就在边上看看,遇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也来得及。

」  他的话更是崔动了我的好奇心,对于那个问题已经好奇到了日思夜想茶饭不思的地步,终于我也下定了决心,就站在边上看看,不进去,不会有什幺问题的。

  洞穴就离小镇不远,步行的话走一会就能赶到,虽然是大白天可是那洞穴里面看不到一点光亮,好像一只巨兽张着血盆大口等待猎物送上门来一样。

  洞穴的入口大到可以让大象都轻易进去的地步,在周围有不少队冒险者正在修整,当中就有不少欠我债的人,我也不是为了来找这些垃圾讨债的。

看到他们都安然无恙,我也大着胆子走进了洞穴里,当我踏进洞穴身影离开阳光的那一瞬间我的耳边就回响起了连绵不绝的耳语根本听不清那语言的实际内容是什幺。

一时慌乱的我就想要离开洞穴,可是回过头去只看到看不到尽头的隧道,出口放佛从来不存在一样。

  「有人吗!救命啊!」男子汉大丈夫喊句救命有什幺丢脸的,明明我才是刚刚走进洞穴,转眼间出口就消失不见,如此反常的事情让我心里已经不知所措了,找準了一个方向就用力的跑起来,相信只要我沿着一个方向走就总会看到出口的!  我的声音回蕩在隧道里面,根本没有其他的回应,耳朵里的那个说话的人的声音也开始变得尖锐起来,好像叉子插在我的脑子里一样,让我连思考都变的困难起来,脚下一滑就跌倒在了地上,那时候我也没有感觉到疼痛,耳边的噪音和心中的恐惧对我的刺激要比摔倒在地上强烈得多。

  「求求你们了!有人吗!救救我!」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喊出去了,我的耳朵已经被那尖锐的叫声吵得什幺都听不见了,头痛的连再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小哥,你怎幺也来了。

」  一下子所有的异常全都消失不见了,擡头来才发现我正跪在洞穴的外面,早就从洞穴里面逃了出来,周边的那些冒险者都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除了我面前的这名骑士。

  「我只是想来看看洞穴里面究竟有什幺好的,让你们这幺着迷。

」他把我扶了起来,铠甲虽然冰冷,可是心里暖暖的。

  骑士对我说道:「你这样乱闯是很危险的,这里已经查明了是魔王的魔力创造出来的链接异界的通道,如果没有对魔法的抗xìng很快就会被魔王疯狂的魔力逼成疯子的。

」  「我刚才就出现幻觉了!」我刚才的遭遇在他的口中得到了答案赶忙接到:「我耳边好像有人在尖叫一样,头都要炸开了!」  「没事的,你被魔王魔力侵蚀的并不严重,我已经在你的身上洒了圣水,快回去吧,这里不是普通人能来的地方。

」骑士的语气不容置疑。

  「好的!我这就回去!」捡回一条命来我就已经庆幸不已了,谁他妈在来这里谁就是傻子!说完我拔腿就要走。

  「你帮我把这个带回去,放在我的房间里就行,我可能要很久才能回去。

」骑士交给了我一块漆黑的石板,上面刻着整齐的符号,我接过来颠了颠还挺沈的。

  「好,我会帮你带回去的。

」我一口答应下来,毕竟他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

  带着石板到了他的房间里面,什幺值钱的东西都没有,桌子上摆的慢慢地都是各种破烂东西也不知道是做什幺的。

  而异变就从那一天开始了。

  晚上上厕所我习惯行的去二楼巡视一圈,果然发现有一位客人没有关门,我推开门进去想要提醒他,却看到他正趴在地上呼呼大睡。

  「餵!别在地上睡啊!会生病的!」我拍了拍他想要把这个冒险者拍起来,可是不管我怎幺呼唤他他都没有醒过来,我当时只觉得他是睡得太死了也没有太过在意,把他丢到了床上替他把门关好就出门了。

  没走两步就看到个更过分的,直接就趴在了门口,房门直接大开着,生怕别人不来偷他的东西。

我双手从他的腋下把他擡起来才发现这个冒险者的胸肌有点太浮夸。

  我点上灯才看清了我扶着的人面庞清秀,唇红齿白,是一个女冒险者在男扮女装。

有了这个重大发现我扶着她胸部的手忍不住多摸了几下那女人柔软的胸部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

我的手从她的皮甲里伸进去隔着里面的布衣把它握在了手中,我的yáng具也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把她抱到了床上,我的心还是不能安静下来,又怕做些什幺被她发现只好坐在床边一只手把她柔软的胸部捏在手里,一只手握在yáng具上面自娱自乐起来。

看着她清秀的小脸,越看越喜欢。

  「我要干死你!干哭你,把你干的床都下不来!」我对着她的脸自言自语,感觉到了,草草的就射了出来,射到了地上。

我喘着粗气又狠狠地揉了一把才从房间里面出来,继续我的巡逻。

  有的锁好门的客人我也好奇的打开房门进去看看,他们每一个人都睡得死死地根本就叫不起来。

我一时也摸不到头脑,只好把他们一个个的都抱到床上去好不让他们发现异常。

  心情激动的我一晚上都没有睡着,我的手上还残留着那个女孩胸部的香味和温度。

今天的发生的事情太过刺激我一时消化不了。

干脆就到外面去散散心。

  刚打开店门,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客人,站在那里,一声不吭。

  「咦,竟然还有人清醒着?」斗篷下的人声音十分惊讶,她的声色婉转动听。

  「你要住旅店敲敲门就好了。

」我听她的声音就知道她一定是个大美女,赶忙招呼她进来。

  「嗯哼,你还真是好客啊。

」女人伸出白皙的小手来递到了我的面前,我赶忙就扶着她走进店里来。

  「请问你想要一间什幺样的房间?」我讨好的笑着问她。

  她把手抽了回来,在大厅里四处看了看,优哉游哉的一点都不着急,我就回到柜台等着她,在她走动的时候,婀娜的身材在斗篷下若隐若现,引人遐想。

  这时我才注意到不知道什幺时候手指被割了一道小口子,渗出的血珠已经开始凝固,我习惯xìng的吮了一口用吐沫来给伤口消了遍毒。

  我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她转过身去的时候,悄悄的用舌尖舔了一口在手指上的血滴,自言自语道:「真是个有趣的人类。

」  「女士,请问您觉得这里的环境怎幺样?」  女人踱步到了柜台前,我赶忙问道。

  「还不错吧,在这里一定睡得很安稳,在二楼最尽头的那间房间有人住吗?」女人漫不经心的问道。

  「那间房间已经被人订下了,不过对面的房间环境也不错,还空着。

」骑士既然交够了房钱我自然是不会转让给他人,就向女人推荐了对门的房间。

  「也可以。

」女人点点头,大方的给了我一枚金帝国币,这是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的面额,我一时间都激动地恨不得跪在地上喊她祖宗,可能这就是金钱的力量。

  我打起来十二分的热情主动地在前面给她带路,给她送进了房间里面还嘘寒问暖了一通把我们旅馆能提供的所有服务都给她汇报了一遍,全都啰嗦完了以后总觉得不够周到,又硬扯了许久。

  「可以了,你们的服务很周到,现在可以让我安静的休息了吗?」女人忍不住出声打断了我,砰的把门关上了。

  面对着紧闭的房门我的大脑才降温下来总觉得自己之前的表现太像一只舔狗了,是不是惹得客人不开心了,怅然若失的我回到了房间里这才有了困意。

  第二天,没有任何人发现了昨夜的异常,依旧对前往洞窟的探险充满热忱。

早早地就上路去了,那个女扮男装的冒险者也离开了旅店,在临走前还结了昨天的账,简直是感动世界好客人。

  「客人一定要安全回来哦。

」我接过了钱来对她鼓劲道,还在期待她晚上回来能让我好好地玩弄一下她的身体。

  「谢谢。

」她轻声回了我一句,看来是不想暴露自己的xìng别,行色匆匆的就上路去了。

  太阳才刚升起来没多久冒险者们就走的差不多了,为了盯着学徒打扫卫生,我就在门口坐着,也能看看街上来来往往的冒险者们。

  小镇在冒险者的聚集之下变得日渐繁华起来,不光我们这些土着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还有不少闻讯而来的生意人在小镇安家落户。

  「你好,请问这里还有空房间吗?」一个年轻女孩穿着长袍,带着宽大的帽子,青涩的面庞眼神却很坚定,看起来也就只有二十冒头的样子,她的背后还被这一只口袋沈甸甸的不知道装的什幺东西。

  「空房间倒是有,都是被挑剩下的就怕你不喜欢。

」看到这个年轻可aì的姑娘,我主动带她来到二楼还剩下的为数不多的空房来看看。

  她倒是爽快,看的第一间就定了下来,交了押金。

她在二楼收拾了有一段时间才换了身行头来到一楼,她一头黑色的长发,眼眸也是同样的漆黑,脸蛋圆圆的让她看起来比实际上要年轻可aì一些。

穿着一件白绿色的长衣,在腰间有一条束带,把她的小蛮腰给体现了出来,手肘的位置打了加厚补丁,看起来这身衣服就是她的工作服了。

  「老板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旅行的魔法道具匠人——伊芙。

」她提着长衣的衣角对我深鞠一躬:「我想借用您大厅的地方向冒险者们售卖道具,就算要付场地费也是可以的。

」  「你也是刚出师的吧,看你一个女孩子这幺辛苦,我就不多收你钱了,不过可不允许在店里出售违法的道具!这点是原则!」看到女孩可aì的样子我就不忍心拒绝她,而且说不定她还能帮我招徕客人。

  「太谢谢你了!你一定要收下我的心意!」她激动地又鞠了一躬,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羊皮卷轴交给了我:「这是守护卷轴,在遇到危险可以帮助你抵挡致命的伤害,这可是我精心制作的,现在可买不到哦。

」  「那就谢谢你了,小伊芙。

」我把卷轴好好的收了起来,毕竟是女孩子的一份心意。

  我们上午又聊了许多日常的事情,我也弄清楚了冒险者们如此蜂拥而至的原因,是为了在洞穴里面可能存在的魔物素材、道具还有魔王的宝藏。

这就是冒险者们的生存方式:利用自己的天赋赌上xìng命的活下去。

  白天的旅店里面就除了我和学徒之外就多了一个伊芙,也算让无聊的生活有了一些乐趣。

到了晚上冒险者们陆续回来,我的一天才真正的开始了。

  我的旅店提供那些简单又好携带保存的面包ròu干一类的食物,正是这些冒险者们的最aì,他们并不追求料理的多幺高端,在意的是能不能用最少的钱来填饱肚子。

  今夜大家听说了新来了一位道具匠人以后一同给伊芙举办了一场欢迎晚会,他们也终于舍得花钱来买一些好酒了。

晚会一直持续到深夜,原本计划今天开张的伊芙完全没有预料到冒险者们对于道具匠人的热情,低浓度的果酒都喝了个酩酊大醉,晚会进行到一半就回房间休息去了。

  到了 0点整,一楼大厅里正在欢庆的冒险者们先后的就陷入的沈睡,东倒西歪的睡成了一片,就连我的小学徒也没能幸免,一屁股坐进了木桶里面打起了呼噜。

看到大家都陷入了沈睡,我踹了身边的冒险者几脚确定了他真的不会醒了过来。

就急匆匆的来到了二楼那斗篷女的房间,正好趁着这个怪异的时间,我可以一窥佳人的真容。

  「果然你是没有天赋的人类。

」我刚把钥匙插进了门里,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皮肤青紫的女人正站在我的面前。

  「你是魔族!?」看到她那漂亮的一塌糊涂的脸蛋和诡异的肤色,一个名词出现在了我的脑袋里,就是传说故事中的邪恶的魔族。

  「我就是魔族,你打算要对我什幺呢?」她双手抱在胸前一副请君自便的样子,我这是才注意到她穿着的衣服是一件黑色的皮紧身衣,只有胸部以下和双腿之上的部位,在她的胸部位置还多缝了一块皮革,包裹住了她的大半只rǚ房。

就好像一只小碗装进了硕大的土豆泥球一样,几乎要满溢出来。

而且头发也是妖异的银色,无形的佐证了她的身份。

  「我要去请教会来消灭你!」我一步一步的往后腿去,两腿颤颤发抖,魔族可是在故事中吃人不眨眼的兇恶种族。

  「教会会不会消灭我不知道,不过在旅店中使用禁忌魔法催眠了所有客人的店家,可是会被处以火刑的。

」她坏笑着看着我,两只虎牙又大又尖,一看就像是食ròu动物。

  「你在胡说什幺,我怎幺会使用魔法!」我明白这两天旅店发生的事情多半与魔法有关,被她这幺一吓,我心里也没了底。

教会可不是给我讲道理的地方,就算与我无关估计多半也会让我负连带责任。

  「所以不如我们都为对方保密吧,我只是想要监视皇家的动静而已,不是来伤害你的。

」她看到我慌神的模样,给我提议道。

  「好吧……成交。

」我的内心在经历了短暂的矛盾之后,向这个魔族妥协了,我怀疑是不是女人的胸部会影响男人下判断的正确xìng,我的眼神总是忍不住的去看向她的胸部,根本没有思考的心情。

  「那块沈睡石板的魔力需要照射到月光才能补充,只会对被神祝福的有天赋的人生效。

」这名魔族女人对我说了如上的话之后就把门关上了。

  沈睡石板?我立刻就联想到了骑士让我带回来的那块神秘石板,我立刻打开了对门的房间,果然那块石板正在黑暗中发着幽蓝色的光芒,我鬼使神差的把桌子搬到了床前,打开了窗户让月光可以正好的照射在石板上面,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石板的光芒似乎更亮了。

  在弄明白了前因后果以后,我一直提着的心反而放下来了,我的内心似乎只一个晚上就喜欢上了这石板的魔力,最害怕的就是他突然地出现又突然地消失,现在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只要那块石板踏踏实实的在我的店里,每天晚上我都可以利用它来做快乐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就回忆起了昨天那只柔软的rǚ房。

她现在似乎就在大厅里面和一群男人睡倒在一起。

一个邪恶的计划在我的心中升起。

  我来到楼下在人群中找到了她,把她抱到了桌子上,解开了她的护身皮甲,脱下的她的布衣,她的身体就赤裸的摆在了我的面前,在昏黄的烛火下就是一道美味的佳肴。

  她的棕色头发在脑后扎成了一只小辫还包着一只旧头巾,她的脸颊瘦削看起来受过不少的苦,眉毛并不浓密却很整齐,纤长又笔直,薄唇抿着不知道梦到了什幺值得思考的事情,她的身材娇小,比男人要瘦弱一些,胸前的两团ròu看上去比摸起来要大一些,或许是因为她摊开了看起来就像两只圆面包,还是rǚ香味的,馋的我口水都流了出来,她下体的毛发稀疏,只有一小撮在两腿之间,我分开了她的双腿就看到了我今天的目标——女人的xiāo茓。

  我握着自己yáng具的手激动地颤抖着顶在了穴口废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了插进去的入口。

那干涩的xiāo茓刮得我有些疼,我就在切了一块黄油塞进了她的下体,用手指把黄油撚开涂抹在里面。

再次插入的时候就顺畅多了。

那地方又热又紧,好像一个大熔炉一样,插进去以后整个身子都暖洋洋的。

  我没出息的扑到她的身上含住了她的rǚ头吸吮起来,把rǚ头都吸肿了也没有rǚ汁流出来,这让我对女人的身体有了更真切的了解。

  yáng具好像过电了一样慢慢整根插了进去就不敢动了,擦枪走火就不好玩了,我又含了一会她的rǚ房,被我吸出了一圈红色的血印。

觉得下面缓过来了一些才继续抽插。

饶是如此我还是很快的就射进了她的yīn道里面,那jīng液的浓度是我前所未有的,黏在里面都稠的化不开。

  我没打算就射一次就结束,先去做了一些转移注意力的事情来休息一下,我把大厅里的冒险者的衣服都扒的七七八八,让人看起来好像是举行过了一场脱衣晚会一样。

可怜的女冒险者男扮女装在晚会上被人识破,然后在酒醉的情况下惨遭强姦,剧本真是完美。

  我又回到桌前,把她压在了身下,紧紧地抱住了她,女人的身体真是销魂的好东西,又香又软,抱在怀里什幺烦恼事都没有了,只是想那些快活的事情。

不等ròu棒完全硬起来,我就迫不及待的再次插入了她的xiāo茓里面,抽插起来。

之前刚射过一次,这一次坚持的就更久了一些,她的xiāo茓里面不知道那里来的水,和黄油jīng液混在一起,ròu棒呲溜的滑进滑出,抱着她干了比之前要长一倍的时间,jīng液才迫不及待的喷射了出来,浓度丝毫不必上一发差多少。

  射过了两次虽然我还贪恋这个女冒险者的身体,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觉得全身疲乏得很,只想睡觉。

强打着精神把她丢进了人堆里面,我才放心的回房睡觉去了。

躺在枕头上的一瞬间我就进入了梦乡。

内裤奇缘全文txt阅读,请认准内裤奇缘网网址:neikuqiyuan.com,内裤奇缘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内裤奇缘免费全文阅读,就到内裤奇缘网!

喜欢《内裤奇缘》吗?喜欢风景画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